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时间煮雨

  房间水晶吊灯明亮,有股淡淡的,说不出的香味,沐浴液的香味?洗发水的香味?姐姐们身上的香水味?亦或是昨天晒过的被子残留的阳光的味道。

  秦宝宝坐在床上,抽抽噎噎的抹着眼泪。不同往常那般闹别扭,他俩这次是真的翻船了,秦宝宝从来没被弟弟这样吼过,她又比较作,爱钻牛角尖,越想越伤心。

  类似的情况大概是热恋中的小夫妻闹离婚,或者铁哥们、好闺蜜之间闹翻。

  秦宝宝就想:弟弟这是怎么了,他的样子好可怕,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好吗?感情出了裂痕之后,是不是就从此各走各的,渐渐疏离......

  这时,秦泽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怯生生的眼神,迅速把头扭到一边。

  秦泽有些愧疚,他当时情绪失控了,再怎样也不能凶她,她毫不知情,姐姐虽然没心没肺,对他却掏心掏肺,可想而知当时姐姐有多委屈,有多伤心。吓的都不敢说话了,尽管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仍像一个做错事的,委屈的小女孩,只敢抹眼泪。

  “姐......”秦泽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声音有几分嘶哑。

  秦宝宝咬着唇,不理他。心说,终于来哄我了吗?早干嘛去了,别想我原谅你。

  “我给你唱首歌吧。”不料秦泽不按常理出牌,一上来就要唱歌。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秦宝宝红着眼叫道。

  秦泽却不管她,坐在床边,目光望向窗外,低声唱着:“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

  “你年少掌心的梦话。”

  “依然紧握着吗。”

  秦宝宝捂住耳朵。

  “云翻涌成夏。”

  “眼泪被岁月蒸发。”

  “这条路上的你我她。”

  “有谁迷路了吗。”

  “我们说好不分离。”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就算与时间为敌。”

  “就算与全世界背离。”

  听到这里,秦宝宝松开手,眸子亮晶晶。秦泽把姐姐抱在怀里。秦宝宝象征性的挣扎一下,半推半就的从了。

  “风吹亮雪花,吹白我们的头发。”

  “你曾说过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现在我想问问你,”

  “是否只是童言无忌。”

  “天真岁月不忍欺。”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

  秦泽唱完,发现姐姐偷偷抹着眼泪,郁闷道:“你怎么还哭,我以后不凶你了。”

  “闭嘴!”秦宝宝擦眼泪,重鼻音:“这是什么歌。”

  “不是让我闭嘴么,”秦泽见姐姐两条眉毛竖起来,忙说:“时间煮雨。”

  “还挺有韵味的名字。”秦宝宝银牙紧咬:“你要是再凶我,我就和你绝交。”

  “不会了不会了,小姐姐这么漂亮,不舍得凶的。”秦泽日常哄姐。

  “万一有下次呢。”

  “让我丁丁短五厘米。”

  “这么毒!你有五厘米吗?”秦宝宝震惊了。

  秦泽噎了一下,肯定不能掏出来给姐姐看,便转移话题:“姐,听说当年外公不同意咱爸妈结婚?”

  “嗯呐,”秦宝宝点头:“好像嫌咱爸家里穷?后来听说咱妈怀孕了,外公只好捏着鼻子同意这门婚事。”

  果然如此!

  秦泽愈发肯定心里的猜测。

  “想什么呢?”秦宝宝道。

  “难怪外公从小就不喜欢你。”秦泽笑道。

  “外公典型的重男轻女好不好,外孙女哪有外孙喜人。”秦宝宝撇嘴。

  秦泽刚才在想,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现在心里有点把握了。秦宝宝长的太漂亮太水灵,而自己属于耐看类型,就算系统“整容”,也算帅哥了,但其实跟姐姐在一起,还是有丁点儿的不搭。

  如果姐姐不是老爷子亲生的,是不是就合理了?那么老爷子知不知道这件事?

  老爷子为人正直宽厚,这点不假,但以秦泽对自己老子的了解,他可不是甘心做接盘侠的人。难道一直被瞒着?老妈就当真没有半点愧疚?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了,他愣是没看出一点端倪。

  或许这里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大厅传来锁舌咔擦声,洗手间的门开了。

  秦宝宝立刻从弟弟怀里弹起来,从衣柜里翻出睡衣,脸蛋一红:“我去洗澡。”

  姐弟冰释前嫌,但心里终究有疙瘩。

  洗完澡后,秦宝宝都不怎么和秦泽说话。

  秦泽见姐姐发梢没吹干,到洗手间拿了毛巾盖她脑瓜上。一见微不足道的小事,却让秦宝宝笑容重现脸庞,彻底解开心结。

  秦宝宝就说,好久没打游戏了,姐陪你打几局。

  秦泽没答应,她就皱了皱鼻子,自己玩起来。姐姐嘴上说打游戏是为了陪弟弟,其实自个儿瘾头挺大。秦宝宝打游戏属于操作流,大局观要差一些,往往线上不崩,打团崩。他们打游戏,都是秦泽带节奏。

  王子衿松了口气,看得出来,闺蜜和弟弟已经和好如初了。

  这对姐弟是她见过最奇葩的姐弟,实则姐弟,又像兄妹,相处久了,还有几分夫妻的感觉。

  秦泽已经渐渐告别游戏,专心扑倒股市,他把股市视为捞第一桶金的地方,之后的规划,有是有,可很模糊。

  这几天,秦泽认识到自己的社会阅历太浅,哪怕某一天飞来横财,他也不知道如何规划,如何更好投资。股市有起有伏,牛市也就一两年。而且他在股市里不是天天赚,偶尔也会有亏损。

  现在牛市来临,属于起步阶段,以后会更加可怕,利润丰厚,他手头资金有五十万左右,不少了,但在那些金融机构眼里,九牛一毛算不上。

  秦泽坐在姐姐边上玩电脑,他收到一份邮件,是某个大型公募公司的简历回复:“尊敬的秦泽先生,您好!

  感谢您给我们XXX投来简历!

  经过慎重的考虑和评估,觉得您暂时不适合这个职位,但是我们对您仍然是充满了信心和敬意,相信您会找到更加适合您的舞台,我们由衷地祝福您。”

  人家没要他。

  大公司的门槛高,财大固然不错,毕竟没有名牌学府的应届生吃香,而他闲赋在家两个月,过了招收应届生的黄金期,该招的应届生都招到了。

  小公司他又不愿意去,浪费时间。

  处境与他择偶困境如此的相似,平庸的姑娘他看不上,漂亮女神又看不上他。

  秦泽不禁瞪了一眼身边玩嗨的姐姐,都是她虐待了自己的审美标准。

  姐姐感受到弟弟凶巴巴的视线,茫然又委屈道:“干嘛呀。”

  “投的简历被打回来了。”秦泽郁闷的说。

  姐姐凑过来一看,“啊哈哈哈”大笑嘲讽:“就你还想去这家公司,得了吧,谁让你这么弱,姐姐当初给你熬夜补课,你都考不上复旦。”

  秦泽怒了,拽住她胳膊,抬手往翘臀一顿乱打。

  秦宝宝好不容易挣脱,眼角含泪,抱着电脑缩到沙发另一头去。

  “不要老欺负你姐姐。”王子衿不痛不痒训斥一句,懒得多管,反正这对姐弟总把她的话当耳边风。

  左侧单人沙发,王子衿抱着膝盖看某档综艺节目,里面有几个明星在尬歌,弹幕飘起。

  “看完《我是歌星》,所有的音乐类综艺节目都是渣渣。”

  “听完秦宝宝的歌,所有的歌都是渣渣。”

  “《歌剧2》真TM震撼。”

  “得了吧,那段高音是假的,是电子合成的。”

  “对,人不可能唱出这样的声音。”

  “辣鸡,你唱不出来,不代表别人不行。”

  然后是“理智党”和“粉丝党”永无止息的争论。粉丝党大获全胜。

  王子衿抬头道:“阿泽,你在《歌星》里唱的歌,被人质疑了。那帮人真讨厌。”

  秦宝宝玩着游戏,头也不抬,“早知道了,第二天就有人说了,人红是非多嘛。”

  “是啊是啊,网上想睡你的人一大把。”秦泽借机报复姐姐,姐姐就拿遥控器砸他。

  “今儿个怎么不相亲?”王子衿问。

  “黄了。”秦宝宝哼哼:“姐这样才貌双全的奇女子,人家自认高攀不上。”

  “你是小仙女嘛。”秦泽阴阳怪气。

  反正姐姐已经是冠军了,任务完成了,我继续做一条咸鱼就好了呀,网上的风言风语,谁管他。

  秦宝宝不理他,懊恼道:“真是烦死我妈了,生怕我嫁不出去,都说了不要相亲不要相亲,她也不听,又不好朝她发脾气。”

  做子女的,小脾气可以有,但不能跟父母面红耳赤,这点良心要有。

  秦泽拆台:“说的好像你敢似的,老爹的大耳瓜子说来就来。”

  一而再的被拆台,秦宝宝指着秦泽,气道:“你看他,你看他。真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