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落升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襄阳遇刺

  吴世奇的话虽然让熊焕很恼怒,但仔细一想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自己留下来守城是不现实的,一旦城破那整个楚国就彻底完了。只要自己还在,楚国的政权就能继续延续下去。

  把太子熊心留下来守城也是最适合的人选,若是留下别人,万一像舒州和徽城一样也向宋军投降,那楚国就白白丢失了一座重镇。同时太子留下来,也能激励守城将士的士气。

  熊焕又扫了一眼站在下面的群臣,见没人有其他更好的意见,只好道:“事到如今只能听丞相的了,这几天大伙都准备一下,三日之后启程去江都。至于留下来守城的人选,除了太子之外,大司马高义久经战阵,他也留下来协助太子守城。”

  高义可是熊焕心中的一根刺,要不是他侄子高克恭临阵脱逃,宋军哪有这么快攻到寿春城下。把高义留在寿春,既避免了去江都之后还要看见他,还能向城内的百姓表明,朝廷并没有放弃寿春,太子和大司马都留下来了。

  见熊焕把高义也留在了寿春,吴世奇心中更是窃喜,这样一来迁都江都之后,整个朝堂再也不会有谁敢和自己唱反调。

  三日之后,熊焕带着群臣奔赴江都,走了没几天,邓元觉带着宋军也杀到了城下。

  守城的楚国太子熊心本来还踌躇满志想要大干一场,这时看见城下黑压压的一片宋军,心中不免有些慌乱,毕竟他从来没有领兵上过战场。

  “大司马,敌军三倍于我,现在该如何是好?”熊心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高义略带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殿下不用慌张,寿春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城,这邓元觉虽然厉害,但我们也有大军五万,城内存粮足够支撑五年之用,只要我们坚守不出,他奈何不了我们。”

  熊心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嘴上却不肯认输:“我哪里慌张了,别人怕他邓元觉,我可不怕。要不是父皇不准我出城迎战,我非得让宋兵知道我的厉害不可。”

  高义没有说话,心中的鄙视却更盛。

  城外的邓元觉知道熊焕已经逃走,也没有急着攻城,依然是让人把城池团团围住。

  “看这架势熊心是打算做缩头乌龟,不敢出城迎战了,这仗恐怕是有的打了。”吴腾看了看城头上的熊心,心中不免有些抱怨。

  邓元觉却微微一笑,反问道:“这样难道不好吗?熊心要真敢出来和我决战,反而会把我的计划都打乱的。”

  吴腾不解:“啊?大将军您的计划是?”

  邓元觉笑着反问道:“等田无忌打下襄阳,项楚退守随州之后,三皇子肖彻就会离开柴桑去夏口驻守。只要他能守住夏口就算立了军功,那时和三皇子一起来的大皇子他心中会怎么想?”

  吴腾眼珠子一转,突然明白了:“两位皇子来楚地都是为了要立军功以便于将来争储,如果两人都没有军功,二人还可以和平相处。要是三皇子立了军功,而大皇子寸功未立,心中不免会有些嫉妒。”

  邓元觉点了点头:“正是如此,到时我再给大皇子一个机会,让他来攻打寿春,明眼人都知道,寿春迟早都会被我们拿下,只是时间长短罢了。大皇子肯定会欣然接受,到时徽城和柴桑不又全部回到我手里了吗?”

  吴腾连声称赞:“岂止如此,那时他们两支大军的补给也反掐在我们手上了。”

  襄阳城下,田无忌刚刚下令发动了最后的总攻。项楚已经整整坚守了三年,本来他还能再支撑一段时间,但宋军攻到寿春城下,熊焕迁都江都的消息成了压倒襄阳守军的最后一根稻草,又加上最近齐军不惜代价的攻城,项楚再也守不住了。

  “项将军,东门失守了。”

  项楚有些不甘,抬头看了一眼城外的田无忌,大声喊道:“打开西门,我们突围出去。”

  田无忌立刻分兵拦截,但依然抵挡不住项楚的骁勇,被他带着剩下的三万大军撤回了随州。

  襄阳城虽然拿了下来,但邓元觉已经领先自己太多,再不加快进程,只怕大半个楚国都要落入宋人之手。

  田无忌若有所思,一边朝着城内走去,一边盘算着下一步是应该继续和项楚死磕,还是先分兵去占领楚国城池。

  就在田无忌刚踏入城门的时候,两边突然窜出六道人影,一起朝着田无忌偷袭而去。

  刚刚打下的襄阳城本就一片混乱,心不在焉的田无忌一时也没想到项楚撤退之后,城内居然还有刺客留下。

  身边的几个亲兵急忙拔刀迎战,六名刺客被拦下了四个,剩下两人在同伴的掩护下,瞬间冲到田无忌身前。

  田无忌身为齐国大将军,一身武艺也是不凡,慌乱中抽出腰间长剑,一连刺出六剑想要迫开面前的一人。

  谁知那人早已研究过田无忌的剑法,身体毫不避让,迎着长剑冲去,剑尖“噗呲”一声,直接没入那人的肩胛骨,但同时长剑也被那人手上的双钩卡住。

  另一名刺客则趁机一剑刺向了田无忌的后心,田无忌长剑拔不出来,只得撒手,勉强扭动身体避过要害,但长剑还是在偏离心脏一寸的地方刺了进去。

  田无忌强忍着疼痛,运起内力折断剑身,随后迎面一掌拍向了偷袭自己的刺客。

  刺客举掌相迎,双掌相碰,“砰”的一声巨响,受伤的田无忌借着对方的掌力飞出了战圈,重重跌倒在地。

  这时随军出征的天齐教高手也赶到现场,十几人把场中的六名刺客团团围住。

  为首的一人跑到田无忌身边,只见他已经昏了过去,剑伤处仍然血流不止,刚才的那一掌也伤到了经脉。

  “朱法王,你快看看大将军,他伤的很重。”田无忌的亲兵队长十分紧张,出了这种事情,他作为队长难辞其咎。

  朱法王名叫朱亥,和候赢一样,也是天齐教四大护教法王之一。

  此时朱亥满脸忧虑,先是出手封住了剑伤处的几个大穴,又拿出天齐教的外伤灵药天齐断续膏抹在伤口处,暂时替田无忌止住了血。

  “快把大将军抬回去找军医医治,这里有**药丸,大将军醒后先给他服下。”说完朱亥从腰间摸出一个药**丢给了亲兵队长。

  “隐星教的陈磊陈长老,朱某应该还没认错吧?既然来了,那今天你们都留下吧。”朱亥转过身就朝着刚才刺中田无忌的那人走去。

  “陈长老你先去和雷堂主会和,我们拖住朱亥,以后我的家人就拜托你了。”陈长老身旁的一人挡住了朱亥的去路。

  “李长老放心,你们的家人我都会照顾好的。”留下的人必死无疑,陈长老心里也清楚的很。

  “想走,没那么容易。”朱亥纵身一跃,想要跳过李长老,直接去拦下陈磊。

  李长老不慌不忙,从衣袖中掏出两根跗骨钉朝着朱亥打去。

  半空中的朱亥见两道青光一闪,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隐星教鼎鼎大名的暗器,只得向后翻身躲闪,避开了跗骨钉的攻击。

  而陈磊则趁机跳出城外,朝着项楚撤走的方向追去。

  朱亥大怒,单手一挥,十几名天齐教众一起出手围杀李长老等人。

  剩下的五名刺客寡不敌众,半柱香功夫全部命丧当场。

  “大将军醒了没有?”回到太守府,朱亥立马就问起了田无忌的情况。

  亲兵队长怯生生的道:“大将军还在昏迷中,我刚把军医请过来了,他正在后堂治疗,情况不是很乐观。”

  朱亥怒道:“胡说八道,大将军的外伤我已经止住了,虽然还有些内伤,但以大将军的内力也算不了什么,哪有那么严重。”

  亲兵队长小声解释道:“军医也说本来伤的不重,但是大将军的剑伤正好洞穿了经脉,而刺客的那一掌又伤在经脉上,加上失血过多,才会这么严重的。”

  朱亥皱了皱眉头,转身走进后堂,看见军医劈头问道:“大将军现在情况如何?你打算怎么治疗?”

  军医叹了口气:“我建议还是把大将军送回上京吧,战场上的医疗条件太差了。”

  “不行,现在伐楚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个时候要是大将军不在,所有的成果都会被宋军抢去,这会给我们将来伐宋带来不可估量的难度。”朱亥还没有开口,知道整个战略计划的副将田无恒率先反对道。

  朱亥武艺虽高,但只是江湖人士,对于军国大事一窍不通。见田无恒反对,也不好发表意见,想了想道:“不如让大将军自己来决定吧,军医你有没有办法让大将军先短暂醒过来?”

  军医点了点头,从医箱中取出几支银针,轻轻地插入田无忌头顶的几处穴位,片刻之后,田无忌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军医轻舒了一口气:“有什么话现在可以问了,但时间不要太长,大将军现在还很虚弱。”

  田无恒凑到近前把当前的情况和田无忌说了一遍,田无忌听完思量再三,还是决定留下。

  军医还想再劝,田无忌伸手阻止:“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如果离开,之后要是面对宋军,无恒不是邓元觉的对手,一旦战败,四皇子那边也会有危险,所以我暂时还是留在襄阳治疗。无恒你明日先带着大军去取随州,我养伤期间,军中大小事务都由你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