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17 指压板,跪好

  发错地方了?

  什么意思。

  苏钰定睛一看,浑身激灵,吓的脑子都清醒了。

  群名片:生命不息撕逼不止

  不是:曼姐!

  就是说,她俩不是在私聊,是在群里聊天。

  群里就四个人,除了她俩,一个王子衿,一个秦宝宝,嗯,两个弱女子而已。

  这一刻,苏钰展现出打游戏时,从来没有达到过的巅峰手速。

  两秒钟后,系统提示:我是小小鸟撤回了一条消息。

  系统提示:相思红豆撤回了一条消息。

  最后的消息:有事?

  苏钰翻身坐起来,情绪有点激动,心有余悸的给裴南曼发私聊:“好险。”

  裴南曼比较淡定:“嗯,下次注意。”

  苏钰:“吓死宝宝了。”

  裴南曼:“对,慢了的话,确实要把秦宝宝吓死。”

  苏钰:“她俩应该没看到吧?”

  裴南曼:“谁知道呢。”

  苏钰:“肯定没看到,这会儿又不是休息时间,她俩也没空一直盯着手机,而且就两秒而已,肯定看不到。”

  裴南曼恨铁不成钢:“瞧你这出息,看到又怎样,你为他付出这么多,还要忍受他有女朋友,他爽了,咱们还得给他擦屁股【愤怒】”

  苏钰:“是啊,我怕什么,我就应该直接上门打小三,王子衿才是小三【给自己打气表情】”

  裴南曼:“好,你在群里重新发一遍。”

  苏钰半天没回,好一会:“我不敢。”

  裴南曼:“没用的东西。就这么舍不得他?”

  苏钰:“不是啦,我刚才的反应不是怕他难做,我怕秦宝宝和王子衿上门打我。然后扒我衣服拍裸.......照。”

  裴南曼:“......”

  苏钰:“我是不是太怂了曼姐【大哭】”

  怂爆了,有什么好怕的。

  玩心机玩手段,十个王子衿都能吊打。

  玩武力玩暴力,一拳撂倒十个秦宝宝。

  裴南曼好为难,想了想,干巴巴的安慰:“这叫做忍辱负重。”

  苏钰:“对对对,忍辱负重。等我把秦泽挖过来,带着他狠狠羞辱王子衿,秦宝宝要是敢碍事,我让秦泽连她一起打。【发奋表情】”

  裴南曼叹口气,这闺女没救了。

  秦泽洗完澡,穿好衣服,见苏钰盘坐在床上,又发狠又咬牙切齿的模样,“输了就输了,凹的打不过凸的,因为后者有武器,前者只能被动接受,就像烫头的打不过纹身的。”

  “不是这个啦。”苏钰苦兮兮道。

  “赶紧洗澡,然后出来吃饭。”秦泽没多问,回到客厅坐下,“饭帮你盛好了,冲个澡就出来,别洗太久,你早上刚洗过,我先吃了,饿死了。”

  他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翻开聊天软件,恰好看到苏钰和裴南曼撤回的消息。

  扭头,问道:“苏钰,你发了什么?”

  苏钰挺着形状很好的小胸弟进浴室,停在门口,支支吾吾道:“没,没什么。”

  秦泽不知道,他刚才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这次洗澡总算快了,几分钟时间,冲个凉就出来,她穿着单薄睡衣,头发湿漉漉的,没吹,就擦了下。

  “先给我拍个照,”苏钰坐在桌边,摆好手机视角,卡擦三连拍:“阿泽炒的菜色香味俱全,不拍照留念就太浪费了。”

  秦泽没想太多,很配合的停筷子。

  苏钰:“好啦,吃饭!”

  他俩一边低头吃饭,一边刷手机,各自低着头。

  秦泽浏览了微博,看看大家对新片的期待。关于电影的名字,秦泽和姐姐有过一番争执。按照秦泽的意思,电影名《南柯一梦》,姐姐说,这样的话,结尾还有发人深思的效果么,摆明了告诉观众这是一场梦。应该叫《梦醒时分》。

  秦泽说滚犊子,你这名字有区别吗。不如叫《重生之财源滚滚》。

  姐姐说:土里土气,叫《逆流十年》

  秦泽说:乱七八糟。

  然后姐弟俩折中一下,确定电影名字《我的2008》

  电影发布会结束后,网上连着几天都是他和姐姐新片的消息,最近热度降了,但仍然每天都有来他微博里表示自己的期待。

  扫几眼时政新闻,两会后,就没什么值得关注的政策和事件了。

  秦泽关了手机,专心吃饭。

  “叮!”手机响了一下。

  “叮!”手机又响了一下。

  谁啊这么烦,吃个饭都没消停。

  秦泽抓起手机,点亮屏幕,打开聊天软件,姐姐和王子衿各自发来一条信息:“你在哪里,和谁一起。”

  看完信息,以秦泽高大上的智商,立刻嗅出不对劲的苗头。

  太有默契了。

  而且,为什么会这么问。

  所以,秦泽没急着回答,而是皱眉沉思。

  “怎么了?”苏钰问。

  “我姐和子衿姐发我信息了。”

  “什么信息。”苏钰显得急迫,“给我看看。”

  秦泽把手机递给她。

  苏钰瞄一眼,放心了,会这么问,说明群里的信息她俩没看到,不如信息断不能如此平和。至于她俩为什么发这条信息.....她嘴角一挑,露出小狐狸般的窃笑。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秦泽慧眼如炬:“把手机给我看看。”

  “不看。”苏钰把手机藏到身后,就像藏糖果的小女孩。

  秦泽直接抓起她的手,大拇指解锁手机,点开聊天软件,查看她的聊天记录,没给姐姐和王子衿发什么奇怪信息。

  不对....

  秦泽猛的反应过来,点开朋友圈,眼前一黑。

  朋友圈:休息在家,做一顿丰盛的午餐犒劳自己,生活要懂得感恩。

  感恩你妹啊。

  回复老多了,大多都是公司的中高层回复、点赞。

  夸赞苏总心灵手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就两个家伙发了两个呵呵。

  幸好没人知道那是秦宝宝的微信号。

  秦泽如实回答:“我回沪市了,在苏钰家里,做了一顿饭。”

  两条一模一样的信息,发给姐姐和王子衿。

  做为撕逼一整年的老对手,还算知根知底,苏钰会不会做饭,她俩心里清楚。而且,这个时候,秦泽和苏钰应该在返沪的航班上。

  秦泽怒道:“你神经病啊,发这个干嘛。”

  苏钰今天格外硬气,耿着脖子说:“我就是要告诉自己,不要怂,就是干。”

  特么有毛病,谁说你怂了。

  一天到晚就搞事,觉得你收敛了,是我的错。

  “你就是精力太旺盛了,来来来,咱们继续回去大战三百回合。”秦泽拖着苏钰往房间走。

  “不去,我不去,”苏钰挣扎,八爪鱼似的缠住他,不肯走,叫道:“我一点都不怂。不让她们知道我的厉害,将来抢我孩子怎么办。”

  “我没精分,你倒是先精分了。”秦泽叹口气,赏她一个爆栗。

  终究没忍心怒目相视,坐回桌边,耐心回复姐姐们的信息。

  “我们刚回来不久,因为苏钰晕机,吐了好久,所以我做顿饭犒劳她。”

  一模一样的信息,发两遍。

  秦宝宝:“呵呵。”

  王子衿:“呵呵。”

  奇怪的事,姐姐没有打电话质问,王子衿也没发一些绵里藏针的机锋话。

  好像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秦泽顿时心安,看来我的人品在姐姐们面前还是很坚挺的,根本不虚嘛。

  ︿( ̄︶ ̄)︿

  “待会不想回公司,我们逛街去吧。”苏钰细嚼慢咽的吞下饭,仰着小脸蛋,期待的说。

  “嗯,可以的。”秦泽点头。

  戴墨镜和口罩,再配一顶棒球帽,这身装备出门,从来没被认出过。

  好装备,和我人品一样坚挺。

  再说,就算他和苏钰的关系瞒不住....瞒不住就瞒不住呗,身为男人,不就应该撑起一片天么。

  要有担当。

  吃完饭下午两点半,陪着苏钰逛了两小时的步行街,体质健壮的秦泽闷出一身汗,苏钰也大汗淋漓,鬓发贴着脸蛋,脸庞潮红,可她精神抖擞,越逛越有劲。

  “不是说腰子疼么,不是说很累么。”秦泽开着车,抱怨道:“我都累半死了。”

  “累呀,累死了,但是开心。”苏钰躺在副驾驶位,座椅滑到最低。

  把苏钰送回家,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上楼,秦泽先冲了个澡,打车回家,中途去超市买了一堆好吃的食材。

  回家恰好晚上六点,这会儿刚下班,姐姐们应该没回家,先做一顿好吃的堵住她们的嘴。

  出于意料,王子衿和姐姐早回来了,两女人靠在沙发上,翘腿,听见开门声,耳朵就竖起来了,但偏偏装成面无表情的看电视。

  一进门,秦泽就看到了危险的气息,来自沙发前的......指压板。

  “我回来了。”秦泽装作没看到指压板,“给你们做饭去,买了好多菜呢,呵....呵呵....”

  “过来!”王子衿道。

  “跪好。”秦宝宝道。

  神经病啊,你叫我跪我就跪,我没尊严的吗。

  秦泽听话的走到沙发前,跪在指压板上,强撑着说:“就当陪你们玩游戏。”

  王子衿面无表情:“陪我们玩,还是陪苏钰玩。”

  秦宝宝脸上扬起一个祸水般的媚笑,娇娇柔柔:“小弟弟终于长大了,懂的和女孩子玩了,姐姐很高兴。”

  你要不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语气,我差点就信了。

  秦泽:“没有啊,苏钰忙前忙后,我当老板的犒劳她一下嘛。”

  王子衿黑着脸:“不是和你姐姐说下午到么,为什么撒谎。”

  秦泽狡辩:“过了十二点,就是下午了呀。”

  秦宝宝故作恍然大悟,眨巴漂亮的眸子,娇滴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是姐姐理解错了,姐姐不对,阿泽就好好跪着吧。”

  王子衿:“晚饭不用做了,我们下面自己吃。”

  然后是长达一刻钟的冷战,秦宝宝斜左边,王子衿斜右边,各自玩手机。

  中途,王子衿搁下手机上厕所。

  秦宝宝瞄一眼走廊,听见厕所关门声,浑身气势顿时一变,妩媚大方的姐姐形象荡然无存,一个雌虎扑咸鱼,挂在他身上,两条大长腿夹住腰,掐脖子,恶狠狠道:“你和苏钰是不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动摇军心。”

  秦泽倒抽一口凉气,觉得膝盖骨要被指压板戳穿了,“革命尚未成功,军心不敢动摇。”

  秦宝宝不信,呲牙,气势汹汹:“没动摇,你和她走这么近?”别说犒劳,犒劳她不会请酒店吃饭?纯洁的上下级关系,需要到人家家里做饭吗。

  秦泽:“不是纯洁的上下级关系呀。”

  “嗯?”

  “至少是朋友嘛。”

  姐姐永远是纸老虎,发泄完,秦泽只花了一泡尿的时间就哄好了,虽然有点惊疑不定。

  等王子衿出门,客厅里的景象恢复,高冷漂亮的姐姐翘二郎腿,睥睨跪指压板的弟弟。

  六点半,肚子饿了的秦宝宝春葱玉指狠戳秦泽脑袋:“下次敢骗姐姐,仔细你的皮。跪好,姐下面去了。”

  她进厨房,王子衿气势一变,不是陪闺蜜发怒的友军,而是疑似男朋友出轨的可怜女子。

  “阿泽,是不是我平时做的不好,让你心里厌倦了。”

  “哪的话,我对子衿姐的感情,比桃花潭水都深。”

  “那你有想过在外面打野味么。”

  “绝对没有,蹭一蹭就很爽了,要什么野味。”

  王子衿纤手拎起他耳朵,没用力,只是轻轻的提起来,柔声道:“你要知道,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懂么。”

  咸鱼瑟瑟发抖。

  “那我能起来了么。”秦泽期待道。

  “你姐姐同意,我就同意。”王子衿甩锅。

  恰好姐姐出来,“子衿过来洗青菜,好烦,不想洗。”

  秦泽立刻道:“我来洗,我来洗。”

  王子衿就道:“你原谅他了么。”

  秦宝宝和她对视,觉得不能在闺蜜面前怂,哼道:“我没有。”

  王子衿赌气道:“那我也没有。”

  秦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