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煤矿卖煤的那些日子 > 第560章 专项斗争的成果

  咱们说说这些洗储煤营业场所吧,就不说别的,这些地方可都是有《煤炭经营资格证》的。

  就这个证值钱!

  那当时你办这么一个证都得费多大劲,对不对?别说有钱没钱,没关系一般人根本就批不下来。

  说实话,办一个都费劲,更何况人家一下子收拢了这么多呢。

  所以,只要有了这些营业场所和手续,煤矿上的,煤承公司的又是被D品控制的人员,人家就经营这一块儿的收入,那都不会少了。

  一吨不整个50块钱以上,就不是人家的胃口。孔强一吨都能挣钱200多块呢,对不对!

  而且人家把有些煤矿的人给你把持住,煤承公司的人在出省口再放放行。

  200块的利润没有,50那肯定有啊。

  光煤承公司的经销差价就多少钱呢,0块钱有没有?

  一年不用多经营,经营上个几百万吨甚至上千万吨,那是多少钱?有没有十好几个Y?

  绝比有。

  所以啊,这个账别人不会算,可是张小北就是干卖煤的啊,他是一清二楚啊。

  看出来了吧,人家不动声色,轻轻松松,一年光在你滨州就玩儿了十几个Y,这还没算贝者搏收入和D品收入。

  那个张小北就不熟悉了,不敢算。

  不过话说,这滨州市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就才00个Y出头啊,看看人家这三位,一下子就是2Y,是不是占一年财政总收入的十分之一还多?

  你说这些钱,最后不都是通过地下渠道转移到了境外了吗?

  对整个经济秩序,对社会的安定团结,那得造成多大影响。

  张小北这个时候也明白了,这些案子也是非破不可了,再等是真等不起了。

  不过,这么高额的利润之下,可这么强悍的资源占有方式,你说那幕后会轻易撒手?

  不可能的,走习惯这一条道了,觉得干啥来钱都费劲,肯定还得干这个。

  但是肯定得消停一段时间了,不过过上一段时间,还会有下级代理冒出来。

  最后,红中说,张总啊,我这都是听说来的啊,有点玄乎。

  要看确切的消息,那得等到官方消息发布,到时候网上有了报道,那才是算数的。

  我这个,是说个热闹。

  张小北听了之后,说的确是很热闹,自己觉得这些事情是该管管了。

  这些个都是社会的“毒瘤”啊,还能让他们长期这么恣意生长下去?开什么玩笑呢。

  当然了张小北还问了,说是就这几个吗?

  红中说剩下的就是一些贝者搏的小案子了,主要这几家都是做跨境贝者搏比较大的。

  但是数目听说也不会少了。

  听说光赌博的这些个案子,大大小小,参与的和组织的,也不下四五百号人。

  这一顿饭,大家就是简单吃了吃,光红中这一番故事给讲的,就比吃饭要有吸引力。

  不过张小北知道,社会就是这样,有人破坏法律,就有人维护正义。

  这是一种亘古不变的定律。

  社会的发展史,本身就是高尚与邪恶不断斗争的历史。

  至少,这次在滨州,已经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这也就足够了。

  饭局一散,张小北直接就去酒店的健身房了,完了冲个澡,就准备休息了。

  临睡觉前,张小北又坐在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前,想翻看一些东西。

  这个时候有一条新闻进入了张小北的眼帘。

  文章的题目是《聚焦唐省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

  这应该是煤焦领域反腐败专项斗争一个总结性的文章了吧。

  从200年初到现在,已经开展了两年半的时间了。

  中间虽然也有一些适时报道,但是这种总结性和成果性的文章,张小北还是第一次发现。

  当然,没见这种文章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专项斗争仍然在继续。

  这样的文章一出来,可能集中的反腐败斗争就要告一段落了。

  文章开头提到:

  据统计,截至200年0月,全省各级共受理群众举报2700多件,立查案件00多件。

  其中,煤焦领域案件700多件,结案600多件,处分200余人。

  立查非煤矿山领域案件300多件,结案300多件,处分37人。

  ……

  此外,文章还披露了7起典型案件,总结出了4种以权谋私的典型手段。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而且基本上都一些基层干部。也就是说,基层的腐败情况更为严重,因为他们更加贴近煤矿一线,更加贴近资产现场。更加有机会跟煤矿产生交集。

  第一种情况就是煤矿改制过程中的G有资产流失情况。

  晋州市某县的一家煤矿进行改制,县国资局第一没有对该矿的国有资产进行价格重置,第二没有考虑成新率。

  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向改制工作组出具评估值为负值的资产评估报告书。

  新鲜了,两个新名词儿:价格重置、成新率。

  搞了半天,弄明白了:“价格重置”,就是你之前购买安装设备等等这样的固定资产投资,虽然说是之前搞的,但是你得算算啊,你现在重新再来这么一下得多少钱?

  是啊,我东西旧是旧了,可是还能用啊,那你改制完了,生产用得不还是老设备吗?

  也没见你换新的啊。

  那你当初就没有进行价格重置,这个明显是说不过去的。

  应该是先进行价格重置,然后再算折旧率,这金盛集团当时改制就是这么搞的。

  而且200年综合采掘改革,设备都是新崭崭的吧。

  这两年原材料长成啥样了谁不知道似的。

  没他们这么干事儿的。

  “成新率”,一看这个词儿,张小北觉得挺唬人,不过搞明白了就觉得有意思了。

  合着就是个“几成新”的问题啊。

  这个东西,你要用严格定义来解释,那得一个字一个字地琢磨。

  但是通俗地讲出来,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先进行价格重置,看看现在完成这么一套固定资产得多少钱,完了你再算折旧,看看我这还有几成新,这不就完事儿了么?

  没有,这国资局的办事人员就没这么干。

  不过你说着胆子到底有多大,这可都是有档案的啊,真就不怕查出来吗?

  天天喊着,莫伸手,伸手必被抓,怎么就还敢这么恣意妄为呢?

  这一点,张小北是真想不通。

  这不是出事儿以后,煤炭局又找了一帮审计的来重新审计了一下,人家固定资产哪里是什么负值啊,妥妥的五六千万的资产在那里放着呢。

  得了,县G资局的局长,也就是一个副科级的干部,直接留D察看,行政撤职了。

  还有当时那个改制领导组的组长,最后也是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给予了D内严重警告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