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婚事

  “是婉儿来了,我去接她过来。”

  听到院子外传来的声音,司元杰面色有些发红,连忙站起身来,推开门便见上官婉儿和那老仆正站在院子门口,警惕的看着四周,见司元杰出来,上官婉儿连忙使个眼色,示意司元杰过来。

  “杰哥,我刚听小李子说,你这岛上来了几位高阶修者,其中甚至还有金丹修者?”上官婉儿的眼神看向了院子,低声说道:“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逼迫你?”

  上官婉儿口中的小李子,自然便是守在渡口的那练气初期修者。

  “的确有金丹修者。”上官婉儿身边的老仆表情肃穆,道:“而且不止一个,还有筑基后期、半步金丹……我说小子,你这岛上今天来的都是什么人?”

  刚刚上官婉儿听说岛上来了许多高阶修者,便迫不及待的要来看看情况,老仆劝阻不住,也只能跟随着一起,只期望小李子因修为太差看走了眼,若是一些筑基后期的话,他倒是还能应付。

  开始时,这老仆也不敢随意试探,怕引起对方注意,现如今自家小姐都已经喊出了声,便也没了顾忌,神识探查之下,便发现其中有两人的修为还要在他之上,其余的,除了一个女人和小孩儿外,修为最弱的竟也有筑基后期。

  此时见到司元杰完好无损,这老仆便猜到,这些人起码算不上敌人,只不过还是要小心应对,别一个不小心得罪了对方。

  “他们算是我的家人吧。”司元杰小声道:“你们也去屋里坐吧,刚好介绍给你们认识。”

  “家人?”上官婉儿眼中一亮,两颊飞起一抹红晕,道:“就是你说的逸哥、龙先生他们?”

  两人聊天时,司元杰曾经提及过方逸等人,上官婉儿心中记得清楚,还想以后有机会去拜会,不想竟在七星岛碰上了。

  “原来如此。”老仆这才放下心来,不过看向司元杰的眼神有些怪异,道:“小子,你不老实啊,之前你可没说过你的那些家人有金丹修为的前辈。”

  “我离开时,的确还没有。”司元杰不便透露彭斌之事,只能敷衍道:“婉儿,前辈,你们快请屋里坐吧。”

  “好。”上官婉儿脆声答道,不过才往前走了两步,便突然停住,转身问司元杰:“杰哥,我头发不乱吧。”

  司元杰笑着摇摇头,伸手拢了一下上官婉儿的长发,道:“不乱。”

  “唉,女生外向啊。”

  老仆摇摇头,笑着叹息道,他从小看着上官婉儿长大,在灵风岛时,就算是上官鸿的朋友来访,也未见过上官婉儿为此有过丝毫紧张,更不会关心自己头发乱不乱这种小事。

  两人跟随司元杰进了正厅,上官婉儿的脸色愈加红润,司元杰拉着上官婉儿的手围着桌子转,先是走到方逸身边,介绍道:“这位就是方逸,逸哥。”

  上官婉儿一身鹅黄色衣裙,五官似精雕细琢过一般,精致又显大方得体,脸上不施粉黛,皮肤干净透亮,像是娃娃一般。

  “逸哥好。”上官婉儿提着裙子半蹲行礼。

  “这是逸哥的夫人。”

  “嫂夫人好。”

  “这是逸哥的女儿,叫方方。”

  ……

  逐一介绍过来,上官婉儿和那老仆也都就坐,方逸开口道:“老人家想必在灵风岛的地位也不低吧。”

  见方逸问话,老仆连忙站起躬身道:“我可当不起‘老人家’的称呼,我只不过是小姐身边一仆从,谈不上什么地位。”

  “坐吧,不必拘束。”

  方逸示意老仆坐下,开门见山道:“能让凌风岛主安排在独女身边保护,那自然是身边极信任之人,咱们也不说废话,我们也想问问,元杰和婉儿姑娘情投意合,不知道凌风岛主对这门婚事如何看法。”

  彭斌这话一说出口,上官婉儿的脸颊更加红润,低垂着头。

  “这个……”

  老仆也没想到彭斌说话如此直接,沉默片刻道:“前辈,恕晚辈直言,岛主的心思晚辈也无法揣摩,不过既然岛主不反对小姐频繁来往七星岛,想必心中也并无反对的想法。”

  对于上官婉儿和司元杰之事,老仆对上官鸿没有丝毫隐瞒,全部如实禀报,上官鸿并未有什么表示,没说同意,也没有反对,只说让他保护好上官婉儿。

  “如此甚好。”方逸双手一拍,说道:“我们也打算准备准备,择日便会上门提亲,倒时还望老人家在凌风岛主面前美言几句。”

  “元杰公子人中龙凤,小小年纪已经晋级到筑基期,前途可不限量,若能与元杰公子结成良缘,也算一段佳话。”老仆也难得赞赏了几句司元杰,说是赞赏,多少也有心中肺腑之言。

  司元杰的年纪比方逸还要小两岁,不到三十的年纪,便能有筑基期的修为,这在连云海域绝对算是少有的天才,只要稳步修炼,将来成就金丹也极有可能。

  原本还觉得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七星岛相对于灵风岛来说还是太过弱小了些,可如今看见彭斌和小魔王两位金丹修者在此,便再也没了这种心思,要知道,灵风岛也就只有上官鸿一位金丹初期修者。

  因此,老仆连带着对司元杰的称呼都改成了元杰公子。

  “那便多劳烦老人家从中穿针引线了。”方逸客气道。

  酒宴过后,卫铭城和司元杰为方逸等人也收拾出了房间,好在这座四合院足够大,房间也足够多。

  全部安排妥当后,卫铭城找到了方逸。

  “方逸,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和元杰的?”见到方逸,卫铭城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开口问道。

  别看卫铭城平时为人做事显得的粗枝大叶,但其实对于一些事情也极为敏感,尤其是今天见到方逸等人找来,便觉得哪里不对,这里距离金鳌岛不知道多少万里,相隔岛屿不计其数,怎么可能如此轻易便找到了自己和司元杰的栖身之所。

  所以卫铭城心中有些猜测,觉得自己和司元杰两人始终都在方逸的监视之中,即使明知道方逸是为了自己和司元杰好,但这种处处在人监视之下的感觉也让人不爽,于是才开口询问。

  “卫哥,你想多了。”方逸笑道:“当初你们两个走后,我们便去了蓬莱仙岛参加十年大拍……”

  方逸将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和卫铭城简要说了一遍,最后道:“我也是伤好之后,暂时没有其他事情,才拖影宗打探你们两人的消息。”

  “想不到,这几年你经历了这么多事情……”

  听完方逸的讲述,尤其是其中几处险死还生的境地,卫铭城也觉得惊心动魄,突然,卫铭城猛的一下蹿了起来,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手指着方逸问道:“你刚才好像说,你筑基中期的时候,就斩杀过几个金丹老祖?”

  “都只是金丹初期的修者。”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当时那功法弊端太大,不能轻易动用,否则对方不死,我就是必死的局面了。”

  “那也是金丹老祖啊。”卫铭城早已不比当初,对于连云海域中的许多事情也都有了解,自然知道金丹境界代表的什么。

  金丹之下,皆是蝼蚁,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就算是半步金丹的修者,在真正的金丹期修者面前,那也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你现在已经到达筑基后期,而且神识也已经到达金丹期,那岂不是说,金丹初期修者,你随手都能斩杀?”卫铭城见方逸点头承认,半晌无语,最后吐出两个字:“怪物。”

  “这么说,我们已经有了三位金丹实力的强者了?”卫铭城脸上露出喜色,说道:“那元杰这事算是妥了,我还担心那什么岛主会找个门当户对的理由来拒绝此事,现在看来,倒算是他们高攀了。”

  “人家小两口你情我愿,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方逸白了一眼卫铭城道:“还有,哪来的三位金丹实力的强者?”

  “小魔王不是吗?”卫铭城道:“都到了化形期了,许多金丹修为的妖兽都达不到化形期。”

  “还真不是。”方逸道:“小魔王能够化形,是因为得自他自身血脉中的传承秘术。”

  “不过,要说起实力。”方逸笑道:“你彭大哥可不是吃素的,普通的金丹中期修者,就算是三五个,你彭大哥也能轻易斩杀。”

  现如今,灵罗伞盖已经在上品灵石的孕养下恢复了灵力,再加上射日弓、流星箭,还有本就超出一般金丹中期修者的修为和秘术五鬼噬魂,三五个金丹中期修者,的确难以对彭斌构成威胁。

  “彭老大这么变态啊。”卫铭城想了一下,说道:“那还是他们上官家占了便宜。”

  “卫哥,话说,元杰这都要成亲了,你怎么办?”方逸笑着问道,他记得在世俗界的时候,卫家就已经张罗着给卫铭城找媳妇了。

  “我能怎么办。”卫铭城双手一摊,说道:“先给他俩当电灯泡吧,说不定哪天我也能碰上一个自己喜欢的。”

  “那也得人家喜欢你才行。”方逸闻言哈哈一笑。

  “你这么说我就奇怪了。”卫铭城一手捏着下巴,抬头望天,“司元杰那小子有什么好,婉儿姑娘怎么就看上他了?”

  “这就是缘分。”方逸道:“再说了,元杰哪里不好了,不到三十岁的筑基初期,整个连云海域可都不多见。”

  “好吧好吧,时间晚了,你和表妹也先歇了吧,明天好好商量下元杰的婚事。”卫铭城起身告辞。

  回到屋子,方方已经睡下,柏初夏还坐在床边等候,见方逸进来,道:“老公,咱们初次见婉儿姑娘,是不是该送个见面礼什么的?”

  “送什么呢?”方逸搂过柏初夏道:“人家堂堂中岛岛主的女儿,灵石丹药这些怕是不缺,她才刚刚先天境界,也还无法祭炼本命法器,不如送她个护身玉符吧。”

  自从方逸得到了公孙正的阵道传承,对于这种防御性法器也有了更多的认知,当下便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雕刻起了阵法。

  为了这份见面礼,方逸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在其中雕刻了三座防御阵法之外,还刻画了一座攻击阵法,甚至以自身一道庚金剑气为引,一旦防御阵法被激活,那座攻击阵法也同样会被激活,现如今一道庚金剑气的威力,便是连半步金丹也能够斩杀。

  雕刻好一块玉牌之后,方逸没有停歇,又雕刻了一块同样的玉牌留给方方。

  “为什么没有我的?”柏初夏看着方逸,眼中露出狡黠的笑容。

  “这玉的材质太差了。”方逸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能承载的阵法和灵力有限,留给两个先天境界的丫头勉强够用,给你用却是差了些。”

  “等元杰的事情完毕,咱们还要去瀛洲岛和方丈岛转上一圈,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买到更高品质的玉牌。”给妻子和女儿准备的礼物,方逸自然会尽心尽力的。

  “这还差不多。”听完方逸的解释,柏初夏露出笑容,一脸好奇的问道:“老公,布衣岛都快赶上地球上一些国家的大小的,那三大仙岛得多大啊。”

  “有多大我也说不清。”方逸道:“反正任何一座仙岛,应该都比整个地球的面积要大。”

  一座大些的中型岛屿,纵深都有数千公里,像是方逸去过的幽冥岛,纵深更是有数万公里,三座仙岛比之幽冥岛,不知道大了多少,比整个地球的面积大几乎是肯定的。

  方逸随口那么一说,柏初夏却是听的瞠目结舌,虽然已经在金鳌岛上住了四年,却很少在外走动,连云海域上的诸多事情,柏初夏也并没有了解多少,这次和方逸出来,才算是见识了一些。

  “三大仙岛上安全吗?”三大仙岛高手如云,其中更有元婴境界的修者,这一点柏初夏还是知道的,因此多少有些担心。

  自从有了方方之后,柏初夏便不再是当初那个敢拼敢搏的女警了,反而处处都在担心是否安全,这种转变,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

  “放心吧,整个连云海域,再没有比三大仙岛更加安全的地方了。”

  开始方逸还想要笑话柏初夏这些年怎么变得越来越胆小了,转念一想便明白了柏初夏这些年转变的根源在哪,遂搂紧了柏初夏,觉得有些心疼。

  。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txt/34/3400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