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36章 三日内破阵

  “永恒神念体,你竟然形成了自我意识!”

  别人茫然,但陈阳却难掩心头惊讶。

  他打量着陈瀚宇,镇静下来,疑惑道:“你的神念凝聚度,应该还不足以产生自我意识,怎么会突然觉醒?”

  陈瀚宇冷笑道:“当时你吸收我的神念,令我生命力暴跌,但也是在和你的抗争之中,我觉醒了过来。所以,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机缘。不过,照你这么说,你岂不是我儿子。既然如此,你到爸爸门前来叫嚣,是不是有点不孝?”

  陈阳眉毛一挑,冷笑调侃道。

  陈瀚宇不为所动,道:“陈阳,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

  陈阳笑道:“那你说说,你又是怎么样,占领了陈瀚宇的身体?”

  “我觉醒之后,飘荡离开通冥山,正好看到河流中的此人。如此好的躯体,我当然直接拿来用了。陈瀚宇虽然身死,但怨念留存了部分记忆,我继承记忆之后,这才知道,你竟然是他的兄弟。你说,这一切,是不是非常的巧?”

  陈瀚宇一脸笑意,却给人阴险的感觉,接着道:“更巧的是,你是我的仇人,你也是陈瀚宇的仇人。如此一来,我就更应该要杀了你。”

  众人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也大概明白了经过,都感到离奇。

  陈阳不为所动,打量着陈瀚宇,问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陈瀚宇笑道:“我借用了陈瀚宇的名字,但我并不是陈瀚宇。”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为何还叫我七皇弟?这不就证明,你把自己当成了而陈瀚宇吗?”

  陈阳冷笑一声,嘲讽道:“看样子,你觉醒了自我意识也没用,却被陈瀚宇占据了主动。也就是说,你并非自己,是给他人做了嫁衣。”

  “想要激怒我,没那么容易。”

  陈瀚宇玩味一笑,释放出神魄境的真元波动,对陈阳道:“当初被你所杀,又吞噬我的神念体,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还是不是我的对手。”

  眼看陈瀚宇进阶神魄境,龙脊学院的人,都面露惊讶之色。

  不过,大家并没有畏惧。

  经过之前和贺勃陵的一战,现在他们都对陈阳充满了信心,你神魄境又如何,一样给打趴下。

  不过,陈阳却大感意外,毕竟陈瀚宇进阶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你怎么会这么快,就进阶了神魄境?”

  陈阳问道。

  陈瀚宇笑道:“我是永恒神念体,只要拥有了躯体,我自己就是神魄,所以用不着凝聚神魄,只需修炼功法,自然而然就是神魄境了。”

  “原来如此。”

  陈阳明白过来,也就没那么震惊,不然的话,陈瀚宇如此快的进阶速度,可就太恐怖了。

  “翰宇!”

  就在这时,龙脊学院的人群中,响起了陈鳌的声音。

  他飞身而起,望着陈瀚宇,眼中满是哀伤之色,问道:“翰宇,你是翰宇吗?”

  “皇爷爷!”

  陈瀚宇微微悸动,但随即眼神冷了下来,道:“陈鳌,我不是陈瀚宇,只是抢夺了他的身体。”

  说完,陈瀚宇不理会其他人,打量着护院大阵,道:“这个阵法,还有些力量,要想破去,一时半会还做不到。”

  陈阳道:“要不这样,我把阵法解除,你进来和我玩玩,如何?”

  “别以为我不知道,里面还有御水九龙阵。真要是进去了,你控制御水九龙阵,我虽然不惧,但始终是个麻烦。”

  陈瀚宇冷笑一声,转身对西火教众人道:“大家先在龙角城驻扎下来,三日之内,我必破阵。”

  话音一落,不等其他人回答,陈瀚宇化作一道流光,嗖的飞往了龙角城。

  “走!”

  卢九鼎一声令下,西火教的人都往龙角城而去。

  “陈阳,你的死期到了!”

  卢钰狠狠地瞪了眼陈阳,这才跟上大部队。

  西火教的人,气势汹汹的来,陈瀚宇和陈阳聊了一会,然后就这么走了。

  山峰平静了下来,可是众人的心里却不平静。

  ……

  龙脊大殿。

  禹青锋对陈阳道:“他们已经知道你能战胜贺勃陵,但却依旧前来攻打龙脊学院,说明陈瀚宇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战胜你。”

  说起“陈瀚宇”,禹青锋感到有些别扭。

  毕竟,那是陈瀚宇的躯壳,却不是陈瀚宇的灵魂。

  陈阳思索了下,沉吟道:“陈瀚宇是永恒神念体,吸取了许多人的神念,难免会保留部分记忆,其中很可能有高明的阵法师。他既然说出三日内破阵的话,就肯定有办法。如果真让他们进了龙脊学院,我能不能打得过陈瀚宇另说,西火教其他人,又该如何应对。”

  两人相对无言,虽然布阵有用,但陈阳这时候要炼制阵盘,也来不及了,更何况以他现在的阵法造诣,虽能布置玄阵,但却无法炼制玄阵的阵盘。

  天阵的话,对西火教又没多大的威胁。

  至于御水九龙阵,陈阳觉得,陈瀚宇既然能破护院大阵,那么御水九龙阵只怕一样会被破。

  到时候,没了水龙保护龙脊学院的人,西火教的感应期修者,必然会大肆杀戮。

  “真没想到,冒出个永恒神念体,搅乱了整个西大陆的局势。”

  陈阳思索片刻,喃喃了句,眼中闪过精芒,对禹青锋道:“院长,无论是永恒神念体,还是陈瀚宇,他们想杀的都是我。既然如此,只要我离开了龙脊学院,他自然会追上来。如此一来,你们就安全了。”

  “不行。”

  禹青锋连忙摇头,沉声道:“陈瀚宇有备而来,必然有办法对付你,你如果离开了,万一……”

  陈阳打断道:“我就算留下,不一样需要和他一战。与其连累龙脊学院众人,何不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到时候,护院大阵和御水九龙阵还在,至少西火教短时间内,拿我们龙脊学院没办法。”

  禹青锋虽然觉得陈阳说的有道理,但却不忍心让陈阳一个人去冒险,皱眉道:“可是……”

  陈阳斩钉截铁道:“没有可是,就这么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