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942章 血玉蚕

  陈阳道:“二叔,我和元依彤有些交情,现在她被关起来,我心里也不舒服。我只是想让元依彤,去看看他师傅司徒航。你放心,只是看一眼,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轩允承摇头道:“不行,关押魔教凶徒之地,岂能随意出入,羽迪你这个要求,未免太儿戏了。”

  陈阳露出哀求之色,盯着轩允承道:“二叔,我只是看一眼,反正司徒航被阵法禁锢,他也伤害不了我。”

  “你……”

  轩允承很是溺爱自己这个侄女,本欲严辞拒绝,但又不忍心。

  犹豫了下,他对轩羽迪道:“我倒是不担心司徒航会伤害你,可元依彤是感应巅峰,如果把她放出牢房,难保她没有害人之心。”

  陈阳道:“二叔你放心,元依彤不会伤害我的。”

  “你相信别人,别人未必就会如你所想。”轩允承摇了摇头,道:“要不我陪你一起,或者是让……”

  陈阳撇了撇嘴,一副撒娇的样子,打断道:“二叔,如果有别人在场,依彤就不自在了。你放心,我绝对安全。”

  轩允承拗不过陈阳,思索了下,突然目光一亮,道:“对了,差点忘了你有族长给的血玉蚕,那元依彤若自然伤不了你。”

  如此一想,轩允承顿时就放心了。

  陈阳则是心头大惊,血玉蚕是凝魄境的妖兽,成长属性非常高,刚刚出生就是凝魄前期,随着后期的生长,若是破茧成蝶,能进阶洞虚境。

  达到极致的时候,更是能成就不灭境。

  不仅如此,血玉蚕因为刚出生就境界高,如果驯服的话,能够很好的培养成契约妖兽。

  即使其后期拥有了智慧,也会乖乖听话。

  毕竟达到凝魄境之后的妖兽,和人类的智慧没有什么差别,并且洞虚境就能幻化人类形态,要想驯服成熟的妖兽,并不容易。

  所以凝魄前期的血玉蚕,便成为了非常好的契约妖兽。

  可血玉蚕十分稀有,而且出生死亡率极高,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可谓是一蚕难求。

  轩家的家主,正是轩傲狂。

  即使是轩傲狂,如果能驯服一只血玉蚕作为契约妖兽,对其战力的增幅也是巨大的。

  他却把血玉蚕交给了轩羽迪,由此可见他对轩羽迪的看重。

  轩羽迪在整个轩家的地位,绝对不低。

  “看样子,轩羽迪继承的半妖族血脉很浓,而且在某些方面,她的天赋很高。否则的话,她不会被轩傲狂这么看重。”

  陈阳如此想到,笑着对轩允承道:“对呀,二叔,我有血玉蚕,依彤绝对伤不了我。再说了,依彤身上不是有禁锢真元的十二纹天器吗?她动不了真元,岂是我的对手。不过,我相信依彤,是不会伤害我的。”

  “总之你自己小心点。”

  轩允承这话便是答应了陈阳的请求。

  他把阵旗取出,交给陈阳,问道:“你知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用?”

  轩羽迪是驯妖师,那么应该没修习过阵法。

  陈阳明知如何使用,还是问道:“二叔,这阵旗怎么用?”

  轩允承给陈阳讲了一下阵旗的使用方法,然后道:“你带元依彤看看司徒航就行,千万别给我惹祸,让人给跑了。不过,有禁锢阵法,加上我在外面守卫,司徒航也逃不掉。”

  “二叔你放心吧。”

  陈阳拿着阵旗,转身便走了。

  想到自己刚才那俏皮的样子,陈阳背脊一阵发麻,如果是换做别的男人这样,他肯定要骂句死变态。

  进了监狱中,陈阳对今日值守的队长喊道:“去把元依彤的门打开,放她出来。”

  “是,羽迪小姐。”

  那队长不敢怠慢,立刻在前面领路,和陈阳到了元依彤的牢门前。

  元依彤已经没了昨天的凶悍,盘坐在石床上,脸上表情凝重,心里还在担忧着陈阳的安全。

  听到有人走过来,她睁开眼睛,一看是轩羽迪,她皱了下眉头,沉声道:“你来干什么?”

  真正的轩羽迪,之前去过物外阁,的确认识元依彤。

  不过,两人并非朋友,也没有半点交情。

  元依彤因为师父被轩允承抓了,她对轩羽迪也没好脸色。

  陈阳传音道:“别乱说话,是陈阳让我来救你的,现在你的身份,是我的至交好友。”

  闻言,元依彤大感意外,暗道:“陈阳不是西大陆龙脊学院出来的人吗?他怎么会认识轩羽迪?而且,他们两人的交情,不知有多深,轩羽迪才会帮他救我。”

  哐当。

  就在元依彤疑惑的时候,狱卒队长打开牢门,然后退到了一旁。

  陈阳一副老友的模样,对元依彤笑道:“依彤,我求过二叔,他答应让你见司徒前辈一面,走吧。”

  元依彤没陈阳那么高明的演技,嘴角抽搐了下,木讷地点了点头,道:“谢谢你,轩……羽迪。”

  陈阳也懒得多说,带着元依彤往司徒航的关押处走去。

  见那队长还要跟上来,他回头道:“你不用跟上来,就在这里等着吧。”

  “是,羽迪小姐。”队长恭敬应道。

  陈阳和元依彤到了铁门前,他取出阵旗一挥,那铁门上的阵法闪烁光芒,轰隆一声,铁门便打开。

  “怎么,又来了?”

  门刚打开,里面响起司徒航的声音。

  “师傅!”

  元依彤面露激动之色,猛地便冲了上去,但却被禁锢司徒航的阵法阻拦,不能越过光幕,只能在外面看着司徒航。

  司徒航一睁眼,发现面前居然是徒弟元依彤,他脸上露出意外之色,皱眉道:“你怎么进来的?”

  “是她带我进来的。”元依彤回头指着陈阳道。

  司徒航一看是轩羽迪,他皱了下眉头,疑惑道:“轩羽迪怎么会帮你?”

  陈阳传音提醒道:“说话的时候,我们传音吧,否则被外面狱卒听到我们的谈话内容,终究不妥。”

  元依彤点了点头,传音道:“师傅,轩羽迪是受了陈阳的委托,来把我救出去。”

  “你真够笨的,竟然被抓了进来。”司徒航白了眼元依彤,问道:“对了,你说的陈阳,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