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87章 全郡追缉

  左星月也是刚刚成为广陵郡王不久,也就只是三个月的时间。

  因为天圣帝国御下极严,所以他上任之后,也不用花心思去让各城池官员臣服,那些官员自己就乖乖地前来拜见恭贺。

  前来拜见,自然少不了送礼。

  别人倒好,大多送的是宝物之类的东西。

  荀阳城地处偏僻,没什么好东西,胡炜心思一转,就把女儿胡秀妍带到广陵城,把女儿送给左星月。

  当然,只是做一个侍妾,而非妻子。

  左星月可是皇族,哪怕是能给他做侍妾,胡秀妍也是满心欢喜。

  当时左星月刚到广都郡,身旁正缺少一个贴己的人儿,加上那胡秀妍生得貌美如花,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一眼就看上了,把胡秀妍留在了身边。

  胡秀妍也懂得讨人欢心,无论哪方面,都令左星月十分满意,而且一点不越矩,让左星月对她是越发地疼爱。

  所以这几日,左星月主动对胡秀妍提出,把胡秀妍的父亲胡炜提拔到身边,或者是广陵城周边富庶的城池当城主。

  对此,胡秀妍自然是满心欢喜,但她很识趣,没有表现出来,还帮着父亲推辞了。

  这就更让左星月觉得这女人懂得分寸。

  在他眼里,提拔胡炜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所以此刻听到有荀阳城的急报,他又对胡秀妍提起了提拔胡炜的事情。

  胡秀妍笑了笑,并没有接话,推辞一次是客气,如果推辞两次,那就是不给左星月面子,而且有点假了。

  两人走到书房门口,那士兵连忙躬身把灵牒给左星月呈上。

  左星月面带笑意,也不回避谁,直接在灵牒中注入真元,观看起来。

  可当看完灵牒中的内容后,他的面色刷的就变了,眼中充满了冷厉之色,心里暗道:“我才刚刚担任广都郡王不久,居然就有人杀害城主,而且还是我名义上的丈人。哼!好大的胆子,这简直就是故意向我挑衅!”

  见左星月面色不对,胡秀妍问道:“郡王殿下,怎么了?”

  左星月面子有些挂不住,但还是说道:“秀妍,你父亲被人杀了。”

  “什么!?”

  胡秀妍惊呼一声,原本还想着父亲得到提拔,谁知传来了这个噩耗,她身子一软,便要晕过去。

  左星月将其扶住,看着胡秀妍柔弱哀伤的模样,他心里更是愤怒,对前来传令的人问道:“荀阳城可有人前来,我要问问具体情况。”

  “有,就在外面等着。”

  传令的士兵忙道。

  “让他进来。”

  左星月吩咐下去,扶着胡秀妍进了书房里。

  他虽然为人霸道,但对女人时,还是十分地温柔,将胡秀妍扶着坐下后,轻声道:“秀妍,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把凶手找到,帮你父亲讨回公道。”

  “郡王……”

  胡秀妍嘤咛地哭着,那副柔弱的模样,更是惹得左星月爱怜。

  很快,荀阳城前来的人,被带了上来。

  “荀阳城主簿谭荣贵,拜见郡王殿下!”

  谭荣贵一进书房,连忙跪拜,战战兢兢地样子,连头也不敢抬。

  他在荀阳城是大官,可到了郡王面前,就是个小角色。

  如果不是胡炜死了,他根本没机会见到郡王。

  “起来,把事情给我讲讲。”

  左星月抬了抬手,示意谭荣贵站起来。

  谭荣贵连忙起身,但也不敢站直了,微微躬身,道:“郡王殿下,事情是这样的,城主大人他得到消息,在荀阳城外的天下谷有宝物,据说是珍贵的真龙之眼。于是他带着人,前去寻找龙眼。谁知道,遇到了个凶人,他们全都被杀了。”

  左星月冷声问道:“谁干的?”

  谭荣贵道:“后来我们经过调查,是在曲杨镇上找到了消息,凶手名叫陈阳,另外还有个同伙,叫做李骥。”

  陈阳这个名字,并没有引起左星月的特别关注。

  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张将军的禀报,说是陈阳已经被诛杀。

  他相信,张将军胆子再大,也不敢骗自己。

  所以,此刻听到陈阳的名字,他并没有联想那么多。

  “可有那两人画像?”

  左星月问道。

  “我们在曲杨镇调查的时候,询问了不少人,然后综合他们的信息,得到了陈阳和李骥的画像。”

  谭荣贵立刻把两幅画像取出,举起来让左星月看。

  那两张画像,一个是陈阳,一个是李骥。

  不过,这毕竟是根据他人口述画出来的,并不是很相似,尤其是陈阳,更是只有三成像。

  倒是李骥的模样,有些消瘦猥琐,画像和本人有八分相似。

  左星月只是瞄了眼画像,目光在陈阳的画像上停留了瞬间,便让谭荣贵把画像收起,对外面喊道:“让徐宗坤进来。”

  很快,一名身着铠甲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地走进了房间里。

  这中年男子是感应中期的境界,长着一张国字脸,唇上留着胡子,眼睛有些小,给人一种忠厚中透着阴险的感觉。

  他在左星月很小的时候,就跟随左右,负责保护左星月的安全。

  后来左星月越来越强,用不着他的保护,但还是把他带在身边,把他当成是左膀右臂。

  徐宗坤也不负左星月的期望,每次吩咐下去的事情,都办得很好。

  “殿下,请吩咐。”

  徐宗坤并没有称呼左星月为郡王,而是殿下。

  这其中就有区别了,在整个郡王府里,能直接称呼左星月为殿下的,无一不是他的心腹。

  就连胡秀妍这个枕边人,现在也不敢直接称呼他为殿下,前面还加了郡王二字。

  左星月指了指谭荣贵手中的两幅画像,对徐宗坤道:“这两个人,杀了荀阳城城主胡炜,你现在立刻安排下去,整个广都郡,所有交通要道,空船飞行点,设卡拦截,决不能放过他们。这两人实力不弱,应该是感应期,找到之后,你亲自去把他们拿下。”

  “是,殿下。”

  徐宗坤领命道。

  左星月取出一把十二纹天器偃月刀,递给徐宗坤,道:“这把刀你带着,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殿下赐刀!”

  徐宗坤接过宝刀,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