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516章 驯服

  见陈阳想要驯服冰爪迅狼,墨善文和安阳符文公会的人,都面露苦色。

  刚才还怀有的一点希望,是彻底破灭了。

  别人已经驯服的妖兽,驯妖符文印刻在妖兽的身体血脉之中,你还想驯服,这简直是难如登天。

  “看来,他是个外行。”

  墨善文身后,一名对驯妖颇有涉猎的阵法师,摇头叹道。

  对于众人的怀疑,陈阳毫不在意,不耐烦地朝范立山道:“范会长,别浪费时间,赶快命令那只冰爪迅狼,到台上来。”

  “既然你想丢人,那就成全你。”

  范立山冷笑一声,拍了下趴在他身前的冰爪迅狼。

  那冰爪迅狼瞥了眼陈阳,眼中透着不屑之色,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听从范立山的命令,慢悠悠地上了台。

  冰爪迅狼打了个哈欠,砰咚趴在了台上,打起了盹。

  均匀的呼吸声响起,从它的鼻孔里喷出寒气,这种无视陈阳的表现,又是引得全场哄然大笑。

  陈阳却是不为外物干扰,神识力量爆发,右手在虚空之中,划过美妙的弧度。

  但是,并没有真气凝聚符文。

  他在感应,在尝试。

  除了雪绒兔之外,这是他第一次驯妖。

  他的神识力量远超冰爪迅狼,并且拥有高明的驯妖符文,条件齐备,底蕴深厚,只差实践。

  在此之前,他要保证符文能一次凝聚,然后直接压垮范立山之前的驯妖符文,将冰爪迅狼收为己有。

  可是,众人见他连驯妖符文也没凝聚,台下炸开了锅。

  “怎么搞的,他在什么?”

  “连驯妖符文也无法凝聚,居然也敢出手,真是可笑。”

  “此人根本就是疯子,冰爪迅狼已经和范会长缔结驯妖契约,他却还想驯服,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

  范立山脸上满是嘲讽之色,遥遥朝着墨善文拱了拱手,然后竖起了大拇指,道:“高明,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墨善文没有回应,他和符文公会的人,全都面色铁青。

  其中不少人,甚至开始责怪陈阳。

  “他这样做,实在丢我们的脸。”

  “墨会长,你被他骗了,他就不懂得驯妖呀。”

  墨善文嘴角抽搐了下,冷声道:“都住嘴,或许……陈大师有自己的打算。”

  这话说出来,就连墨善文自己也没底气。

  裘万里瞥了眼台上,心里却是已经在盘算着,等安阳符文公会解散了之后,自己何去何从。

  就在所有人鄙视陈阳的时候,一股能量波动,从台上传来。

  能量波动很强烈,令人心神震颤。

  众人朝着台上看去,只见陈阳右手虚空划动,指尖凝聚线条,形成了复杂的纹路,没有任何人看得懂。

  他还在继续,纹路越来越复杂,能量波动越来越强烈。

  凝聚符文,开始了吗?

  范立山面色一变,皱眉暗道:“这是驯妖符文?太复杂了,怎么从来没见过,其中的玄奥,我竟是一点也看不懂。”

  此时,全场一片寂静。

  虽然大家都认为,已经被驯服的妖兽,不可能再被陈阳驯服。

  但大家都看出来,陈阳并非毫无本事。

  尤其是符文公会的人,看到那复杂无比的符文,更是大吃一惊。

  那符文之玄奥,别说参悟,就算多看几眼,也令人目眩神迷。

  慵懒趴在台上的冰爪迅狼,此刻也睁开了眼睛,警惕地盯着陈阳,眼神中透着浓浓的忌惮。

  半个时辰后,陈阳这才停下动作。

  一个直径半米的圆形符文,其中线条复杂,犹如迷宫,悬浮在他的面前,泛着耀眼的光芒。

  “破。”

  陈阳沉声喝道,手掌往前压去。

  符文随着他的动作,朝着冰爪迅狼推进。

  “嗷呜。”

  冰爪迅狼发出低沉的嚎叫,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作为妖兽,它本能感应到符文的可怕,对自己有强大的压制力,令其不可抗拒。

  下一刻。

  能量犹如涟漪般,从冰爪迅狼身上释放出来,朝着四周荡开。

  一缕缕散乱的真气线条,随着涟漪而飘散,渐渐淡化,消散在空中。

  一般人看不出来,但只要略懂驯妖的人,都能看明白,那些线条组合起来,正是刚才范立山的驯妖符文。

  “什么,驯妖符文被破了!”

  顿时,无论安阳,还是合陵符文公会的人,全都大惊失色,腾地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台上。

  抢夺别人驯服的妖兽,不是不可能。

  可那都是传说中的事情,他们有所耳闻,但谁也没亲眼见过。

  范立山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的符文,在陈阳面前,土崩瓦解

  “嗷呜。”

  众人来不及思考,台上失去了驯妖符文的冰爪迅狼,恢复了狂暴,发出兴奋凶戾的狼嚎。

  那恐怖的妖气,弥漫而出,全场无不为之胆颤。

  妖兽始终是妖兽,一恢复了自由,冰爪迅狼毫不犹豫,张口就朝距离最近的陈阳咬了过去。

  “小心!”

  墨善文惊呼一声,连忙就要出手。

  可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

  “给我趴下。”

  陈阳暴喝一声,双手往前一压,悬浮虚空中的驯妖符文,猛地压在了冰爪迅狼的头顶。

  “嗷呜!”

  冰爪迅狼发出凶猛的狼嚎,竭力反抗,但仿佛没有力气,砰咚趴在了台上。

  它眼中充满了不甘,屡次想要站起来,却无能为力。

  符文萦绕在冰爪迅狼的身体上,浸入皮毛,渐渐消失不见,融入了冰爪迅狼的血脉之中。

  陈阳背后已经被汗水打湿,篆刻那个复杂的驯妖符文,耗费了他大量的神识。

  但此刻,还没到松懈的时候。

  他将魂石取出,握在掌心,补充神识力量,继续驯服冰爪迅狼。

  这个过程,比篆刻符文轻松些。

  过了半个时辰,驯妖符文彻底融入冰爪迅狼的血脉、神识之中,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冰爪迅狼停止反抗,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脑袋靠在陈阳的脚上,向他表示臣服。

  强烈的能量波动,瞬间消散。

  全场一片寂静,目光落在陈阳身上,表情一个比一个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