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强杀(下)

  “那许剑看起来少言寡语,倒也颇有心计。”

  说话的这位金丹初期修者叫做段星洲,盘坐在一角嗤笑道:“一开始便找到了那位方逸,看来是早就盯上了方逸的财富,我看那方逸最后怕是就会死在许剑的手上!”

  “你没盯上?”

  另外一角,一位叫做何平的修者看向段星洲,说道:“随手便能拿出几百块上品灵石,我就不信你不动心。”

  “现在说这些有意义?”

  还有一位修者,叫做高永年,一副长者模样,留着灰白色的胡须,打断了两人,道:“现在就惦记人家的财富,是不是有些早了?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活下去才是真。”

  四个金丹初期的修者,如果不抱成团的话,在这杀戮岛上的境地怕是比方逸好不到哪里去,他们现在最怕马修和许剑联手,如果二人联手的话,他们四人肯定不是对手。

  “我倒是有个办法。”段星洲嘿嘿笑道:“马修和许剑这两人,必然都视对方为眼中钉肉中刺,各自巴不得先斩了对手。”

  “用你说?”何平瞥了一眼段星洲,道:“这种事情,傻子都看的出来。”

  “何道友稍安勿躁,让段道友把话说完。”陆通见何平语气不好,连忙从中调和,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够内讧。

  “哼。”段星洲看了一眼何平,冷哼一声,继续道:“他们两人互相不动手,最多也就是两个原因,第一,怕不是对方的对方,第二,怕最终斗个两败俱伤,为我们做了嫁衣。”

  另外三人皆点头,继续听着。

  “所以,我们可以帮他们解决这些问题。”段星洲说道:“我们可以出两个人,或是投奔马修,或是投奔许剑,只要实力拉开差距,这两人必然会斗个你死我活。”

  “这样一来,我们就只剩下两位金丹初期,他们便不用担心我们在后面渔翁得利。”

  “切,这也是办法?”何平对段星洲的办法不怎么感冒,道:“出两个人,说的容易,让你去,你肯去吗?”

  按段星洲所说,他们四人中出两位帮助其中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必然也要加入战斗,到时候一个不小心便会陨落,这种差事,怕是谁都不会去。

  “我们可以抽签。”段星洲说道:“两根长棍,两根短棍,不准以神识探查,抽到短棍的两位便去投靠一位金丹中期修者。”

  “这样倒是公平。”

  高永年伸手捋着胡须,点头道:“不过依旧不可行,首先说,抽到短棍的两位,也未必会去,就算抽到签的两位依言前往,最终在保全自身的情况下斩杀了一位金丹中期,另一位金丹中期也如我们所愿身受重伤,被我们斩杀,那我们便有四个人存活,到时候谁死?”

  “很简单。”段星洲道:“若真如此,前面两位抽到过短棍的就算了,由另外两位抽到长棍的修者继续抽签,输的一人,便算输掉了性命。”

  “如此一来,前往参与战斗有危险,留下来也有危险,最公平不过了。”段星洲将这办法详述出来,然后两手一摊,让众人定夺。

  “哼,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还是算了吧。”何平道:“没有誓言约束,这种事情谁会当真。”

  “誓言就能当真?我看也未必。”陆通暗自摇头,这所谓的联手之势,太过浮躁,时间久了,怕是不用和人战斗,自己便会垮了。

  “嗯?”正这时,陆通突然发现,方逸和许剑竟然在他的神识中消失了,刚刚还在数里以外的地方。

  然后没有过去多久,两人身影再次出现时,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协议,紧跟着便向他们所在的方位奔袭而来。

  “戒备。”陆通突然大喝道:“许剑和方逸两人正向这里赶来。”

  不用他说,另外三位修者自然也探知到了两人的行动。

  “他娘的,这是打算和我们拼个两败俱伤,便宜马修吗?”何平怒道:“我倒要看看,所谓的金丹中期有多了不起。”

  “不去和马修搏杀,反倒找上我们,当我们是软柿子么。”段星洲也道:“金丹中期境界,我就不信能斗得过我们四人。”

  口中大声呼喝,四人的神色却是紧张了起来,毕竟和对方相差了一个境界,就算侥幸能胜,也必有损伤,到时候陨落一两位都是正常。

  “说不定是和我们谈合作来的。”高永年心中已有想法,就算对方真是来搏杀,也要想办法稳住对方,争取形成对自己最有利的局面。

  “嗯?”距离他们几里外的马修,神识也探查到了方逸和许剑正赶往四位金丹修者所在的方位。

  “这是要开战了?还是另有其他打算?”马修心中疑惑,他可不认为许剑这个时候敢于向那四位金丹修者开战,因此难免多心了一些。

  不过,马修也当即起身向那方向而去,无论如何,距离近一些,也好根据情况做出选择。

  很快,方逸便和许剑赶到了四位金丹修者所在的位置,许剑两指并拢,一道十余丈长,如实质般的剑罡顺着手指方向伸出,凌空横斩,斩向段星洲的位置。

  “真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段星洲冷哼一声,纵身一跃躲过许剑的剑罡,但是下一刻,段星洲突然惊呼出声,就在他腾空跃起时,许剑的剑罡之中突然蹿出一道流光,极速向他射来。

  这流光便是许剑所修一口本命飞剑,战斗时都是隐藏在剑罡之中作为杀招。

  如今在这座万剑府中,处处都对御空飞行有所限制,又无法调用空间之力,见段星洲跃向空中,许剑嘴角冷笑,无法御空飞行,在空中便成了活靶子,本命飞剑从剑罡之中射出,杀向段星洲。

  看见那流光时,段星洲立刻魂飞魄散,此时人在空中,若是靠飞行闪避,便要消耗大量灵力,即使这次消耗大量灵力保住了性命,但灵力大量流失,也应付不了后面的战斗。

  硬挡?那可是金丹中期修者的飞剑,真要硬挡,怕是不死也要重伤。

  念及此,段星洲也只有咬牙,欲要拼着消耗大量灵力飞行闪避,可就这时,另一道剑光闪耀着璀璨光芒,阻住了许剑那柄飞剑,两柄飞剑相撞,发出隆隆声响,一圈圈灵力灵力波纹向外扩散。

  “多谢何道友出手相助。”段星洲此时只觉冷汗直冒,转眼一看,正是何平以自己本命飞剑帮自己抵挡住了这一剑之威,和金丹中期修者硬碰硬一击,何平也有些吃不消,此时脸色已是阵阵苍白。

  “白痴,还敢跳到空中。”何平言辞依旧不客气,对段星洲道:“别轻易死了,否则我们都要被你连累了。”

  何平心中清楚,如今他们四人加起来,也就刚好和一位金丹中期修者实力相当,四人之中,任何一人陨落,对于另外三人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段星洲也万万没有想到,先前三番五次与他口角作对的何平却是替他挡下了许剑的本命飞剑,对于何平言语中的冒犯也并不在意了。

  “哼,困兽之斗。”许剑冷哼一声,本命飞剑在空中突兀加速,像是在空中消失般,再次出现,便已经到达段星洲胸口。

  段星洲这次早有准备,胸前光芒一闪,本命飞剑破体而出,与段星洲的飞剑对撞在一起,发出轰隆声响,段星洲的身躯顿时被许剑的飞剑轰飞。

  向后倒飞的段星洲只觉得肝胆俱裂,接连吐出两口鲜血,身躯这才坠落在地上,伸手捂着胸腹,已然是受伤不轻。

  而且,段星洲发现,以往即便受伤,神木令也能快速修复自身伤势,而在这杀戮岛上,体内的神木令却是没有丝毫用处。

  不过,段星洲再怎么说也是自身所在世界的一方强者,疗伤丹药还是有一些储备,此时受伤,又见神木令功效尽失,连忙取出两粒丹药服下,快速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就在许剑本命飞剑第二次攻击一起,陆通便觉不妙,但是许剑的飞剑实在太快,陆通便是想要救援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段星洲被一剑轰伤。

  追不上许剑的本命飞剑速度,陆通也并不打算坐以待毙,自身本命飞剑祭出,闪电般射向许剑。

  对于陆通的本命飞剑,许剑却是看都不看,事前便商量好,许剑负责斩杀段星洲与何平,而方逸则是负责挡住陆通和高永年,同时由方逸负责劝降陆通。

  方逸和许剑初达成协议时,方逸便提出来再招揽一位金丹初期修者,目标便是盯上了陆通,之前两人也和陆通有过交流和沟通,言语间希望陆通能加入他们之中,形成一个相对稳定的三人局面,但却被陆通拒绝了。

  如今,方逸却是再次将目标放在了陆通身上,只要许剑能够斩杀段星洲与和平两人,那么想要说服陆通便简单多了。

  因此,两人商量好,由方逸来抵挡陆通和高永年,此时,见陆通本命飞剑斩来,方逸连忙驾驭本命飞剑迎上。

  ‘轰’一声巨响,两柄飞剑裹挟着灵力对撞在一起,陆通不由得面色一变。

  自己祭出本命飞剑,本就是为了干扰许剑,见到方逸本命飞剑挡住了去路,也并没有在意,打算先轰飞方逸的本命飞剑。

  但是,两柄飞剑对撞在一起,陆通才发现,这纯粹以飞剑和灵力硬碰硬一击,自己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和一个筑基后期修者拼了个平手。

  “这怎么可能?”

  陆通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方逸,想不到对方仅仅筑基后期修为,靠着本命飞剑便能和金丹初期修者相抗衡,若是等方逸渡过了金丹大劫,那还了得?

  “死!”

  陆通此时终于意识到,方逸这个筑基后期修者的存在,很可能成为那个破坏平衡的人,连忙神识传音向高永年,让他一同出手对付方逸,务必要在许剑斩杀段星洲或是何平前解决掉方逸。

  高永年也意识了危机,原本想好的一些拖延说辞此刻也全都用不上了,一咬牙,本命飞剑祭出,从空中划分为七柄三尺长剑,形成一座北斗七星剑阵,将方逸包裹在其中。

  “北斗七星剑阵?”

  方逸脸上露出哂笑,这剑阵虽诡秘莫测,但是威力有限,方逸也乐得对方将时间耗在自己身上,四色光罩围笼周身,同时还有一百零八道锋刃和百重水幕融入其中,任由北斗七星剑阵劈刺撩砍,那四色光罩最多也就是波纹闪动。

  “还有防御法宝?”陆通的眼睛顿时瞪圆了,“攻击和金丹境界没什么两样,防御法宝能轻易抵挡金丹初期修者的攻击……”

  “先围攻许剑。”陆通一咬牙,干脆不再和方逸纠缠,就要拉着高永年转而和段星洲、何平围攻许剑。

  方逸哪里能够让他们如意,身躯一晃,身边出现一尊分身,正是影分身,两道身影本尊迎向陆通,分身则是迎向高永年。

  “这是……分身?”陆通心中焦急,段星洲与何平二人此时正在遭受许剑攻击,两人通力合作,倒也能抵挡片刻,但不是长久之计,只有四人一起围攻才有些胜算。

  再被这方逸拖延上一会儿,那边便要有人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