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明天也要记得来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明天也要记得来

  见殷雅确定了,袁州立刻上前拿酒。

  “好的,那拿出去我来醒酒,因为它不是陈酿,所以不需要很久的醒酒时间,你时间上没问题吧。”袁州一手拿着红酒,一手拿着一个水滴形的醒酒器问道。

  袁州问的自然是殷雅会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停留在这里。

  从殷雅倒小店然后下到地窖来参观酒窖,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而等他醒酒完成,再到喝完那肯定还需要一个小时的样子,这时间可不短,自然得问清楚。

  “有的,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出来一个是为了公事,二一个就是为了喝酒。”殷雅点头。

  “嗯,那就好。”袁州点头,然后带着人回到一楼。

  为了避免手心的温度影响酒的口感,袁州特意找了个托盘装上了酒和醒酒器。

  一手托着托盘,一手在前面引路的袁州走的快速又稳当。

  而身后看着的殷雅则露出笑容,脸上隐现甜蜜。

  只有一点不好的就是,不再介绍红酒的袁州再次变得沉默寡言,这让殷雅有些无奈。

  但转而一想又想通了,袁州不说话,她可以说话的。

  是以,回程的路上就是殷雅轻轻柔柔的开口,而袁州认真的倾听了。

  静谧的酒窖回荡着两人的声音,殷雅的声音犹如黄莺轻啼美妙非常,而袁州的声音则沉稳低沉。

  “吱呀。”袁州单手合上了地窖的木门,然后才起身看着殷雅准备带她去后院的石桌。

  这让本想帮忙的殷雅瞬间无语,然后收回手,安静的站着。

  “你力气很大。”殷雅忍不住道。

  “嗯,天天锻炼还不错。”袁州很是露出手臂的肌肉线条,但考虑到自己穿的汉服,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对了,我没带杯子,你有给我准备杯子吗?”殷雅突然想到。

  “准备了的,毕竟这是回礼。”袁州再次强调。

  “那就好,毕竟以你圆规的性格要我自己准备杯子我也不奇怪呢。”殷雅调侃道。

  “咳,不会。”袁州轻咳一声,偏了偏头道。

  “开玩笑的,我知道你还是很好的。”殷雅轻声道。

  但袁州却对殷雅的声音收入耳中,毕竟袁州的五感异于常人的敏锐。

  这让袁州感觉有一股异样的开心,所以嘚瑟的他,又忍不住又开口解释起来:“其实红酒专家建议,每天饮用的红酒的应控制在100毫升左右,也就是两小杯的量。浅酌慢饮,持之以恒,才能真正起到保健效果,所以才……”

  “停,我知道了,不如你说说这酒怎么醒?”殷雅一听袁州的解释瞬间头大,立刻打断了他的话,指着那个醒酒器问道。

  “哦,好的。”袁州点头,然后顺着殷雅的意思转移了话题。

  这些都是袁州从和殷雅的相处中得出的结论,那就是殷雅如果不想听的事情,那就不说,反正也不是很重要。

  “因为这酒是新酿制的,所以需要醒酒,而醒酒的目的是让酒与空气接触,让酒的香气充分挥发,并让酒里的沉淀物隔开,这样喝起来口感会更加好。”袁州一板一眼的说道。

  “原来如此。”殷雅点头。

  说话间两人已经再次来到了石桌前,只是这时候两人之间的气氛又融洽了许多。

  期间袁州去拿出了一个高脚红酒杯出来,那玻璃的材质好似水晶一般通透度非常高,并且杯壁纤薄,给人一种一捏就碎的感觉,显然这是系统提供的品酒极品杯子。

  而袁州直接拿出一个给了殷雅,准备当做她的专属红酒杯。

  殷雅伸出细白的手指轻轻摩擦了一下杯壁就知道这是好杯子,有种被人放在心里的感觉,眉眼弯弯的道谢道:“谢谢你。”

  “不客气。”袁州道:“好酒需要好杯配。”

  “……”殷雅。

  对于殷雅心里的无语这次袁州没看出来,因为他正忙着开瓶。

  并且这次袁州又再次带上了口罩,是以他边开瓶边说道:“其实醒酒的原理就是,通过加快红酒的流动速度,使之与空气充分混合,从而使红酒分子结构内部压力迅速释放,长期高压存放中的丹宁酸快速氧化,留住它滑润芳香的醇正口感。”

  “嗯。”殷雅撑着下巴,认真的看着袁州执酒把一些红酒倒入醒酒器里。

  “你喝的少,所以我用的是小型的醒酒器,只倒一点点出来就够了。”袁州看着只有浅浅一层的酒液解释道。

  “我知道,我会每天都来喝的。”殷雅点头,然后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开口道:“你别嫌我每天都来,感觉厌烦就好。”

  “不会,”袁州立刻摇头,想了想又认真而肯定的说道:“绝对不会的。”

  “那就好。”殷雅笑着点头。

  就像袁州说的那样,因为不是陈酿,并且醒酒的量也很少,只有一百毫升,所以很快殷雅就喝上了那瓶被袁州亲手醒酒的红酒。

  桃红色的酒液滑入殷雅的喉咙,暖金色的阳光照在殷雅微微仰起的脸上,面前就是袁州的目光。

  这让殷雅感觉这红酒的度数好像有些高了,因为殷雅觉得她的脸颊都好似烧了起来。

  但嘴里甜蜜的口感又分明比袁州形容的甜了很多。

  一百毫升的红酒,哪怕是浅啄也很快就喝完了。

  等到告别的时候,感觉自己脸颊燃烧起来的殷雅却又莫名凉了下来。

  直到袁州送她到了酒馆的后门,并且一脸严肃的开口道:“明天记得来,这要连续喝才有保健效果。”

  “我知道的。”殷雅笑着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殷雅踏着高跟鞋走的不快不慢,而她知道袁州必定还在看着她走出桃溪路。

  这是袁州的习惯,也是他的细心温柔。

  殷雅嘴角勾起,眼神温柔的走向自己的公司,这个时间她还得去打卡下班呢。

  而袁州则是像往常一样送走人,这才收回目光,感觉这一趟酒窖之行,两人感情有些升温。

  “汪。”看袁州低着头,焕然一新的面汤突然叫唤了一声。

  “哟,面汤你这个造型还真不错。”被惊醒的袁州看着面汤调侃道。

  “汪。”面汤鄙视的看了眼袁州,然后继续趴着了。

  倒是米饭疑惑的黑葡萄似的眼睛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面汤,然后疑惑的趴下了。

  米饭表示男人之间的友谊还真是让人搞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