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49 你还有我

  下午五点,秦宝宝拖着疲惫的身体从舞蹈房出来,因为马上要下班,她没洗澡,穿着凸显身材的舞蹈服、低跟鞋,在许多男员工惊艳,女员工艳羡的目光中进了办公室。

  关了门,她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哼哼唧唧半晌,然后坐直,脱掉鞋子,小脚丫阵阵酸疼,袜子黏着脚底板,脱去的时候,像是从肉里揭下来似的。

  “累死啦。”她可怜巴巴的表情,看着秦泽。

  “保持身材需要持久不懈的锻炼,谁让你前几天偷懒了。”秦泽吐槽。

  两小时前,秦泽摸了下姐姐的腰,感觉多了一层肉,不多,甚至肉眼都看不出来,全赖秦泽搂姐姐的小蛮腰搂出感觉了,稍有变化就能感觉出来,就说秦宝宝你长胖了。

  姐姐不信,站体重秤看了看,果然重了三斤,晴天霹雳。

  她一直有控制自己的体重,但从广东回来后,体重明显增加,大雨瓢泼的,又不方便去健身房,再加上广东那地方.......没什么是不能吃的,如果有,就是做法还没研究出来。

  吃了大半个月,长点肉可以理解。

  “你多久没称体重了,要不是我机智,这几斤肉你就别想甩掉了。”秦泽道。他也是刚刚才摸出来,姐姐从广东回来后,秦泽处在一个最贼心虚的状态,姐姐多了几斤肉,他也是到现在才发现。

  三斤肉不算什么,甚至对秦宝宝的身材不会造成影响,但人长肉是从腰部开始的,秦泽最喜欢姐姐的小蛮腰,所以不能忍。

  “真羡慕那些吃不胖的女人。”秦宝宝叹口气,身躯朝后躺,翘起双脚,“阿泽,给我揉揉呗。”

  “吃的胖才是健康的体质,吃不胖的女人,不是贫乳就是矮子。”秦泽捧着姐姐两双小脚丫。

  吃不胖的女人,秦泽见过很多,初中高中那会儿,有没有吃不胖体质的女孩,他忘了,毕竟那时正在长身体,身材纤细,脸蛋瘦削是少年少女们的标配。反而胖子才是异端。

  大学后这种女生就多了,一个个都是吃货,但就是不长肉,她们得意洋洋的接受身边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吹捧,其实那是一种不健康的体质。

  从医学角度来说,进食相当于进补,所以会胖才是健康体质,而胡吃海喝就是吃不胖的体质,物资丰富的现代还好,搁在古代,就是短寿之人。

  吃不胖=短寿。

  记住这个公式。

  “脚没洗,脏死了。”秦泽一边嫌弃着,一边拉过垃圾桶,又从办公室的酒柜里取出一瓶82年拉菲......反正全世界每年喝的82年拉菲连起来可以绕太阳三圈,拉菲是拉菲,82年是秦泽自己脑补的。

  他用酒冲洗掉秦宝宝脚上的汗水,再抽纸巾擦干净,把两只脚丫子放自己腿上,认真揉捏起来。

  女人的脚丫子就是比男人玲珑纤细,既骨感又有肉,白白嫩嫩,纤纤玉足。

  把玩着姐姐的脚丫子,就仿佛把玩珍贵玉器。

  四肢末端控不是现代人的专利,古人早就开始玩了,最变态的是三寸金莲。

  红锦地衣随步皱,佳人舞点金钗溜。

  溜的飞起。

  秦泽指肚按压姐姐的脚底,脚背晶莹白皙,脚底是红彤彤的,脚后跟有一层细细的茧子。

  秦宝宝浑身软在沙发,眼儿半眯,秦泽每次按压穴位,她就轻轻呻吟一声。

  点穴手,向来是秦泽引以为傲的技能。

  苏钰、王子衿、包括李老太太,每个被他点过穴的女人都说好。

  姐姐当然也不例外。

  以后他即便没了系统,还能依靠这些手艺活的潇洒。

  其实秦泽都快忘了自己有一个系统。

  low逼系统好久没跳出来刷存在感了。

  一直到下午六点,下班时间,姐姐却睡觉了。

  秦泽没叫醒她,打了个电话给墨俞,前天得到消息,说剧组那边快杀青了,他期待已久的真黄传总算要出炉了。

  他有预感,这次公司能造出一两个一线艺人,《真黄传》会成为下半年最火的剧之一。

  拍摄一部热剧的收益比拍同样火爆的电影要赚,电视剧细水长流的收益模式不是电影能比,当然,两者投资的财力、精力也不能相提并论。

  如果这部电视剧在半年前开拍,他可能会把姐姐赶鸭子上架去演女主角,但当时决定拍这部电视剧的时候,姐姐的名气已经达到一个巅峰,出演女主角最多锦上添花,不如把机会留给公司其他女艺人。

  秦宝宝在国内的人气已经达到一个瓶颈,往后就需要靠时间来积攒底蕴了。

  电影也好,电视剧也罢,或者演唱会,都不可能再让她名声大噪。

  按照国内艺人的发展路线,接下来会比较热衷接一些好莱坞大片的配角。

  时代不一样了,当年国内艺人接一部好莱坞的电影,激动的和中了五千万大奖似的。

  现在是好莱坞主动找国内艺人合作,因为需要靠他们打开国内的市场。

  人口多,消费能力大,就是可以任性。

  秦宝宝在娱乐圈以及大众眼中,无疑是幸运的,她从出道至今,一年多的时间,走完别人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路。

  化成没有根基的女艺人,哪怕有她这样的颜值和身材,想上位,也得经历付出乃至残缺。

  秦泽端详着姐姐的睡容,感觉自己这个弟弟还算合格。当初他头悬梁锥刺股的赚钱奋斗,不就是为了庇护姐姐么。

  做我的小姐姐,只吃牛奶不吃苦。

  “剧组已经杀青了,后天就能回来。”电话通了,墨俞仔细的汇报详情。

  “影视版权也在谈了,沪市电视台的人咱们一直有沟通。”

  “这很好。”

  “但.....价格没谈拢。”墨俞语气有点尴尬:“电视台那边想压我们百分之二十的价格,因为我们的班底都是公司内部的艺人,所以投资并不大,电视剧觉得价格太高了。”

  秦泽:“爱要不要,别跟他们扯犊子。”

  墨俞:“呃.....”

  秦泽:“先回来吧,价格的事情我自己来谈。”

  版权的事先不急,菜市场卖大白菜都还讨价还价呢,世上只有专卖店和超市这种流氓地方才不准还价。

  娱乐圈一直存在“谈价”现象,有些小鲜肉开价一个亿,但这不是成交价,虽然确实有脑残导演接了。大部分时候是可以谈价的。

  作品的版权费同样如此。

  秦泽给自己倒了一瓶红酒,播放黑胶唱片,听着歌,品着酒,顺便等姐姐睡醒。

  黑胶唱片这种东西的存在,已经从娱乐变成了“古玩”,有钱人会收藏一些黑胶唱片,凸显自己的品味。

  不过论音质,黑胶唱片确实很赞。

  秦泽和姐姐买黑胶唱片,就是为了装逼的。

  光盘、录音带、黑胶唱片.....都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

  说起光盘,秦泽想起了一段往事,小时候住的小区楼下,有一个录像厅,兼营棋牌室,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街出名的雀神。

  秦泽和录像厅店长的儿子玩的很好,逢着老爷子去打麻将,他就会跟去,然后和店长的儿子看录像带,看一下午都不厌,有时候姐姐也会去。

  有一次大人们在打麻将,几个孩子看录像,店长家的儿子翻出了店里珍藏的很多光盘,秦泽在茫茫多的光盘里挑出了一张古装聊斋。

  小孩子对神异古装电影特别偏爱,但大人世界的套路和小孩子不一样,聊斋是聊斋没错,但主题不是打打杀杀,准确的说,是男女间的打打杀杀。

  一时间,整个店里充满了摇床声和女人“啊啊啊啊”的声音。

  电视机下方,男孩女孩们睁大眼睛,一脸“思过诶”的表情。

  不远处的大人们打麻将打的正嗨.....

  突然就被强行加了BGM。

  事后,录像厅的老板打趣道:“老秦,你家儿子眼光不要太好。”

  打那以后,老爷子就不准秦泽再去那家棋牌室兼录像厅,还狠狠揍了秦泽一顿,因为那张碟子是他挑出来的。

  追忆起来,那应该是秦泽的性启蒙了。

  大概也是姐姐的。

  沙发上,姐姐“嘤嘤”两声,舒服的伸懒腰,醒过来。

  “几点啦。”

  “六点半。”

  “哦。”她撑起身子,打了个哈欠,“真舒服。回家再给姐姐按。”

  他们结伴回来,如往常那般。

  ........

  晚上十点半,秦泽给姐姐发了个短信,没回复,他偷偷溜进王子衿的房间。

  “干嘛,在家里别乱来。”王子衿小声道。

  “过分了啊,好歹是我女朋友。”秦泽同样小声道。

  “动静太大了,别你姐听到很尴尬的。”王子衿说。

  “你就算尖叫她都听不到,好歹几千万的房子,隔音效果杠杠的。”秦泽钻进被窝:“哪有你这样的女朋友,造人的时候不在家里,光在宾馆......”

  王子衿死死压住被子,她不知道其他男人的动力,但她知道秦泽的动力,绝对是八缸级别。

  所以肯定不可能风情浪静的完成造人计划。

  秦泽识相的退一步,说:“我就是想子衿姐了,想亲热。”

  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他把王子衿剥成白嫩羊羔。

  王子衿口嫌体正直,嘴上说不要不要,其实没多大的反抗。

  鲁迅说过:请不要玩弄女生,她们只有一颗心,很脆弱的。要玩就玩她们的乃子,有两个呢。

  秦泽一直记得名人的教诲......

  秦泽默默的掏出自己海底两万里。

  王子衿颤声道:“只是亲热.....”

  “我就蹭蹭,不进去。”

  “........”

  到十一点半,疲惫不堪的王子衿睡着了,秀发凌乱,白腻的香肩露在外面,秀气的鹅蛋脸潮红未退。秦泽靠在床头,想来一根事后烟,考虑到她不爱烟味,就叼在嘴里,没抽。

  感觉没尽兴,在家里他俩都放不开,哪怕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

  游戏体验极差。

  果然还是去酒店吧。

  .......

  两天后,在外奔波了三个月的剧组返回。

  秦泽和姐姐请剧组的导演、演员吃饭,当做弥补亏欠的杀青饭。

  几个月不见,很多人都胖了一圈,鹅蛋脸的钱诗诗更加圆润,吃饭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抱怨:“秦总啊,我为了拍戏增肥了整整十斤,血一样的代价啊。”

  同样胖了一圈的叶卿和刘薇用力点头。

  这是秦泽的锅,他有过交代,既然是宫廷里的娘娘们,那瘦削的瓜子脸肯定不行,女艺人们需要增肥,让脸蛋变圆润,让身材变丰腴。

  现在的娱乐圈同样分化严重,有努力提升演技的,也有炒ip的赚快钱的,后者就是广大群众吐槽的小鲜肉了。

  天方娱乐同样有小鲜肉,但秦泽没把好资源给他们,有些人已经开始不满了,奈何合约限制,不敢跳槽。

  他更喜欢培养这些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懂得演技重要性的艺人。再过几年,小鲜肉肯定也会转型,去提升自己的演技修养。

  因为小鲜肉和外围女是一个性质,年轻时可以靠颜值无法无天,人老珠黄了,就得想另一条出路。

  “十斤肉算什么,等电视剧播了,你会觉得二十斤肉都是值的。”秦泽道。

  “也就你敢说这话。”刘薇举杯:“敬秦总。”

  钱诗诗拱火:“一杯不够,得三杯.....大家别光顾自己喝,来来来,敬秦总。”

  早有人想敬秦泽了,但碍于秦泽在酒桌上的威严,他以前透露过不爱喝酒的信息,所以没多少人敢敬酒。

  不是说趁着聚餐、气氛热烈,就可以逮着老板灌酒,那样的员工,不是二愣子就是没脑子。因为会在老板心里留下极差的印象。

  这下有人开头,敬酒的人立刻多了。

  “你笑什么,”注意到叶卿偷笑的表情,秦泽没好气道:“你不是我粉丝么,挡酒是分内事吧。”

  “啊.......”叶卿委屈一下,苦着脸:“怎么这样啊。”

  经过漫长的拍摄生涯,剧组的人急需放纵自我,包括艺人们。

  秦泽陪着她们玩了不少酒桌上的游戏,比如交杯酒。

  私底下很爱喝酒,但聚会上从来不碰酒的姐姐,面带微笑,坐姿女神,心里其实恨的牙痒痒。

  小赤佬在女人堆里混的如鱼得水呀!

  男人喜欢和漂亮的女人搭讪,女人同样喜欢和帅气的男人玩。

  秦泽的才华和成就,注定他会成为女人眼里的香饽饽。

  秦宝宝头次发现弟弟的性格其实很恶劣,他对谁都很温和,对谁都能做到彬彬有礼让你如沐春风。

  还是平庸衰仔的时候,长辈和朋友们会赞叹这种好脾气,可当有一天他光芒万丈,他才华横溢,再以这样的性格待人接物,同样很值得赞赏,但在占有欲极强的秦宝宝眼里,此时的老弟仿佛是台中央空调。

  所以回家的路上,她开着车,小脸蛋始终郁郁不乐。

  “吃醋了?”

  秦泽能感觉到姐姐的情绪,那么多年的相处,她的一个细微表情变化就能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臭不要脸。”秦宝宝啐了一口。

  秦泽降下车窗,点了根烟。

  车子开了一会,秦宝宝忽然说:“阿泽,如果哪天我和男艺人把酒言欢喝交杯酒,哪怕逢场作戏......”

  “作死哦。”秦泽翻白眼。

  这个答案很满意,但心里不服气,她说:“那就准你这样?”

  秦泽挠挠头:“有点道理,但我不能板着脸吧,我连她们小手都没握过。”

  秦宝宝酸溜溜道:“她们不知道多希望你握她们小手哩。”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她目视前方,明眸中映出夜色中的灯火:“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没安全感。以前也没觉得你这样有什么不好。”

  “我怎样?”

  “对谁都温柔,尤其女孩子。”

  秦泽懂了,她其实就是吃醋。

  “可是不这样的话,我就真的一无是处了。我又不聪明,长的又不是特别帅,从小到大也没表现出太大的才华。我能做的只有微笑啊,对亲戚微笑,他们会说我懂事。对同学微笑,他们会愿意和我交朋友。对女孩子微笑,她们会觉得我好相处,会和我玩。对老师微笑,他们会觉得我至少是个懂事的学生。”他耸耸肩:“我要是连温柔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

  你还有我!

  这句话秦宝宝没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