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男人的方式

  袁州虽然冷冷的说了这是条件,但阮小青却用力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笑容:“袁老板你就是太温柔了。”

  要说袁州的温柔,除了殷雅感受最深以外,那就是阮小青了,这点阮小青是看在眼里并且记在心里的。

  “跑步。”

  阮小青走远,袁州这才再次迈开步子跑了起来。

  早餐就像袁州要求的那样,阮小青抽空来了一趟,但还是满脸的疲惫,甚至在吃饭时擦掉口红后唇色都浅淡了许多。

  凌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面上却不敢表露丝毫。

  因为今天阮小青在接受他的问候的时候变得更加冷漠了些,往常还有些淡淡的温情,但今天却全部消失了。

  凌宏很是忐忑,但阮小青吃完早餐就疾步离开根本没给凌宏说话的机会。

  看着凌宏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袁州放下手里的面碗,抬头道:“下午的会,你会来吧。”

  “你说那个测评网的事情?”凌宏愣了下,问道。

  “嗯。”袁州点头。

  “当然会。”凌宏肯定道。

  “下午见。”袁州道。

  “我中午说不定也会来。”凌宏笑道。

  “不用,她中午不会来。”袁州意有所指的说道。

  “好吧,那我就呆办公室好好工作。”凌宏状似潇洒的耸肩道。

  “下午见。”袁州说完转身回了厨房继续煮面。

  而凌宏则转身干脆的离开了小店。

  就像袁州预计的那样,他提前告诉凌宏阮小青中午不会来,果然两人中午都没来。

  午餐时间一结束,乌海和姜嫦曦都没急着走,而是留在了店里。

  “圆规我们先去楼上等你,你要快点来。”姜嫦曦笑道。

  “好。”袁州点头。

  “开会要不要一些小点心。”乌海严肃的摸着自己的小胡子,一本正经的提议道。

  “说正事不用。”袁州道。

  “你可是刚刚吃完饭。”姜嫦曦提醒道。

  “我知道,所以我说的是点心。”乌海点头,理所当然的说道。

  “没有吃的,郑家伟不是准备了茶水吗。”姜嫦曦道。

  “苦的有什么好喝的。”乌海嘟囔一句,突然双眼发亮的看着袁州说道:“上次茶会那个茶点就很不错,喝茶总要有茶点的。”

  “店里食物不可外带。”袁州伸手指了指乌海背后的墙壁,然后转身上楼洗漱去了。

  “额……”乌海一听这个,瞬间无语了,既然是规矩乌海知道他吃茶点的梦想是破灭了,也跟着转身走出店铺。

  而姜嫦曦也笑了笑走出了店铺。

  至于袁州则是早就径直去了洗漱室洗漱换衣服去了,毕竟一会还要开会,自然得换身衣服,袁州敢保证他换衣服绝对不是因为一会殷雅也会来。

  至于为什么在楼上换衣服换了三套,那就是纯粹是为了找到舒适度更高的衣服。

  袁州拍了拍窄袖汉服的下摆,看着脚上纤尘不染的那双殷雅送的布鞋,很是满意的冲着镜子里的人点了点头,然后下楼去了。

  走到厨房,打开隔板径直往对面乌海的画室走去。

  乌海就住在二楼,推门进去,本来那里摆放的画架已经被沙发茶几所代替,而人也有到齐了。

  几人围着茶几而坐,上面摆着各自的茶杯,都舒适的坐在沙发上,并不是很正式。

  其实人也不多,就是几个排队委员会的资深人物,有姜嫦曦、俞矗、乌海、郑家伟、凌宏,还有殷雅以及刚刚进门的袁州几人。

  这几人也是袁州测评网的主要负责人。

  而今天在这里开这个小会主要就是碰面确认一下测评网接下来的发展。

  原因就是因为袁州的名气越来越大后,有许多的店铺开始主动要求网站去他们店铺测评。

  这个事情其实几人已经在微信上沟通过了,这次见面也就是确定一下,是以事情说完后,几人主要算是联络感情一般,聊了会天,一个半小时候就散了。

  散会后姜嫦曦带着俞矗直接离开,而郑家伟和乌海则是留在画室没动,袁州只匆匆对殷雅说了声:“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然后就追着凌宏的脚步下楼去了。

  两人在楼底下碰上了,凌宏停下脚步,转头道:“你找我?”

  “嗯。”袁州点头,也没说话,就往自己店里去了。

  “这圆规。”凌宏被袁州这话少的样子也是弄的没脾气,只能跟着他进门。

  到了店里,店里很是安静,外面的热闹隔绝在外,店里就袁州和凌宏两人。

  凌宏双手插兜,一脸阳光而散漫的看着袁州,等他说话。

  而袁州则是长身玉立脊背挺直的站在那里,气势很足,并且表情也很严肃。

  “啧啧,你这样子都有点像我爷爷了,每次他要骂我就是这个表情。”凌宏率先忍不住道。

  “晚上一起喝酒,我请你。”袁州并不理会凌宏的话,而是认真的邀请道,想了想还接了句:“酒窖里的酒随便喝。”

  “卧槽!圆规你是不是被穿越了?”凌宏悚然一惊,立刻跑到袁州面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袁州。

  “没有,认真的,只此一次。”袁州眉头微皱道。

  “好吧,就当是真的,不过请我喝酒?有什么事情?”凌宏问道。

  “晚上等酒馆结束,我请你喝,那时候再告诉你。”袁州摇头,然后道。

  “这么神秘?什么事情?”凌宏越加好奇了。

  可不是好奇,能让圆规请喝酒,还是不醉不归的那种,酒窖任喝,这也就是请的不是陈维,若是陈维的话他能醉死在酒窖都不出来。

  是以凌宏就更加好奇了,要知道他可不是陈维这样嗜酒如命的人,所以袁州为什么会突然请他喝酒。

  并且还是这样的说法,要知道也就是时间不对,若不然这都算破了袁州的规矩了。

  这能不让凌宏好奇加惊讶吗。

  “来了就知道了。”袁州说完也不等凌宏继续问,而是直接上楼去了。

  “好的,我晚上十二点来。”凌宏见问不出来,耸了耸肩也走出了店门。

  “希望凌宏可以承受。”袁州听着凌宏的脚步声远去,心里叹道。

  ……

  PS:祝小伙伴们圣诞快乐,天天开心,啦啦啦啦,2019一整年都顺顺利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