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九六章 疯狗

  巨大的地下空间内,悬吊的袁罡不敢大声,怕惊动看守,嘴中发出轻轻的“呜呜”声。

  洞顶一只只玉蚕顺着垂丝下滑,慢慢倒爬到了蚕茧上,在袁罡的后背部位成竖直线排列,开始“沙沙”啃咬包裹得厚实的蚕茧。

  待感觉差不多了,感觉玉蚕已经开始自觉干活了,袁罡也闭嘴了,整个人已被折磨的披头散发,有点不成人样。

  华美如几乎每天都会过来一趟,都会过来折磨他一次。

  他不愿坐以待毙,尝试着召唤玉蚕,结果发现有用。

  时间一点点过去,偶有守卫走过,往这边看上一眼。

  起先守卫还会过来绕圈检查一下,后来,知道他跑不了,也不愿来来回回走动,看到他还在也就过去了。

  而袁罡正是捕捉到了这个漏洞,暗悄悄行事。

  洞中看不出时光变化,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裹在蚕茧里的袁罡反复撑臂扩张。

  待到后背仍有的丝丝缕缕被玉蚕全部咬断,双臂已经能将后方全部撑开了,已经能脱离蚕茧的束缚了,他反倒缩了缩身子,反倒没了动静。

  出口有守卫,而且这是在无双圣地,他不认为自己能逃掉。

  缓缓上了双眼,闭目养神中,在等待!

  犹如捕猎的猎人,蛰伏着静等猎物的来到。

  不知过了多久,有脚步声传来,袁罡骤然睁眼,盯着入口方向。

  果然,华美如又出现了,脖子上还裹着纱布,又似笑非笑地朝这边走来了。

  走到悬吊处后,华美如一个闪身落在了耸立的石头上,亮出了一把东西,“你看看,这是什么?”几根纤细的大钢针,针尖很锋利。“你不是皮糙肉厚么,我倒要看看是你的皮厚,还是我的针利,这可是我特意为你打造的。”

  “师傅给了我三天时间,你若再不答应,那我也没办法。”

  “你猜我会怎么做?扎进你的身体,刺瞎你的眼睛…对了,知道这上面为什么会是淡红色的吗?上面喂了药,一旦扎进你的身体,那滋味…会让你生不如死!”

  笑容中透着无尽恨意,针尖在袁罡脸上撩拨着,甚至触及其眼睑,似乎一个不对就要扎进他的眼睛。

  被袁罡咬坏了喉咙,说话的声音明显变了,变得沙哑了。

  叮叮!手中钢针敲了敲,“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蝎皇你能不能召唤出来?”

  袁罡目光忽盯向她身后,“他们是谁?”

  谁?华美如立刻转头看去,没看到什么,突然察觉到不对,已察觉到后方的破风声,猛回头之际,手中钢针反手狠插而去。

  她已看到袁罡从蚕茧内脱困,一把抓向自己,钢针毫不犹豫地狠狠插向袁罡的胳膊。

  然袁罡比她更狠,披头散发而来,犹如恶魔脱困,不躲不避,出手且又快又狠,任由锋利钢针噗一下贯入小臂,直透臂骨,五爪一翻,刹那捉住了华美如手腕,拉住了人狂拽向自己。

  华美如大惊,知道他蛮力惊人,知道被抓住后会是什么后果。

  身子不防之下被拽的歪倒扑去之际,另一手上的几支钢针又顺势对着撞来的袁罡腹部狠狠刺去。

  噗!钢针入腹,不躲不避,任由插入,挥臂捞向了她的脖子。

  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又是脖子?华美如一想起那血汪汪的嘴巴,就两腿发软,惊得魂飞,欲扭身躲避,然已经晚了,刚扭过身便被袁罡一把掐住了脖子。

  修士哪会这样不要命的近身肉搏,华美如压根不适应,也不擅长这个,可袁罡擅长。

  一只手被抓,脖子又被抓,华美如拼命施法抵御,护住要害,同时施法挥肘,咣咣向后狂击袁罡的身子。

  每击打一下,袁罡被钢针插入的腹部便有一股鲜血涌出,可他抓死了不放,跳起的两腿顺势夹住了华美如的腰部,骑在了她腰身上。两人同时从石头上翻倒砸落在地面。

  洞口守卫正对来人行礼,吕无双来了,还有一个白发白眉连脸也是惨白色的驼背拄拐老太婆,正是雪婆婆。

  惊变突生,几人看去,皆惊。

  扭滚在地的袁罡拼命想拧断华美如的脖子,华美如集中法力抵御,袁罡竟迟迟难以得手。

  他本欲对华美如重击,然突见吕无双来了,掐着华美如脖子的手陡然摸到了华美如的脸上,手指如钩,“嗬!”一声怒吼,两根手指硬生生捅进了华美如的两只眼睛里。

  “啊!”华美如一声惨叫,两只眼窝里血溅。

  “住手!”吕无双怒喝闪来。

  袁罡哪会住手,他压根没指望能活着回去,完全是抱着杀一个够本的心态!

  他已趁华美如吃痛卸防之际,两手勒住华美如的脖子,拼尽全力翻身一拧。

  嘎嘣一声,华美如的脑袋直接转到了后面。

  吕无双一掌打在华美如身上,法力借华美如的身子而过,轰!袁罡如流星般震飞了出去,撞在了十几丈外的地洞石壁上,连同一些垮塌的碎石一起砸落在地,呛血!

  雪婆婆愣愣看着这一幕,没想到一来就能看到这疯狗般的事!

  吕无双落地,只见华美如躺在地上,脸却贴在了地上,口中一股股鲜血涌出,四肢还在抽搐着。

  毕竟是自己徒弟!吕无双迅速单膝跪地,紧急施法救治,然没用,伤者已遭受致命攻击,注入伤者体内的法力终究是停止了运转收回,华美如急剧抖动的四肢一僵又一瘫,彻底没了动静,只有鲜血还在往地上渗出。

  吕无双脸颊紧绷,双手将华美如脑袋转了回来,只见脸上的双眼已变成了两个血窟窿,满口鲜血的嘴巴张着,惨不忍睹。

  一抬头,怒眼看向袁罡所在地,发现两名闪过去的守卫被一人拦住了,正是雪婆婆。

  吕无双慢慢站起,“老妖婆,你想干么?”

  哗啦啦!灰头土脸的袁罡缓了一阵后,从碎石中爬了起来,“嗬嗬”喘息着,披头散发着,亦是满脸血迹,腰似乎都站不直,身形略带摇晃。

  抬手,抓住另一边小臂上的钢针,噗用力拔出,当啷扔落在地。

  双手又摸到渗血的腹部,抓住筷子般长却只剩一小指露在腹外的钢针用力外拔,“嗯…”鼻腔中发出痛苦闷哼声,突带出一股鲜血,猛发力拔出了那几支钢针,又当啷随手扔落在地。

  人似乎站不稳了,缓缓后退着,靠在了石壁上,剧烈喘息着,见到已倒毙在地的华美如,脸上露出狰狞笑意。

  雪婆婆没理会吕无双,盯着他问道:“你就是袁罡?”

  袁罡气喘吁吁道:“是又怎样?我够本了!”

  雪婆婆耳朵忽一动,身形亦急速一闪,单手抓了袁罡的胳膊,迅速带人换位。

  吕无双一扑落空,落地转身,面向落地的雪婆婆,指向袁罡,厉声道:“老妖婆,你想在我无双圣地抢人不成?就不怕我血洗你冰雪圣地?”

  雪婆婆手中拐杖指了指地上血淋淋的钢针,“抢人?老太婆可不敢!可你看看你们在干什么,老太婆若是晚来一步,这人怕是要被你们给灭口了!老太婆既然撞上了,自然是要主持公道!”

  她现在怀疑这边是不是已经问出了什么想要的东西,而后想杀人灭口,只是没想到出了意外,在她来到前没来得及,否则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吕无双冷冷道:“把人放下,我保证不杀他,留待大家一起处置!”

  “这个…”雪婆婆瞅了眼地上的尸体,嘿嘿一笑,人已闪,拽着袁罡一个闪身朝洞口而去。

  吕无双勃然大怒,紧急追出。

  洞口通道中带人急闪的雪婆婆拐杖连挥,空气中的水分急剧而来,在其身后形成一块块厚重冰层阻拦。

  急追而来的吕无双袖中几条缎带飞射而出,如光芒剧烈吞吐一般,前方冰层轰隆声中层层轰破,她人影所过之处,纷飞冰块皆化作了齑粉。

  山洞中一出,雪婆婆拉着袁罡直掠向天际而去。

  封住洞口的冰块轰隆震碎,吕无双抬头一看,大袖一展,唰一声射向了天际。

  无双圣地在地面的人皆抬头看去,洞中随后闪出的修士大喊大叫一阵。

  很快,几十只飞禽坐骑载了人迅速升空,向吕无双追杀而去的方向追去……

  带着一个人飞行是累赘,眼看后方飞来的吕无双越追越近,横飞长空的雪婆婆突“呀”一声,手中拐杖迎空乱舞。

  四周空气似乎瞬间降温,空中竟凭空凝结出了无数雪花飘落。

  随着雪婆婆拐杖向后一挥,无数飘飘洒洒的雪花突狂吹向后方,犹如无数旋转的刀片。

  之后更有数不清的雪花凝结的冰锥跟着射去。

  吕无双双袖兜风一展,数条缎带交织如锥般快速旋转,人在急转的锥形护卫中,哗啦啦声中从交织而来攻击的冰雪中一穿而过。

  这种攻击伤不了她,只能稍微迟滞一下她的飞行速度。

  回头一看的雪婆婆嘿嘿一笑,又看看提在手中还在滴血的袁罡,“傻小子,今天撞见婆婆我,算你命大!”

  她是难以想象是袁罡主动展开进攻的,依然认为无双圣地那边是想灭口,因意外没能及时在她抵达前得手。

  前方空中是遮天的乌云,雪婆婆提着袁罡一闪而入。

  缎带随身飘飘如仙的吕无双亦飞快追到,亦急冲进了乌云中。

  乌云遮挡,看不清东西,却有东西飞过时搅动的迹象可循,顺着云雾翻涌的路径紧急狂追。

  PS:感谢“一尘喜欢老跃”和“跃千愁的忠实粉丝”小红花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