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0 黑了心的蛆

  晚上回到家,王子衿靠在床头看书,后背垫着一个枕头,黑色的卷发披散,床头橘黄灯光映照她的脸庞,温润如玉。

  她也被秦宝宝带坏了,那头秦泽很喜欢的黑长直不见了,烫成末梢微卷。

  所以说,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总是污的带坏正直的,因为人堕落起来,刹车片都刹不住。

  秦泽能把管鲍之交的对象控制在苏钰一人,殊为不易,现在他想更进一步,和王子衿也达成亲密的友谊。

  可惜王子衿深谙“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战术精髓,始终吊着秦泽。

  美曰其名:想谈恋爱但害怕被日......呸,因为爱情不会轻易被上。

  姐姐不在家里,秦泽和她一直同床共枕,睡素的,最多亲亲抱抱摸摸,秦泽倒是可以蹭一蹭,她会允许的,但秦泽只蹭了两次就没再干这种事了。

  不能当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

  以后和儿子说:儿子,老爸当初在你的家门口蹭了三次,好不容易才进去。

  想想就丢人。

  而且,做这种事,秦泽和王子衿都难受。

  一个春洪泛滥,一个大相茎挺。

  损人不利己。

  秦泽踢掉拖鞋,掀被子上床,把她搂在怀里,哼着歌:“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画一出沉默舞台剧,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王子衿放下书,眼里含笑:“好听,什么歌。”

  “我新写的歌。”秦泽说:“刚在慈善晚宴上捐出去了,卖了五百万。”

  王子衿笑吟吟:“厉害了我的弟,要不要香吻奖励一下。”

  “你说话的语气和秦宝宝越来越像了。”秦泽在她小嘴亲一口。

  “你这么厉害,帮我想想公司该怎么发展。”王子衿抱着秦泽的腰,愁眉不展。

  紫晶科技发展到现在,需要不停的开拓业务,互联网的竞争甚至比实业更惨烈,不思变,就得等死。需要不断创新,尤其她现在走的那条路。

  “不是说山寨么,这条路是煌煌大道,直达天门。”秦泽笑道。

  “山寨到底是山寨,赚快钱可以,很难一直火下去。”王子衿叹口气,她把书合上,轻轻放在床头,又缩回秦泽怀里,道:“我山寨吃鸡手游怎样,但是市场上已经很多了,我怕做不出成绩。”

  秦泽建议:“是时候杀几个程序猿祭天了。”

  王子衿觉得这个法子不错,赞同的点点头。

  “你玩过吃鸡游戏吗。”

  “没有,游戏方面你别问我了,我戒游了。”

  做为资深的射击类游戏玩家,秦泽上初中就开始打CS,后来打CF,射击类游戏几乎贯穿了他整个青春,现在玩不动了,委实提不起兴趣去吃鸡。

  男人也不该吃鸡,那是女人的专利。

  谁吃鸡,谁是gay。

  “今晚早点睡,明天咱们出发。洗洗睡吧。”秦泽嘿嘿两声。

  鸳鸯浴。

  明天要去“赈灾”,送一批物资过去,还有一点小钱。

  钱是其次,在灾区,钱的作用不大,顶多起到安慰作用,物资才是最重要的。

  王子衿撇嘴,委屈道:“我每天累死累活的工作,你从来不夸我,就想着占便宜。”

  她这么说,秦泽倒是想起自己从来没有夸过王子衿,她不是姐姐那种嘤嘤嘤爱撒娇的女人,也不是苏钰那种需要他滋润的缺爱女人,她应该是知性、成熟、稳重类型的女人。

  稳不稳重先不提,但绝对是很有主见,内心强大的女人。

  但秦泽忽略了,在强大的女人也是女人,也渴望男朋友的夸奖和宠爱。

  好比再成熟的男人,也会像孩子一样抢儿子的奶水喝。

  “乖,子衿真懂事,真厉害。”秦泽大手按在她脑袋上,揉了揉,眼神温柔又宠爱。

  王子衿愣了半天,噗一声笑出来:“阿泽,你刚才的表情神态,好像我爸,小时候他就是这样揉我脑袋。这么一想,感觉瞧着眉眼也有点像呢。”

  “你爸有我帅?”秦泽心说,你是没见过许耀,我和他才是眉眼三分相似。

  不过现在不像了,秦泽五官优化过的。

  “呸,我爸年轻时可帅了。”

  “他有我这才华?”

  “那也是,我爸从小就被爷爷骂不争气,不过爷爷也说,他的子嗣里,就我爸还算可造之材。但我爸没我资质好。”王子衿得意道。

  “你一定不喜欢你爸。”

  “为什么。”

  “你爸太严肃,要不然你也不会喜欢我这种幽默风趣有味道的男人。”

  “哼,臭男人,我爸年轻时特别严肃,现在也一样。”

  “臭男人带你去洗澡。”

  秦泽手穿过她的腿弯,想要将她抱起,王子衿按住,说:“先换泳衣。”

  “我帮你拿。”秦泽从床边的衣柜里翻出一套蓝色的泳衣,时尚性感,不是那种配短裙或抹胸的矫情泳衣,是比基尼。类似的泳装,姐姐衣柜里有十来套。

  王子衿缩在被子里,默默换着泳装,秦泽看着她把文胸、胖ci,一件件推出被窝。当她掀开被子时,泳装已经换好。

  她身高一米六左右,比姐姐矮了一个头,但窈窕匀称,娇躯在灯光下素白素白。

  浴室里,热气腾腾,秦泽和王子衿泡在热水里,身边放着两杯山崎水割,冰块在酒液中载沉载浮。

  王子衿秀发扎成马尾,脑门贴着刘海贴,脸蛋酡红,鼻尖沁出细密汗珠,舒服的眯着眼。

  头顶的中央空调呼呼输送冷风。

  夏天跑热水澡其实是很舒爽的事,泡完全身发软,飘飘欲仙,而且排毒。再搭配一杯水割,冰火两重天。

  秦泽右手端起高脚杯饮酒,右手在王子衿纤腰和臀瓣间流连。

  “阿泽,你会游泳吧。”

  “嗯。”

  “教我游泳吧。”

  “好啊。”

  北方的旱鸭子比南方多,王子衿不会游泳,最多尝试过闭气。

  好在水池很大,够他俩折腾。秦泽拖着她的腰,教她怎么狗刨。

  从秦泽的角度,王子衿光滑白皙的玉背,纤细的腰肢,挺翘的两片臀瓣,一览无余。

  狗刨半天,依然没学会,只要秦泽一松手,王子衿就下沉。倒是触觉和视觉的双重冲击,让秦泽燥火熊熊。

  几分钟后,靠回边缘,各自猛喝一口冰冷的酒,王子衿目光扫过秦泽的下半身,脸蛋愈发红润。

  秦泽目光也落在王子衿胸口移不开了。

  盯裆猫和瞄人缝无声对视。

  “子衿姐,能做点别的吗。”他咽了咽口水。

  “不,不行。”王子衿悄悄往边上缩了缩。

  “我知道你不想开,我也不是这个意思。”秦泽蛊惑的语气:“但我们仍然有很多可以操作空间。”

  王子衿茫然看他。

  哎呦,你都网络老司机了你还装。

  秦泽凑她耳边,低声道:“你见过一招从而天降的撸法吗,不会的话,我教你。”

  王子衿:“.......”

  26高龄的黄花大闺女,第一次握住秦泽的把柄,短暂的羞怯后,很快就适应了。

  秦泽长长吐出一口气,舒服了。

  王子衿撇嘴道:“脏死了,我不洗了。”

  秦泽:“别啊,再待会,没准过段时间你就怀孕了。”

  王子衿生气的打他一下。

  “叮叮叮~”手机铃声响了。

  不是电话,是聊天软件里,姐姐发来了视频请求。

  “我姐的视频。”秦泽嘴角抽搐。

  王子衿点头,默默退到泳池的另一角。

  秦泽深吸一口气,选择接通,画面里出现姐姐尖俏的脸蛋,她化了淡妆,盛装打扮,背景是酒店房间,看样子刚回来。

  “查房啦,小赤佬。”秦宝宝欢快的嗓音。

  “刚回来?”

  “嗯,今晚接了个活儿......你在泡澡呐?”

  “是啊是啊,准备洗洗睡了。明天和子衿姐外出赈灾。”

  “哼,她自己不可以去?非要拉着你。”

  “你自己也说是好事,很赞同我和她同行的。”

  “我当然得这么说呀,”秦宝宝撅嘴,软萌软萌的强调:“那会儿她在边上嘛,我还能说什么。现在就咱们两个,我告诉你,我可不开心了。入室狼天天惦记你,哼。”

  姐姐,其实她在的。

  秦泽干巴巴的笑道:“在那边还适应吧?”

  “适应呀,就当度假,广东简直是吃货的天堂,每天都让助理带不同的好吃食物回来。啦啦啦。”

  她看起来确实很享受在广东飘的日子,欢快又活泼。

  “就是有点想你了。”秦宝宝低声道。

  她声音低下去,软濡的像是情人间的耳语、撒娇。

  秦泽不敢去看王子衿的表情,但知道肯定很古怪就是了。

  “姐,我快洗完了,回头咱们再聊好吗。”

  “好吧,拜拜。”

  “拜拜。”

  秦泽把手机酒杯边,角落里的王子衿在水中蹒跚而来,幽幽道:“我想骂你姐。”

  秦泽:“.....你还是骂我吧。”

  王子衿用力瞪他一眼。

  “叮叮叮~”

  手机铃声又响了。

  不是电话,是聊天软件里,秦宝宝发来视频请求。

  这一次,是王子衿的手机。

  子衿姐花容失色,“你姐的。”

  “先挂了,然后回房间。”秦泽把王子衿从水中托起,顺手拒绝了视频请求。

  王子衿抓着手机,扭着小屁股,一溜烟跑出卫生间。

  她回房间后,擦干净身上的水渍,擦干头发,把泳装换成睡衣,恰好这时,这才接受了秦宝宝第三次视频请求。

  “干嘛啊,老拒绝我。”视频里,秦宝宝鼓腮,鼓成包子脸。

  “刚才洗了个头。”王子衿说着,把一张面膜贴在脸上。

  泡完澡的缘故,她的脸红彤彤,很容易让秦宝宝看出来。

  “哦,小赤佬几点回家的。”秦宝宝问。

  “忘了,回来好一会儿了。”王子衿道。

  “你看着点哈,我不在家里,他就容易变成脱缰的野狗,可别让他到处睡女人。”秦宝宝玩笑话。

  王子衿心虚了一下,哼道:“你弟弟什么样,你不清楚吗。”

  秦宝宝:“这不是外面的花花世界太诱人了么,外面好多妖艳jian货的。”

  王子衿心说,有你妖艳嘛。

  “阿泽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你这样管着的。”

  “我就管我就管,我弟弟凭什么我不能管。”

  “他这年纪,是不是该交女朋友了。”

  “你懂个屁,那些女人都看上他的钱。”

  我不是啊,我不是看上他的钱啊。

  “子衿我和你说个秘密,我有偷偷在家里安装监控哦,防盗的。”

  “是...嘛,我怎么不知道。”王子衿幸好戴了面膜,不然脸上的惊恐就藏不住了。

  “哈哈,骗你的啦。”

  “哈哈,我知道你骗我的啦。”

  闺蜜俩绵里藏针的聊到十一点半,结束通话后,王子衿脊背都冒汗了。

  她下意识的掀被子下床,脚落在地上,微微一顿,又缩回去,不敢不出,发了条信息给秦泽:“你姐说她在家里安了监控。”

  片刻,秦泽回复:“卧槽,真的假的。”

  王子衿:“别问真假,赶紧去看看”

  大概十分钟,秦泽回复:“没有监控啊。”

  王子衿往床上一躺,胸脯起伏,如释重负。

  “呸,黑了心的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