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只剩下两个月

  袁州这里心里有些忧虑,但另一边却有人对袁州的评价更加高了,并且还心生佩服起来。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曾经来和袁州交流过的粤菜大师甄祖。

  事情还要从昨天说起,袁州发了朋友圈表示自己手机丢了,然后周世杰打电话过来询问,最后知道是因为一碗双皮奶的原因。

  而作为资深袁吹,周世杰自然得给袁州去拉一波老一辈厨师的好感,这不就打电话告诉了粤省的厨联会长。

  恰恰这粤省厨联会长宋铭和甄祖还认识,两人关系还很不错,这人就是甄祖曾经说过的那个粤点名家。

  是的,他一个粤点名家不是点心协会的,而是厨联的会长,这里面自然也有一段恩怨情仇,当然这里暂且按下不表。

  因为甄祖曾经从蓉城回来后两人见面时候就谈起过袁州,是以知道这事,宋铭第一时间就给甄祖打了个电话。

  “老甄啊,你说的那个小袁又搞事了你知道吗。”宋铭开口就问道。

  “什么事?”甄祖好奇道:“是又研究了什么新的刀法或者改良了调味?”

  “那倒不是。”宋铭特意卖了个关子道。

  “快说,你这老头,越老越爱搞这一套。”甄祖不耐烦道。

  “就在三天前,那袁主厨来了咱们粤省广州这边。”宋铭不在意,还是按着自己的节奏来。

  “人来了?现在人在哪?”甄祖惊喜的问道。

  “早就走了,晚上来凌晨走的,就呆了半晚上。”宋铭道。

  “这是为什么?”甄祖皱眉问道。

  “这事要说是大事也不见得,但正因为是件小事我才讲给你听。”宋铭道。

  “既然要说那就快说,啰嗦的很。”甄祖再次催促。

  “那袁主厨来这里只是为了尝尝咱们粤省本地的双皮奶。”宋铭道。

  “这……”甄祖顿住了。

  是的,就像宋铭说的这事真的很小,说实话就是他们现在也会为了一个味道而追寻千里,这是一个名厨必备的求证意识。

  可他们是多少岁的人了,养成这样的习惯的和年龄以及阅历、厨艺方方面面都有关系。

  袁州才多大,今年不过二十七岁,换句话说就是他们这个年纪哪里有这样严谨的精神,并且还是在自己有这样好的厨艺下。

  不骄不躁,为了一点味道追寻千里,甄祖仔细思考了一下二十七岁的自己能否做到,答案是否定的。

  原因很简单,并非因为不热爱厨艺,而是因为年轻,有这样好的厨艺得意都还来不及,哪里还会这样谨小慎微一如既往的对待厨艺。

  “此子将来必定传世。”甄祖只能道。

  “我也这样觉得。”宋铭赞同道:“看来我的蓉城之行的加快进度了。”

  “去吧去吧,很值得。”甄祖道。

  “好的。”宋铭应声,然后两人默契的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对袁州有了更深的认识。

  “不骄不躁,始终如一这样的人不成功那简直就是老天瞎眼。”甄祖调侃了一句,然后研究菜谱去了。

  听说了袁州的这件事,激起了他对厨艺更高的要求。

  这些事情袁州自然是不知道的,这时候的蓉城已经天色黑暗,好在天色虽暗,但却很晴朗,甚至还墨黑的天空上还挂着亮晶晶的星子。

  凌宏就是在这时候来的,这时候申敏的末班车刚刚离开。

  “圆规我来喝酒来了。”凌宏一进门,就冲着厨房的袁州挥了挥手。

  当然,这时候的袁州已经换了声衣服了,是一身整体墨色绣着深绿荷叶的窄袖汉服。

  “你换衣服比我还勤快,也太讲究了吧。”凌宏忍不住道。

  “干净整洁是一个厨师的基本要求。”袁州严肃道。

  “但你这已经不是干净整洁了,而是严重洁癖。”凌宏吐槽道。

  “吃点什么?”袁州没理会凌宏的吐槽,直接问道。

  “居然还有宵夜吗?”凌宏感兴趣的走上前问道。

  “空腹饮酒伤身。”袁州一本正经的道。

  “那就来点下酒菜,你不是说随便喝,不醉不归。”凌宏随口一说。

  袁州点头答应:“好的,那就灯影牛肉、五香豆、酒鬼花生和两杯酸奶,就这些。”

  “居然准备了这么多,看来你是真打算让我喝一夜酒啊?”凌宏捋了一下自己刺刺的头发,惊讶的说道。

  “不,主要还是看你自己决定喝多久。”袁州摇头。

  “那我还真好奇你要告诉我什么事情了。”凌宏一脸好奇的说道:“难道我不是我爸亲生的?”

  “我爷爷的遗产要给你继承?”

  “你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以上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凌宏一连猜测了好几个答案。

  袁州听不下去了,特别最后那句没什么大不了,才是真的骚,不由道:“都不是,一会你就知道了。”

  “OKOK,我不乱猜了,不过今天的下酒菜这么丰富,能不能保住?”凌宏转头看了看那边画室亮着的灯光道。

  “他不会来。”袁州笃定道。

  “不是吧?有吃的还能没他的份?”凌宏更加震惊了。

  “其他时候不好说,但今天他不会来。”袁州道。

  “很好,我来端盘子。”凌宏拿起隔板上准备好的托盘,耸肩道。

  “嗯。”袁州点头,然后打开隔板走了出去。

  袁州走在前面,当先打开了樱虾墙景门让凌宏进去。

  凌宏进门后,袁州走到门口拉下了卷帘门,关上了小店的大门,这才退回店里,顺着樱虾墙景门进去了。

  而这时候凌宏已经走到了酒馆一楼准备上去了。

  等袁州上去的时候,就看到凌宏傻傻的看着那一桌子的酒。

  石桌上摆着一壶郫筒酒,四瓶红酒,还有两扎生啤,这个阵容可以说很豪华了。

  “这么多都是请我的?”凌宏指着酒问道。

  “要是愿意你可以都喝完。”袁州道:“不过你得先把酸奶喝了。”

  “真是大手笔。”凌宏感慨着,然后拿起自己端上来的酸奶一口喝完了道:“我要奶一口冷静一下,总觉得你今晚很不对劲。”

  “冷静好了吗?”袁州坐下,严肃的看着凌宏问道。

  “你要说了?”凌宏心里一动,有些期待又突然有些不想知道的感觉。

  “可以说了。”袁州点头。

  “好,你说吧。”凌宏点头。

  “阮小青得了胰腺癌末期,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说她只剩两个月的生命。”袁州声音清朗,一字一句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