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扶一把大秦 > 第607章 塞琉君主的末路(第二更)

第607章 塞琉君主的末路(第二更)

  “要是看起来都有了异常的话,那个安条克三世也就不会成为塞琉的君主了,你派人紧紧的跟随着那个来自孔雀王朝的商人,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甚至是他回到了孔雀王朝之后是不是直接回到了他自己的家里,还是去了塞琉,一旦发现异常直接将此人扣住,看看从他的嘴里或者身上能不能找到什么的线索。”

  曹参一看就知道,赢高基本上就是已经断定了这个安条克三世肯定有问题,只不过是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问题了。

  虽然安条克三世表现的好像是十分从容淡定,理由看起来也是相当的充分,但是他却忽悠不了嬴高,嬴高不相信也不知道大秦有着不少已经十分精通他们语言的读书人,他不提出让这些人教授他大秦的语言,而是让一个唯利是图的孔雀王朝的商人教他这些,显然心里面就是有着点其他打算了。

  那个孔雀王朝的商人毕竟是安条克三世在市集上面随便找的,他并不具备什么反侦察能力,在安条克三世的府中,他不但收到了安条克三世巨额的金钱,还受到了安条克三世的威胁。

  作为一个孔雀王朝的商人,他的消息还是相当的灵通的,大秦正在全力攻打塞琉的事儿他是知道的,所以在知道了这个人竟然是之前塞琉君主之后,他自然是相信的,因为塞琉人长得什么样,他的心里面实在是太清楚了。

  在安条克三世的府中,安条克三世用孔雀王朝的文字写下了一封书信,而且让那个商人一字一句的背诵了出来,在这之后又将那封书信销毁了,而且威胁那个商人,要是他不能够将这封书信的内容尽快的去告知塞琉境内指定的人,安条克三世有很多种方式让他在孔雀王朝的家人死去。

  一个曾经的君主想要吓唬住一个商人,那当然是易如反掌的事儿了,那人一看这个架势,压根就不敢耽搁,从安条克的家里面出来之后,其他的买卖也不做了,直接就奔了西域,想要到塞琉去报信。

  那人这样异常的举动直接还没出咸阳城呢就被报告到了曹参那,曹参思前想后,还是再一次到了嬴高的面前。

  “君上,那人的货物还没有卖完,就这么急切的想要回到孔雀王朝去,几乎可以肯定一定是有问题的,我们是不是不要再等了,直接在城外就将其抓回来,他区区一个商人,安条克三世能利用他,咱们自然也能问出来些啥,要不然等到他到了塞琉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这其间万一要是生出来了一些变化的话,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曹参的话让嬴高陷入了沉思之中,但是不长时间之后,嬴高就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这个事儿之前朕还真就有点欠考虑了,你提醒的对,我大秦还不能从一个孔雀王朝的商人嘴里面问出点实话来了?现在就去把他抓回来,他的嘴里一定能问出东西来!”

  这要是一般的君主,哪有人敢像曹参这样提出不同的意见来,但是曹参作为最早一批跟着嬴高的人,嬴高是个啥脾气他还是了解的,他和萧何都知道。

  你别看嬴高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而且做出来的决定都是十分的固执的,但是你要是在他的面前能够说出来道理,他不管啥事儿都肯定是听的。

  曹参和萧何都知道,正是因为有着嬴高这样的君主,大秦才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要不然的话,不用说别的,就是赵高那几十年如一日操作,大秦早就毁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那个商人刚刚出了咸阳城的城门还没走上十里的,就让几个从天而降的人给打晕了之后装到了麻袋里头了。

  虽然已经确定了这个人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曹参还是特意的嘱咐了自己手底下的人,抓他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影响的,绝对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把一个在大秦做买卖做的热火朝天的孔雀王朝商人给抓了,要不然的话人家孔雀王朝的人好不容易对于大秦产生的这点归属感可就全完了。

  事实证明曹参猜测的一丁点都没错,那个来自孔雀王朝的商人一点都不傻,他当然知道他那么做一旦被大秦人知道了的话就死定了,所以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果然是自大秦的牢狱之中的时候,几乎都没怎么让曹参费劲,当曹参说出来他只要是把安条克三世让他办的事儿一字不漏的都告诉他的话就能保住一条性命,当时他就把自己知道的那点事儿全部都说出来了。

  其实在孔雀王朝百姓的心里已经定位的十分清晰了,塞琉就是不如大秦,当初塞琉就连对孔雀王朝也都是一直唯唯诺诺的,就更不用说一下子就灭了孔雀王朝的大秦了。

  也正是在这样的想法的作用下,虽然他有点害怕长得十分吓人的安条克三世,但是在大秦的秦律面前,安条克三世的威胁简直一文不值。

  安条克三世显然在这个事儿上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那就是还拿大秦当做自己的地盘的,他在自己的地盘和敌人的地盘上的确是凶名远播,但是在大秦和孔雀王朝人的心里可就差点意思了。

  正是他这样过于自信以为自己的名字就足以吓唬住一个商人的情况下,让他断送了自己的一切,虽然他在决定投降大秦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很可能不会活太长的时间了,但是他却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形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嬴高办事儿,那当然都是讲究秦律的,被抓的那个孔雀王朝的商人按照秦律虽然反的也算是重罪,但是因为认罪态度不错,也算是被嬴高从轻处罚了,但是安条克三世就不一样了。

  那个商人才刚刚走了不到两天,曹参就亲自带人到了安条克三世的府中,把他请到了咸阳宫里面。

  作为一个掌管着几百万人的王朝的君主,嬴高当然还是要亲自跟他过招,果然和嬴高预料的一样,当安条克三世看到了那个商人也唯唯诺诺的正在现场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处心积虑的计划已经完全失败了,或许自己的计划从一开始的时候就让人家大秦的皇帝看出来了。

  从那个商人的嘴里,嬴高已经知道了安条克三世的计划,他基本上算是牺牲了自己,把任务布置到了几个自己的亲信身上,他的这些个亲信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应该是已经埋伏在了塞琉的各个大一点的城池之中,等待着外面的消息。

  一旦有了消息了他们就会发动城中的百姓和外面不知道什么势力的军队里应外合,尽可能的消耗大秦的三十万大军,然后争取将塞琉重新控制在塞琉人自己的手里面。

  他之所以如此急切的想要让一个商人去给他报信,归根到底是因为有几个被他布置了任务的人忽然之间就被当做是他的亲信一起带到大秦来了,导致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商量一下代替人选的问题,要是这样的话,几乎有一半的塞琉城池就不能和对方里应外合了,这才是安条克三世着急的原因。

  如今这个事儿已经完全被嬴高知道了,其实这和之前嬴高自己的猜测也差不多,但是现在嬴高急需知道一点,那就是和塞琉里应外合的敌人到底是谁。

  “如今你的那点事儿已经全部都被我大秦知晓了,朕可是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你本可以在大秦的领土上过上舍利输迦一样的日子的,但是你自己并没有珍惜,当真是可惜啊!”

  “哼,早在我决定投降你们大秦,定下这个计策的时候,我早就已经把生死置于度外了,不管我在大秦表现如何,最终塞琉的事儿都是会传递到你们的耳中的,不过就是多活几个月罢了。”

  嬴高一看安条克三世这个架势,那就是早已经把死生看淡了,这样的人,还真就不好对付,但是那是针对别人来说的,嬴高嘛,还真就不怕这样的。

  “哦?难得你对自己的命运如此了解,但是有一点你却是忘了,你可以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死的,但是朕,却能决定你是你一个什么样的办法去死,这一点,怕是之前已经被你给忽略了吧?”

  一听这话,安条克三世眉头就是一皱,虽然嬴高的话说完之后还是需要一个大秦的读书人给他翻译一遍,但是安条克三世却是能够清晰的听出来这是威胁他的意思。

  这个玩法可真的就是安条克三世事先并没有玩过的了,他以为大秦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君主肯定也是行事光明磊落,这也符合大秦对于孔雀王朝的态度,虽然占领了孔雀王朝了,但是却从来不滥杀一个孔雀王朝的人,所以安条克三世自己就把嬴高定义成了一个大度的人,这样的人和阴险毒辣绝对是不搭边的。

  但是现在嬴高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这样的话了,那就说明安条克三世之前的判断是大错特错的,这个时候他当然也就要面临抉择了,一旦选择错了,等待他的将会是无尽的折磨。

  “咸阳令,将我大秦的刑罚都给他念叨念叨,不过朕可事先给你说明白了,不是朕有意针对你,而是你的的确确犯了我大秦的秦律了,你既然带着你的王朝整个都投降了我们大秦了,那么自然就已经算是我大秦的百姓了,秦律用在你们的身上,你怕是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吧?”

  嬴高甩出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背过身去了,曹参这个时候阴阳怪气的向安条克三世介绍着大秦的诸多刑罚,什么凌迟啊,什么腰斩啊,乱糟糟的一大堆,但是都是光一听就能把普通老百姓给吓唬的昏过去的刑罚。

  安条克三世和普通的老百姓当然是不一样的,人家是见过血的人,当然不会当场就被曹参给吓尿了,但是饶是他见过再多的血,也还真就没听说过这么残酷的刑罚,特别是这些刑罚要是最终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的话,安条克想一想还是头皮都有点发麻的。

  用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曹参才口干舌燥的把那些个残酷的刑罚给介绍了一遍,介绍完了之后,曹参还饶有深意的说道:“既然你早已经判定了自己的结局,那当然也应该知道塞琉不管怎么挣扎,它的结局会是什么,要是这其中生出了许多的变故,大秦的军士自然会有伤亡,但是塞琉的百姓又会造成多少的伤亡,你之所以投降,难道并非是为了拯救塞琉的百姓?大秦对孔雀王朝的百姓是什么样,你心中自然是有数的,要是把大秦换成别的,怕是你心中就没有数了吧,如今我们君上别的也懒得问你,只要你说出来你到底是和谁在里应外合,我们的君上就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嬴高也的确是没有什么可瞒着安条克三世的,既然已经坐实了他诈降的这个事儿了,他就是免不了一死了,现在唯一有争议的,就是死法。

  一方面是他自己的死法,另一方面是塞琉的百姓,说完了之后曹参就闭上了嘴,嬴高也一直没有转过身来,显然现在到了安条克三世做决定的时候了。

  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所以嬴高也并不着急,只是在默默的等着。

  这一等,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正当嬴高的耐性有点快要被磨没了的时候,安条克三世开口了。

  “的确,我是因为之前的一个使者,才产生了诈降的想法。”

  安条克三世最终还是,没有下得了任何狠心的决定,他知道大秦所说的对百姓加以善待不是吹牛,孔雀王朝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了,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安条克三世想明白了,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只是因为大秦去攻打他了就想着和大秦干到底,并且用引入了另外一个自己一点都不了解的势力的方式。

  http:///txt/8399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