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86章 广都郡王

  “谢谢你。”

  李骥对陈阳道了声谢,然后靠在地上,又不说话了。

  陈阳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

  李骥回答道。

  陈阳想了想,道:“既然如此,那我等你,明天我们一起走。”

  阳光从密林的缝隙洒下来,但却一点也没有暖意,反而照在墓碑上,显得有几分悲凉。

  过了一夜,李骥的心里平复了些,他对陈阳问道:“昨天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陈阳把事情给李骥讲了一遍,听完后,李骥惊呼道:“你竟然杀了荀阳城的城主,那可是郡王任命,帝国登记造册的官员。杀普通人还行,可杀帝国官员,这可是十分严重的事情,会被帝国追杀的。”

  “有这么严重吗?”

  陈阳皱眉道。

  李骥沉声道:“帝国威严,不可侵犯。杀一个官员事小,轻视帝国事大。只怕很快,针对你的通缉令,就在在广都郡发布。”

  广都郡就是荀阳城所在的郡,是天圣帝国在中央大陆的三十六个郡之一。

  陈阳道:“只在广都郡发布吗?只要我离开,不就行了。”

  李骥道:“一般来说,只会在广都郡发布通缉令。这就要看郡王对胡炜这个城主的重视程度,如果是他的心腹,他可能会上报皇室,在整个中央大陆发布通缉令出去。”

  “荀阳城只是一个边陲小城,正常情况来说,城主胡炜绝不是郡王的心腹,这件事顶多在广都郡闹出点风浪,其他郡应该不会通缉。”

  陈阳分析道:“另外,广都郡的地域面积,相当于小半个西大陆,光是城池就多达数百。一个边陲小城的城主死了,说不定连广都郡王也没工夫理会,让下面的人就处理了。”

  李骥点头道:“你分析得挺有道理的。”

  陈阳道:“道理是有,不过还是小心为妙,我暂时易容,等离开了广都郡,我再恢复面容。”

  说完,陈阳使出造化神秀功,在脸上揉捏了几下,面容变得很普通,扔在人堆里也不会注意的那种。

  “这是什么功夫,在脸上揉几下就易容了?”

  李骥大吃一惊,连忙道:“你也教教我。”

  陈阳想了想,当初陆家传授自己的时候,也没说造化神秀功不能外传。

  既然如此,自己传给李骥,也没什么。

  他当即把造化神秀功教给了李骥,可是李骥的悟性不怎么样,搞了半天,却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还是先赶路吧。”

  李骥只得放弃。

  两人当即上路,朝着中央大陆的东方去。

  临走之时,李骥看了眼容彩的墓碑,心里还有些念念不舍。

  “行了,让她入土为安吧,你过得好,她才会瞑目。”

  陈阳拍了拍李骥的后背,安慰道。

  “唉。”

  李骥叹息一声,随即振作精神,对陈阳道:“你易容了,在广都郡期间,名字也得换才行。”

  陈阳道:“就叫阳辰吧。”

  ……

  广都郡郡府,广陵城。

  广陵城城池雄伟,西大陆任何一个城池,都不及其十分之一。

  光是那五十多米高的城墙,就仿佛是给巨人修建的一般,横亘百里,宛若盘桓在地面的长龙。

  城头旌旗飘扬,为了和城墙比例相配,这些旌旗都是十几米高,宽大的旗面迎风招展。

  一位位士兵站在城头,每一个都器宇轩昂,目视前方,手中握紧了剑柄,纹丝不动。

  百里城墙,数万士兵,战意汇聚,使这座城池平添了几分凶悍之气,让人不敢侵犯。

  不得不说,天圣帝国的确有其独到之处,光是从这士兵气势,就可见一斑。

  广陵城内的繁华,更不是西大陆可以相比。

  哪怕是赤寅郡临玉城,也差远了。

  城内正中央,有座占地广阔的府邸,正是广陵郡郡王府。

  天圣帝国的制度,三十六郡的郡王,并非世袭,而是每隔五年换届,由皇室钦点皇族担任。

  有的连任,有的则是更换。

  而能担任郡王的皇族,无一不是庞大左氏皇族中的佼佼者。

  毕竟,皇族发展千年,一直是左隐寒担任圣皇,他开枝散叶,子孙已经达到了万千之多。

  这些皇族,都享有丰富的资源,和高阶的修炼法门,实力比寻常同龄人强了很多很多。

  能从这些皇族中脱颖而出,自然更是顶尖的资质。

  而郡王之位,也是无数皇族想要争夺的。

  因为坐上此位,不仅位高权重,掌控地域辽阔的郡,而且还能得到整个郡内的资源供给,对修炼大有益处。

  所以,每五年的换届,对皇族内部来说,都是非常激烈的竞争。

  当然,有些天资超卓的人,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功夫,就能成为郡王。

  对于顶尖的人才,皇族不会埋没,这是圣皇定下的规矩。

  哪怕皇族内明争暗斗,也不会违背这个规矩。

  而广陵郡的郡王,就是这样顶尖的人才。

  他今年才二十六岁,就成为了郡王,打破了天圣帝国的纪录,成为最年轻的郡王,可谓是意气风发,年少得志。

  此时,距离陈阳杀了荀阳城城主,已经过去了八天。

  广都郡王府内,有士兵冲到书房前,单膝跪拜:“报郡王,荀阳城急件!”

  书房之中,一名正在研墨的漂亮女子,听到外面的声音,脸上露出喜悦的微笑,对正在练字的青年道:“郡王,肯定是我父亲的信件,说不定是想我了呢。”

  这女子长得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动人。

  郡王的字写到一半被打断,也不生气,提起笔来,对身旁的女子道:“秀妍,如果你想丈人了,我陪你一起回家探亲。”

  这年轻的郡王,模样俊朗,器宇轩昂,可不就是左星月。

  只见他桌上摆着的字,虽然只写了一半,但却透着一股子强烈的真元波动。

  原来,他不是在练字,而是在练功。

  被称为秀妍的女子,拉着左星月的手,嘻嘻一笑道:“郡王,还是先看看荀阳城是什么急件,说不定是有要事,不是我父亲想我。”

  “荀阳城偏居一隅,资源贫乏,实在不是个好地方。依我看,什么时候把丈人调到广陵城来,再不济,把丈人掉到广陵旁边的望柏城也好。”

  左星月牵着秀妍走出书房,虽然他只有二十六岁,但气势已经十分沉稳,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强大的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