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78章 苗部的人

  被杨雪薇和柳雉翎盯着下面,陈阳身体感到一阵燥热,蠢蠢欲动。

  现在两女都有些醉了,陈阳相信自己只要略施小计,一定能把她们拿下,甚至一起玩也可以。

  不过他退休之后,他知道面对的不再是风尘女子,自己必须对女人负责,所以此刻除非对方保持清醒,不然他坚决不会下手。

  虽然这样有些煎熬,但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陈阳,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亏我一直当你是正人君子,你却要我们吃你下……下面。”

  杨雪薇扶着椅子站起来,咬着嘴唇,一脸气愤地看着陈阳。

  柳雉翎情况稍微好些,并不是太醉,瞪着陈阳道:“陈阳,你可真是猥琐,太令人失望了。”

  两人的指责,令得陈阳一阵无语。

  他无奈道:“我是说给你们下面条吃,你们想到哪里去了?”

  啊!

  下面条!

  两女愣了下,顿时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倒不是她们思想污,而是喝醉了之后,陈阳突然说出“吃下面”这种话,本就有些当机的大脑,立刻就让她们联想到了那个方面去。

  杨雪薇坐回了椅子上,瞄了眼陈阳,本就红润的脸颊,更是羞得通红,嘤咛道:“这个……好吧,我吃你下面,不对,是你下面给我吃……哎哟,是你煮面条给我吃。”

  接连说错话,把杨雪薇给急得直跺脚。

  柳雉翎见此,不敢再开口,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舌头在打转,担心也说错话。

  陈阳下了面条,味道依旧很美,本来只打算吃一点点的杨雪薇和柳雉翎,都把碗里的面条给吃光了。

  “你们先走吧,我得躺一会。”

  杨雪薇实在有些醉了,她没工夫招呼陈阳和柳雉翎。

  “嗯,雪薇,你好好休息。”

  陈阳点了点头,起身往外走。

  “对了,雉翎她喝了酒,都是过一会才醉,你照顾一下她。”

  杨雪薇又提醒了句,然后倒在沙发上,很快就睡着了。

  这会柳雉翎还十分清醒,她没有要陈阳扶,自己就跟着陈阳下了楼。

  此时已经晚上十点过,路上行人不多,柳雉翎说她想走一会,两人也就没有坐车,在路上晃晃悠悠地往四合院走。

  走着走着,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头,柳雉翎在路上翩翩起舞地跳了起来。

  昏黄的路灯下,她犹如一只精灵般,跳跃灵动,姿态优美轻盈。

  还好这条路十分幽静,否则的话,她肯定会被人围观。

  要是再被人发现她的身份,那么明天的新闻肯定会大肆报道。

  柳雉翎长期练舞,体力很好,她一路跳着舞,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此刻柳雉翎沉浸在舞蹈之中,嘴角带着满足的微笑,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可就在陈阳欣赏的时候,画风突变,柳雉翎的舞姿停了下来,弓着身子撑在墙边,哇哇地吐了起来。

  吹了夜晚的凉风,又一路跳舞,她的胃里终于翻腾得受不了了。

  “你没事吧。”

  陈阳连忙上前,拍着柳雉翎的后背,同时在她身上的几个穴位点了几下,然后度过去一缕真气。

  柳雉翎顿时好转了过来,停下了呕吐。

  不过,她显然是酒劲上头,身子一软就往地下跌去。

  陈阳一把拉住她,扶起来一看,发现她已经闭上了眼睛,直接睡着了。

  见此,陈阳想起刚才杨雪薇的话,还真说对了,柳雉翎喝了酒要过一会才会醉。

  “看来只能背她回去了。”

  陈阳帮柳雉翎擦了擦嘴,然后把柳雉翎背在了背上,往四合院走。

  一路上,柳雉翎迷迷糊糊的,嘴里一直嘟哝。

  “陈阳,你说你到底哪里好,怎么个个女人都喜欢你?”

  “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

  “不过,你已经有未婚妻了,我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可我控制不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没有在乔黛寒之前认识你?”

  “你就是个大坏蛋……呜呜呜……”

  说着说着,柳雉翎竟是哭了起来。

  陈阳一阵无语,正打算安慰两句,可柳雉翎的哭声又停了下来。

  他转头看了眼耷拉在肩膀上的柳雉翎,发现柳雉翎已经进入了梦乡,呼吸均匀,也许根本不知道她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等她醒来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记得说过的话。”

  陈阳笑了笑,身子往前弓了些,让柳雉翎趴在背上,睡得更舒服。

  回到四合院,他把柳雉翎交给了苏子宁:“子宁姐,雉翎喝醉了,你帮她洗漱一下。”

  “噢。”

  苏子宁没有多问,过来扶住柳雉翎坐下,泡了杯解酒茶给柳雉翎喝。

  ……

  第二天一大早,陈阳起床后,想看看柳雉翎怎么样,却不料今天柳雉翎走得特别早,已经去练舞了。

  洗漱过后,陈阳出门打算去学校。

  他刚刚走到门口,却是见到三个男人站在外面,正在看着门旁的门牌。

  这三个男人都长得很高大,西装笔挺,面容和善。

  领头的男子约有四十来岁,面色有些黝黑,虽然穿着得体的西装,但应该是少数民族,耳朵上戴着古朴的耳环,透着一股子自然原始的气质。

  中年男子见陈阳走出来,上前很友好地笑了笑,问道:“小兄弟,你好,请问关兮月是不是住在这里?”

  找小护士的?

  陈阳眉毛一挑,目光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三人,反问道:“你们是谁?”

  中年男子的态度很好,笑眯眯道:“小兄弟不要害怕,我们是滇洲省苗族的人,并不是坏人。”

  苗族的人!

  陈阳眼中露出郑重之色,苗族可是少数民族中的大族,部族制度完善,里面有不少的高手,而且蛊术尤其厉害。

  与其说是民族,把苗族看成一个大门派则更合适。

  当然,这是指真正的苗部,而不是已经汉化的所有苗族人。

  眼前的三人虽然穿着西装,但从他们的气质,陈阳十分断定,他们绝对是苗部的人。

  苗部向来不喜欢与外交流,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部族内,这些人找小护士,是想干什么?

  陈阳看向中年男子,问道:“这位先生,你找关兮月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