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79章 屁股上的胎记

  “这位先生,你找关兮月有什么事?”

  中年男子气势不凡,陈阳也就没有托大,拱了拱手问道。938小说网

  对方依旧是一脸笑意,道:“我叫关正,是关兮月的父亲。”

  什么,关兮月的父亲!

  她不是孤儿吗?

  听到对方的回答,陈阳面露惊讶之色,上下打量着中年男子,虽然对方气质不凡,可是这长相,却和关兮月八竿子打不着边,这遗传基因也太神奇了。

  关正显然看出了陈阳的疑惑,笑道:“兮月应该是长得像她母亲。”

  陈阳皱眉道:“小护士不是孤儿吗?到底怎么回事?”

  “小护士是谁?”

  “就是关兮月,她是医院的护士。”

  “护士吗,还不错。”

  关正点了点头,却没有回答陈阳刚才的问题,而是说道:“小兄弟,请问你是谁,你能帮我联系兮月吗?”

  陈阳道:“我叫陈阳,是小护士的房东,她住在我这里。帮你联系她可以,不过我必须确认你说的话是真的。”

  关正也觉得陈阳的话有道理,而且这是在保护关兮月的安全,让他对陈阳心生好感。

  他指了指四合院里:“我们能进去说话吗?”

  “当然可以。”

  陈阳艺高人胆大,他倒是不怕对方在自己的地盘捣乱。

  进了四合院,苏子宁正打算出门买菜,见到关正三人,她疑惑道:“陈阳,有客吗?”

  陈阳随口道:“嗯,我的几个朋友。”

  听到这话,关正三人都是礼貌地向苏子宁点头招呼:“你好。”

  “你们先坐,我中午多准备点菜。”

  苏子宁笑了笑,出了四合院。

  在客堂坐下,关正打量着四周,笑着对陈阳道:“你这地方还真不错,人也很好,兮月在这里应该住得很开心才是。”

  “其她房客年龄都比她大一点,大家都很照顾她。”

  陈阳点了点头,话锋一转道:“关叔叔,现在你可以讲讲有关小护士身世的事情了吧。”

  关正叹了口气,开口道:“说起来也是我的原因,当年我们部族出了点小问题,为了保证兮月的安全,我让人把她放在了东安,在她的睡篮里留下了很多珠宝,希望有缘人见到之后,能够收养她。”

  陈阳道:“你那些珠宝,只怕是被人拿走了,不过幸好有别的好心人收养了小护士。不然的话,只怕小护士已经不在人世了。”

  “真是巫神庇佑我女儿,当年情况混乱,我无暇顾及她的安全,只能狠心与她分开。”

  关正脸上露出自责的表情,接着道:“不过正因为此,兮月才能保住性命。当年她母亲执意跟随我,如今却与我们天人两隔。”

  陈阳道:“小护士的母亲,是在‘五部叛`乱’的时候死的?”

  “你知道‘五部叛`乱’?”

  关正面露惊讶之色,“五部叛`乱”是苗部的秘密,只有少数人知道,陈阳又怎么会知道?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陈阳笑了笑,脑中回想起师傅讲述的二十年前,苗族“五部叛`乱”之事。

  苗部最高首领是苗王,苗王旗下有几十个部族,部族有强有弱,最强的是九大部族。

  当年的“五部叛`乱”,就是九大部族其中的五个部族联合起来,想要推翻苗王,重新订立新的苗部制度。

  当时的苗王很是受到各部的拥戴,他把各部集结起来,经过一番苦战,将五部叛`乱平息,并且重新遴选了五部的首领。

  当时的五部叛`乱,死伤惨重,令苗部实力大损,过了十多年才恢复过来。

  而曾经的五大部族,也都被其他的部族取代,诞生了新的九大部族。

  这些都是陈阳听来的,至于当时的战况到底有多惨烈,只有面前的关正才能感受到。

  见陈阳竟然知道“五部叛`乱”,关正对他是刮目相看,暗道这年轻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关正也没多问,他现在只想快点见到女儿,又问道:“陈阳,现在可以联系兮月了吧?”

  陈阳道:“我不能确定你刚才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有没有什么能够证明兮月是你女儿的证据。”

  “兮月离开的时候,她手上戴了一个黑色的玉镯,不过既然其他的珠宝被人拿走,想必玉镯也不在了。想要证明她是我女儿,这倒是有些为难。”

  关正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突然,他目光一亮,欣喜道:“有了,兮月的左边屁股有一个红色的胎记,拇指大小,像是桃心。哈哈,这总该能证明,我是兮月的父亲了吧。”

  小护士的屁股我又没看过,我哪里知道有没有胎记。

  陈阳翻了个白眼,无语道:“关叔叔,你知道小护士屁股上有胎记,可我不知道呀。”

  听到这话,关正恍然大悟道:“也对,我把这茬给忘了,你又没看过兮月的屁股。”

  苗部民风淳朴,关正却是很自然地和陈阳谈论关兮月的屁股,陈阳却是感到一阵别扭。

  “要不我问问小护士。”

  这可是大事,陈阳猜测关正十有八九真是关兮月的父亲,他不想耽误别人父女相认,于是决定问问关兮月。

  关正谢道:“那就拜托你了。”

  陈阳起身走到院子里,给关兮月打去了电话。

  “陈阳,有事吗?”

  关兮月的声音还是糯糯的,让人听了心情舒畅。

  陈阳开门见山道:“小护士,你左边屁股是不是有个红色的桃心胎记?”

  电话那头的关兮月条件反射地按了下屁股,羞得脸颊发红,怒道:“陈阳,你偷看我洗澡?!”

  听到这话,陈阳知道关正没有骗自己,胎记真的存在。

  他回头看了眼坐在客厅里焦急等待的关正,心头有些震惊,没想到关兮月竟然是苗部的人,而且看样子,他父亲在苗部的地位还不低。

  回过头来,他对着电话说道:“小护士,我没偷看你洗澡,我是……”

  “你是赤`裸裸的耍流氓,如果你没偷看,你……你怎么知道我屁股有胎记。”

  “是别人告诉我的。”

  “谁?以晴姐?”

  只有叶以晴和关兮月一起洗过澡,关兮月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叶以晴。

  陈阳道:“不是以晴,是你爸。”

  “什么,我爸!?”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