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943章 六迹封魔阵

  元依彤对司徒航传音道:“陈阳拿着禹青锋的引荐信,来物外阁找你,当得知你被抓了之后,他便开始谋划劫狱。”

  接着,元依彤把陈阳绘制地图的手段,给司徒航讲了一遍。

  听了后,司徒航目光一亮,沉吟道:“这种阵法,我也从未听闻,看样子,这叫陈阳的小子在阵法方面的造诣颇深。而且,他的胆子也不小,居然为了我一个陌生人,毫不犹豫就要来劫狱。对了,他现在人呢?”

  元依彤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陈阳开口道:“等你们顺利从监狱出去,就能见到他了。”

  司徒航看了眼陈阳,指着面前禁锢自己的阵法,道:“这是下品玄阵六迹封魔阵,要想带我出去,首先要破阵。至少我对这个阵法束手无策,你们轩家的人,都是驯妖师,并不懂阵法。难道,我要指望你一个不懂阵法的人破阵吗?”

  虽然陈阳假扮轩羽迪来救司徒航,但司徒航果然性格古怪,说话依旧是阴阳怪气,没有半点感激的样子。

  元依彤看了眼陈阳,对司徒航道:“师傅,羽迪小姐既然来救我们,我觉得,她应该拿到了控制阵法的阵旗吧。”

  司徒航白了眼元依彤,没好气道:“你可真够笨的,轩允承让他带你来见我,就是认为六迹封魔阵安全,又怎么可能给他打开六迹封魔阵的阵旗。”

  元依彤对陈阳道:“羽迪小姐,师父他说得对吗?”

  陈阳道:“我的确没有控制六迹封魔阵的阵旗,不过,我可以破解这个阵法。”

  闻言,司徒航皱了下眉头,沉声道:“不可能,你是驯妖师,怎会修习阵法之道?”

  元依彤也露出一脸疑惑地表情。

  “谁说驯妖师,不能修习阵法?”

  陈阳反问了句,对元依彤道:“你站到门口去,挡住门,别让人看到里面的情况。”

  元依彤点了点头,立刻照办,站到了门口。

  虽然陈阳命令狱卒不能过来,但他不得不谨慎。

  司徒航却依旧不相信陈阳,道:“既然你能破阵,为何你要拿打开铁门的阵旗,而不直接破阵?”

  “门上有爆炎阵,除非是阵旗控制,不然任何破阵的方法,都会导致爆炎阵启动,到时候把人引过来,就别想离开了。”

  陈阳解释了句,围绕着禁锢司徒航的阵法,观察起来。

  见他一脸认真的样子,司徒航饶有趣味地看着陈阳,不再多言。

  让陈阳觉得有些奇怪的是,司徒航被关在这里,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他是认为,自己能沉冤得雪,洗脱黑火教的身份。

  还是说,他有另外的方法,能够从监狱中走出去。

  或者说,他不怕死?

  总而言之,陈阳觉得,司徒航的确是个古怪的人。

  六迹封魔阵在《仙魔道典》中有记载,虽然这是下品玄阵中比较高明的一个阵法,但对浩澜真人来说,破阵不过是小菜一碟。

  在道典中,记载了十几种破解六迹封魔阵的方法,陈阳选了一种动静最小的,在确定了布阵的方位之后,他对司徒航道:“司徒前辈,我神识力不够,不足以破阵,我现在把破阵的方法告诉你,你照办即可。”

  “你还真能破阵?”司徒航眉毛一挑道。

  陈阳没废话,直接把破阵的方法告诉了司徒航。

  刚听到的时候,司徒航还不以为然,可当陈阳接着讲下去,他的面色是越发凝重,觉得这个破阵的方法十分玄妙。

  六迹封魔阵,他是听轩允承说的,他并不知道这个阵法如何布置,也不知如何破解,更不知其中原理。

  当听完陈阳讲解的破阵之法后,他虽然依旧有很多不解,但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眼前这个阵法,变得更加清晰透明。

  他深深地看了眼陈阳,眼中露出惊疑之色,显然是对于“轩羽迪”有这么高明的阵法造诣,感到不可思议。

  “我试试。”

  司徒航当即站起身来,按照陈阳所述的方法,开始破阵。

  虽然浩澜真人的破阵之法很轻松,但六迹封魔阵毕竟是下品玄阵,涉及到非常复杂的布阵结构和原理。

  司徒航花了足足半个时辰,当额头上布满汗珠,累得他面色通红的时候,他眼中闪过精芒,一步从光幕中穿越而出。

  六迹封魔阵被破解了一秒钟。

  趁着这短短的一秒,司徒航立刻便脱离了阵法,成功得到了自由之身。

  “真的成功了!”

  司徒航面露喜色,看向陈阳,挑眉道:“轩羽迪小姑娘,多谢了。”

  陈阳拱了拱手道:“司徒前辈客气了。”

  站在门口的元依彤见此一幕,兴奋地差点叫出声,连忙捂住了嘴巴,眼中满是欣喜之色。

  司徒航平静下来,对陈阳道:“我倒是走出阵法了,可我如何离开监狱。轩允承还在外面守着,只要我一出去,他必然会出手对付我。他是半妖族,能够激发妖族血脉力量,爆发出的战力,堪比凝魄后期。说实话,我虽然战力还不错,但远非他的对手。”

  陈阳道:“司徒前辈,辛苦你一下,先到我的纳戒中来。”

  司徒航摇头道:“我虽然可以长时间不用呼吸,但也不能在纳戒中待着。因为达到凝魄境之后,一般的纳戒,很难承受住我的境界压迫。我在你的纳戒中,顶多只能待不到半分钟,纳戒就会崩碎,到时候,一样会被发现。”

  陈阳的纳戒是最低等的纳戒,里面的空间非常脆弱,并没有极为稳定的结构,无法容纳凝魄境之上的能量波动,哪怕司徒航再怎么收敛力量,也做不到。

  要想容纳凝魄境之上的修者,还需更高阶的纳戒才行。

  不过这一点,陈阳早已想到。

  他取出了几十枚纳戒,对司徒航道:“只要司徒前辈不反抗,我可以控制你在各个纳戒中穿梭,虽然纳戒会崩塌,但至少可以让你多待一会。我手中这么多纳戒,十分钟还是没问题的。而十分钟,足够我们走出监狱了。”

  “这么多纳戒……”

  司徒航看到陈阳手中的纳戒,不禁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