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七十七章 再现神曲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正文卷第七十七章再现神曲“秦宝宝来了,还是这么漂亮。”

  “身材好到爆,你看她的大长腿,怎么能这么长。”

  “徐璐没她漂亮,这点我要承认。”

  “她可真倒霉,和徐璐PK,半点胜算都没有啊。”

  “这没办法,徐璐有多少粉丝啊,这里有一半是冲她来的吧。人家腕儿摆在那里。”

  “我也是冲徐璐来的,但我是她黑粉,专门黑她来的。不过说实话,刚才那首歌是真的好听。”

  “万一秦宝宝再来一首离歌呢。”

  “她要再来一首离歌,谁胜谁负不好说,可她偏偏选择唱古风歌,这不是摆明了把脸凑上去让徐璐打吗。”

  “呵呵,李学刚表示不服。”这是秦宝宝的粉丝。

  “这回她是真的很难赢了,李学刚那次是奇迹,奇迹不可能再次发生。不过,她复活赛也不是没有希望,李荣兴干不过,陈小彤总可以拼一拼。”

  “陈小彤她也够呛,天后人气复苏,唱功也好,秦宝宝没有优势。”

  秦泽跟着乐队老师就位,镜头不会给他们,而是聚焦在缓步登台的秦宝宝身上。

  但在场的观众是可以看到他们的,裴子淇坐在最前排,目光在乐队老师身上扫了一眼,淡淡撇开目光,忽然一愣,又把视线转了回来。

  那个是......

  秦什么来着的?

  裴子淇不记得秦泽的名字,但她认得秦泽的长相,好歹秦泽也是校草级的帅哥了,不再是看一眼就忘的路人甲。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是电视台的乐队老师?

  裴子淇心里产生浓浓好奇,他记得秦泽是财大的学生吧,一个大学生怎么可能出现在那个位置。完全不科学。

  她忽然想到,哥哥的家教老师,是小姨请来的,当时,她以为小姨通过什么招聘网站招来的家教,眼下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可是,一个大学生,何德何能入她小姨的法眼。

  裴子淇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见舒缓悠扬的音乐响起,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不单是她,所有观众都愣了愣。

  这前奏,出乎意外的好听。

  鼓、笛子、三角铁、古琴交织成清越的音符,像是叮咚流淌的泉水,尤其是音质清澈的古琴,给人浓浓的古典味道。

  配乐里涵盖了中西乐器,古琴是主导乐器,有它在,才能完美融合中西乐器,没了它,配乐就失去了古典味道。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

  裴子淇脸色一愣,旋即从软椅上直起腰杆,盈盈秋波一眨不眨凝视艳光四射的秦宝宝,做出聆听状。

  身后的观众,大抵都跟她一样,先是一脸随意,等音乐响起后,他们觉得伴奏很好听,很有韵味。接着秦宝宝的歌声唱起,提词器上滚动着歌词。

  辞藻华丽的歌词,古典韵味的曲子,磁性中夹杂一丝软濡的嗓音。

  瞬间把观众们吸引了。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乐队位置,秦泽闭上眼睛,双手跟着节奏扶动琴弦,勾、剔、抹、挑、托、擘、打、摘,时疾时缓。他嘴角不自觉勾起笑意,渐入佳境。

  身边几个乐队老师,目光诧异的看过来,这年轻人的水平可以啊。

  上台前,秦泽跟系统兑换了古琴高级弹奏技能,完全可以驾驭这首歌。这首歌是他写的没错,但他只是“中转站”,真正的创作人来自平行空间。他初次听这首歌,惊为天人,但此时,做为伴奏的一员参与进来,感受完全不同。

  音乐的魅力,果然无穷。

  徐璐的歌真的可以和我这首《青花瓷》相比吗?

  我姐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

  你们不觉得《水墨丹青》匠气太重了吗?

  不觉得填词有点生拼硬凑,一味追求辞藻吗?

  好,让我们用事实说话。

  请你们继续聆听。

  秦泽琴音忽然如疾风骤雨,一点点攀上巅峰,复而急转而下,淅淅沥沥。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

  “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观众们如痴如醉,他们情绪不自觉的沉浸在淡淡的哀伤中,看到这样的画面,眼前景物铺开:青黑色的天空,烟雨蒙蒙,江南小镇隐现在雨雾之中。小雨打着芭蕉,紧闭的大门,门环染着一层铜绿。

  江南烟雨,小桥流水,青石板路,应该还有一个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她要有江南烟雨般的朦胧与灵动,身上穿的是仕女服。

  她走过青石板铺成的,长长的小路。

  撑着油纸伞的姑娘,伞上绘着丹青水墨。

  她应该是过客,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或许是寻找回家的路,也有可能在寻找宿世千年的爱情。

  在这个小镇,在窑烧里寻找千年前的秘密?

  这里还需要男主角,但又不需要男主角。

  它是哀婉的,幽怨的,淡雅脱俗的。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温柔委婉的琴音越来越低,渐渐消失。

  歌唱完了,秦宝宝忽然捂着嘴,眼眶湿润。

  裴子淇猛地回过神来,从那种忧伤哀伤,充斥着江南烟雨的氛围中回神,她缓缓打了个寒蝉,一身鸡皮疙瘩。

  现场,几百位观众,一片静默。

  大家仿佛都没能从惆怅哀婉的歌声中出来,许多感性的女孩子,捂着嘴流泪。

  后台。

  黄宇腾激动了:“曲调温柔委婉、淡雅脱俗,歌词更好。创作这首歌的人,绝对是天才,不,是鬼才。”

  李荣兴更浮夸:“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歌,词怎么能写的这么好,凄美哀怨,婉转动人。天呐,我要翻唱,我一定要翻唱。”

  陈小彤指着屏幕里的秦宝宝,感同身受道:“陷在歌里拔不出来了。”

  刘学刚不禁想起那首让自己阴沟里翻船的《离歌》,想起刚才一面之缘的年轻人,不得不佩服,“鬼才,鬼才啊。”

  徐璐脸色很好不看,不是摄像机拍着,她要掀桌子了。

  这歌......她完全没希望啊。

  秦宝宝调整情绪,鼻音浓重道:“谢谢大家。”

  片刻后,掌声爆发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站起身,给予热烈的掌声。

  他们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不停的鼓掌,来表示内心的叹服。他们表情足以说明此刻的惊叹、佩服、赞赏、支持......

  秦宝宝站在舞台中央,含笑接受观众的掌声。

  尹佳上台,抹了抹通红的眼睛,笑道:“刚才尹佳在下面,是真的听哭了。”

  观众们一致认同。

  这妞是在表演还是真心,不得而知。

  接着,徐璐上台,她和秦宝宝站在舞台中央。

  到投票环节了。

  两人的票数交替上升,很快,徐璐就超越了秦宝宝,她稳居上风。

  徐璐扭头看了眼大屏幕,心底松了口气,嘴角笑容不自觉的荡起。

  “给徐璐,我是她粉丝,肯定要支持她。”

  “我支持秦宝宝,她的歌太TM神了,从隐形的翅膀到青花瓷,每一首都让我惊艳。”

  “诶,徐璐领先了,搞什么啊。”

  “徐璐是一线,唱的也好。”

  “放屁,她那首歌能和青花瓷比?你们有没有耳朵啊。”

  “徐璐,徐璐!”

  “大胸妹,大胸妹!”

  台下观众恨不得打起来。

  裴子淇皱着精致眉梢,握着投票器,犹豫不决。

  她闺蜜在一旁叨叨:“诶,我投给秦宝宝了。”

  “她唱的是真好听,把我给唱哭了。”

  “子淇,你投给谁?”

  “呃,你不是徐璐的粉丝吗?怎么还犹豫啊。”

  “看来秦宝宝没戏了,徐璐比她票数高。”

  裴子淇恼怒道:“闭嘴。”

  她脑海中浮现青花瓷的旋律、歌词,想起刚才险些落泪的冲动。一咬牙,把票投给了秦宝宝。

  我对歌不对人,虽然投票给你,但依然讨厌你。

  投票到中后段时,徐璐的支持率显现出疲软之态,反观秦宝宝,势头猛健,一路飞涨。

  秦宝宝追上来了。

  秦宝宝反超了。

  徐璐脸黑了,心里别提有多急。

  她是带着新歌来的,为了宣传她的新专辑而来,不管是自身发展,还是自尊心,她都不能输啊。苦心孤诣的新歌,在节目上被同类型的歌曲力压一头,她新专辑还要不要发了。公司倾斜那么多资源给她......

  快投票给我啊。

  你们干什么吃的。

  我是一线明星啊。

  你们好意思自称我的粉丝吗。

  突兀的,尹佳大声说:“好,投票截止。”

  大屏幕上,投票结果出来了。

  很多人脸色变了。

  很多人兴奋的恨不得手舞足蹈。

  秦宝宝:208票。

  徐璐:186票。

  一百多票弃权。

  尹佳宣布道:“最终结果是......秦宝宝胜。”

  掌声响起,观众们欢呼起来。

  场面气氛热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