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517章 拉风的礼物

  沉寂了好一会,最先打破寂静的是杨书仪。

  她兴奋地站起来,大喊道:“成功了,陈阳,我就知道你能行。”

  这道声音响起,全场回过神来,顿时轰动了。

  以安阳符文公会为首,发出热烈的欢呼声。

  他们可谓是绝处逢生,而且还找回了面子,当然兴奋之极。

  但最惊讶、最激动的,还是墨善文。

  他瞪大了眼睛,喃喃道:“不可思议,炼丹、炼器、驯妖,居然都这么强。或许他的阵法水平,也很高。此人简直是个符文天才。”

  听到阵阵欢呼,裘万里却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他望着陈阳,双拳握紧,咬牙道:“我的差距,居然和他这么大。”

  另一边,合陵符文公会的人,之前还耀武扬威,这会却全都哑火,一个个面色十分难看。

  安阳符文公会没有驯妖分区,多年来,驯妖是合陵符文公会最有把握胜利的项目。

  可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落败。

  而且还败得如此的难看,连驯服的妖兽,也被别人抢了去。

  尤其是范立山,简直是被狠狠的打脸。

  陈阳收起魂石,抚摸着冰爪迅狼脖子上厚厚的皮毛,对范立山笑道:“范会长,谢谢你送了只超凡一重的妖兽给我。”

  范立山嘴角一抽,狠狠地盯着陈阳,冷哼一声:“哼,算你运气好。”

  话虽如此说,但谁都看出来,在驯妖方面,陈阳比范立山高明很多,甚至连范立山的驯妖符文也被直接碾碎。

  陈阳没理会范立山,目光一转,看向杨书仪,道:“书仪,这只冰爪迅狼,就送给你了。”

  哗。

  闻言,全场一片哗然。

  这可是超凡境的妖兽,驯服之后,居然送给别人做礼物,这才是大手笔呀。

  不过,范立山却冷笑一声,抓住机会嘲讽道:“这只冰爪迅狼,又不是她驯服的,你就算送给她,也不会听她的命令。”

  “这道理,是谁告诉你的?”

  陈阳鄙夷地瞥了眼范立山,和冰爪迅狼走到杨书仪的面前,对满脸惊喜的杨书仪道:“书仪,把手给我。”

  杨书仪愣愣地抬起手,陈阳左手握住她的手,接着对她道:“你把全部的神识力量释放出来,感应外界的能量波动。”

  虽然杨书仪境界不高,但也达到了开光境,拥有了神识力量。

  她点了点头,紧紧地闭上眼睛,努力将神识发挥到极致。

  “他想干什么?”范立山皱了下眉头,沉声道:“不会……是要把驯妖符文,转移给别人吧?”

  转移驯妖符文,也是驯妖的一种手段,是将自己驯服的妖兽,转移给别人,让妖兽听从别人的指令。

  毕竟驯妖师驯服妖兽,不可能全部自己用,大部分还是要卖给别人,换取钱财。

  自,就要转移给别人。

  这种转移,在高阶的符文公会,几乎每个驯妖师都会。

  可是,范立山研究了多年,却还没成功过一次。

  陈阳感应到杨书仪的神识,右手在虚空中划动,一个转移符文出现,印入了冰爪迅狼的体内。

  几分钟后,杨书仪睁开眼睛,惊喜道:“我好像感应到了冰爪迅狼。”

  陈阳松开了杨书仪的手,笑道:“你试试指挥冰爪迅狼,它和你神识相连,你只要一个念头,它就会听从命令。”

  杨书仪指着冰爪迅狼,欣喜道:“坐下。”

  她命令下达,超凡一重的冰爪迅狼,立刻就跟条狗似的,蹲坐在她的面前。

  “握手。”

  杨书仪接着道。

  冰爪迅狼眼中满是郁闷之色,堂堂超凡一重的妖兽,居然把它当成狗一样逗,这未免太欺负狼了。

  不过,它嘴角抽搐了下,还是乖乖地抬起巨大的前爪,和杨书仪握了握手。

  “太棒了。”

  杨书仪还从来没收到过这么拉风的礼物,兴奋得直拍手。

  陈阳笑道:“喜欢吧。”

  “喜欢。”杨书仪点了点头,对陈阳道:“不过,这礼物会不会太贵重了?”

  陈阳道:“它现在已经是你的了,你想退给我也不行。”

  杨书仪咬了咬嘴唇,有些不好意思道:“那谢谢你了,陈阳。”

  陈阳拍了拍冰爪迅狼的脑袋,对杨书仪道:“你给它取个名字吧。”

  杨书仪想了想,见冰爪迅狼浑身皮毛湛蓝,她笑眯眯地对冰爪迅狼道:“以后,你就叫小蓝吧。”

  如果冰爪迅狼会说话,此刻肯定会说,这个名字简直是弱爆了,一点也配不上它的身份。

  此时,看着那条拉风的冰爪迅狼,全场女子都是对杨书仪羡慕不已,谁要是送给自己一头这么拉风的冰爪迅狼,简直太幸福了。

  “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个驯妖高手。”

  范立山见陈阳把驯妖符文转移给杨书仪,眼中再次露出意外之色。

  “吱吱吱……”

  这时,台上的风耳鼠发出叫声,把全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墨善文脸上露出喜色,起身对范立山拱了拱手,笑道:“范会长,驯妖可是你擅长的领域,没想到,你居然让我们赢一场。我想,你一定放水了吧?范会长实在是高明大义,多谢多谢。”

  范立山面色难看,冷声道:“墨会长,你别高兴得太早,现在我们只是打平。需要加赛一场,才会定出胜负。”

  墨善文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占你的便宜。最后一场,我建议,咱们就比范会长最擅长的驯妖,不知范会长意下如何?”

  范立山瞥了眼陈阳,不禁心里咯噔一跳。

  刚才的驯妖比试,两人已分高下,而且陈阳比他高明了很多。

  再和陈阳比,除非他傻。

  他眼珠一转,不提驯妖的事情,脸上露出自信之色,道:“墨会长,不知你敢不敢,和我比阵法?”

  之前的阵法和炼器,安阳符文公会都输了,而且是惨败。

  墨善文自然不愿意比试阵法。

  而且看范立山自信的样子,显然是有强大的底牌。

  就在墨善文想要拒绝的时候,他看到陈阳对他微微点头,示意答应阵法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