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16 快撤回

  “阿泽,我想了很久.....”苏钰长长叹了口气,浑身舒服。

  “想什么。”秦泽动作不停,问道。

  “既生瑜何生亮,怎么回答?”苏钰纳闷道:“有答案吗?”

  在她看来,很普通的一句感叹,这算什么问题。

  “我拒绝回答。”秦泽道。

  “为什么。”

  “不为什么。”

  秦泽低头,仔细而耐心的按摩。

  中规中矩的回答:当然是亮他妈生了亮。

  不正经的回答:嘿嘿嘿。

  秦泽不搭理她,苏钰也跟着沉默,主要是太舒服了,昨晚折腾的太晚,腰子疼,缺觉。

  等秦泽问她饿不饿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一脸恬静,犹如新生稚儿般,天真无邪。

  大概每一个漂亮的女人安静睡觉都是这副样子,姐姐也是这样,闭上她那双祸水眸子,气质就大变。子衿姐的鹅蛋脸更可爱,总让人忍不住想捏捏,又怕吵醒她。

  不知道脸庞婴儿肥未褪时的她是怎么样的。

  秦泽帮苏钰盖上被子,想叫醒她,让她换个姿势睡,本来就不大,再给压扁了......想了想,还是没打扰。

  关门离开房间,系上围裙,洗菜做饭。

  有几次歇在这边,他嫌麻烦,穿了条四角裤做饭。苏钰说他穿四角裤系围裙的样子很性感,让她春心大动。但秦泽脑补自己搔首弄姿的画面,浑身恶寒,就再也没有那么干过。

  逛超市时,苏钰蛮不讲理的买了一堆的菜,多到冰箱都放不下。

  秦泽不经常来这边做饭的,也不知是她一叶障目的寻求心理安慰,还是纯粹享受和他购物的快乐。

  两荤两素一汤,汤是冬瓜炖排骨。

  素菜里有芹菜,这东西秦泽不碰,对男人来说,有杀子之仇。

  但苏钰爱吃。

  左侧的小窗外,烈阳高照,大城市永远不会消失的车辆噪音让人烦躁,秦泽更怀念小时候在许家镇听的蝉声,起码有生气。

  他想起机场分离时,和许耀的一番对话。

  “其实我一直在找他。”许耀说。

  “找他干嘛,给自己添堵?”

  “找到人,沉海。”

  “......”

  秦泽当时看着他,没说话,心里在想,跟我说这些干嘛,拾掇我一起干掉亲生父亲?我又不是杨广。

  或者给我打预防针,将来出现类似情况:阿泽,看好了,舅舅今天给你表演技术活,让你老子落地成盒....啊不,落海沉盒。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如果你找到了,我是说如果,千万别把我供出来,不然我妈就凉了。”

  他现在是身价几百亿的大佬,那生儿子没py的烂人要是知道他的存在,那完犊子了,肯定纠缠不休,全天下都要知道了。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我知道,我不会说,谁都不会说。”许耀说:“没想要他命,就是想让他体验一下绝望的滋味。”

  “找到了吗。”

  “没有,人海茫茫,一直没找到。”

  “找的话,沉海时记得拍视频发我。”

  “......好。”

  各自登机前,许耀又说:“对了,你表妹叫许燕燕,改天我发照片给你,确认一下。”

  秦泽翻炒着肉丝,心里很奇怪的想,所以呢?

  是想提醒我什么吗。

  还是想让我和素未谋面的表妹认认亲?

  别逗,你这个舅舅我都不想认。

  去年,第一次见到许耀时,秦泽以为那是他或姐姐的亲生父亲。后来看了老爷子的日记,他的猜想是这样的:我是许阿姨的儿子,那个疑似我妈奸夫的男人原来不是奸夫,是我亲生父亲,他和许阿姨合伙生了个儿子,然后丢给我爸我妈养。

  当时还想,没错了,就你那平庸的脸,一看就是同样的基因。

  然后他在愤怒中松口气。

  爸,来,儿子亲手为您除冠。

  当儿子的由衷高兴。

  再后来,曼姐给他的资料里,相貌平平的许耀竟然是许阿姨的弟弟。

  当时秦泽内心受到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创伤,脑补了n种世俗不能容忍的背德爱情。可心里保留了一丝怀疑,感觉事情不对劲。

  许家镇坦白后,才知道事情真相,真尼玛一波三折,真相远比想象中的更复杂。

  1995年春,对许阿姨,对妈,对许耀,都是一段人生中抹不去的痛。

  舅舅就算了,他顶多为夭折的亲外甥伤心难过一会儿。

  同时,秦泽也明白了哪里不对劲,都说近亲那啥,不是天才就是智障。

  搞笑嘛这不是,就我这智商,有资格吗。

  我要是天才,就不会在姐姐的阴影里苟延残喘二十几年,不会在老爷子的大法器下忍辱偷生二十几年。

  是我想太多。

  秦泽做好午餐,返回房间打算叫醒苏钰,她却已经醒了。

  靠在床上,怀里抱着小胸弟的衣服,另一只手拿手机在发信息。

  香艳的一幕,让秦泽微微鸡动。

  被子很薄,凸显出她曼妙身段,恰好盖到小腹,有种“欲说还休”的诱惑,还有怀里的小胸弟衣服,半遮半掩的把本体藏好,明明很正经的内衣,突然就变的不正经了。

  “吃饭吗。”秦泽在床边坐下,伸手逗妇乳,“或者,先来一发?”

  豆腐乳比老干妈纯洁多了,只是老干妈隐藏的深,中文不及格的人看不懂罢了。

  “我能边吃边来一发吗。”苏钰慵懒道。

  “那个太刺激了,我心脏承受不了。”

  她这么回答,就是同意了,秦泽愉快的脱衣服。

  “有咸鱼二号的工作帽吗,上次让你买,买了没。”

  “谁要那种东西,肚子本来就不争气。你说是不是和曼姐待久了,给她传染的?”

  “别胡思乱想,这种事不会传染,你想体验怀孕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隔壁丧病航。”

  “等会等会。”苏钰推开他,掀被子下床,上半身没穿东西,下半身一条白色蕾丝,包裹不大,但形状很好的翘臀。

  扭着小纤腰跑出房间,在客厅翻箱倒柜,俄顷,拿着一盒药回来。

  苏钰小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得意俏皮:“我有装备的。”

  秦泽看清楚盒子上的字:六味地黄丸。

  她倒水,吃两粒,咽下,往床上一趟,哼哼唧唧:“吃了它,我就能农奴翻身做主人。”

  秦泽抱着苏钰一条腿,疯狂冲刺,像极了当年白袍小将赵子龙,在敌军中七进七出,杀的敌人丢盔弃甲。

  完事后,苏钰咸鱼似的躺在床上,一脸怀疑人生:“我可能买到假药了。”

  秦泽:“.....”

  你是不是对六味地黄丸有什么误解,这东西不是蓝色小药丸好吧。

  苏钰再次元气大伤,原地休养,秦泽进浴室冲澡。

  她听着浴室方向隐隐约约的水声,娇喘几口,先打开手机,给一个差评,然后看见裴南曼的信息:“苏钰,把公司账号里属于我的分红提出来,我过段时间需要充沛的资金。”

  裴南曼的那部分红利,最少得有五个亿。宝泽投资的钱,她一直没取,给闺蜜做为流动资金使用。

  至于天方的钱,每个月定期拿走,按照苏钰的说法,好闺蜜,就该统一战线,便宜不给秦宝宝。

  苏钰打着哈欠,无精打采的回复:“知道了,曼姐,晚上不去喝茶了。”

  裴南曼:“有事?”

  苏钰:“嘿嘿,他刚才要的太激烈,腰酸背痛,想休息。”

  裴南曼:“快撤回啊笨蛋,发错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