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打破平衡

  金丹修者交战,生死往往只是一瞬间,方逸也没打算以影分身拖延太长时间,因此影分身体内三十六道庚金剑气瞬间全部爆发,如一片小型风暴,席卷向高永年。

  “破!”高永年手掐剑诀,七柄飞剑在空中飞舞,将方逸释放出的庚金剑气一一斩灭,七柄飞剑不做停留,以剑阵围攻方逸这尊分身。

  而方逸本尊,此时正和陆通缠斗在一起,两柄飞剑在空中不停相互碰撞。

  越打,陆通心中越是吃惊。

  “这方逸的本命飞剑,应该已经要接近中品灵器了。”

  两人缠斗中,陆通能感觉到,方逸的灵力虽然jīng纯磅礴,但终究也只有筑基后期的水准,能够与他相互搏杀不分上下,除了诸多剑法的jīng妙之处,方逸本命飞剑的品质,也占据了不小的功劳。

  “一个筑基后期修者,竟能拥有接近中品灵器的飞剑,也不知道这方逸究竟出自哪座世界。”

  陆通彻底被方逸缠住,心也沉到谷底,没有他和高永年的帮助,段星洲与何平绝对支撑不了多久,只要两人一死,平衡局面被打破,自己和高永年在这座杀戮岛上将再无任何优势,即便在这场战斗中存活下来,也绝不可能活到最后。

  这座小岛就这么大,又不限制神识,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都不可能。

  “咻”破空之声再次响起,段星洲与何平两人聚在一起,面sè凝重,此时两人面sè均有些苍白,气血也已不稳,两人面对许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最后不得已聚在一起,两人合力布下重重防御抵挡许剑的攻击,希望能够拖延到陆通和高永年将方逸斩杀。

  许剑的本命飞剑极为诡异,平时隐藏于剑罡之中,即便两人以神识也无法探查发现。

  而且那飞剑最后一段攻击的速度实在太快,以他们二人的目力和神识,竟都无法发现其踪迹,往往只看到那飞剑一动,下一刻便出现在两人身前,那一段时间,飞剑似是躲入了其他空间一般。

  这次也不例外,破空声一响,两人已经做好准备,两柄飞剑环伺,周身一圈圈灵力遍布,紧接着,那飞剑突兀从空中出现,轰在了两人布下的灵力防御上。

  只听到连续的‘噗、噗’轻响,那层层灵力防御便接连被刺破,两人再以本命飞剑抵挡,三柄飞剑对撞在一起,段星洲、何平两人却是再也抵挡不住许剑飞剑的冲击力,双双倒飞出去,口中鲜血吐出。

  身躯还在继续倒飞时,两人便各自服下疗伤丹药,体内伤势快速恢复。

  然而,两人接连几次接下许剑的飞剑攻击,终究有些伤患不能靠丹药快速恢复,这种伤患,已经在逐渐积累,怕是要不了多久,便无力再支撑下去,到时候别说是许剑的本命飞剑,便是那剑罡,都能够轻易将他二人斩杀。

  对付两个金丹初期修者对许剑而言倒也轻松,空隙之间见到方逸和陆通、高永年的战斗,再一次被惊艳到了。

  “这小子,真是个变态啊!”

  对于方逸所说,能够牵制两位金丹初期修者,在许剑看来,也只是凭着方逸那近乎变态的防御能力,有防御法宝在身,能够抗住金丹初期修者的攻击,倒也还可以理解。

  但是许剑看到,方逸此刻竟然能在搏杀中与陆通斗个不相上下,不仅如此,这方逸竟还修炼了一具分身挡住了另外一个修者,其战力比他这金丹中期的修者,也只不过是稍逊一筹。

  “nǎinǎi的,从哪冒出来的怪物?”和陆通一样,此时的许剑也很想知道,方逸究竟是从哪一座世界冒出来的修者。

  “陆道友,方某先前所说,如今依旧算数,陆道友不妨考虑一二。”

  与陆通交手中,方逸神识传音道:“陆道友也看到了,那两位怕是撑不了多久,一旦他们陨落,陆道友的境遇怕就不好看了。”

  “哼,和你们为伍又能怎样,到最后还不是一样被斩杀?”陆通之所以拒绝了方逸和许剑,坚持与另外三位金丹初期修者相互守望,便是因为许剑的实力要高出他太多,即便三人能够活到最后,他与方逸也必然会死在许剑手中。

  而与另外三位金丹初期修者在一起,便会觉得安全许多,首先便是形成了三方平衡的局面,可以和两位金丹中期修者比拼耐xìng,再有便是,假如他们能够活到最后,陆通相信,以他自身的实力,在四人中足矣自保,不会倒在终点前。

  可眼下的局面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方逸能够抵挡住他和高永年的攻击,为许剑拖延了时间,这样许剑便可以轻松斩杀段星洲与何平二人。

  “陆道友此言差矣。”方逸神识波动道:“我与许道友之间,亦同样存在此问题,方某想要陆道友一起,也是觉得,三人相互监督才更加可靠。”

  “凭着我的防御手段,和陆道友联手,便是许道友,多少也会有些顾忌。”方逸继续道:“你我之间更不可能相互杀戮,因此,方某才想要拉上陆道友一起。”

  “凭着你的防御手段?”陆通嗤笑一声:“你的防御手段又能抵御多久?没有能够威胁到金丹中期修者的攻击手段便是白费,对于许剑而言,也不过是多废些功夫罢了。”

  “也罢。”方逸没有再废话,“我便让陆道友看看我的攻杀手段。”

  方逸突兀转身,杀向高永年。

  虽然也有想过独得三份宝物,但方逸可不敢确定许剑还有些什么手段,万一还隐藏着杀招,到时再加上偷袭,说不定就会载在这里,至于偷袭斩杀许剑,方逸虽然也有把握做到,却是没有如此想过,既然已经达成了协议,方逸自不会在最后时刻翻脸,这也是他一惯的准则。

  只不过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形成更稳定的局面,方逸宁愿暴露一些实力,也要拉上陆通一起,同时这种手段也会让许剑更加忌惮。

  高永年破了方逸分身的三十六道庚金剑气,继而cāo纵飞剑斩杀方逸那尊分身。

  影分身可没有诸多宝物,自是抵挡不住金丹修者的攻击,在北斗七星剑阵的围攻下,片刻便被斩碎。

  “陆道友,我来助你。”

  斩杀了方逸的分身,高永年审视场中局面,段星洲与何平两人已是重伤,岌岌可危,此时若是自己再过去,不但帮不上忙,或许还要搭上xìng命,反观陆通和方逸却是不相上下,旗鼓相当,若是再加上自己,说不定能将那方逸斩于剑下。

  可话音刚落,便见方逸突兀转身,竟向自己方向极速奔来,同时本命飞剑化作三道剑光斩向高永年,一道剑光为天,一道剑光为地,一道剑光斩人。

  三道剑光,似乎化作一个世界,向高永年笼罩而来,避无可避。

  “这剑法,以天地人三才为根基,竟能有如此威势!”

  陆通看向方逸那剑法,一时间竟有些愣住了,以天地人为根基的剑法,几乎每一座世界都有,算不上珍贵,像是陆通,早年也修炼过三才剑法,但是这门剑法威力普通,变化也不多,最终也只修炼到入门境界,作为根基。

  可眼前方逸施展这剑法,便是以天地人三才为根基,与自己曾经修炼的剑法有几分相似,却又完全不同。

  相似的是招式,不同的蕴意和威力,这剑法从方逸手中施展出来,便如形一座世界般,浩瀚伟岸,完全超出了陆通对于三才剑法的理解。

  这还是方逸从剑宗剑道塔外围学到的一门剑法,当时看去,便觉得这门剑法虽看似简单,却有包罗天地的意蕴,单是那种意蕴,方逸便觉得不凡,因此记录下来修炼。

  在醉剑仙那道剑意的影响下,方逸学习种种剑法都事半功倍,因此这三才剑法在方逸手中才有如此威力。

  但若是只靠这三才剑法便想要斩杀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却是不可能,方逸对此心知肚明,身形跟随本命飞剑,极速飞掠,杀向高永年。

  见到三柄飞剑似裹挟一座世界而来,高永年脸上也变了颜sè,口中喝到:“七剑合一,斩。”

  原本一分为七的本命飞剑光芒一闪,又合在一处,成为一柄,然后自上而下,凌空向方逸劈了过去。

  “轰隆。”

  高永年本命飞剑上闪现出的璀璨剑光与方逸三柄飞剑对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声巨响,爆炸开的灵力似一道道剑气,将两人周围的一些石头切割成了碎屑,有些石头,更似蒸发了一般。

  高永年此时只觉得胸口发闷,脚步都有些趔趄,那磅礴的剑气冲破自己的剑光阻挡,轰击到自己布防在周身的灵力上,冲击的他不断后退。

  刚要呼救,高永年却陡然间觉得识海似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一般,传来一阵剧痛,紧跟着,一柄飞剑贯穿了高永年的胸口,剑气顺着伤口将体内一切生机斩灭。

  高永年身躯还站立在原地,低头看一眼胸口被飞剑贯穿而成的孔洞,眼神中sè彩消失,身躯轰然倒地。

  其余五人全部被惊到了,自方逸攻向高永年,到高永年身死,也就眨眼的时间,便是在不远处观战的马修也惊呆了,万万想不到,这位筑基后期修者竟有如此实力,杀一位金丹初期修者,如砍瓜切菜般容易。

  “许道友,快。”方逸斩杀了高永年,连忙催促许剑,同时神识传音问向陆通:“陆道友,如何?”

  陆通沉默片刻,回复道:“好,既然方道友不嫌弃,那陆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高永年陨落,段星洲与何平两人重伤,对于陆通来说,已经是无路可走,就算最后关头被斩杀,也比现如今这局面要更好,而且看方逸如此实力,还要三番五次拉拢他,让陆通心中也燃起一丝希望,说不定,一切皆如方逸所说,到最后,还能分到一件宝物。

  许剑见方逸斩杀了高永年,心中兴奋,手中飞剑速度再增,同时剑罡暴涨,yù要一举斩杀段星洲与何平。

  可就在此时,一道剑光斩来,硬生生抵挡住了许剑本命飞剑以及剑罡,同时一道声音在场中爆喝:“陆通,带他俩先行离开。”

  说话之人正是马修,原本一直在观战中,希望等到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出现,若实在出现不了自己想要的局面,届时他也会出手救下段星洲、何平两人,以继续维持平衡的态势。

  哪成想,方逸出手,只瞬间便斩杀了高永年,马修立刻感觉到了威胁,绝不能再让许剑斩杀段星洲与何平二人,因此斩出一道剑光,阻拦下许剑的攻击,同时让陆通将两人带离。

  如此一来,有三位金丹初期修者站在他这边,相比较起来还是比许剑多了些优势。

  “好,多谢道友出手相助。”陆通答应了一声。

  马修哪里知道,陆通暗中已经和方逸达成协议,看似遵马修吩咐,向重伤的两人飞奔过去,临到近前,眼中却是寒光爆闪,飞剑闪烁,将身受重伤的两人斩于剑下。

  飞剑穿透两人身躯时,两人才反应过来竟是陆通杀了他们,伸手指着陆通,口中却说不出话,眼神中尽是不甘。

  突如其来的变化将马修也吓了一跳,但是作为金丹中期修者,头脑反应也快,瞬间明白了其中原委,看来这陆通早已和许剑、方逸谋划好,怪不得两人敢有恃无恐攻杀四位金丹初期修者,原来这一切都早有预谋。

  直到这个时候,马修才明白大势已去,虽然观刚才战斗,许剑也未必是自己对手,但是还有那位堪称恐怖的筑基后期修者,还有一位金丹初期的陆通,三人加起来,想要斩杀自己却是不难。

  如今,再想躲避也没有了任何意义,这座小岛实在太小,三人轻易便能发现并且包围自己,根本没有地方可逃,于是马修干脆站了出来。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