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一二九五章 这才是她的世界

  

  “对,道道,是我。”牛有道有些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有点受不了这妖魔对自己的称呼。

  得到了确认,银儿“嘻嘻”一笑,笑的天真烂漫,总算放心了的样子。

  见到这边情况,赵雄歌和云姬都尝试着靠近了过来。

  见到银儿面目,云姬松了口气,她是认识的,在茅庐山庄的时候见过,亦有些惊奇,感情这丫头还真是圣罗刹啊,之前牛有道说是来这找银儿,说银儿就是圣罗刹,她还有点怀疑来着。

  如今看来,世人居然不知道蝶梦幻界的圣罗刹曾长居在茅庐山庄。

  “是她?”见到银儿面貌的赵雄歌大吃一惊。

  银儿记忆力不好,对两人印象不深,见到两人靠近,下意识往牛有道身后躲了躲,新生后的她有些怯生,一只手紧拽着牛有道的衣裳,有些警惕地盯着两人,赤着瓷白双足。

  牛有道回头看了看自己被拉拽的衣服,有些无奈,发现这丫头还是老毛病,跟当年初见时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

  回头又回赵雄歌的话,“是啊!当年还差点被你给打死。你当年幸亏没激怒她,否则你焉有命在。”

  “……”赵雄歌哑口无言,对当年的事情有印象,毕竟跟牛有道见面的次数不多,记得当年打伤这丫头的事,依稀还记得牛有道要把这妖魔送给自己…想到这个,有些不寒而栗!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牛有道为什么非要把自己给带来这里,的的确确的,见到人就够了,不用再解释。

  他告诉牛有道秘密之前,圣罗刹就已经跟牛有道出了幻境,还用怀疑牛有道在搞鬼吗?

  原本还铁了心,不管牛有道说什么,不管牛有道做什么,他都坚决不信,现在由不得他不信,因为事实本来就是。

  尽管如此,可他还是难以置信地盯着牛有道,这位,东郭师兄的弟子,居然是魔教历代圣女一直在苦苦等候的人?

  赵雄歌沉默了。

  缓过神的云姬打量了一下惨兮兮的牛有道,问:“你没事吧?”

  牛有道抬起双手,露出血淋淋迸裂的虎口,苦笑,“能没事吗?”继而有些艰难地伸手到怀里摸了摸,摸出一颗蜡丸,捏碎了,露出红嘟嘟的天济丹,就要往嘴里塞。

  边上一只纤细白手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吃。

  牛有道回头,发现是银儿,正眼巴巴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鼻翼煽动着,似乎闻到了天济丹的芬芳香味,忽又明眸忽闪地盯着他,貌似委屈道:“道道,饿!”

  牛有道顿时哭笑不得,“这个你不能吃。”

  银儿却两只手一起上,一只手去掰他的手,一只手去夺那颗天济丹。

  “不能吃…嗯…”牛有道急了,谁知被对方折腾到了虎口伤患处,疼的龇牙咧嘴,手指下意识松开了。

  抢到天济丹的银儿二话不说,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对牛有道报以灿烂笑容,“香!”

  继而嘎嘣嘎嘣的咀嚼声在她嘴里响起,牛有道凝噎无语。

  “噗…”银儿忽眉头一皱,嚼碎的天济丹又被她连连喷了出来,还抬袖抹了把嘴,嘟嘴道:“苦,难吃!”

  赵雄歌和云姬愣愣看着,傻瓜似的。

  牛有道也傻眼了,低头看向那吐了一地的红碎泥,有些欲哭无泪,“一百多万金币啊,就这样糟蹋了?”

  银儿明眸忽闪,不知道对错似的,又呸了口嘴里的余味唾沫,又抬袖擦了擦嘴,放下手又拉住了牛有道的衣服,生怕他跑了似的。

  这份信任,令牛有道嘴角抽搐。

  云姬啧啧一声,“果然是茅庐山庄那个吃货,假不了。”

  牛有道回头四周看了看,朝远处地上的一个鼓鼓囊囊皮革抬了抬下巴,“劳烦帮我拿一下过来。”

  那本就是他带来的东西,刚才挨了一击,被震落了。

  云姬闪身而去,捡了皮革包,同时也将牛有道被打落的宝剑给捡了回来。

  拿到鼓鼓囊囊的皮革,牛有道打开了,拎出里面的油纸包,回手递予,“银儿,给你的。”

  赵雄歌闻到了肉香味。云姬知道里面是什么,是她在途中亲手去置办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银儿拿了油纸包,扒拉开,见里面是一包鸡腿,顿时两眼放光,立马抓了一只在手,往嘴里塞,呱唧呱唧的咬着,朝牛有道连连点头,表示好吃。猛咽下一口后,又朝牛有道“嘿嘿”一笑,无比满足的样子,又继续啃咬。

  也终于松开了牛有道,一只手搂抱着吃的,一只手抓着鸡腿,在旁心满意足的啃着。

  牛有道叹了声,“幸好及时找到了你,不然这礼物肯定要坏了。”

  赵雄歌无语道:“你来这里还特意买了一大包鸡腿?”

  牛有道:“没办法,她就好这一口。”之后又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颗蜡丸,捏碎后还略有警惕地回头看了眼银儿,这才放心纳入口中咽下。

  幸亏这天济丹从灵宗弄了不少,也知道此来可能会被银儿给打伤,所以多备了几颗在身上。

  随后当场坐下了,盘膝打坐调息,炼化丹药,催发药力疗伤……

  灵丹再好,也没有立刻复原的道理,清除了体内的淤血,稳住伤势后缓缓睁开了双眼,剩下的就等药性慢慢助身体恢复了。

  欲起身,却发现起不了,回头一看,银儿倒在了他身后一侧呼呼大睡,蜷缩着身子,睡姿安详,一只手还拽着他衣服。

  被拽已经习惯了,只是那吃了鸡腿油乎乎的手也太明显了一些…

  环顾四周,只见云姬也在盘膝打坐养伤,赵雄歌则担负起了护法戒备的责任,目光四处警惕。

  见到牛有道收功了,赵雄歌走来,问:“没什么大碍吧?”

  牛有道看了看双手,摇头苦笑。

  听到声音,云姬也收功睁眼了。

  赵雄歌显然有话想跟牛有道说,对云姬拱了拱手,“他把我给弄来,我想跟他谈谈。”

  云姬懂他意思,起身了,走开回避了。

  赵雄歌走到牛有道对面盘膝坐下了,朝熟睡的银儿抬了抬下巴,“方便吗?”

  牛有道:“她就是个傻子,不会泄密,想说什么就说,不用担心她。”

  赵雄歌:“究竟怎么回事?”

  牛有道莞尔,“什么怎么回事?”

  赵雄歌:“你怎么会找到商颂行宫?又怎么会知道降服圣罗刹的办法?”

  这个怎么说?得从前世开始说起…牛有道叹道:“有些事情是没办法解释的,有些事情我至今也是糊里糊涂,具体是怎么回事,恐怕要问商颂和离歌本人。到了现在问这个还有必要吗?我说赵师叔,魔典的事,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赵雄歌:“魔典不在我身上,也不可能在我身上,藏着呢。你放心,出去后,我会把东西交给你,至于怎么处置,那是你的事。东西交给了你,我也算是兑现了对圣女的承诺。只是你想过没有,魔典一旦给了乌常,商淑清手握兵符的事情怕是瞒不下去了。”

  牛有道:“这个自然考虑过了,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所以我要带你来这,我要先拿到魔典,先看到魔典,才能决定该怎么去处置。你老实告诉我,魔典里面究竟记载了什么?”

  赵雄歌:“其实也没什么,记载了一些邪门秘术,主要内容还是离歌亲手记载的一些提醒后人的事务。”

  牛有道:“提醒什么?”

  赵雄歌:“你见到后自然就会知道。”

  牛有道:“我不明白,既然是要交给圣罗刹的主人,圣罗刹既然困在这里,魔典为何不放在这里,岂不是更安全,也更便于圣罗刹的主人得到?”

  赵雄歌:“你看到后会明白的。”

  牛有道:“既然如此,那就尽快回去吧,西海堂在等我们,袁罡那边拖久了也不好。”说罢转身,轻轻着,施法扯破了自己的衣裳,站了起来。

  没有惊醒银儿,银儿手上紧紧抓着一块破布。

  牛有道略凝视后抬头,朝云姬招了招手。

  云姬闪身回来,牛有道说:“走吧!”

  赵雄歌愕然,指着地上沉睡的银儿:“她呢,不带走?”

  牛有道叹道:“我目前什么处境你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带她走?她一出去就死跟着我不放,我稍一离开,她就要嚷着找我,我身边可是埋伏有缥缈阁的奸细,能带回去吗?”

  赵雄歌迟疑道:“她化作了人形,独自在此,不会有事吧?”

  牛有道:“你想多了,这才是她的世界,才是她应该呆的地方,我们只是过客。”

  赵雄歌似有不忍,“既如此,又何苦跑来打扰她。”

  牛有道斜睨:“你还有脸说?不是你死犟,我能跑来?差点丢了命,你不知道?”

  云姬出声道:“我记得,郡主好像能安抚住她,带出去可以交给郡主。”

  牛有道:“郡主?郡主能堵住她嘴巴?这就一脑子有问题的傻子,她跑出去一旦嚷嚷着‘道道’之类的,大家全部得玩完。大姐,现在是什么时期?”

  想想也是,可云姬还是觉得他有点冷血,苦笑,“她很信任你,你真忍心这样抛弃?”

  牛有道:“不是我忍不忍心的问题,我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是什么下场,都在玩命。她很简单,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很危险,她实力再强悍又如何?就凭她贪吃这一点,他人就有无数的办法置她于死地!为了些许感受,就把她给带出去,其实是害了她,这里才是属于她的世界。走吧!”毅然转身而去。

  三人从哪来的,又从哪回去了。

  石板地面上,手抓一块破布的银儿还在安详沉睡。

  孤零零沉睡在这安宁的宫城内,醒来也许会怀疑只是一场梦……

  PS:感谢新盟主无名氏和“invoker诗”捧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