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520章 发难

  陈阳早料到,会有人对自己发问,当即起身,对秦翰林拱手道:“秦阁主,不知你想问什么?”

  秦翰林面色冰冷,显然叫起陈阳,并非善意。

  他阴阳怪气道:“你是否应该解释一下,卞道人他们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听命于你?难道你是天罗教的幕后首脑?”

  “呵呵,如果我是天罗教的幕后首脑,我就不会让卞道人他们出手对付卢九鼎了。秦阁主,你想事情,是不是应该动动脑子。”

  见对方语气刁钻,陈阳也就没了好态度。

  秦翰林眼中闪过冷芒,沉声道:“陈阳,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陈阳堂堂正正,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发生在赤炎地牢的事情,给众人讲了一遍。

  众人听完后,皆是面露凝重之色。

  能够随便把十三名感应期,变成陈阳的仆人,这手段,非同小可。

  那样的人物,绝非在场任何一个人,能够招惹得起的。

  秦翰林沉默了下,对陈阳道:“那个神秘强者,和你是什么关系,他为何要帮你?”

  “你刚才没听懂吗?我不认识他。”

  陈阳撇嘴道。

  “不认识?”

  秦翰林冷哼一声,道:“你这句话,以为有人会相信。”

  坐在旁边的八千凿,突然一拍桌子,指着陈阳,怒喝道:“陈阳,我不管那个神秘人是谁,既然你能号令卞道人,为何你还让他们建立天罗教,作乱行恶?我女儿就是在一个月前,被天罗教的凶徒杀害,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有了八千凿牵头,顿时各方势力首领,都激动了起来。

  “陈阳,我教副教主,前不久外出办事。不料遭遇瑾娘子和白骨书生所害,瑾娘子先是吸了他的精血,然后白骨书生将他吃掉,只留下了一条腿骨,还刻着字向我们示威,如此歹毒之人,居然是你仆人,那你又能是什么好人?”

  “我们万宝商会,在两个月前,损失了一批货物。货物贵重且不说,那些押送货物的女修者,全部被侮辱杀害。天罗教的凶徒,还留下马车,插上天罗教的旗帜,实在嚣张无比。卞道人是天罗教教主,你是他的主人,陈阳你难道不该负责吗?”

  “我们凤鸣学院,之前也死了不少人,皆是天罗教的凶徒所为。陈阳,并非是我君落花针对你,你既然能号令天罗教十三名感应期高层。你为何不阻止他们作恶,却放任为之?”

  ……

  众人七嘴八舌,除了龙脊学院没站出来之外,其他势力都对陈阳厉声质问声讨。

  从他们言辞之间,陈阳也看出来,其他势力居然都遭到了天罗教的攻击,死了不少人,对天罗教的怨恨极深。

  而那个神秘人,把这些凶徒放出来,只是为了好玩。

  可是现在,却死了那么多人。

  这一点,陈阳也于心不忍。

  不过,这些事,有自己半毛钱关系,现在这帮人,居然指责自己,这又算什么事?

  等到众人一个个都说完了,陈阳眼中闪过冷意,沉声道:“我的确能指使卞道人他们,不过其他的天罗教教众,并非我的仆人,我无法掌控他们的行为。哪怕是卞道人、瑾娘子他们,也只是受到契约束缚,会被我惩戒,而并非对我言听计从。”

  秦翰林道:“即使能惩戒,那你这当主人的,难道就不会限制他们的行为吗?”

  陈阳看了眼秦翰林,发现对方是在带节奏。

  其他人的附和,也显得有些刻意。

  他的目光,扫了眼在场其他各势力的首领,发现这些人的确因为天罗教的缘故,怨恨上了自己,但今日发难,并非完全是因为天罗教的关系。

  他们眼神深处的复杂之色,还是被陈阳看出了端倪。

  “看来这帮家伙,是忌惮我的天赋,害怕我成长起来,想要把我扼杀。很可能,他们之前,就已经约定好了对我发难。呵呵,真是一帮过河拆桥的家伙,早知如此,我就不救你们。”

  陈阳心头暗道,冷笑一声,对秦翰林道:“秦阁主,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秦翰林沉声道:“天罗教无恶不作,杀害我们各势力的人,又与黑火教勾结,企图谋害我们,你作为幕后主脑,难道还想活命不成?”

  此言一出,当即就有各势力的人附和。

  “对,你若不死,难以服众。”

  “天罗教真正的教主,就是你!”

  “陈阳,你纵容属下作恶多端,与整个西大陆为敌,罪不可赦。”

  ……

  看着那一张张丑恶的嘴脸,陈阳突然发现,帮助自己的竞争对手,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这些人虽是正道,但也是互相争斗,当别人对他们有威胁时,他们甚至比西火教那样的邪道更狠。

  “你们未免太过了!”

  禹青锋站起身来,冷声喝道,把众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院长。”

  陈阳往前跨出一步,给禹青锋使了个眼色,示意暂时不要插手。

  然后他对众人道:“你们觉得,这次西火教设计谋害你们,你们能够活命,是为何?”

  秦翰林道:“当然是靠我们自己。”

  “哈哈哈哈……”

  陈阳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令在场一个个首领的面色十分难看。

  “秦阁主,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你这种,连面部肌肉也刮掉的。”

  陈阳冷笑一声,不等秦翰林发怒,接着道:“那御水九龙阵,如果不是我偷偷潜伏江底,否则你们以为,阵法能破,你们能出来?”

  闻言,众人一惊,这才知道,那个阵法居然是陈阳搞定的。

  不过,众人不仅没有心存感激,反而因为陈阳连玄阵都能破,对他更忌惮了。

  八千凿冷声道:“当时我们群起进攻御水九龙阵,阵法是被我们攻破的,陈阳你休想把这个功劳,揽到自己的头上去。”

  “好,很好!”

  陈阳依旧冷笑,扫了眼众人,他冷厉的目光,令众位首领心虚,不少人都把目光移开,不愿与他对视。

  “呵呵,真是可笑的一帮人。”

  陈阳摇了摇头,然后接着道:“阵法算你们破的,那么我命令卞道人他们,去攻击卢九鼎,打破了局势,击退西火教,这件事,你们难道还能扭曲吗?”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