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86 生日礼物

  每个人都有敏感点,秦泽的敏感地方是脖子,那种浑身鸡皮疙瘩炸起,狠狠打寒颤的感觉他能理解。

  女人的头发不能碰,女人的年龄不能问,此外,除非她是你老婆,否则敏感点也不能碰。

  两件事可以确定了,一:曼姐的敏感位置真的在耳垂。二:悦悦果然怀着“让舅舅打断我的腿”的深深恶意。

  无声的对视中

  “哎呦,你炒菜啊,都糊了。”机智的秦泽反咬一口,并把目光移开,假装很关心锅里的菜。

  他都这么说了,裴南曼难不成揪着不放?

  于是女王大人脸色变幻了好几次,咬咬牙,默默退到一边,双臂交叉轻轻搓着鸡皮疙瘩。

  从小到大,没人在她耳边吹过去,也没有一个男人让她这样浑身发软,有一种久违的,被调戏的感觉。

  裴南曼很认真的思考要不要把秦泽沉黄浦江去,看在苏钰的份儿上,最多不打死结。

  “苏钰说三百亿还回来了?”秦泽冷不丁的问。

  裴南曼回神,点头,淡淡道:“嗯,还包括利息。”

  秦泽边炒菜,边笑道:“利息什么的无所谓,咱们谁跟谁。”

  裴南曼冷笑一声:“别,不想欠你什么,苏钰说过,你的温柔是最烈的毒药,是个女人都会沉迷其中。”

  是啊,有这样优秀的男人对你好,时不时撩到你心里深处,哪个女人会不动心。

  可当事人似乎没这样的概念,秦泽说:“咱们是朋友么,你不也帮我很多?不说咱们的关系,就你和苏钰的关系,借你几百亿都不用还。”

  裴南曼:“那把钱还给我。”

  “哈,哈哈,我就随口一说。”秦泽尴尬的笑:“不过你对我是不是越来越警惕了?”

  裴南曼脸色微变,沉声道:“我一直这样。你就是对女人好的太没底线,你觉得自己的温柔和善意是单方面的,却忽略了女人因此对你产生的憧憬和恋恋不舍。尼采说过: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她不愿承认,但秦泽在她心里,就像深渊一样,掉进去就爬不出来。

  秦泽挠挠头:“曼姐虽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会尴尬,但总比说给外人听丢人好。嗯,这句话是成吉思汗说的,不是什么泥菜说的。”

  裴南曼:“???”

  真正丢脸的人恍然不绝,自顾自道:“而且,要是两年前的我,就算对女孩子掏心掏肺,大概也不会正眼看我。”

  “女孩子”的范围被限定在姐姐苏钰王子衿这样的优质大美人里,以秦泽长相耐看且沪市有房的标签,普通小白菜睡起来其实没压力的。

  可被姐姐摧残出的审美观,他再难接受普通女孩了。

  看吧,又撩到裴南曼猫抓般的好奇心了。

  “两年前你怎么了。”裴南曼道。

  表面稳如老狗,内心好奇的一匹。

  “两年前我是**接班人,两年后我是海泽王。”秦泽道。

  没能满足好奇心,裴南曼撇撇嘴。

  她觉得秦泽之所以转变如此迅速,必然是有什么事情刺激了他。

  才华不是人民币,说捡就能捡。

  她的猜测是秦泽以前低调,不显山不露水,但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必然有什么东西刺激了他。

  裴南曼暂时没猜到。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饭菜做好了,裴南曼和秦泽端菜上桌,有荤有素,满满的一桌。

  空气中翻涌着菜香和辣味,辣香辣香,李东来不停的用手捡辣子鸡,吃一块,再吃一块。

  “洗手去。”裴南曼斥道:“多大的人了,没规没矩。”

  秦泽默默斜了她一眼,刚才在厨房偷偷吃,夹一块再夹一块的那个,不知道是谁。

  裴南曼开了瓶红酒,她们两个女人加一个女孩喝,秦泽和李东来喝啤酒。小犊子一个劲儿的灌他酒,奈何自己喝红了脸,秦泽仍然面不改色。

  备感泄气!

  喝红脸的李东来和裴紫琪目光相视一眼,裴紫琪点头,起身离桌,跑上楼,片刻后下来,手里握着一只方形锦盒:“小姨,这是我和东来凑钱买的手镯,祝小姨平安幸福,美人如玉!”

  裴南曼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只玉镯,成色极佳,少说也得十几万。

  可见掏空了兄妹俩的小金库。

  “乖!”裴南曼摸摸侄女的脑瓜,朝李东来点点头。

  买贵重礼物给长辈不算什么,舍得掏光金库的买,这就很难得了,裴南曼在兄妹俩心里,其实和妈妈没什么区别。

  “噢,我都快忘了自己还有礼物。”苏钰从包包里掏出香水,推到裴南曼面前,笑道:“知道你喜欢这款香水,别嫌弃啊女富豪。”

  裴南曼莞尔,把玉镯和香水放一边,不着痕迹的瞟一眼秦泽。

  秦泽正吃菜,没注意,但苏钰注意到了,她想起包里那个丑不拉几的陀螺,心想还是别拿出来的好。自己男人大多时候靠得住,但时不时就不正经,浮夸,皮的很,就怕是随便找了个陀螺然后用“我小时候最爱的玩具”这种噱头逗弄曼姐。

  苏钰觉得秦泽和裴南曼的关系,全靠自己在中间润滑。其实她不知道,裴南曼和秦泽的关系远比她想的好。

  好很多。

  光凭被了一下也没发火,就能看出裴南曼对秦泽不太一样了。

  “咦,秦泽你没带礼物么?”裴紫琪暗地里很关注秦泽的,这会儿不悦道:“那你来干嘛,吃白食的吗。”

  “说这话之前你先把肚子里的菜吐出来。”秦泽怼她,然后转头,“苏钰,礼物拿出来。”

  苏钰一脸尴尬,狠狠瞪了眼秦泽,犹犹豫豫的掏出木陀螺,为自己男人辩解道:“曼姐,他就是开玩笑的。”

  裴紫琪睁大眼睛,反复看了几遍,确定这只是一个破陀螺,大怒:“秦泽你几个意思啊,我小姨生日诶,你送这玩意?绝交!不要问我绝交是什么体位,梗太老。”

  她站起身,双手叉腰,像是女王座下忠臣的小婢女。

  李东来尴尬道:“秦,秦哥?”

  这事儿,确实做得不漂亮,按说不应该啊,秦哥又不缺钱,和自己家关系又好,不想送名贵的礼物,干脆不送呗,也无所谓的。

  干嘛用这种东西糊弄人。

  小姨生日不请外人的,请他来家里吃饭,真心把他当交心的朋友了。

  裴南曼望着木陀螺,愣住了。

  生日!

  礼物!

  木陀螺。

  尘封已久的记忆翻涌起来,如海潮,如月光。

  她人生中收到父亲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就是木陀螺。

  爸觉得生了个儿子,一定要和他一起玩陀螺,但如果是女儿也没关系。

  父亲说的话仿佛穿越了时光,响在耳边。

  这些年她收到过很多礼物,其中不乏贵重的,前年有个追求她的富豪送了辆布加迪跑车,价值九千万。也有人送限量版珠宝,七位数起步。

  那些东西对裴南曼毫无吸引力,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她不感兴趣。

  但这个木陀螺,勾起了裴南曼儿时的记忆,以及父亲的宠溺的笑脸。

  这东西的意义不是钱能定义的,甚至说情怀也不准确。

  是心底柔软的,外人触碰不到的情感。

  渐渐地,裴南曼眼眶湿润。

  在场没人懂裴南曼的内心戏除了秦泽,所以对她的反应震惊了。

  钢铁直女,竟然红了眼?

  在裴紫琪和李东来眼中,简直是天塌地陷,兄妹俩面面相觑。

  苏钰和裴南曼认识这么久,她从来都是云淡风轻,好像没什么事儿能让老娘咪咪一硬。

  她不禁朝秦泽望去,秦泽朝她裂了裂嘴。

  好爽,这种撩女人的感觉好爽。

  比装逼还爽。

  “谢谢,”裴南曼收住情绪,深深凝视秦泽:“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

  这礼物,让她回忆起了父爱。

  秦泽一愣,台词也和游戏这么像?

  系统的运算能力太b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秦泽脑子一抽,下意识道:“叫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