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635章 兄弟相见

  在研究过“九星连珠”之后,陈阳发现这门剑法神通,还真是不好修炼。

  因为九星连珠,相当于是九个“陨落星辰”,以特殊的方位相连,然后对敌发起攻击。

  这就涉及到,要以极快的速度,凝聚九道“陨落星辰”,耗费的真元或星能非常多,而且需要极强的控制力。

  不过还好的是,“九星连珠”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步步的提升。

  二星连珠、三星连珠、四星、五星……

  威力逐步增强,都会有不同的效果。

  陈阳尝试了下,他现在能释放两道“陨落星辰”,可是却无法形成连珠,并非是真正的“九星连珠”,威力没有多大的提升。

  可想而知,要达到“九星连珠”,更不容易。

  “这神通,看来一时半会,还练不成。”

  陈阳收剑,低声喃喃道。

  轰隆。

  突然,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强大的能量波动,从上空传来,令陈阳脚底的山峰,也微微震颤了一下。

  他抬头望去,只见护院大阵形成无形屏障,真元沿着球面的透明屏障,蔓延开来,犹如给屏障蒙上了一层青色的薄雾。

  显然,是有人在攻击大阵。

  “什么情况?”

  陈阳心生疑惑,腾空而起。

  当他提升高度后,没了山峰的遮挡,他眺望远方,只见数千人朝着这边,飞驰而来。

  其中几十名感应期修者,不断使出神通,朝着龙脊学院轰击。

  神通威力很强,各式各样,来势汹汹,但都击中护院大阵,无法穿透而过,被阻挡在外。

  这时,整个龙脊学院,都发现了异常。

  最近特殊时期,禁止飞行的规矩也暂时取消,大家都腾空而起,看向了远处。

  “那领头之人,不正是卢九鼎吗?”

  “怎么回事,西火教来袭了?”

  “陈师兄连神魄境的贺勃陵也能击杀,西火教哪来的胆子,居然敢杀上我们龙脊学院。”

  众弟子们,议论纷纷,皆是疑惑不已。

  这个疑惑,陈阳也有。

  “西火教哪来的底气?”

  陈阳喃喃了句,这时禹青锋飞了过来,面色肃然,沉声道:“陈阳,事情有些不对劲,西火教必然是有所依仗,才敢来攻打我们。该不会,他们从黑火教,求来了凝魄境的帮手吧?”

  “应该不会。”

  陈阳摇了摇头,沉吟道:“如果黑火教出手,这场西大陆的战斗就变味了。到时候,帝国也会插手,西火教绝不会愿意正面招惹帝国。”

  “咦,陈师兄!”

  “啊,竟然是陈师兄,他不是被陈阳师兄杀了吗?”

  “奇怪,难道复活了?”

  就在陈阳和禹青锋疑惑之时,龙脊学院人群中传来声音,都指着西火教的人,一脸惊讶之色。

  陈阳朝着西火教那边看去,当看到飞在人群中的陈瀚宇时,他并没有感到意外。

  因为他知道,陈瀚宇被卢钰炼制成了血煞尸。

  “看样子,卢钰后来逃走后,又去把血煞尸找了回来。”

  陈阳正如此想着,却发现陈瀚宇有些不对劲,喃喃道:“奇怪,按理来说,血煞尸没有表情才对,怎么陈瀚宇眼神灵动,脸上还挂着笑意。”

  盯着看了十几秒,陈阳皱眉道:“不对劲,和上次见到,他已经完全不同,仿若活人。”

  “龙脊学院,我又回来了。”

  突然,声音响起,众人循声看去,只见陈瀚宇傲立在护院大阵的无形屏障之外,俯视着下方的龙脊学院。

  顿时,整个龙脊学院的人,全都惊呆了。

  一个死人,甚至被埋了的人,竟然活了过来,这怎么可能?

  “活了,他真的活了?”

  陈阳盯着陈瀚宇,仔细观察了下,却发现异常之处。

  虽然是陈瀚宇的面容,但神态却略有不同。

  这个陈瀚宇更加的沉稳,眼神深邃,给人历尽人生苦难沧桑的感觉。

  而真正的陈瀚宇,却是装出来的沉稳,而且眼眸深处藏着高傲。

  可古怪的是,眼前的陈瀚宇,在看到龙脊学院的时候,又的确是露出了兴奋之色,仿佛回到了久别的故地。

  “陈瀚宇绝对死了,还被练成了血煞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陈阳心里充满了疑惑。

  “都住手!”

  陈瀚宇到了护院大阵之外,朗声喊道,喝止了正在对着护院大阵猛攻的西火教教众。

  见此,陈阳和禹青锋对视一眼,两人看出来,陈瀚宇此刻才是西火教的实际领导者。

  而教主卢九鼎,也站在了禹青锋的后面。

  “看来,他们的依仗,就是陈瀚宇。”

  禹青锋阴沉着脸道。

  “各位师弟师妹,好久不见。”

  陈瀚宇一脸友善的微笑,对着护院大阵中的龙脊学院弟子挥了挥手。

  不过,众人警惕、疑惑地盯着他,没有人回应。

  “怎么,连陈师兄也不记得了?”

  陈瀚宇撇了撇嘴,笑道:“本来还想看看有没有人记得我,既然没有,那么你们这些人,待会可就都要被杀了。”

  陈阳往前飞去,隔着护院大阵地无形屏障,和陈瀚宇相距十米,问道:“你是陈瀚宇?”

  “陈阳,我们又见面了,你可是我的大仇人。”

  陈瀚宇笑了笑,然后才回答陈阳的问题,道:“我是陈瀚宇,但又不是。”

  “别废话,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陈阳冷声道。

  “哈哈哈哈……”

  陈瀚宇大笑起来,笑声令人心底发毛。

  他缓缓朝着陈阳飞过来,在护院大阵的屏障前半米停下,道:“你还记得通冥山吗?”

  通冥山?

  和通冥山有什么关系?

  陈阳心头不解,冷声道:“有什么就直说,别拐弯抹角。”

  “呵呵,那你还记得,永恒神念体吗?”

  陈瀚宇笑道。

  听到这话,陈阳心思一转,眼中闪过惊讶之色,指着陈瀚宇:“你就是通冥山的永恒神念体?!”

  陈瀚宇点了点头:“亲爱的七皇弟,你回答得非常正确。”

  两人的对话,把其他人都听得云里雾里,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通冥山,永恒神念体,这些是什么东西?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