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内涵十足的酒窖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内涵十足的酒窖

  

  正当殷雅心里叹气,然后目光正视那些红酒准备看眼缘选择的时候,袁州又开口了。

  因为殷雅脸上的表情太明显了,袁州自然是一看就懂,他看懂了他不给殷雅推荐后她脸上的失落。

  袁州开口的时候殷雅正盯着一瓶干红葡萄酒看。

  “你以前习惯喝干红葡萄酒吗?”袁州问的很是正经。

  而殷雅也习惯性的回答道:“还好,有时候会喝一些。”

  “那么你习惯干红葡萄酒的苦涩味吗?”袁州继续问道。

  “有点不喜欢,但也还好。”殷雅皱了皱眉头道。

  “这里的红酒分为干型、半甜和甜型,基本囊括了大致上所有葡萄酒的口味,所有主要还是看你的口味,而干红葡萄酒就属于干型。”袁州道。

  “唔,但其实我感觉我品不出太多的区别。”殷雅有些懊恼又不安的抬头说道。

  “其实我们对于酒品的敏感度基本是来自于先天的遗传,所以很多品酒师是天生味觉对于酒品有很高的敏感度,而这项研究来自于宾州州立大学食品科学系和布鲁克大学的PROP敏感度试验,这项实验已经发表过了,所以天生品不出来是正常的。”袁州难得一次性的说了那么多的话。

  “并且PROP敏感度是由TAS2R38基因决定的,只有大约25%的人尝到了PROP的苦味,而且男性只占10%而已,所以很正常。”袁州严肃又认真的说道。

  而殷雅则看着滔滔不绝的袁州没说话。

  袁州侧头看了看殷雅,见她脸上的懊恼和忐忑没有那么明显后,嘴里咽下了关于这个实验后半段的话。

  是的,这实验其实有后半段结论,那就是这PROP敏感度其实只能尝到苦味,所以它并不完全准确,并且有许多的多葡萄酒专家并不是PROP味觉敏感者,但依然对于葡萄酒的味道很是敏感。

  当然,看殷雅现在的样子应该是不用知道这后半段的实验。

  “难道妹纸不应该佩服,科普大佬吗?”袁州心里嘀咕,偷瞅了瞅殷雅,发现脸上没看见佩服的表情。

  “嗯,那你觉得我应该喝哪种红酒?”殷雅好奇的看着袁州问道。

  袁州被殷雅灼灼的目光逼视的有些不自在的侧了侧头,然后才开始继续开口:“白葡萄酒的果香味比较浓郁。”

  说这句话的时候,袁州伸手示意殷雅看向那边摆放着的白葡萄酒区域。

  那些白葡萄说是白色的,但装在瓶子里却有种金白色的透明活泼感,很是漂亮。

  “这个感觉都不错的样子。”殷雅点头。

  “如果你喜欢白葡萄酒,那可以选这款,这款酿造的葡萄酒气味清爽,酒香浓郁,回味深长,含有多种维生素,营养丰富,并且它的口感细腻圆润,具有舒筋、活血、养颜、润肺的效果。”袁州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指出了一瓶深色瓶身的白葡萄酒。

  “嗯嗯,感觉非常不错的样子。”殷雅连连点头,但脸上明显是还想再听些红酒知识的样子。

  “其实你不喜欢的干红葡萄酒里面的苦涩味道就是单宁,而单宁才是防氧化,抗老的元素。”袁州瞥了眼殷雅细腻白皙的脸颊,然后道。

  “原来如此。”殷雅一脸受教的表情,哪怕这点她其实知道。

  是的,殷雅虽然不懂红酒,但却知道简单的知识,这些知识一方面来自于工作原因,而另一方面则是来自于昨晚的恶补。

  真的是恶补,凌晨四点才睡,高三考试都没有这么刻苦用功。

  毕竟今天要来袁州这里喝酒,如果是一窍不通,殷雅担心会在袁州心中留下不好印象,但现在看来一窍不通反倒是好事。

  因为这是殷雅第一次和袁州如此有话聊,她看见袁州说这些时,一脸自信的讲解,关键没有一点不耐烦,非常是吸引人。

  “袁州真的好厉害,即使是这种只是与厨艺沾边的酿酒知识,也如数家珍。”殷雅心中萌生出小崇拜。

  虽说,刚才袁州解释的那些东西,或许费心费力一点,书中以及网上都能查到,但从袁州口中说出来,感觉就变成了他的东西。

  这是真真正正的学会,并非只是普通了解。

  “说不定,《白科尼的法律》的翻译,我真的可以试试。”殷雅不禁沉思。

  白科尼是美国著名的一个法官,他写了一本帮助普通人懂法的书,可以说是科普类书籍中的经典。

  殷雅作为总裁秘书,英语是不错的,所以一直有接一些翻译的小单子。

  合作方觉得殷雅很有本事,所以就邀请她翻译《白科尼的法律》,但殷雅还没有答应。

  一来是觉得自己不行,毕竟是如此专业的法律科普书,二来是觉得自己没时间。

  现在想想,再忙能有袁州忙?至于专业向,任何专业向都是可以学的,就像袁州一样,从无到有。

  人变得更好,不需要理由,但需要契机,可以说袁州今天的行为就是殷雅的契机。

  “半干白或者桃红酒的口味比较甜,如果你喜欢,这几支的口感都很不错。”袁州再次指出了几只包装颜色都很漂亮的酒。

  殷雅回神,指着的自然是桃红葡萄酒:“确实看起来颜色都很漂亮,特别是这个颜色的。”。

  “嗯,这款酒的口感比较清爽。”袁州随口就说道。

  大致的介绍了一番后,殷雅就在瓶装葡萄酒的架子周围走来走去,好像很难做决定的样子。

  绝大多数妹纸都有选择困难症,殷雅也不例外,虽然有人说选择困难症是因为穷,有钱可以都选。

  但就好像现在这种情况,就很难。

  而袁州倒也不着急,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殷雅挑选。

  耐心这种东西袁州是从来不缺少的。

  在殷雅安静挑选的时候,她时不时的回头看向袁州,在她第五次看向袁州的时候,袁州终于明白是想让他帮忙做决定。

  “其实我这里的红酒酿造所用的葡萄都是黑皮诺,而黑皮诺是在罗马统治时代之前就由高卢人在勃艮第地区种植,后来才逐渐又到了阿尔萨斯,德国甚至西班牙和美国俄勒冈州最冷的地方种植的。”袁州继续道。

  “原来都是一个品种的葡萄?一个品种都能酿这么多的酒,很厉害。”殷雅由衷的赞叹道。

  “这个品种的葡萄只是种植比较麻烦,但口感很不错,它里面含有的单宁细腻,如丝一般,特别易于融化,所以你不用担心,这酒哪怕是陈酿也不会很苦涩。”袁州认真的说道。

  袁州说得很轻松,但要是这个酒窖被懂行的外国人看见了,一定会目瞪狗呆。

  一个酿酒大师的称呼,就会挂在袁州头上,当然那是后话,现在酒窖只有一位客人。

  “既然这样,你给我拿一瓶就好了,我觉得你选的肯定都很好喝。”殷雅充满信任的看着袁州,但看袁州的目光看过来又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太过撒娇,连忙补充道:“因为这红酒都是你的,而且你也懂的很多,肯定没问题。”

  殷雅不安的卷了卷耳边的碎发,跟对的人一起说话,一言一行都能让其心跳加速。

  袁州也不负众望的直接选择红酒去了,站在原地思考了大约一秒钟,就径直走向一瓶葡萄酒。

  “今天的天气不错,有阳光,而这个酒的果味浓郁,充满了蔓越橘、石榴和暗色樱桃的风味,并且它现在喝起来在嘴里残留的味道还会有些隐约的动物和松露香,以及甘草等香辛料的香味,你应该能接受的。”

  “嗯,那就选择这瓶吧。”殷雅毫不犹疑的点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