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89 游戏眼罩上架

  往后的一个星期里,东风vr游戏的宣传广告正式在各大平台上架,自媒体、卫视黄金时段、包括手机app,乃至地铁电视的广告投放。

  在信息大爆炸的年代里,能投放广告的地方太多太多,单是广告费就是一笔中小企业望而生畏的开支。

  好在东风不缺钱,它身后有三个公司支撑着,资金充裕。每一个公司都是庞大的吸金机器。

  投放的广告是一段两分钟的3D游戏,那款原本只是在手游领域小火了一把的,山寨中的山寨,这几天却疯狂的洗脑着全国人民。

  采用的是和“我是渣渣辉”一样的广告模式:洗脑!

  广告的核心思想就是洗脑,从当年的脑黄金到后来“渣渣辉”,再到前段时间的“开局一直鲲,升级全靠吞”,以及现在的。

  只不过洗脑广告推广的并不是游戏,而是vr游戏眼罩。很多人对这东西无比陌生,最多通过网上咨询有过简单的了解、科普。

  尽管洗脑能力很强大,但习惯了广告轰炸的人民并没有太多在意,有些同行的,一知半解的,更是对这个广告嗤之以鼻,认为了无良开发商制造的浮夸噱头。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再过十几年的发展兴许有可能。

  可没过多久,秦宝宝和秦泽在微博发了广告,向粉丝推荐这款vr设备。

  他们发布了这款vr设备的性能和优点,附带秦宝宝的游戏体验感言,洋洋洒洒五百字。细致的介绍和试玩感悟,这是广告不能做到的。

  直到他们的微博广告出来,vr游戏眼罩才真正被人们正视起来。

  这就是明星效应,外头广告打的再响,洗脑效果是达到了,但真正去体验,去关注的人其实很少,而如果公众人物发文推荐,粉丝们出于爱屋及乌,就会去关注,尤其文章有还有秦宝宝的个人体验感言,这个可比数据化的文章和广告有吸引力多了。

  “真的假的啊,不是夸大的广告吧。”

  “女神是不是接了代言或者广告?别啊,一个“渣渣辉”已经让我失望透顶了。”

  “如果是真的,我一定买,感觉很吃鸡的样子。”

  也有半吊子的行家分析:“这种连接电脑的vr游戏在国外早就有了,但就算国外都不能普及,而且价格贵,国内就更少了。看秦宝宝的体验感里面,写的比国外的还牛叉,有点假。”

  但紧随其后,很多明星都发微博吹捧这款横空出世的vr游戏眼罩,其中有天方旗下的艺人,也有娱乐圈知名大咖,当几个乃至十几个明星发微博力捧时,性质就完全不同。

  混娱乐圈最大的好处就是永远不愁广告做的不够6,秦泽给关系好的明星,每人寄了一套VR游戏眼罩,给他们试玩体验。

  如果能在微博上“点个赞”,VR游戏眼罩就送他们了。

  这是一种变向的宣传,但和正儿八经的广告不同,这种方式可以节省一笔宣传费。而明星试玩之后,又惊奇又兴奋,也乐意卖秦泽面子。

  有的明星随手转发秦泽和秦宝宝的微博,用心点的,则写一句试玩体验,或者拍了VR游戏眼罩的图片发上去。

  热度瞬间炒上去。

  由于占领了头条,话题太火爆,不管关注不关注,多少都听到了相关信息。紧接着,网上就出现很多质疑的声音,几个虚拟现实领域的专业人士先后发文,表示质疑宣传中vr游戏眼罩的真实性,将之归类为“夸大化”宣传。

  “就说嘛,商业广告,不能信。”

  “我还真的期待了一下.....”

  “本来就不不信,就是奇怪这玩意儿背后是那个商家,面子这么大,一大堆的明星帮着宣传。”

  这个问题很快就有答案了,登陆企业信用信息网站查询“东风科技有限公司”,轻易便能得到法人的名字:秦泽。

  有人把截图贴在网上,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卧槽,原来是秦泽,难怪!”

  “也对,能请动这么多明星做宣传,如果是他就不奇怪。”

  “快枪手这是要干嘛,进军VR圈么,这可是出了名的深坑,爬不出来的。”

  “默默吃瓜,有神农敢试毒么。”

  “不敢不敢,怕当场毒发身亡。”

  甭管唱衰还是期待,热度和话题已然足够,单从广告效应来说,无疑是成功的。

  群众期待感方面,差了点,别说是深陷行业无法自拔的企业和行业人士,就算吃瓜群众都知道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宛如龟爬,海底两万里般的深坑。

  快枪手再厉害,硬科技面前,他总快不起来吧。

  东风生产的第一批VR游戏眼罩,暂时不放在实体店出售,这种非大型vr游戏设备,不是VR体验馆的菜,卖给他们也没意义。

  它将以“游戏机”的形式,走进千家万户。

  如同以前的小霸王游戏机,如今的ps游戏机系列。

  实体店也没有,以官网订购的模式出售,直接送货上门。

  为此,浮夸不正经的舅舅特意与快递公司签订了合作合同,许光当了这么多年的失败者,眼瞅着咸鱼翻身当大佬了,四十多的人竟然燃气了熊熊事业心,这趟放假回沪,人都瘦了十来斤,舅妈心疼的差点落泪。

  身上的肉掉了,腰包却鼓了,身上不再是廉价的休闲服,取而代之的是名牌西装,手工皮鞋,以及一辆奥迪R8。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许光最近又手痒了,如今事业上弥补了遗憾,他就想着把赌桌上的面子也找回来。

  许光假期只有三天,厂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原本秦泽给他的定义是厂里的吉祥物,具体事宜让许耀的团队负责。但许光的勤奋出乎他意料,舅舅有浪子回头的倾向,是好事。

  假期的最后一天,许光提着补品、礼物,跑来看姐姐。好些年没踏入姐姐的家门了,一来不愿意见到秦建章那个辣心老萝卜,二来委实没脸。

  恰好是周末,秦泽和秦宝宝也在,还有王子衿。姐姐一如既往的不给舅舅好脸色,朝弟弟撒了一波骄说不想开演唱会,撒娇失败,打了他一下,回房间去了。

  她十二月中旬还有一场演唱会,在北京,已经在筹备当中。

  秦泽给王子衿使了个眼色,子衿姐很识趣的追着闺蜜进房间。

  先谈了东风的资金以及货存问题,vr游戏眼罩只是第一批产品,试水之作,产量不大,库存不多,其实它的核心技术可以用在其他领域,并不局限于游戏。

  第一批产品是敲门砖,先把市场打开,名气打响,往后怎么经营,秦泽心里有腹稿。

  “你网上的宣传做的可真响亮,就我回来前跑广东参加的交流会,别人一听我报出咱们东风科技的名字,你猜怎么样。”舅舅眉飞色舞:“一个都没鸟我。”

  秦泽心说,没鸟你是没什么光荣的事儿么。

  舅舅说:“当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些家伙会后悔没在交流会上巴结我。”

  舅舅对这行业有了很肤浅的认识,毕竟是半路出家,对于新产品的各种吊炸天,也是从技术人员口中得知,设备成功生产后,技术部欢呼的在办公室开香槟庆祝。

  半吊子的厂长意外的很受员工爱戴,因为他土豹子般的豪爽和高福利放送,在此之前,东风是个入不敷出的厂子,福利淡薄的可怜,过年最多每人一箱苹果一箱饮料,端午节的粽子连蛋黄都没有,中秋的月饼竟然是五仁月饼。而现在,五险一金这些不说,就每个月一次的部门聚餐就够每个人去五星级酒店吃一顿人均四百的自助餐。

  “听说上个月偷偷跑去奥门了?”秦泽抛了根烟给舅舅。

  许光脸色一僵,干笑道:“随便玩玩,赢了十多万。”

  他怎么知道?

  秦泽当然知道,别说东风科技都是许耀的眼线,他想查舅舅的行踪太简单了,托毕国伟家里的背景查一下许光的信息,他买的什么机票,目的地在哪里,几点的航班,一清二楚。

  都不需要劳烦裴南曼。

  秦泽面无表情:“正好我从朋友那里听来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浙省有个老板,年初跑奥门赌博,输了五六亿吧,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钱,说给半个月的时间,回大陆凑。再然后他心疼钱反悔了,毕竟资产不多,五六亿太伤筋动骨,舅舅你猜结果怎么样?”

  许光额头冒冷汗:“怎么了?”

  秦泽:“没多久就意外身亡了,你说巧不巧。”

  事儿是和苏钰闲聊时,她说的,她又是听裴南曼说的。

  “你要过手瘾可以,但只能在沪市,一个月最多玩两次,每次不能超过五十万。这是我给你定的规矩,不听,我就不带你玩了。反正东风你没股份,我说了算。”

  许光苦着脸,点头。

  到了vr游戏眼罩正式上架的这一天,有着曝光率极高的游戏眼罩,全国销售只有两千台,销售额六百万。

  每台单价三千。

  ps:昨天有事,出差去了,路上用手机码了半章,直到中午才有时间码字,到现在终于码完了。脑子忙的有点混乱了,下一章我晚上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