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87 偷袭

  餐桌上,气氛陷入诡异的安静。

  裴紫琪和李东来展现了高超的颜艺水平,眼睛鼻子全是戏,长大的嘴巴里也有戏,随时会蹦出一句:“原来你是这样的秦泽。”

  苏钰用漂亮的眼儿用力瞪秦泽,这是调戏没错吧,这绝对是调戏。相同的话她不止一次听秦泽说,比方说两人在研习江户四十八手时,为增加情趣,秦泽时不时会蹦出这么一句:苏爱莉,叫爸爸。

  相比苏钰的恼怒和醋味,裴南曼整个人都惊呆了,握着筷子的手不停的颤抖,不停的颤抖

  秦泽说完这句话,心里可后悔了,装逼一时爽,尸沉黄浦江

  料敌先机的感觉很爽,大家都不知道陀螺对裴南曼的意义,只有我知道,我还知道裴南曼看到陀螺想起了父亲,所以“叫爸爸”三个字,不是苏钰以为的调戏,而是语出惊人的爆料。

  但似乎不管是调戏还是爆料,说出来都不太妥当的样子。

  “曼姐,我开玩笑的。”秦泽“哈哈”笑起来:“活跃一下气氛嘛。”

  “好笑么,我怎么不觉得。”苏钰在桌子底下狠掐秦泽的腰,死命踩他脚背,一边碎碎念:好笑么好笑么。

  裴南曼面无表情:“吃饭吧。”

  她狠狠压制住把秦泽按在地面摩擦,然后打电话叫八百壮汉齐上阵,干翻秦泽拖去丢黄浦江的冲动。

  你再能打,老娘喊斯巴达八百勇士过来,照样轮翻你。

  可正如秦泽所想,裴南曼这会儿只能忍着,因为她不能在侄子侄女面前发作,不管是干秦泽还是叫壮汉们一起干秦泽。

  裴南曼心里好气啊,桌面上不能表现出来,桌底下狠狠一脚踹向他。

  “哎呦”苏钰尖叫一声,躬身捂腿,眼角含泪:“曼姐你踢我干嘛。”

  她正踩着秦泽的脚,两人一起中招,裴南曼没有脚下留情的意思,贼狠,苏钰当场眼泪就飙出来了。

  李东来和裴紫琪一起看向小姨。

  “”裴南曼板住脸,淡淡道:“什么?我没踢你,你是不是脚抽筋了。”

  苏钰:“”

  裴紫琪和李东来目光触碰,后者努力怒手机,低头打字。

  李东来:“感觉有种怪怪的气氛。”

  裴紫琪:“嗯,刚才秦泽在调戏小姨吧。”

  李东来:“小姨看起来还矫情了一把,桌底下踢人,看着像不像打情骂俏?”

  裴紫琪:“打情骂俏你个头,别瞎想,秦泽怎么能和小姨有苗头,绝地不行。”

  李东来:“瞎激动什么”

  裴紫琪脸涨的通红。

  李东来:“你特么是不是喜欢秦哥啊。”

  裴紫琪:“你妹。”

  李东来:“我妹不是你吗。”

  裴紫琪大怒,狠狠踢了他一脚。

  李东来忍了,没搭理没喊疼。

  裴紫琪气鼓鼓了一阵子,又发信息:“秦泽和苏钰阿姨是一对儿,他要是跟小姨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天灾啊,姐妹反目什么的。”

  李东来:“这个不用你操心的,秦哥的正牌女友也不是苏钰阿姨。”

  裴紫琪一惊:“谁告诉你的。”

  李东来:“小姨打电话的时候我偷听到的。所以小姨心里有数的。”

  裴紫琪默默放下手机,心说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可怜的陈清袁。小三小四都没她的份儿,只能当备胎。

  这么想着,恶狠狠的瞪一眼秦泽。

  秦泽一脸茫然。

  裴紫琪重新拿起手机:“那如果小姨真的喜欢他呢,你也看出来小姨对他不太一样。”

  能频繁踏入这间别墅的,除了小姨个别几个忠心干部,就只有秦泽了。

  李东来:“大不了改口叫小姨夫呗。”

  裴紫琪:“这么狗?”

  李东来:“说的好像你能左右小姨的决定似的,再说,不要自行脑补,都是瞎猜测。真到了那一步你也没办法。”

  晚饭从七点多吃到九点,三瓶红酒见底,冰柜里的啤酒也清空了,苏钰和裴南曼后来喝的是啤酒。因为啤酒配麻辣小龙虾很带感。

  好姐妹庆生,一不小心就喝高了,红酒加啤酒,特磨肠胃,苏钰中途吐了一次,吃完饭直喊脑袋疼。

  李东来也醉了,硬要和秦泽拼酒的下场就是跑厕所狂吐然后腿软,在他妹的搀扶下回房间休息。

  裴南曼酒量不是苏钰能比,素白的脸蛋染着两团娇艳的红霞,眼眸略带迷离,但意识和行为都很正常,没醉。

  秦泽喝了酒,不能开车,便无法送苏钰回家,好在裴南曼这里客房多的是,不愁没地方睡。

  秦泽搂着她上楼,苏钰脱光衣服,就剩一套黑色的蕾丝,衬着素白的娇躯,分外诱人。她在床上打了个滚,将自己春光诱人的娇躯严严实实裹在被子里,然后用“任君采撷”的娇媚眼神巴巴的望着秦泽。

  “别闹,在曼姐家呢。”秦泽柔声道:“今晚休养生息。”

  “曼姐家隔音很好的,”苏钰从被子里伸出一条白皙修长的腿,使劲儿撩秦泽大腿,“反正你喝酒了也不能开车,今晚歇在这里吧。”

  秦泽摇摇头:“我待会打电话让我姐过来接人。”

  苏钰生气了,脚丫子改蹭为踹:“你一点都不疼我,我不管我不管,你就要睡这里。”

  她喝了点酒,有点小醉,显得特别胡搅蛮缠爱耍小脾气。

  秦泽说瞎话哄她:“曼姐这里不适合造孩子。”

  “为什么。”

  “你想我多厉害啊,曼姐听了会馋的,拿我当零嘴怎么办。”

  “咯咯,不要脸。”

  “她是不是到如狼似虎的年纪了?”

  “是哦”

  两人正说着,身后传来敲门声,门没关,裴南曼端着一杯鲜榨藕汁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秦泽。

  裴南曼::¬_¬

  咸鱼泽: ̄ ̄;

  今晚是不是皮过头了,有点收不住的感觉,尴尬好几次了。

  “我榨了藕汁,解酒。”裴南曼把杯子放在床头柜,轻轻敲了敲苏钰的脑门,柔声道:“喝完再睡,会舒服点。”

  苏钰尴尬的挠挠头,从被子里伸出两条藕臂,靠在床头,喝酒似的一口闷了藕汁。

  瞅着她喝完,裴南曼转头看秦泽:“你睡不睡这里。”

  苏钰脸蛋微红。

  秦泽摇头。

  裴南曼说:“过来陪我谈点事。”转头又对苏钰说:“你早点睡。”

  秦泽心说,好嘛,要把我沉黄浦江了?

  来到裴南曼的房间,她房间可豪华了,和五星级酒店一样的套房,进门是客厅,卧室在里头。

  她煮了一壶红茶,女王般的坐姿,一手端茶杯,一手托手肘,“今年还有什么打算吗,苏钰说你的vr设备开发完毕了?”

  秦泽吹了口气,吹散绵密的水汽,浅尝一口茶水,咂嘴巴:“第一批研发出来了,过年前把设备卖出去,然后等后续的装备研发完毕,我就自己开专卖店。就像苹果手机那样。”

  裴南曼蹙眉:“不卖给vr体验馆?”

  秦泽撇嘴:“那种破店,在bd区苟延残喘,能赚钱,但赚不了大钱,我收购东风不是为了一年几百上千万的利润,瞧不上。我要开创游戏新纪元。”

  裴南曼愣了愣,感慨道:“如果不是了解你,我会觉得在我眼前是一个目中无人的浮夸年轻人,或者习惯性忽悠的奸商。”

  秦泽:“我又不是马云。”

  “你那一个亿,起码能翻个几十上百倍,而且不需要太长时间,五年之内吧。”他自信满满的语气。

  “那我就坐等收钱了?”裴南曼调侃道。

  “坐着吧,一个女人操劳这么多年,完全没必要。”秦泽摆摆手,牛气道:“以后想做什么投资,我第一个通知你,你投钱然后坐着等收钱就好了。”

  那睥睨的眼神,仿佛自己是开疆拓土的王者,商业帝国什么的不过弹指间。

  裴南曼愣了一下,凝视着他。

  和初见时平凡稚嫩相比,他有了太大太大的变化,别人说出这种话,裴南曼只会觉得在女人面前逞英雄吹牛而已,但他说出这样的话,莫名的让人信服。

  “怎么想到送我陀螺的?”裴南曼故作轻松的语气,眼睛却死死盯着他。

  “这个陀螺吧,是我舅舅送给我的。”秦泽正经脸:“我爸那种人吧,只会鞭挞我前行,但很少会表现出父亲慈爱的一面,棍棒就是他的慈爱,而我舅舅虽然浮夸不正经,但他小时候对我可好了,他说陀螺是父亲送给儿子做好的礼物,看我缺父爱才送我的。嗯,缺父爱的需要它。”

  秦泽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随后,呲溜一声喝干茶水:“以后开店的话,曼姐你记得追加投资啊,毕竟全国分店这种大手笔的投入,就算是我也会吃不消的。茶很好喝,我得先走了。”

  赶在姐姐过来之前,他能和苏钰造一波孩子。

  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掠过裴南曼,刚走两步,忽然就听见身后有动静,秦泽喝了点酒,反应不够敏锐,刚想避开时,脖子一紧,然后被巨大的力道绊倒。

  人体上半身的多处脆弱关节被牵制!

  这娘们,居然搞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