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1 水灾

  割水镇十几年前还是镇,但由于地处沿海,倚着港口,被政府划为经济发展区,慢慢变成了市。当地人还是喜欢以镇来称呼这个城市。

  割水市的名字由来很有趣,有三条大河汇聚于此,流向大海,割水,取于“搁水”之意。

  它位于浙省东部,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台风对这个城市并不陌生,但相比隔壁多灾多难的蓝溪,它还算好的。

  蓝溪是个饱受洪水泛滥的城市,几乎每年都要来一次水灾,蓝溪人民对兰江又爱又恨。它硬生生吹摧垮了曾经富饶的城市,据说每年都要损失好几亿。

  今年蓝溪依然没能逃过水灾的肆虐,但蓝溪人民丝毫不慌,一边撑着小船上学上班,一边发朋友圈感慨今年的水灾还是那么壮观,求点赞。

  反而是割水市的水灾,远胜历史上任何一次。堪称百年一遇。

  眼下,割水市有百分之七十的面积被水淹没,数十万人受灾,道路瘫痪,停水停电,无通讯信号,无足够食品。学校、单位、工厂都已停止运行,就算不再降雨,洪水也需要2~3天才能退去。

  秦泽和王子衿撑着伞,站在船头,行驶在城市的主干道上。身后是几辆大卡车,运送着一些物资、食品。

  雨点落在浑浊的水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主干道是经过排水措施的,水流不湍急,水深刚好达到蛋蛋位置。

  政府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救灾,除了军人,还有一些社会上的志愿者、慈善机构等等。此时的街道上,可以看见许多救灾人员在深水中跋涉,推着一脸盆,挨家挨户的送物资。

  有的市民被疏散到郊区安顿,有的被困在家里,靠存粮和发放食物支撑。

  “领导,街面上的水有办法排除吗。”王子衿问身边的一位区领导。

  这次负责接待他们的区领导姓吴,梳着分头的中年男人,裤管沾满泥浆,无奈道:“已经尽量分流了,这条路还算好的,有些地方路都变河了,堵都堵不住。这次降雨量百年一遇,三条河同时泛滥,水没能及时流到海里,河水倒灌,割水市就像平底锅,瞬间被淹。这种天灾,不是人力能抗衡的。”

  似乎是很熟悉这套说词,说的贼溜。

  他们这次要把物资送到两个集散点,一个在城郊,一个在乡镇。

  这批物资总价值在二十万左右,包括矿泉水、压缩饼干、泡面、罐头、火腿肠等速食品。

  明后天还有陆续抵达两批物资。

  “伤亡情况怎么样。”秦泽问。

  姓吴的区领导说:“政府反映及时,第一时间展开救援,暂无伤亡。”

  搞笑吧。

  你刚才还说非人力可抗衡呢。

  其实真实情况的话,秦泽完全可以借王子衿的关系去查,但那没意义。

  他拿出手机,登录割水市水灾贴吧。

  经过几天紧急维护、救援后,网络已经恢复,但供电没恢复,水灾区不能供电,这是常识,拿电瓶电过鱼的人都知道。

  一旦水灾区供电,人就会像鱼那样,一个个浮起来。

  所以蜡烛就成了很多市民的照明物品,当然,他们也就无法上网。智能机一天不充电,就会自动关机。

  只有物质集散点附近的市民可以上网,因为那地方有电。

  秦泽瞄了眼贴吧,大部分是外地吃瓜网友在询问隔水市的现状,回复很统一,都说没什么大问题。

  真正陷入水灾的市民,这会儿根本没法上网。

  还有几个帖子是影响不大的市民发的:

  “天天睡帐篷,蚊子多的要死,好想吃鸡,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

  吃鸡吃鸡,家都被水淹了还吃鸡。

  “内涵段子被封了,好无聊,好想看段子,只能下载抖音和快手了。”

  特么封的好。

  “mmp,我家的猪被水冲走了,损失惨重,捡到尸体的请还给我们,我爸说可以做成腊肉再卖。”

  今年不吃腊肉了。

  秦泽有些欣慰,至少不是一片惨状。

  正要退出贴吧,顺手刷新了一下,刷出一条新帖子:《救援不及时,人没了》

  点开帖子,是一个小视频,视频经过长达十几秒的缓冲后,终于可以播放。

  一栋垮了半边的民房伫立在洪水中,看环境,应该在乡下,危楼第二层的走廊里,有一个男人,他焦急的在走廊里踱步,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小白鼠。下方洪水滔滔,泥浆裹着乱石。

  “轰~”

  房屋倒塌了,瞬间,人消失在废墟里。

  拍摄者在相隔不远的家里拍下这段视频。

  秦泽转头,看了看区领导,在评论里输入:“这是国外视频吧,楼主小心查水表,造谣犯法的。”

  评论失败,帖子被人删了。

  半小时后,车子驶出灾区,穿过市区,来到附近的物资集散点。

  王子衿和秦泽各自撑了把伞,看着志愿者、工作人员搬运物资。

  正好到了饭点,他俩在集散点吃了快餐,这是领导级待遇,平时一顿快餐没人会当回事,但这种时候,想吃顿快餐都不容易。

  王子衿注意到集散点外,很多军人满身泥泞,吃着罐装军粮、压缩饼干,有的吃完,直接倒在地上就睡。

  “当兵真辛苦。”她说。

  “都是人民战士。”秦泽说。

  “你当过兵吗。”

  “没有。”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王子衿斜眼。

  “当什么兵啊,我可是考财大的读书种子。当兵岂不是浪费。”秦泽一脸不屑。

  其实里头有件很尴尬的事实他不好意思说,爸妈固然不愿意他去当兵,可人家政府也压根看不上他,准确的说,是当兵的资格都不给他。

  好像男人成年后,都会有一个入伍体检什么的,但秦泽安安稳稳活到二十四,压根没人通知他。

  这就很尴尬了。

  我愿意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奈何国家嫌我分量太轻血不热。

  他当初要是有机会体检入伍,他就不混娱乐圈了,而是超级兵王在都市。

  左手一个大学校花,右手一个美女总裁,胯下还有一个天后巨星。

  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

  也不对,他要去当兵,就没机会和姐姐同居,low逼系统就选不到他,没准选到姐姐了。

  他可以在家里吃着姐姐的软饭,住着豪宅,打着游戏,大把大把的票子打赏女主播。

  走到哪里都有人捧着,说一声:我姐姐是秦宝宝。

  立刻有人上前溜须拍马喊666。

  这么一想,竟然意外的带感。

  《我的弟弟是咸鱼》

  “下一个集散点在乡镇,咱们先过去?”王子衿道:“那边情况好很多,大部分地方可以步行,雨靴就够了。”

  “子衿小姐姐这是要体恤民情吗。”

  王子衿朝他翻白眼。

  其实她觉得和秦泽在灾区漫步,很有诗情画意,尽管这种做法有点背德,就好比你在战场上和朋友喝茶开座谈会,脚下是累累白骨。

  但人和人之间的喜怒哀乐是不互通的,王子衿觉得自己运送物资救济灾民,已经做了分内事,接下来她要和秦泽浪漫一回。

  “好吧。”秦泽同意了。

  他俩和物资运输队的队长说了几句,再和区领导告别,先朝下一个集散点而去。

  搭乘小船渡过水深的区域,沿途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有在水中跋涉的市民,有撑着小舟做摆渡生意的艄公,有抗灾的军人,有在水中运送物资的志愿者。

  凄风苦雨。

  两个物资集散点相隔十几公里,王子衿和秦泽徒步而行,道路泥泞,但情况的确好很多,没有齐腰齐膝的水区。

  一直到他们被一条浊浪滔滔的小河挡住去路。

  这是一片郊区,小河如果不发洪水的话,应该是一条清澈的规模不大的小河,但此时水平面已经蔓延到岸上,淹没了横跨河流的平板桥。

  一辆皮卡缓缓从平板桥驶过,开的很慢,一点点的渡河。

  秦泽和王子衿困在桥头,面面相觑:“咱们还是等车队过来吧。”

  王子衿用力点头:“打电话通知一下,让他们换车,平板桥的重要不足与支撑卡车。”

  秦泽道:“这个不用咱们操心,带路的人知道情况,肯定不是开卡车过来。”

  “不是,这个昨天还没那么大的,今天突然就过不去了。”

  边上,有人解释。

  王子衿道:“那我打个电话。”

  与他们同样被挡住路的还有很多本地居民,他们手里拎着塑料袋,里面是速食物品。

  洪水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生活还得继续,相比起更严重的市区,这边算好的了。

  皮卡过去后,一个当地人骑着摩托车,试图从湍急的洪水中过河。摩托车两边的铁架篮里装着矿泉水等物资。

  “别过去了,等车子来搭车过去。”身边的居民用方言和他说。

  “我车子不能丢这边,还是得开过去。”摩托车车主说。

  “那就等水小一点。”旁边的人还劝。

  “娘希匹的水,哪个知道什么时候会小,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车主说。

  引擎的轰鸣中,摩托车冲入水中,两只车轮努力的滚动,艰难跋涉。

  摩托车开到桥中央,湍急的水流卷着碎石冲击着车轮,然后,车轮突然卡主了,失去动力的摩托车被洪水从桥上一点点冲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岸边的人惊呼。

  “快下车,小心啊。”

  “要冲下去了,车子别要了。”

  “快下来。”

  更多的是毫无意义的叫声和惊呼声。

  其实人下不下车都一样,下了车也会被水流冲下去。

  摩托车主下意识的双脚拄地,想稳住车子,但他脚下不是地面,而是汹涌的洪水。

  车子倒了,接着被冲下平板桥,连人带车,瞬间被滔滔浊浪吞噬。

  王子衿尖叫一声,本能的去抓秦泽的手,但她抓了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