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兽潮

  第二天,柏初夏早早便找到了上官婉儿,拉着上官婉儿的手道:“婉儿姑娘,昨天本该有份见面礼给你,不过当时没什么准备,回去后我选了一件还算适合婉儿姑娘你的小物件。”

  柏初夏说着将方逸昨天刚刚雕刻好的玉牌拿了出来递给上官婉儿,道:“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婉儿姑娘不要嫌弃就好。”

  “多谢嫂夫人。”上官婉儿开心谢过,在她看来,礼物什么的都是其次,得到对方家人的肯定才是最重要的。

  有柏初夏带头,彭斌和龙旺达也只能跟着表示一下,可两人身上实在也没有适合送人的东西,最后斟酌一番,各自拿了一片魂花花瓣给了上官婉儿。

  “多谢彭大哥,多谢龙先生。”上官婉儿并不知道魂花花瓣究竟是什么东西,只知道这些东西意味着司元杰的家人们彻底认同了自己。

  “记住了,这两片花瓣,要等修为到了筑基期才能服用,到时直接服下就好。”彭斌叮嘱了一句,魂花花瓣药效强烈,炼气期修者服用,怕是神识都会被撑爆,起码也要筑基期修为才能承受。

  “婉儿记下了。”上官婉儿再次谢过,将两片花瓣小心翼翼的收好。

  小魔王凑到司元杰身边道:“我这儿没有什么适合小丫头的东西,等你大婚时我送你一坛酒吧。”

  “不用。”司元杰笑着说道:“大家的心意我都知道,何必拘泥于这些形式,你们作为我的家人,能来参加婚礼就行了。”

  司元杰和方逸差不多,在这世上已然是没有了什么亲人,所以一直都将身边的人当做家人,就算方逸此次不来,司元杰结婚之前也会去金鳌岛通报的。

  “那你可想好了。”小魔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道:“这酒,你就算花多少灵石都买不来。”

  这也就是看在方逸等人全都送了见面礼,而自己手中又实在没什么东西可送,小魔王才想从玉泉宗得到的那十坛酒,打算等司元杰大婚时拿出一坛当日在玉泉宗之中,吴天宝送他们的那十坛玉泉河底之水酿成的酒。

  按照当时吴天宝所说,这酒也就只有三大宗门的元婴修者才有口福喝到,若不是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小魔王才舍不得那十坛酒。

  要说这酒的滋味,方逸等人不知道,小魔王却是知道的,他曾经在没人的时候偷偷喝过一杯,那味道比之天霄城中一块上品灵石一壶的灵酒还要好上许多,其中蕴含的灵气也更加浓郁。

  只这一杯,小魔王便差点上瘾,屡次想要喝,却是想到这十坛酒喝完之后便不会再有,屡次都忍住了,甚至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要偷喝那一杯。

  “什么灵酒买不到?”卫铭城却是听到了小魔王说的灵酒二字,连忙过来问道:“小魔王,是不是有好酒?分享一下。”

  “昨天你不是喝过了?”小魔王白了卫铭城一眼道。

  昨天也是小魔王拿出的酒,却还是当初在去混乱之岛前,龙旺达买来的灵酒,虽然和玉泉宗的酒无法相比,但对于普通筑基期修者来说,能喝到这种品级的灵酒已经算是奢侈了。

  “不对吧,那酒虽然不错,那也不至于多少灵石都买不到啊……”卫铭城正要和小魔王深究灵酒的事情,却突然听到远处海边传来阵阵海浪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卫铭城和司元杰两人脸色同时一变,对众人说道:“是兽潮,这些海兽还真是麻烦。”

  两人占据这座小岛已经有近一年的时间,一年来,大大小小的兽潮就经历了七八次,还好这周围都是些灵兽,并没有对两人构成什么威胁。

  也正是因为这座小岛兽潮频繁外加上灵气也不是特别充裕的缘故,才没有筑基期修者前来占据,否则也轮不到卫铭城和司元杰了。

  “我和你们一起去看看。”方逸站起身来,看向众人,说道:“小魔王,大哥,你们几个去不去?”

  “都是些灵兽,我没兴趣。”小魔王神识稍微探查便知道了,这周围连一只筑基期海兽都没有,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

  “我也不去了,去了未免太欺负连云海域的妖兽了。”彭斌也是摇着头。

  “那我们走了。”方逸说着,脚下剑光承托住身躯,向海浪声传来的方向飞去。

  “等等我们……”卫铭城和司元杰也同时驾驭法器飞身跟上。

  平时,御器飞行这种手段,卫铭城和司元杰可舍不得使用,太消耗灵力,不过眼下七星岛遭遇兽潮,不管方逸修为如何强悍,他们两个也不能袖手旁观,毕竟,七星岛是他们两人的。

  那老仆见方逸御剑飞行,却是一愣,在他眼中,方逸应该是金丹修者才对,为了还像筑基期修者一样御器飞行?不过虽然心中疑惑,老仆却也没有想问的打算,毕竟那是人家的秘密。

  待来到海边,方逸便见大大小小的海兽足有过百头,只不过全都是炼气期的海兽,当下也不等卫铭城和司元杰,随手一挥,数百道剑气似风暴一般席卷向那些海兽,顷刻间,那些海兽便被切割的支离破碎,再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这……这就结束了?”卫铭城看到那满地的碎尸,瞪大着眼睛看向方逸。

  从这些尸体碎块的数量就能判断出,这次兽潮起码有近百头海兽,虽然对他和司元杰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但要彻底解决,起码也要耗上个把时辰。

  可他们只是比方逸晚到了片刻,这场兽潮便被方逸轻松解决了。

  “逸哥,刚才你那招太帅了。”

  司元杰看到方逸斩杀海兽的一幕,心中震撼,那些剑气,别说是炼气期的海兽,便是连他也抵挡不住,如此多的剑气按理说应该会消耗许多灵力,可见方逸此时的样子,似乎压根就没费什么力气。

  “小把戏而已。”方逸不以为然的说道:“也就对付兽潮有用,换做是筑基后期的修者,这些剑气根本没什么作用。”

  “你的意思是说,你这些剑气,连筑基中期修者也能斩杀?”

  卫铭城开口问道,刚才他可是看见,方逸随意一挥手,便是数百道剑气,若是连筑基中期都能斩杀,那岂不是说,就算换做百余头筑基期海兽,方逸一样可以轻松灭杀。

  “筑基期的话,估计要数十道剑气才能斩杀一个。”方逸道:“不过我又不止会这这一招,筑基期修者,来多少都没用。”

  “这话说得,太牛了!”卫铭城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说道:“不过方逸,你都杀了,你让我们两个怎么办,都没事干了。”

  “都是些炼气期海兽,对你们俩也没什么锻炼的意义,白白浪费时间罢了。”方逸往左右看了一眼,说道:“你们这岛上,还缺了一座阵法,有阵法防御的话,这样的兽潮压根就不用你们哥俩出手的。”

  “阵法就算了。”卫铭城摇了摇头,说道:“这周围又没什么厉害海兽,那些炼气期海兽来袭,我们哥俩也就浪费些时间,阵法那东西,太消耗灵石了。”

  卫铭城和司元杰也想过请人布置阵法,恰好灵风岛上便有阵法师,上官婉儿也提起过,不过两人了解过后便拒绝了,理由便是太消耗灵石了,七星岛遭遇兽潮的概率太高了,就算是布置阵法不要钱,但能够抵御炼气期海兽兽潮的阵法,一年时间开启个七八次,也要消耗十几块甚至几十块中品灵石了,在卫铭城和司元杰眼里,这个开销太不划算了。

  “如果只是抵御筑基中期以下海兽的话,我倒是有办法。”方逸笑道:“不用消耗灵石也可以做到。”

  “不用消耗灵石就可以抵御筑基期的兽潮?”卫铭城不可思议的看着方逸道:“方逸,你可别骗我,我在连云海域也是混了四年的人了,没那么好骗。”

  “骗你干什么。”方逸没好气的说道:“只不过我现在也没有适合的东西,给你们布置阵法,也要等上些日子。”

  方逸自然想到了阵道中所讲述的,利用五行宝物布置的阵法,这种阵法一旦布置成功,便会循环往复,生生不息,从天地之间汲取能量作为补给,根本不再需要灵石作为能量。

  这种阵法,方逸目前还从来没有尝试过,不过若只是抵御筑基中期以下修者攻击的话,只要有材料,到也有几分把握。

  “需要买什么东西?”司元杰道:“若是真能像逸哥所说那般,那么花些灵石也值了。”

  “走吧,我们先回去。”方逸说罢,空中浮现三道剑光,对卫铭城和司元杰道:“来吧,你们两个也别白白耗费灵力了。”

  卫铭城和司元杰踏上方逸释放出的剑光,眨眼之间便回到了四合院中,比他们自己御器飞行不知道快了多少。

  “兽潮解决了?”三人一回来,上官婉儿立刻走到司元杰身边问道。

  “嗯,逸哥出手解决的。”司机元杰道:“不然我和卫哥可没那么快搞定。”

  “昨天我听苗爷爷说,逸哥和彭大哥都是金丹境界?”上官婉儿小声问道。

  “差不多吧,金丹初期的修者不是逸哥的对手。”司元杰回答道,方逸具体的修为情况,卫铭城已经跟他说的清清楚楚,不过那属于方逸的秘密,能告诉他俩,不代表能够告诉所有人,所以上官婉儿问起,司元杰也就含混一声糊弄过去。

  方逸回来后也没闲着,而是驾驭飞剑围着整座七星岛绕了一圈,时不时降落下来仔细观察,识海中渐渐形成轮廓,推演着种种阵法的布置方式。

  一直忙到了傍晚,用过了晚饭,方逸把司元杰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问道:“元杰,有想好带什么聘礼去提亲吗?”

  “还没有。”司元杰老老实实回答道。

  “这样吧,反正还要购买些布置阵法所需的东西,我打算明天上午启程,去一趟东瀛仙岛,也带你嫂子和方方去见识一下,不如你和我们同去,看看买些什么东西。”

  “东瀛仙岛啊……”司元杰刚要说什么,被方逸伸手打住:“灵石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彭大哥都说了,成亲这事包在我们身上了,你就不要扭扭捏捏了。”

  “好吧,多谢逸哥了,那我回去就和婉儿说一声,明天一早和你们出发前往东瀛仙岛。”司元杰只能将这情分记在心底,等到日后自己修为提高了,再想办法回报。

  “这就对了。”方逸拍了拍司元杰的肩膀,曾几何时,当年那个羞涩的少年,现在也已经成长为筑基期的修者了。

  送走了司元杰,方逸又把彭斌、龙旺达和小魔王叫来,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去!”让方逸没想到的是,一向好动的小魔王却是不愿去东瀛仙岛。

  “小魔王,这可不像你啊。”龙旺达忍不住揶揄道:“你不是一向好热闹的嘛。”

  小魔王摇了摇头,说道:“又不是去玩的,买完东西就回来,太没意思。”见三人依旧盯着他,小魔王无奈道:“我也有些怵头去三大仙岛,那上面有元婴境界的修者存在。”

  自从在修者界见识到刘宗儒出手,小魔王对于元婴境界修者颇为忌惮,第一次感受到生死不由自己操纵的恐惧,因此小魔王早就打定主意,如非必要,有元婴修者存在的地方,他都尽量不去。

  所以这次方逸要去东瀛仙岛采买东西,小魔王想都没想便拒绝了。

  “我和老龙也不去了。”彭斌也是说道:“这一趟也没什么危险,你就带着弟妹好好玩玩吧。”

  “那好吧。”方逸点了点头,说道:“七星岛有什么事情你们就多照料吧。”

  “哪里话。”彭斌道:“都是自家兄弟,若是将来咱们自己占下岛屿成立宗门,这两兄弟也是咱们的中坚力量。”

  “彭老大你还真有这心思?”龙旺达眼睛一亮。

  布衣宗终究规模小了些,资源相对于他们现如今的实力来说也有些少了,因此龙旺达心中是存了另立门户的打算,不过他知道方逸是念旧之人,尽管如今实力大增,却也没有脱离布衣宗的打算,因此一直以来龙旺达也没有提过此事。

  眼下彭斌提出来,那自是再好不过。

  “当然。”彭斌开口说道:“不过咱们现在的综合实力还是稍弱,等到老龙你和小魔王全部渡过金丹大劫,同时若是我能够到达金丹后期,那咱们便能够占下一座大岛。”

  彭斌和龙旺达当年在世俗界的时候,都是手握重权的人物,可是来到了修者界就变成了小虾米一个,手下连几个使唤的人都没有,自然是不怎么习惯了。

  “我觉得布衣宗其实挺好的。”方逸和两人的想法不太一样,他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而且也很喜欢金鳌岛的安宁,让他去开疆扩土,方逸可不愿意。

  “到时候为布衣宗提供庇护也就是了。”彭斌看向方逸道:“方逸,我知道你是念旧之人,只不过布衣宗实在太小,现如今已经满足不了咱们对资源的需求了,还是要早做谋划的好。”

  “嗯,我知道。”方逸苦笑道:“只不过现在说这件事还为时尚早,我的实力目前还不宜在连云海域暴露,等时机合适,再做打算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