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21章 大靠山

  当时阵法一破,双方大战,西火教和天罗教联手,占据上风。

  但卞道人等人的出现,打破局势,并且对卢九鼎造成重伤,从而引动正道反扑,击退西火教。

  而卞道人等人的行动,毫无疑问,是陈阳的命令。

  陈阳的功劳,毋庸置疑。

  不少人,都闭上了嘴巴,作为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好太过扭曲事实,不然哪来的脸面。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找不到太好的说辞。

  不过,秦翰林铁了心要对付陈阳,当即开口道:“陈阳,你就别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了。当时即使没有卞道人等人的出现,我们正道各势力联手,一样能够把西火教击败。”

  “既然你不要脸,我也就不想多说了。”

  陈阳嘲讽一笑,目光逼视众人,沉声道:“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秦翰林义站出来,厉声喝道:“拿你人头!”

  此言一出,整座大殿之内,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各大势力,目光落在陈阳身上,一个个面色决然,只要陈阳敢反抗,他们就会动手。

  陈阳嘴角勾起笑意,凌然不惧,道:“有意思,一帮正道首领,被人救了性命,居然还要找借口,杀了救命恩人。你们这帮人,真是空有名声,其实不过是一帮王八蛋罢了。”

  众人勃然大怒,八千凿站出来,怒喝道:“陈阳,你找死!”

  “我看谁敢对他动手!”

  禹青锋往前跨出一步,面色冷厉,刷的取出宝剑,一副保定了陈阳的架势。

  普渡岛岛主毕竹棉,开口道:“禹院长,陈阳纵容天罗教为非作歹,你们龙脊学院也死了不少人,你若是护住陈阳,这可说不过去。”

  “哼。”

  禹青锋冷哼一声,道:“天罗教杀人,并非陈阳指使,我只知道是陈阳下令,卞道人等十三名感应期,这才会帮助我们,击退西火教。”

  秦翰林冷声道:“我们也只知道,卞道人等恶徒,是陈阳的仆人!”

  “照你这么说,你是不是应该,去把天罗教那些人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部找出来杀了?因为那些人,比我和天罗教的关系更亲密。”

  陈阳玩味一笑,嘲讽道。

  “陈阳,你别给自己找借口,依我看,说不定你还是黑火教的卧底。”

  秦翰林很阴险,又给陈阳扣了顶帽子。

  “别说那么多废话,你们不就是想杀我吗?”

  陈阳走到大殿中间,环视众人,冷笑道:“现在,我就看看,你们谁敢动手。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公主追究起来,可别怪我没提醒。”

  闻言,众人不禁皱眉,都想起了当时被困御水九龙阵中,公主出面救下陈阳的事情。

  由此可见,陈阳和公主的关系,非同一般。

  如果真的伤了陈阳,万一激怒了公主,那可是个天大的麻烦。

  秦翰林对于这点,早有准备,朗声道:“即使是公主出面,也必然问你罪责。我相信,公主绝对是公正的,不会放任你纵容天罗教作乱。”

  “其实我觉得,天罗教作乱,并非陈阳的过错,就比如说,如果秦阁主你生了个儿子,你也没办法管住他所有的行为。更何况,卞道人等十三人,只是陈阳的仆人,就更不受陈阳的控住了。”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司空子骞开口了。

  他之所以刚才没说话,他是想看看,这些正道之士,到底是什么样的嘴脸。

  现在他看清楚了,便站出来,替陈阳说话。

  陈阳看向司空子骞,微微点头致谢,司空子骞对他笑了笑,很是友好。

  司空子骞身为符文公会西大陆分会会长,感应巅峰的强者,他在西大陆的地位很高。

  此刻他一开口,大殿内顿时安静了下。

  显然,众人都没料到,他居然会帮陈阳说话。

  没等秦翰林、八千凿等人反驳,赵广又突然道:“诸位,都安静一下,听我一言。”

  闻声,众人皆是朝着赵广看去。

  从始至终,赵广一直旁观,半句话也没有说过。

  按理来说,刚才局面有些混乱,他作为会议的发起者,理应站出来主持局面,但他却并没有。

  众人还以为,他是默许了针对陈阳的行动。

  可不料,他突然开口了,而且好像,还有些重要的话要讲。

  赵广清了清嗓子,说了句和刚才的话题,丝毫没有相关的话,道:“公主殿下,已经走了。”

  什么,走了!

  众人大惊,他们今天前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见一见公主殿下。

  另外,把各自势力的人,推举给公主,希望能够让公主带去中央大陆,成为皇室的亲卫。

  可不料,公主不声不响的,竟然走了。

  君落花皱了下眉头,问道:“赵郡守,公主什么时候走的?她又说了什么?”

  赵广道:“击退西火教的第二天,公主就返回了中央大陆。对于此次的灵舟大会,她高度赞赏,并且把奖励留下来,让我分发给灵舟大会前二十名。”

  八千凿道:“那么公主没有选择谁追随皇室,前去中央大陆吗?”

  “没有。”

  赵广摇了摇头,目光看向陈阳,沉声道:“另外,公主留下了一个灵牒,是交给陈阳的。”

  众人又是一惊,这灵牒单独交给陈阳,无疑表达了公主对陈阳的重视。

  甚至有可能,这是一封情书。

  刚才为难陈阳的人,不由地心头咯噔一跳,发现自己低估了陈阳和公主的亲密关系。

  如果公主知道,自己等人如此为难陈阳,想要取陈阳的人头,只怕会勃然大怒,重罚在场之人。

  顿时,众人都打消了对付陈阳的念头。

  因为对付陈阳,就是对付公主,他们没那么大的胆子。

  众人看向赵广,心头不满,公主给陈阳留下灵牒的事情,赵广不早说,这时候才讲出来,岂不是故意让众人为难。

  突然,众人心头咯噔一跳,想通其中原因,赵广是故意如此,拿住他们的把柄,如果谁敢违逆他,他便将今日之事,告诉公主。

  如此一来,众人依旧尊重他,他便保住了声望和地位。

  当即每个人都给赵广传音,让他不要把今日之事,启禀给帝国皇室,让公主给知道。

  耳边传来一道道声音,赵广面色如常,但心里却松了口气,暗道:“还好这招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