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七十六章 我谱的曲子,我不会弹?

第七十六章 我谱的曲子,我不会弹?

  秦泽在门外等了几分钟,门开了,姐姐探头探脑张望,朝他招招手。

  他随即入门,门后世一条长长的走道,四通八达。秦宝宝站在门后,脸色沉沉的,咬着唇瓣,秋波荡漾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一副受委屈的小女孩模样。

  这副姿态,秦泽心里了然。

  姐姐心情糟糕时的模样。

  “钢琴师受伤送医院了?”

  姐姐点头。

  “那应该有其他钢琴师补位吧。”

  姐姐委屈道:“我那是新歌,补位琴师没弹过,节目组不给时间练。”

  “我来吧。”秦泽认真道。

  秦宝宝眨了眨眼。

  “我来弹吧,”秦泽道:“补位琴师不靠谱,我自己来。”

  秦宝宝依旧茫然,歪着脑袋看他。

  秦泽默默叹息,他们是亲姐弟,彼此太熟悉了,弟弟有几斤几两,姐姐会不知道?

  “我会弹古筝,在学校里,我加入过音乐社团,练过古琴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秦泽说谎,张嘴就来。

  秦宝宝一听,脸上荡漾起如花笑靥,搂住秦泽的腰,呜呜道:“阿泽,姐姐就知道,天底下就你靠得住。”

  跟着跑出来的李艳红,瞧见这一幕,惊的脸色大变,急慌慌跑过来:“宝宝。”

  擅作主张的拉开秦宝宝,目光警惕惊疑的看秦泽。

  秦宝宝不出意外,星途注定璀璨,以她的容貌,肯定是不能有男朋友的,最起码不能公开,任何与她关系亲密的男人,身为经纪人的自己,都要严格把控,必要的时候,还得“摧毁”这些危险因素。

  秦宝宝朝弟弟扮鬼脸,没跟她解释,拉起秦泽,“走走走,赶紧跟导演说一下。”

  休息室里,前台工作人员跑进来。

  “导演,外面观众意见很大,不能再拖了。”

  导演也烦躁起来,“秦宝宝呢,怎么还不回来,让她赶紧做出选择,要么补位琴师上,要么剔除琴谱。”

  新人就是麻烦,尤其是一炮而红的新人,他们具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特性,不把规矩放在眼里,不懂得尊重前辈。难以沟通。

  刚好秦宝宝拉着秦泽走进来,扬声道:“不用补位琴师,也不用剔除,我有更好的人选。”

  众人齐刷刷看向秦泽。

  导演皱着眉头,“你们星艺娱乐的人?”

  秦宝宝刚要点头,却听徐璐道:“他不是,我没见过这号人。”

  星艺娱乐是经纪公司,专业乐队不多,徐璐和他们有过交集,一眼戳穿秦泽身份。

  导演怒道:“不是专业的能上台?心理素质过不过关,水平过不过关,节目效果达不到预期,谁负责?胡闹。”

  “他可以的,保证没问题。”秦宝宝对弟弟迷之自信。

  “我学过几年古琴。”秦泽扯着谎。

  那位候补琴手,看了秦泽一眼,质疑道:“古琴可不比其他乐器,这东西不是那么好学的,精通就更难了。琴谱我看了,不专业的人,很难弹好。”

  古琴有个雅号:七弦琴。是中国古代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是中国最早的弹弦乐器,称为“国乐之父”。古琴与古筝形态相似,脸熟度而言,古筝完爆古琴,很多人只知道古筝,不知道古琴。主要这东西比较难弹,它只有七根弦,众所周知,弦越少,弹出来的曲子越单调,不是骨灰级玩家,很难玩好古琴这东西。

  在场众人都轻笑起来。

  这秦宝宝有点逗,做的事情太让人啼笑皆非,应该就是新人的不稳重吧。在遇到突发状况后,不积极配合节目组,反而对两种方案都不满意,接着又找来一个半吊子的外行人负责充当补位琴手。

  外行人能和专业的比?

  这是录制节目,可不是私人场合的才艺表演。

  在大家眼里,秦宝宝的风格,与他们格格不入。

  秦泽他淡淡扫了眼在场众人,撇嘴道:“没什么不行的,我谱的曲子,我不会弹?”

  我谱的曲子......

  他谱的曲子......

  导演呆住了。

  李荣兴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

  徐璐挺直腰杆,脸色愕然。

  黄宇腾和刘学刚面面相觑。

  陈小彤飙了句粤语。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

  秦宝宝出道以来,凭借多首原创精品,一鸣惊人。热度扶摇直上,目前已是三线明星水准。多才多久啊,满打满算一个月。对于秦宝宝歌曲来源,网上众说纷坛,比如秦宝宝是某圈内大佬的情人,所以星艺倾斜资源捧她。

  这个说法,普遍得到大众认可。喜欢秦宝宝的男粉丝又爱又恨。

  秦宝宝自己说法:我的歌都是我弟弟写的。

  在场众人,自然偏向前一种说法。可徐璐是明白人,她知道公司根本没有倾斜资源给秦宝宝。

  那么眼前这个人......

  秦泽点点头,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秦宝宝的所有歌,全是我写的。”

  休息室,有那么一瞬间陷入寂静。

  短暂失声之后,导演见多识广,首先反应过来,热情的扑过来与秦泽握手:“你好你好,怎么称呼。”

  “秦泽。”秦泽笑着握手。

  “久仰大名啊,”导演激动了,脸上堆满笑容:“我们节目组曾经开过会,讨论过你,都想知道是那位大咖创作的歌曲。不值我们电视台,圈子里很多人都在猜测,“秦宝宝的作曲人”话题,在网上热度居高不下。”

  “拙作,不足挂齿。”秦泽有些不适应他的热情,一紧张,差点文言文飚出来。

  秦宝宝噗嗤一笑。

  李荣兴性格活泛,挤上来凑热闹:“帅哥,不,大师,约歌约歌,价格您随便开。”

  黄宇腾反应过来,忙喊:“算我一个。”

  陈小彤不甘示弱:“算我一个。”

  她口音带着浓浓的粤语味,从沙发上走过来,看秦泽的目光格外热切,加盟《我是歌星》后,她事业迎来第二春,人气直线上升。这季节目后,如果能拿出几首好歌,发发单曲,就算彻底扎稳脚跟。反之,哪怕她现在人气火了,长时间没好作品,不需多久就会被打回原形。

  娱乐圈一炮而红的例子很多,红了之后呢,泯然众人矣的例子更多。为什么?因为没有好的作品。观众的忘性是很大的,需要不停的刷脸熟度,人气是明星的生命。

  炒绯闻,买新闻,也能刷脸熟度,但时间久了,会起到反作用。有女明星就被戏称为“毯星”。这就是没作品,强刷脸熟度的后遗症。

  徐璐的脸色就难看了,这样一位大师级人物镇场,弹古琴不在话下,关键是她嗅到一丝危机,秦宝宝的歌曲来源,公司也在议论,营销部经理甚至打过这几首歌念头。

  她忽然扭头,问助理:“秦宝宝唱的什么歌?”

  助理表示一头雾水:“我也不知道,她排练的时候,我们不在场。”

  秦泽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他有点不适应几个明星的热情,以及成为焦点后带来的压迫感。

  “我个人没意见,但得她同意。”机智的秦泽把锅甩给姐姐。

  秦宝宝笑道:“我哪敢给你做主啊,在家里你才是大爷。”

  几人顿时笑了。

  秦宝宝又道:“约歌可以,和我的经纪人谈。”

  她毕竟混过职场的人,心里不愿意,也不会把话说死。顺便给他们一个希望,将来真有合适的歌,价格没问题,一切好谈,成了,别人就欠她人情。

  前台,靠前的某处席位。

  “节目组搞什么鬼。”裴子淇躺着软座,等的好不耐烦。

  “都快半小时了,怎么回事嘛。反正咱们也听到徐璐唱歌了,要不先走吧。”她旁边的女生也不满的嘀咕。不止她们,其他观众意见也很大,时间等的越久,观众越焦躁。一开始工作人员还能安抚,到后来,群情激昂,安抚不住。

  小一百人离开了,没谁愿意傻等着。

  “不行,那秦宝宝还没演唱,我要给徐璐投票,看着她战胜秦宝宝。”裴子淇一口否决。

  她的闺蜜父亲,是SH广电局副局长,今天能坐在靠前的席位,走的就是闺蜜的关系。裴子淇是徐璐的粉丝,不过算不上铁杆,而对秦宝宝,她天然的恶感。归其原因,大概是与家里那个女人有太相似之处,狐狸精似的脸蛋,狐狸精似的气质。

  更让她愤怒的,李东来那煞笔,竟然如此痴迷秦宝宝,痴迷一个与那女人如此形似的女人。

  观众不耐烦的气氛愈演愈烈之际,尹佳终于上台,致歉道:“非常抱歉,让大家久等了。节目继续录制。”

  台下,副导演在做倒计时。

  三!

  二!

  一!

  尹佳:“感谢徐璐给我们带来的新歌,大家说好不好听!”

  镜头给了观众。

  “好听!”

  观众们也很捧场,纷纷鼓掌。好像刚才的状况不曾发生。

  “有请下一位歌手——秦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