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兵者 > 033 有人下黑手

  这是一次大规模演练,总队领导几乎全部到位,包括兄弟单位的领导,以及总队下属各个支队的支队长、参谋长,还有地方领导等等。

  贴近实战,边境实际地形反恐作战,这还是第一次。

  准备工作一切就位,誓师大会也在掌声中结束,三支队全副武装,随时出征。

  二中队作为假想敌,他们摘掉肩膀的军衔,头上戴着黑色的头套,进入山里。

  接下来的24小时,三支队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对“恐怖武装”的歼灭。

  “首战用我,用我必胜,三支队——冲!冲!!冲!!”

  严阵以待的三支队发出充满杀气的吼声,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都迸射出冷厉的寒光,每一个人都把气势彻底释放。

  “砰!砰!砰!”

  信号枪响起,三颗信号弹飞到空中,宣布这场贴近实战的反恐演练正式开启。

  “轰!轰!轰!……”

  爆炸声响起,山上升起一团团火光,硝烟的味道顿时弥漫开来,渲染出战场的气息。

  三支队分工明确,特战队兵分三路,踩着战术步伐向山脚跑去。

  “安全!”

  “安全!”

  “安全!”

  “……”

  一连串的精湛战术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标准配备,不出任何失误的衔接,让远处的首长们频频点头。

  “如同猛龙出海呀。”

  “真不错,技战术过硬。”

  “一切的练最终都要转换为战,真不错。”

  “……”

  兄弟单位的领导夸奖,让总队领导们非常开心,他们也很满意三支队的表现,不愧是专业的反恐支队。

  有条不紊的占领,循序渐进的搜捕,一切的一切都在三支队的掌控之中。

  反观二中队,他们作为假想敌的存在,手里拿的是老式56冲锋枪,就是那种仿造AK的老式木托冲锋枪。

  弹匣里一颗训练弹都没有,全都是空的,藏在山上之后,等着三支队歼灭。

  贴近实战?对,贴近实战,也只是贴近而已,三支队人手两把枪,突击步枪与手枪,里面装满了橡胶弹头的训练弹。

  只要看到他们就会开火,虽然橡胶弹不致命,可这是失能性弹头,打在身上疼的钻心,让人无法形成反击。

  完全不对等,为此葛震很是不爽,既然贴近实战,应该给他们弄一车炸药才对。

  可惜规则就是如此,他们就是被打的一方,不会改变。

  “队长,指导员,你们先上。”葛震咧笑着说道:“按照我说的办,保证没有任何问题,最多挨两发橡胶子弹。”

  “成!”

  张向阳跟王海军直接拍板,他们认为葛震这小子说的没错,计划的也没错。

  两个人对视一眼,端着枪从岩石后面冲出来。

  “哒哒哒……哒哒哒……”

  枪声骤响,一颗颗橡皮弹头打在两个人身上,顿时将他们击倒在地。

  “继续射击!”一个命令声从后面响起。

  “哒哒哒……哒哒哒……”

  无数橡皮弹头雨点般继续袭来,哪怕张向阳跟王海军倒地了都不停。

  这橡胶子弹虽然威力小,可弹头的侵彻力还是有的,数十发打在身上,不断的侵彻力叠加,硬生生的把两个人的肋骨打断。

  躺在地上的张向阳跟王海军抽搐不停,嘴角渗出一抹鲜血,蚯蚓状的青筋浮现在脸脖之上,眼睛直朝上翻。

  “够……狠……啊!——”张向阳从牙齿缝挤出声音。

  “三……支……队……任朗朗!你TM够……阴!!!”王海军瞳孔充血。

  打不死人,可骨头打断了。

  看到这一幕,葛震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通红,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盯着下命令的那个人。

  ……

  远处看台,首长与领导们看到击毙两名假想敌,纷纷点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三支队的小组战术配合很棒,值得我们学习。”

  “不错,而且对待敌人的态度非常果断。”

  “……”

  突然,山上所有充当假象敌的战士从藏身处跳出来,把手中的冲锋枪扔在地上,高高举起双手。

  “老大被打死了,我们投降!”

  “首领都完蛋了,我们再也不敢跟你们作对啦。”

  “投降啦,投降啦!”

  “……”

  上百人直接蹦出来扔枪投降,让准备打个大胜仗的三支队彻底懵圈,完全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

  演练里没有这一茬呀!

  “什么情况?”首长皱起眉头。

  “似乎是……恐怖武装全体投降了,演练……以三支队不费一兵一卒全胜……”

  “胡闹!”首长怒了:“刚刚进行进行十五分钟就赢了?这次演练到底是怎么安排的?为什么会突然投降?”

  看到首长发怒,下面的人赶紧跑过去询问情况。

  这也太不靠谱了,这么大阵仗的演练,以十五分钟恐怖武装不战而降?不是这么安排的!

  “怎么回事?”负责人跑过来气冲冲的发出质问。

  “恐怖武装投降了……”三支队任朗朗小声说道。

  “谁让你们投降的?”负责人高声质问。

  “首长,站在恐怖武装的角度,也可以投降呀。”葛震振振有词道:“山已经被包围了,顽抗下去死路一条,投降也无可厚非呀?”

  “什么玩意?演练方案没看吗?”负责人怒斥:“你们二中队到底在搞什么?”

  “到底是演练方案还是演习方案?”葛震眼神一变,声音一冷:“恐怖武装有这么弱吗?恐怖武装手全都弹尽粮绝了吗?只能缩在后面等着被打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演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演戏,全都是演戏!”

  “你、你、你……”

  负责人气的脸色都变了,这是一场制定好的大规模演练,可二中队突然投降,简直该杀呀。

  那么多领导看着呢,还有外省兄弟单位的,还有公安的领导,还是省上的领导……

  “首长好!”突然,葛震一个立正,向负责人身后敬礼。

  不知道什么时候,首长与参谋长亲自来到。

  “首长,他们二中队已经脱离演练规则……”

  “小娃娃,你继续说,别怕!”首长拧着眉头,示意葛震继续往下说。

  “首长,我是列兵,刚来部队懂得不多,可也懂得咱们跟恐怖武装交手时的损伤。他们有这么弱吗?没有!演练就得从实际出发,如果不能从实际出发,那么演练的目的是什么?等到真的进行大规模战斗的时候,一个接一个上去送死?”

  “继续!”总队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只有战胜最强的恐怖武装,才能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任何反恐战斗。我认为必须得有对抗,没有对抗的演练,或者说演戏之下的对抗,除了打的漂亮,一点用没有。首长,我怎么想的就是怎么说的,反正我就是一列兵,说了也不怕!”

  “说的好!”。

  总队长扔下一句话,一声不吭的转身走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