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忆大师 > 第一章 秋叶枯黄

  深秋的纽约州,还是烈日当头的上午时分,小别墅的二楼主卧里,秋风撩动纱窗。

  白色的大床上,本·唐克斯赤着上身,搂着丹娜·艾莉森亲吻,只是浅尝辄止,并没有太激情。

  两人很享受这种休假的时光。

  阳光,绿茵,秋风,美人……这一切,只是想一想,就足够让人心醉,何况还是一直忙活的fbi。

  丹娜·艾莉森趴在本的胸口,静静的聆听他的心跳声,此时她感到无比的满足,无比的平静。

  两人走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卡丽的葬礼之后,是她陪着本度过了那段刻骨铭心的时间。

  两人互诉衷肠,一点点的进入彼此的世界,而后发展成了恋人的关系,为此丹娜·艾莉森还主动调到了纽约州分局做行政助理。

  两人也有结婚的打算,本·唐克斯更是把家都搬过来了,去纽约上班的话,都是租房子住。

  不仅如此,本·唐克斯还主动申请休假——这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他一直都是工作狂。

  丹娜也深受感动,所以拖了又拖,不惜上班迟到,一直和他缠绵到现在。

  “亲爱的,你该去上班了!”

  本吻了吻丹娜的额头,“晚上早点回来,我们去看电影。”

  “晚餐呢?”丹娜笑道。

  “外面吃,”本一囧,“我根本……还没研究透彻,等以后再下厨。”

  “没关系,我会等着的。”丹娜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反正,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你总能学会。”

  “是啊!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本搂着她,神色却有些莫名。

  丹娜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真的要感谢文森,如果不是文森当初点破,她可能无法鼓起勇气。

  事实证明,本·唐克斯不仅工作上出色,就是在生活之中,也是好男人一枚,捡到宝了呀!

  在他怀里腻歪了一会,丹娜捡起衣服,洗漱一番之后,她就穿戴整齐的下楼……

  丹娜离开之后,本·唐克斯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他平静是把脑袋枕在手臂上,一直都在留心窗外的动静。

  他听到汽车启动的声音,立马从床上做起来,穿好拖鞋站在了窗口,亲眼看到丹娜开车离开。

  丹娜一路既往的把车开出门,而后推开车窗,对着本·唐克斯来了一个飞吻,直到看见本·唐克斯脸上露出笑容,她才开车离开。

  调离了行动组之后,绷紧的神经松缓下来,她逐渐的回归本性,多了一些活泼可爱,少了成熟稳重,而这一切都是本带来的。

  窗口上的本·唐克斯却没有意识到这点,他在丹娜的车子离开很久,再也看不到影子,听不到声音的时候,这才穿好衣服,来到地下仓库之中,从地板之中扣出一个笨重的大箱子。

  他从大箱子之中拿出了一块电池,安装在笔记本电脑上,而后拿着箱子和电脑,来到了书房里。

  嗡……

  电脑启动,一份份文件自动弹出,密密麻麻的文件页面,交错弹出,很快填满屏幕桌面。

  眼花缭乱的文件逐一覆盖,最终一页文件覆盖完全,桌面上出现了文森·施内特的照片。

  这一天,还是来了吗?

  本·唐克斯痛苦的闭上眼睛,半分钟之后,他睁开眼睛,眼中只有平淡和冷酷,他滑动鼠标,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

  半年前,

  杜克山庄化作火海的第三天。

  本·唐克斯被雷纳主管,私下里带到一个乡下湖边,秘密会见了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萝卜头·米勒。

  那时的米勒局长穿着便服,看起来像是来乡下度假的富豪,也有可能是钓鱼的懒汉。

  本·唐克斯想不明白,为什么米勒局长会这么悠闲,在这种看不到半点人影的鬼地方见自己。

  他直觉到,这不是什么好事。

  事实证明,第一直觉是正确的。

  “唐克斯特工,”米勒局长不等本开口,直接严肃又认真的看着他问道,“我们的信条是什么”

  “忠诚!”

  “勇敢!”

  “正直!”

  本·唐克斯严肃道。

  “没错,我们要求每一位特工,忠于联邦,勇敢向前,正直做人,”米勒局长道,“现在,有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交给你!简单说,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好的,先生!”

  本·唐克斯面色严肃道。

  “我们了解到,你是纽约分局的精英,”米勒局长没有直接说任务,而后把他带到湖边,坐在长椅上,“每年的考核,你都是优秀,有丰富的破案经验……我们认为你是最合适的,没有第二选择。”

  “我能知道任务内容吗?”

  “当然!”米勒局长点头,“你应该注意到了,三天前华盛顿冲天而起的火焰。”

  “是的,杜克山庄!”

  “那么,你应该知道,杜克山庄并不是所有人死绝!”

  “抱歉,先生,我并不太清楚!”本·唐克斯老实道。

  他的确不清楚,当时正和丹娜一起在新家里厮混呢。

  “阿佳丽斯·杜克!”

  “温蒂·兰伯特!”

  “她们是杜克家的幸存者,她们虽然幸运的逃脱火海,但很可惜,家族产业并没有保住。”

  米勒局长道,“fbi接到知情人士的举报和揭秘,怀疑这是一场故意杀人,密谋犯罪的活动。”

  “为什么不直接查”本不解。

  “因为对方的势力太强大,我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米勒局长道,“我希望你能接过这个案子,并且帮我们破案。”

  ……

  本·唐克斯依旧记得自己是如何的嫉恶如仇,如何的给出保障,要抓住幕后真凶。

  也品味到了后悔和无奈的滋味……他完全没想到,这幕后的人,竟然是文森·施内特。

  他已经很久没有关注文森·施内特了,自从卡丽的葬礼之后,他就把文森这个男孩从记忆中摘除。

  但是很显然,不是想忘就能忘记的,何况他根本就没有忘记。

  书房里,

  本·唐克斯正在研究文森·施内特的一切,他要找出文森·施内特的犯罪证据,并绳之以法。

  局里相信,阿佳丽斯·杜克和温蒂·兰伯特是被文森挟持的……尽管本·唐克斯内心怀疑,但却没有开口辩解,而是暗自调查。

  但很多东西,认真了才会发现,那并不是一直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