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兽召唤师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毒宗复出

  白泽明最近心情很愉快,自从宗主之位最有竞争力的弟弟白雁浪死在卡罗皇家学院那次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开心了。

  因为父亲白飞羽和宗门长老们终于做出决定,毒宗正式复出了。自从上次毒宗内乱之后,毒宗选择了避世隐居悄悄发展,一晃就已经是十五年。

  这十五年间,宗门山门紧闭,任何人不得私自外出。如有违反,轻则面壁鞭刑,重则废除修为,挑断手筋脚筋,逐出山门,甚至直接杖毙,就连他这个最有希望继承下一任宗主的人也不例外。

  对白泽明这种生性风流的人来说,这十五年简直是生不如死。身边的侍女早就已经无法满足他的胃口了,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过白泽明并没有因为山门大开而得意忘形,他很清楚,现在父亲的身体虽然不是太好,但是再活个二三十年没什么太大问题,自己离上位还早着,更何况自己能否上位就是父亲的一句话罢了。

  他现在尽管占着优势,不过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也都不是善茬,时刻准备着搞垮自己,接手自己的位置。

  白泽明之所以能稳坐这个太子位置,一个是因为他是老大,再一个也是因为他的实力强大。刚刚三十出头,就已经是一名强大的黄金战士了,这足以证明了他的修炼天赋。

  那个被雷劈死的弟弟白雁浪,资质也不错,年龄小潜力大,而且他更是深得父亲的喜爱,所以才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威胁,幸好他死了。

  刚开宗门的时候,白泽明还是很消停的,十五年都忍了,自然不会在意多隐忍一段时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让他等到了,山门开启以后,首先要做的就是两件事。

  一件事是要杀了曾经导致毒宗内乱的李振邦来立威,他们早已经知道了李振邦是红枫叶家族的人。山门封闭,不代表消息闭塞,只要这李振邦不是赵天龙的儿子,他们就不会放过他。这种事情只要做的隐秘,谁也不会知道是他们干的,而且李振邦的仇家也不止他们一家。

  另一件事就是寻找大长老白怒一系潜藏在外的余孽,白怒有一子一女,儿子白威已经死了,剩下的一个女儿虽然和母亲生活,早已和白怒断绝了父女关系,但是她毕竟是白怒的种,谁知道她会不会暗地里偷偷为父报仇。

  毒宗重开山门,可不想再发生一次内乱。他们现在的实力可以不在乎是否再发生一次叛乱,但是这相当于当众打脸,有损毒宗声誉,所以所有的可能都要尽可能的扼杀在摇篮之中。

  白泽明当然不会把两个任务都大包大揽,他只选取了寻找白怒女儿的任务。并不是因为这个任务简单,恰恰相反,整个大陆寻找一个人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不过这个任务可以满大陆的游逛,在宗门憋了十五年,不出来好好溜达溜达怎么对得起自己。

  而且白泽明根本不把白怒的女儿当回事,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黄毛丫头能有什么作为,白怒那老家伙都倒台了,还有谁敢站在毒宗的对立面。

  经过这十几年的休养生息,父亲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从哪里笼络了一批强者,这还没有算上曾经在危难时刻出手帮忙的那些强者,毒宗经历过那次叛乱后,非但没有削弱,现在反而比以前还要强大数倍。

  这些强者在宗族中地位颇高,而且深居浅出,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支配的,自己这位宗主继承人连和他们接触的机会都没有。不过白泽明看的很开,这些人自己接触不到,自己两个弟弟自然也接触不到,都接触不到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找人其实并不是毫无头绪,女孩离开宗门的时候只有三四岁,变化肯定不小,但是她母亲应该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少宗主,有消息了,不过……”一名黑铁战士双手抱拳,单膝跪地,有些犹豫的说道。

  “不过什么?”白泽明骑着一匹高大的高脚马,皱着眉头问道。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死了?白怒的女儿死了?”白泽明挑了挑眉毛,他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少宗主,不是女儿死了,是白怒的老婆死了。”

  “老婆死了?什么时候死的?他们女儿呢?”白泽明有些急切的问道。他可以出来玩,但是不代表可以扔下正事。

  他两个弟弟可是合作接取的袭杀李振邦的任务,如果他们成功了,自己失败了,那就不好了。虽然一次任务失败不至于如何,但是会影响到自己在两个弟弟心中的威信。如果自己对他们的威慑降低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自从白怒老婆两年前死了之后,他女儿就离开了这里,现在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那有没有他女儿的画像?”白泽明有些紧张的问道,如果没有白怒女儿的画像他们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我们带来的人已经在画了,不过并不理想,被询问的几个人描述的差距太大,看到的最终画像都说不像。”黑铁战士为难的说道。

  “废物!连个画像都画不好,要你们有什么用?你去告诉他们,如果连个画像都画不好,就别怪我就要门规处置了。没有真本事,却白白拿了这么多年宗门的俸禄,我让他们怎么拿的,到时候就给我怎么吐出来。”白泽明脸色铁青,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这……”黑铁战士犹豫了一下,他很清楚这并不怪绘画的人,他们询问的都是白怒老婆的邻居以及周边的人。

  这群人本身就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白怒老婆在他们眼中就是天仙一般的存在,白怒的女儿似乎也出落的很水灵,比她的母亲更漂亮,所以大家难免都会有夸大的成分。

  他们都见过这对儿母女俩,但是他们每个人在描述的时候,都会加入一些自己的主观意识,都会将一些自认为美好的东西加进去,这可就要了亲命了。

  “怎么?你想违抗命令?”白泽明语气冰冷,他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

  自己这次出来身边可是跟着一名父亲派来的黑袍神秘人,自己从出来到现在一直都表现的中规中矩,就是想要给这黑袍神秘人留下一个好印象。可是自己的手下竟然在这时候给自己上眼药,怎能不叫他火大。

  “不是,少宗主,小的有下情相禀。”黑铁战士硬着头皮说道,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那绘画的人之中有他的一个好兄弟,他不得不尽量争取一下。

  “说!”白泽明脸色缓和了一些,他为人虽然傲气,但是其实他对手下人还是很好的。只要手下人忠心于他,认真为他办事,他都不会亏待的。

  “这群贱民嘴上没有把门的,说话各种夸大,每个人说的还不一样,我们根本无法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画出准确的人物画像。”黑铁战士愤恨的说道。

  白泽明的眉头又一次皱了起来,现在他也有些麻爪,按照面前黑铁战士的解释,确实很麻烦,没有一个准确的描述,即便是神也无法准备画出画像啊!

  “大师,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白泽明看向了身边的黑袍神秘人,恭敬的问道。这并不是白泽明刻意为之,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请示高人,这本来就是他的性格。当然他也不认为黑袍神秘人有什么好办法,这只是他的一种习惯而已。

  “这有什么难的,带我去吧!”黑袍神秘人看了白泽明一眼,冲着面前的黑铁战士吩咐道。

  黑铁战士疑惑的看了眼黑袍神秘人,又请示的看向白泽明。白泽明挥了挥手,示意他按照黑袍神秘人的意思办。黑铁战士领命起身,带着黑袍神秘人离开了。

  “老姜,你回来了,少宗主怎么说的?”一名皮肤黝黑的壮汉,脸上写满了痛苦。

  “老范,这位是少宗主推荐的大师,大师说他有办法。”被唤做老姜的黑铁战士伸出右手,恭敬的介绍着。

  “大师好!不知道您需要我们如何帮忙?”老范也一脸崇拜的看向黑袍神秘人,少宗主推荐的人自然不会有错,他们是一百个放心。

  “把他们全都带到那间房子里去。”黑袍神秘人一指不远处的一处木头搭建的民居。

  众人虽然不知道黑袍神秘人是什么意思,不过出于对他的信任,他们还是把这些平民带到了民居之中,民居连玻璃窗都没有,虽然是白天,但是里面显得格外昏暗。

  “大师,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老范恭敬的问道。

  “你们都出去吧!有任何声响都不要进来,我一会儿就出去了。”黑袍神秘人不耐烦的说道。

  老姜和几名画师都愣住了,这没有画师怎么画人物的肖像?不过他们都没有出声发问,而是老老实实的走出来民居,顺带着将门关上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