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最强纨绔:邪少,强势宠! > 第123章 西奈觉醒(4)

  金次听后再次无奈的摇摇头,这次他算是真的无奈了,苦笑道“醒醒吧勋爵小姐,我不管你是谁的子嗣,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可笑,麻烦你搞清楚一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时代了德古拉伯爵早就死透了德古拉家族也早就衰亡了你的思维还沉浸于过去,你觉得这一切有意思吗我告诉你,这里不是德古拉家族的城堡,这里是暗之社”

  金次得意的大笑出来,不屑地望着蝼蚁般的西奈,旋即便朝她上狠狠踢去“在这里,应该说是你给老子擦皮鞋都不配啊”

  勋爵小姐,难道事到如今,你还不肯面对时过境迁的现实吗

  隐匿在墙后的蓝琪见此时西奈的惨状,本就不安的心更加忐忑起来,但她必须承认她救得了西奈的命,却救不了西奈的心

  只得眼睁睁的望着西奈被那两个血族骑士押进了大厅里敖若水所在的地方。

  或许,西奈就算到死也不会接受时代已经改变的现实,她一直存活在过去那繁华的梦境中,永远无法自拔

  或许,西奈本就属于那繁华的年代,也死在了那繁华的梦境中

  不要忘了,眼前这个名叫西奈的血族勋爵不过是一缕亡魂一缕被邪术所唤醒的亡魂

  她死了她已经死了

  伴随着种族的灭亡,死在了自己的梦境中了

  即便现在因邪术而重生,她也无法存活下去,因为她终究无法接受繁华已尽的现实

  就好比当年妖界的葛烈展鹏,存在过,称霸过,但终究消散在历史的长河中,永不复存

  “蓝琪,你怎么了”忧风见蓝琪全不停的颤抖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蓝琪这才渐渐缓过神来,轻轻摇头“没,没什么”

  “这回可死惨了,”忧风靠着墙,重重叹了口气,“如果西奈把事全都招了,那我们”

  “顺其自然吧。”蓝琪微微一笑,但她笑得越是轻松,忧风见后心底便越发沉重。

  “放开我你们这些低等的杂种本勋爵说过多少次了,你们没有资格对本勋爵动粗”

  即便是被押到敖若水的面前,西奈的气势依旧没有减弱,嚣张如斯。

  而现在的金次实在是没招了,也只能把这个血族勋爵当作一个顽固不化的疯子看待。

  如往常一样,敖若水依旧将自己遮掩在纱帐后面,品尝着高端的血食。

  这是血族一贯的规矩,等级低下的血族是没有资格直视血族贵族的,因而几百年来,血族十三骑士也从未见过大人真正的容貌。

  敖若水对于刚刚失态的行为,也只能如此加以挽回。识相的是幻月和奔狼什么都没有说,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她是什么人,怎敢在本座面前乱喊乱叫”敖若水淡然的问道,言语中透露出些许怒意。

  “回禀大人,属下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人,应该是个”金次顿了顿,敝了眼西奈,“脑残的疯子”

  “你说什么”西奈听后脸部微微有些扭曲,扭过头来吼道“你说谁脑残本勋爵是德古拉伯爵的女儿你知道吗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金次实在不愿再理会这个固执的疯女人,但令他意外的是,敖若水听了她这般吼叫居然没有动怒

  “本勋爵永远都是贵族你知道吗,你们没有资格评论我你们永远都只配做杂种”

  “吼吧吼吧随便你吼,”紫嫣摊摊手,有些无奈的道,“一会儿自称自己是公主,一会儿又自称自己是勋爵,不脑残才怪呢像你这种中二病综合症,还是交给大人处理妥当一些”

  紫嫣得意的扬起嘴角,迫不及待的想得到大人的回答,想象着当大人将要处死这个血族中二病时那让人愉快的景

  而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敖若水此刻却破天荒的安静,没有丝毫的响动,仿佛打算听他们继续斗嘴下去。

  “浑蛋你才是中二病姐姐我叫西奈。伯兰。德古拉”西奈以最大分贝向紫嫣喊道,“给我记住了是西奈。伯兰。德古拉勋爵你懂吗我爸是德古拉伯爵血族最有威名的领主德古拉伯爵”

  西奈正声嘶力竭的喊着,突然间,只听“咣当”一声,纱帐那边突然传来鸡尾酒杯坠地的声音

  闻声,在场的所有血族骑士都不敢再动,屏住呼吸凝视着纱帐那边,个个都十分紧张,不敢发出一丝声响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纱帐那边传来的较为低沉的声音。

  西奈暗喜,总算有人知道她的份了,血族十三骑士的主人还是很识货的嘛

  “西奈伯兰德古拉”她得意的喊道,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纱帐那边的那道影,迫不及待想知道这位识货的血族究竟是什么样子,可是她越是盯着那个影,越能感觉到那个影全都在不停地颤抖

  终于,纱帐被拉开了,西奈见一位紫色长发的女人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但出乎她意料的是,那影竟是那么的熟悉

  怪不得怪不得第一次听到这名字就感到如此熟悉原来原来她竟是是

  敖若水从纱帐中走出,没有再多移动一步,只是在几米远外的地方凝视着她,血红色的兽瞳中溢出些许泪花。

  “你说你叫西奈伯兰德古拉”

  几百年前,深海中,那座城堡般的囚牢才刚刚建立为一个特殊的囚犯而建。

  那里处于东海的最深处,是的,那是深渊整个东海最暗寒冷的地方。

  僻静而又与世隔绝,冰冷而又刺骨,四周黑暗到给人带来一丝讽刺的感觉,当然,这里,终见不到一丝光晖。

  四周被设下的永久封印预示着这个犯人即便是死,也只能死在这里

  没人知道那名囚犯究竟犯下了多大的罪孽,会被如此惩罚

  这是龙族内部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也没人敢追问,只是时不时会有好奇的小孩子跑到城堡的结界外,歪着头向里面望去,迫切的想知道里面究竟关押了什么人

  然而距离十分遥远,他们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女人,一动不动地静坐在窗口。

  想必那就是囚犯吧孩子们更加雀跃,呼朋引伴,从家里偷出各种望远镜,再一次聚集在结界外。

  嘿嘿,反正有这个永久结界,那囚犯这辈子也伤不到我们,我们就好好看看那个囚犯是什么样子吧

  但当他们嘻嘻哈哈的举起望眼镜端详了那个囚犯后,他们的神顷刻间愕然,不由得止住了笑,也许今后每次回忆起这个景,他们的笑容都会从脸上消失,而握着望远镜的手,也开始下意识的发颤,不知如何停止,有的甚至再也握不住望远镜,将它摔到了地上

  他们见到那个囚犯面容苍白憔悴,没有一丝表,甚至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犹如死去一般,原本尽显雍容华贵的深紫色凌乱不堪,也从未见她打理过。

  而让孩子们惊讶的是她居然有一双血红色的兽瞳这不是东海王族应有的瞳色

  观察了许久了,那个囚犯依旧纹丝不动,就连眼睛都没有眨过,就恍如一座雕像

  而她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一个干尸,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尸体早已腐烂并开始萎缩,皮肤如同枯黄的树枝一般,不仅辩不出模样,甚至有些部位已显露出白骨,显得如此狰狞可怕,让人目睹后背后发寒。

  而听大人们传言,她怀中所抱的是她那已被绞死的女儿

  “是若水姐姐”其中一个孩子喃喃道,“不会错的这个人是若水姐姐啊”

  “我看着也像可是为什么”另一个孩子声音已明显开始发颤。

  是的,那位囚犯是敖若水,东海龙族的小公主,孩子们都认得的。

  若水公主在他们眼中一直是个开朗的女孩,她总是笑,她总是喜欢逗孩子们开心,她总是和百姓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她对谁都那么友好

  她让孩子们觉得,或许皇族,并没有那么高高在上,或许皇族是个讨人喜欢的存在

  记忆中的那个若水姐姐,是那么的貌美,是那么的亲和,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每天放课后第一件事就是回家找出藤球,然后去喊若水姐姐和他们一起玩,而若水姐姐肯定会温柔的笑着点点头

  不会错的,记忆中的若水姐姐,才是真正的若水姐姐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小鬼,谁让你们到这儿来的”

  突然一个粗鲁而生硬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绪,孩子们神色猛然一冷,转过头去,见一个陌生的青发男子直勾勾的瞪着他们。

  看他上的黄袍玉佩,和边的那些随从,很明显他是龙族贵族的人而且肯定是他把若水姐姐关起来的

  孩子们天真地分析着,想都没想便统统围了过去“为什么要把若水姐姐关在这里若水姐姐是好人,快放了她”

  青发男子冷冷的盯着这些孩子,低声喝道“这些事轮不到你们这些小孩儿来管,劝你们在本皇子没发火之前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

  “你凭什么赶我们走”“就是就是你们这些皇族骗子,不是说若水姐姐嫁人了吗为什么她会被关在这里”“大哥哥,若水姐姐是好人求求你们放了她吧”“你要是不把若水姐姐放出来,今天你就别想离开”

  孩子们并排堵住了皇族的去路,各各眼神严肃而又硬挤出一丝凶狠,单纯的以为这样便可以讨到一个说法。

  “真是麻烦”青发男子不屑了冷笑一声,“侍卫。”

  “属下在”

  “去把他们清理掉。”

  青发男子径直使用秘术进入了结界,没再理会那些孩子的呼喊与挣扎。

  这里很冷,他刚刚踏入结界便感受到了刺骨的寒风;这里很静,静得几乎与世隔绝,就连回dàng)在城堡内的脚步声都显得那么空旷;这里的确是黑暗的深渊。

  “傻丫头,三哥真的很难想象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当见到久违的妹妹时,敖智也的心也开始抽痛了起来,敖若水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呼喊,仍旧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

  “傻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他干脆大喊出来。

  “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的下场,没什么可悲的。”终于,敖若水张开了口,回复道,“只要他好好的就可以了,我现在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多谢三哥挂念。”

  “他死了。”敖智也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他死了”

  话音刚落,便见敖若水的双眼开始发直,目光缓缓的由窗外移向敖智也。

  “我说,他死了德库拉昨被问罪,实施绞刑他死了”敖智也的目光显得格外理智,而敖若水却恍惚起来“你说什么”

  “你的丈夫弗拉德则别斯德库拉死了”敖智也再一次重申了这一句,“你到现在还没听懂我说的话吗”

  刹那间,只见敖若水紧抱孩子的双手开始颤抖,敖智也这才看见她怀里的那具早已腐烂了的尸体

  “傻妹妹啊你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真的值得吗”敖智也靠近了她,止不住的叹息着。

  “三哥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对吧你是来跟我开玩笑,然后看我那落魄表的对吧”敖若水伸出颤抖的手,紧紧抓住敖智也的衣襟,“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吧”

  “若水”

  “他怎么可能会死呢我离开的时候他还掌握着血族大局呢,他还斩除了血族十三位贵族,还把那些贵族的子嗣留给我做血奴他答应过我一定会让我见到他一统血族的那一天”敖若水说着,已泣不成声,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溅在敖智也手上,敖智也顷刻间像失去了所有言语一般,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能听她大声哀怨道“他怎么会死呢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骗我的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够了若水你疯了你彻底疯了”敖智也再也受不住,紧紧握住敖若水的肩膀,直视着她,“我是你三哥从小到大最疼你的三哥你连我都不信了吗你觉得我会害你吗你真是被这份虚无缥缈的迷了眼啊”

  敖智也最终下定了决心,厉声喝道“来人”

  “属下在”

  “把若水公主旁的那具尸体抬走”敖智也决然的下了命令。

  该结束了,他该让自己的妹妹从那虚伪的梦境中清醒过来了龙族和血族不可能有结果,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当两名士兵上前打算抬走若水女儿的尸体时,若水顿时间慌了,急忙扑过去死死地抱住自己的女儿,喊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的女儿”

  疯了敖智也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敖若水这个一向单纯开朗的女孩就这么再也回不来了。

  眼前这个,永远就只是个疯疯癫癫的女人一无所有的女疯子

  “抬走”见士兵有些犹豫不决,敖智也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信念,不能让自己的妹妹再这样下去了绝对不能

  “不不要求你们不要带走西奈求求你们了不要带走她,不要带走我的女儿”敖若水跪倒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双眼也因泪水而越发红肿,拼劲全力拉扯着那具干尸,又怕如果撕扯过度干尸的整个体会被损坏

  她祈求着,祈求敖智也能留下她唯一的女儿,即便那是一具尸体。

  “我女儿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为什么会让她落得如此下场”敖若水失声痛哭起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夺走,却无能为力。

  她的哭声很惨,惨到敖智也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绪,顷刻间拥抱住她,抱得那么紧,“妹妹这段感从一开始就是没有结果的,别再这样了好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有多心疼”

  “哥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啊为什么连我仅剩的女儿都要夺走为什么”敖若水哭到几乎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世界,从此只剩下黑暗与绝望,“为什么为什么”

  “别这样若水三哥会为你找到答案的”敖智也拍拍她,“三哥会让你的丈夫和女儿都回来”

  什么

  听闻此言,敖若水眼睛一亮,抬起头来,“三哥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让你的丈夫和女儿都回来”敖智也见敖若水的眼中重现了光芒,再也顾不得许多,暗中下定了决心“若水,不管怎样,我都只希望你幸福快乐只希望你和从前一样纵使你上的那个人是一个血族”

  敖智也说着,轻轻拭去了妹妹眼中的泪,不久后,决然的踏出了城堡

  “三哥说话要算话”敖若水的话语中仍旧带有浓重的鼻音,“我等你的消息”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