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日久生情(第三更)

第一百三十五章 日久生情(第三更)

  王子衿就嗔他一眼,秦泽咧嘴,他现在已经知道王子衿的部分黑历史了,而且她自己应该还比较在意的。上次因为电视机出问题,秦宝宝迁怒他,他和秦宝宝打闹,姐姐被他按在沙发上求饶,无果,就让闺蜜帮忙,王子衿不愿意,秦宝宝便威胁说出她秘密。

  当时王子衿就妥协了。

  终究还是被闺蜜背叛。

  秦宝宝和王子衿乍一看去,性格迥异,其实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她俩性子都比较淡,秦宝宝在外面也是一副女神范的,只是在弟弟面前就成了逗逼。

  因此,在感情方面,她俩都属于日久生情,厚积薄发类型。一见钟情**的套路,在她们身上不适用。所以她们才能成为闺蜜。

  这么想来,老妈也是瞎操心,自己的女儿自己都不了解,她介绍的那些对象,根本不符合秦宝宝的择偶模式,甚至因为这个性格,姐姐对强迫与陌生人处对象这件事很抵触。

  但也有可能是老妈在扩展女儿的“朋友圈”,货比三家么,生活圈只有弟弟一个异性,也不好……

  秦泽忽然惊的脊背一层细汗。

  晚上吃完饭,秦泽出门买了一包烟,回来后发现狼藉的餐桌原封不动,王子衿没心没肺趴在沙发看电视剧,这姐姐温婉大方不假,做家务的觉悟是一点都没有。应该是自小的家庭教育培养出来的。而姐姐坐在沙发上,一脸看透世俗的忧伤和凄楚,膝盖上搁一本书。

  “干嘛呢。”秦泽好奇道。

  “人生如此的艰难,真是毫无眷恋啊。”秦宝宝露出忧伤神色,指了指膝盖上的书:“姐姐现在很忧伤,很惆怅,想马上睡觉。”

  秦泽瞅一眼那书,书名叫做《清白之年》,封面语录:淡淡忧伤中,缓缓道尽一生旅途。

  是本文青小说。

  “人生如此的艰难,何必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徒增伤感?”秦泽没好气道:“你会看这种书才怪,子衿姐的吧,你就是不想洗碗。”

  秦宝宝登时呲牙。

  他从来不看“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忧伤文学,正如他所说,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何必再看这些书,平白糟心。特别是一些什么“青春的痛”、“成长的痛”、“初恋的痛”之类的主题,除了骗一波眼泪,还有什么?有这功夫,我还不如看网文,又酸爽又刺激。

  徐汇,某处高档私人会所。

  两个做完spa的女人坐在圆桌前喝茶,煮茶的是裴南曼,她披着浴袍,青丝挽起,一双脸蛋有倾城之色。

  面对那女人披着一头青丝,靠在藤椅上,望着落地窗外的小雨夜色发呆。论起五官,她比裴南曼还要精致三分,气质冷冷清清,很有“空谷幽兰”韵味。

  她们身后,整面墙都是博古架,摆着琳琅满目的古玩,当然,都是赝品。西侧墙壁挂着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最近工作怎么样?”裴南曼给她倒了一杯茶。

  “糟心。”空谷幽兰叹息道。

  裴南曼笑吟吟道:“这话听着暮气沉沉,当初你忽悠我投资入股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一年内资产翻十倍,这句豪言壮语可是犹在耳畔。”

  “是我年少不懂事行不行。”空谷幽兰再叹一口气:“我爸说好让我做投资公司的掌舵人,可眼下刚做出点成绩,我那志大才疏的大哥就迫不及待想插手进来。我爸骨子里信奉重男轻女那一套,经不住我大哥纠缠,强行把他插进来,还是副总,气死我了。”

  裴南曼笑眯眯道:“需要我帮忙吗?”

  “也不好和家里撕破脸。”空谷幽兰叹道。“再就是新公司成立,人才匮乏,我是学经济的,宏观经济这一块我在行,管理方面也没问题,我说今年股市会大火,至少有一整年的时间去切割这块资本。没错吧,股市也确实渐渐回暖,但操盘方面我连菜鸟都不如,公司那群蠢货,连个数模都要委托大学教授,两个月下来,几千万的股本,十分之一的利润都挣不到。我要的是切割蛋糕,不是舔别人吃剩的奶油。”

  “公司新建,人才难得嘛,”裴南曼安慰道,“上个月不是有一批毕业生入职了吗。”

  “等那些小菜鸟成长起来,股市早人走茶凉。”空谷幽兰抱怨:“你这个甩手掌柜当的是轻松。”

  裴南曼听着她的唠叨和抱怨,笑而不语。

  年初时,她这个朋友忽悠她入股,组建了一家中型投资公司,说自己老爹风腾集团有意把重心转向资本运作方面,缺个合伙人。裴南曼象征性的投了五千万,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人才都是东拼西凑,从各个金融公司或证券公司挖过来的,其实也没她说的那么不堪,人才还是有的,只是公司成立时间太短,底蕴浅,哪能一下子冲向天际。是她这个好友要求太高。

  而对裴南曼来说,这只是她数不清的投资中的一笔,能赚钱就好。

  “不说这些糟心的事,”空谷幽兰喝了口普洱,灵动的眸子闪过笑意,“最近有没有碰到好玩的事和人,听说你前夫又来找你了?”

  裴南曼轻轻皱眉:“不谈他,好吧。”

  空谷幽兰半点不怵女王气场,啧啧道:“真是个多情的陈世美,有了新欢,还对槽糠之妻念念不忘。”

  裴南曼呵呵笑道:“糟糠之妻?”

  杀意波动。

  “换个话题。”空谷幽兰识趣的转移话题:“我想听官场上的一些乌龙,这个你门儿清。比如你那个姐夫下区考察......”

  “趣事有几件,但不想说,感觉自己变段子手了。”裴南曼犹豫一下,“人倒是有一个。”

  “说说看。”空谷幽兰摆出倾听状。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年轻人,”裴南曼说:“偶然间认识的,觉得他身手不错,不是野路子。本来想聘请他来我安保公司做事,没想到小伙子挺傲,看不上。后来吧,我那侄儿高三了,学习成绩让人糟心,又接触我那方面的背景,成天想着打打杀杀。这么下去迟早得废,他奶奶对我占着她一对孙子孙女本来颇有微词。就想到他了,财大毕业,学历还算过得去,又会几手硬把式,给东来当家教老师最适合不过。”

  “你说过的,做人就像炒股,碰到潜力股,投资一下无妨。谁想还不是一般的潜力股,他头天来做家教,东来把一张卷子拍在桌上,提了个要求,四十分钟,一百二十分以上。我冷眼旁观,主要想试试这家伙的心性。你猜结果怎么样。”

  空谷幽兰就问:“做出来了?”

  “何止是做出来。”裴南曼轻笑:“二十分钟,一百五十分。”

  “这么神?”清冷如她,不禁瞪大眼睛,继而怀疑:“骗人的吧。高三的卷子,二十分钟,满分?”

  她当年也是学霸,数学拿满分不是没有,但二十分钟就有点惊悚了。

  裴南曼笑着点头。

  知道她从不夸大其词,空谷幽兰喟叹一声:“惊人的智商。”

  “还有更有趣的,秦宝宝认识吧。”

  “新晋女歌手,当然认识。”

  “他姐姐。”

  “亲的?”

  “难不成捡来的?”裴南曼嗔道。

  “哎,”空谷幽兰吃了一惊,“你说的是秦泽吧。”

  裴南曼点点头。

  空谷幽兰笑道:“有点意思。”

  女人都喜欢关注娱乐圈,她想起一事,兴致勃勃问道:“那首《歌剧2》是不是假唱的?网上说是电子合成的声音。”

  裴南曼无奈道:“这个我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