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50 谈判

  秦泽第二天在公司和沪市电视台的负责人见了一面,姓陈,副总监,专门跑这一块业务。

  “陈总监看了我们的片子了吧,感觉怎么样。”秦泽递给对方一根烟,会议室里就三个人,姐姐也陪过来了。

  对方怎么说都是电视台领导,体制内的人,秦宝宝理当出面接待,同时积累一些谈判上的经验,这方面秦泽比姐姐老练,他是跟着苏钰练出来的。

  商业谈判苏钰是专业的,大学时选修过这方面的课程。

  陈副总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言行举止有着浓重的官僚气息,闻言,笑道:“是好剧,秦总的作品总是让人眼前一亮。不过结果如何,还得经过市场检验。”

  “所以电视台的意思是......”

  “4亿,”陈副总监说:“这是电视台的决定,再多的话,我们只能考虑买别的剧了。”

  秦泽和秦宝宝相视一眼,砍价砍的太狠了吧,他的心理价是7亿,这都砍了近一半。

  “陈总监您是和我开玩笑吗。”秦泽失笑。

  “其实吧,如果是你和秦宝宝出演,7个亿我们电视台咬咬牙就拿下来了,可你们这个剧吧,一个一线艺人都没有,更没有当红小鲜肉,这本身就是一个风险,毕竟是流量为王的时代了。”陈副总监道。

  就像路姐姐演的,不禁让人怀疑是小学生之作,但巨大的粉丝基础和小说ip双重光环下,仍然创了收视新高。

  至于甚嚣尘上的骂声,有钱赚谁在乎骂声,不痛不痒的。

  同理,如果是秦泽和秦宝宝主演的电视剧,哪怕剧本烂一点,电视台也会争着抢着要。

  只要喊一句“秦氏姐弟再战江湖重演虐恋”,成千上万的脑残粉义无反顾来捧场。

  “但我们要的价格也不贵。”秦宝宝道。

  确实不贵,电视剧的成本不是电影能比,一部特效电影都能对外号称几个亿的制作,除非是小成本电视剧,如果是仙侠啊奇幻啊,成本最起码也是几亿。

  秦泽和秦宝宝的电影,票房动辄数十亿,只卖电视台七个亿,一点都不贵。

  当然,电视剧的版权可以反复卖,而且不止电视台的版权,比如网络平台的版权。所以赚钱方面,肯定是比电影要赚。

  “我们要讲成本对吧,你们的成本就那么点,七个亿的出价太高了,这也是我们电视台只能出四亿的原因。”陈副总监把烟蒂掐灭在烟缸里,脸上挂着沉稳的笑容。

  这也是事实。

  甄传拍摄期间,很多有购买意向的电视台都探过班,在圈内叫摸底。

  大部分电视台对持有较高的兴趣,但因为出价太低被墨俞拒绝了。

  经验丰富的业内人士,在片场待个几天,对一部电视剧的制作成本便能做到心里有数。无非就那么几样:演员片酬、剧本、幕后主创片酬、置景、服装、特效、剧组开销、宣传、设备租赁。

  甄传的成本很低,低到让人怀疑它是秦泽粗制滥造的练手之作。

  演员是公司旗下艺人,资金占比最大的片酬节省了很多。

  剧本是秦泽写的,又省了几千万。

  剧本主题是后宫争霸流,不是玄幻升级流和系统流,排除了艺人片酬之外最烧钱的特效。

  所以,电视台买剧的时候,会参考对方的成本,毕竟人家成本就几个亿了,你不可能开价比成本还低吧,这样就没商量的意义了,买卖肯定谈不成。

  “陈总监,成本低是我个人能力的原因,这个不该计在售价上吧。”秦泽表面稳如老狗,桌底和姐姐正用脚打架,你来我往,大战了三十个回合。

  能节约成本是“开发商”的本事,不能因为人家有办法节约成本,你就理所应当的压价。

  “我的意思,不超过五个亿就可以了,可你知道台里的要求该怎样就怎样,你考虑考虑。”陈副总监一脸“我看好你但无能为力”的表情。

  之后双方进行了长达半个小时的拉锯战,第一次谈判结束,没结果,双方都不愿意让步。

  把人送走,回到办公室,秦宝宝脱掉低跟凉鞋子,揉了揉被踩红的脚背,气道:“我难道不是你姐姐么,你不会让着我吗。”

  秦泽嗤笑:“逗,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浪过你。”

  秦宝宝哼了一声。

  “其实我们可以退一步,这样双方都有谈下去的可能性,你知道的,4亿还不是他们的底线。”秦宝宝边说着,边弯腰拉开茶几下方抽屉,翻找她的零食。

  “不要急,我们要做到和小屁孩的丁丁一样。”

  “哈?”

  姐姐咬住棒棒糖,抬头,灵动的眸子看来。

  “来日方长。”

  “......”

  “随便你。”她翻了个白眼,左臂拖着胸,右手支着左臂,津津有味的舔棒棒糖。

  这个动作让她的胸愈发的沉甸甸,好特么下作的乳量。

  “刚说要减肥,这又开始吃甜食了。”

  “甜味能让人感到幸福。”

  “难怪这么多女孩子喜欢吃脱氧核糖,原来是幸福的味道。”

  脱氧核糖是什么东西,学霸宝还是知道的,恰好脱了鞋子,她挥舞着脚丫子一顿狠踹。

  虽然暂时没卖出来,但该有的宣传不能落下,秦泽打电话给公关部,让那边的人开始准备。自己和姐姐也在微博做了宣传,还有参演电视剧的艺人统统得宣传新剧。

  算是为公关部分担工作量了,两个为了神女撕逼的副经理全给开除了,职位暂时空缺,公关部经历有点独木难支。

  给共享单车上锁是不道德的行为,这个没错,但秦泽的处罚解决纯属玩笑,在职场上,碰到这种员工,全开除就对了。

  两个副经理对自己的遭遇一脸懵逼,始料未及。在他们看来,快枪手老板的行为不是魄力,而是傻不拉几,21世纪,人才最重要啊。

  就这点小事,说开除就开除的吗,这么任性的么。

  21世纪最重要的不是人才,这句话早过时了,是挂逼。

  进入21世纪后,穿越和重生已经成为家常便饭,谁特么还在乎人才这种东西。

  一挂在手天下我有,即便low逼依然纵横。

  系统:“mmp。”

  “呦,系统,好久没聊天了。”秦泽说:“系统,系统?”

  系统不搭理他。

  姐姐对不怎么感兴趣,只当做是公司的业务,秦泽打电话交代工作时,她和王子衿也在打电话聊天。

  叽里咕噜说了半天,忽然姐姐就怒了,骂道:“不要跟我嗯嗯啊啊的,难道跟我聊个也会让你**吗。”

  秦泽:“.......”

  忽然有种躺枪的感觉。

  王子衿电话那头委屈道:“我忙死啦,一边陪你聊天一边看文件,你还要我怎么样,要怎样,你突然来的电话就够我悲伤。”

  突然就唱起来了。

  秦宝宝:“没用的东西,一破公司都管不过来。”

  踩雷了,王子衿大怒,“黑了心的蛆,你有阿泽帮着你当然轻松,就我是后娘养的。”

  秦宝宝:“废话,我弟弟诶。”

  王子衿心道,我男朋友诶。

  “滚!”憋屈的子衿姐把电话挂了。

  “小气。”秦宝宝撇撇嘴,弯腰穿回低跟鞋,她弯腰时,背部曲线曼妙极了。

  “阿泽,陪姐姐跳舞啦,教你跳拉丁舞。”

  秦泽一愣,“拉丁舞?算了吧,我不适合。”

  “适合的,拉丁舞男女搭配的哦。”

  秦泽心说,我丁丁够长了,十八厘米呢,再拉的话,苏钰和子衿姐半夜三更都得哭醒过来。

  跳舞是姐姐每天锻炼的项目,她现在是舞蹈达人,几乎没有她不会跳的,街舞都能耍的很溜,但有着“舞蹈皇后”之称的芭蕾,她跳的很少。

  这种舞蹈对脚的伤害是巨大的,长期练习芭蕾的女人,脚趾会变得畸形。

  姐姐的下一次演唱会将近,秦泽趁这会儿有空,独自在办公室打开积分商城,搜寻适合她唱的歌曲。

  姐姐唱了这么多的歌,古风类的歌好像很少,寥寥几首,秦泽搜了一下,初步试听之后,发现许多古风歌曲都很赞,就是中心主题不太正经。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能不泛黄么。

  原作者怎么想的,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我快枪手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

  “昨夜又见当年弃我不归郎,

  今夜太漫长,今两股痒痒.....”

  更不行,这不是大写的求草么。

  这个作者更贱,见了负心汉还特么痒。

  不但我快枪手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姐姐的名声也完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