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帝国再临 > 第四节 奥斯曼人到了

  奥斯曼人大军临近,伯爵夫人的葬礼只能草草完成,在纳吉完成祷告之后,就悄悄安葬在了圣伊斯特凡大教堂附近的公墓里。

  虔诚的贵族们喜欢以自己的名义出钱在教堂修建一小块公墓,除这本身就是一种善行外,更因为这可以缓解与治下百姓的紧张关系。

  伯爵夫人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虽然最后因为无法承受生活的打击选择自杀之外,她的一生几乎都恪守天主教的教义。

  圣伊斯特凡教堂中也有一小块以她名字命名的公墓,“玛姬公墓”,玛姬是伯爵夫人未出阁之时父母对她的昵称。

  天边已经有了些熹微的晨光,霍尔蒂扶住自己腰间的宝剑,站在伯爵夫人的墓穴之前。

  这块地方是早就选好的,里面也有相应的石棺,之时来不及修建墓室,和周围众多的平民坟墓错落而居。

  坟冢的正前方是一个石制的十字架,上面由石匠草草刻着“玛莎·韦恩,死于1526,看完希腊悲剧之后被命运扼住喉咙”的字样。

  在霍尔蒂的计划里,匈雅提家族的未来在维也纳和罗马,在威尼斯和热那亚,甚至可以在君士坦丁堡。佩克什太小了,无法承担他对未来规划出的蓝图。

  佩克什城的沦陷只是时间问题,现在这个情况也不允许将伯爵夫人迁葬到别的地方,霍尔蒂只能用这种手法来掩人耳目,防止日后被奥斯曼或者别的敌人骚扰伯爵夫人的长眠之所。

  此时周围已经毫无一人,只有霍尔蒂在这里静静地看着伯爵夫人的墓碑。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把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

  “很感激您对我的照顾,虽然您一贯对我有些冷漠,但是我想这可能是一位母亲的本能,毕竟儿子的身体里已经是另外一个灵魂了。”

  “如果有机会重回佩克什城的话,我会把这里修的更体面一些,并且以你的名义修建一座教堂,我并不相信世界上有神,但是我知道你来过这个世界上,我们之间既然有了如此奇妙的渊源,那我也会满足你。”

  “奥斯曼军队有全欧洲规模最大的专业炮兵,由奴隶简拔而来的耶尼塞里近卫军组成,苏莱曼有三百多门发射铁弹的大炮。他的军力超过五万人,佩克什城只有三百多名军士,市民也只有几千人。”

  (注:这种人口数千的“城市”在当时是常规现象,德国的手工业城市德累斯顿1489年只有4810人,而西班牙的塞维利亚在1534年大概只有7000人,科尔瓦多只有5000人。当然也有人口超过20万的大城市,但是佩克什城显然不是那样的城市。对,真的有佩克什城,匈牙利王国也有佩克什伯爵这个爵位。)

  霍尔蒂看着这位名义上母亲的墓碑:“我并不是怯懦,而是在正面同苏莱曼交锋根本不可能胜利。和注定不可能战胜的对手作战,并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年轻的伯爵拍了拍这位母亲的墓碑。

  “如果可能,我还会回来,但并不是现在。”

  将这些话缓缓说完,霍尔蒂心头似乎也放下了担子,算是对死去的人有所交代。

  此时教堂的钟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圣伊斯特凡大教堂的钟声最近响得很频繁。

  纳吉的大脑袋又一次晃悠悠的出现,这一次他的脸上写满了恐惧。

  “鞑靼人!南边来了好多鞑靼人!”

  金帐汗国的孑遗克里米亚汗国在五十年前就已经被奥斯曼帝国征服成为其附庸,之后的岁月里克里米亚汗国的蒙古骑兵就一直都作为奥斯曼军队的仆从军参加了几乎所有的战役。

  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游牧生活颇为艰苦,能够作为奥斯曼的炮灰参与到劫掠中来对其而言无疑是一件好事。

  许多甚至穷到连马都没有克里米亚鞑靼人也要参加到奥斯曼的征服大军中来。

  不过霍尔蒂怀疑纳吉看到的并不是蒙古人,因为奥斯曼的军队中也有很多擅长骑射的蒙古式轻骑兵,纳吉这家伙的主要精力都在女人的肚皮和小男孩的屁股上,恐怕分不清奥斯曼军中的土库曼骑射手和鞑靼骑射手之间的分别。

  “好了,我知道了。”

  霍尔蒂挥了挥手,带着纳吉走出墓园,等在外面的军士们将马给他牵过来。霍尔蒂就翻身上马带着纳吉往城墙方向去。

  佩克什城只有一道三米多高的百多年前修建的内城墙,外面是石灰岩,里面是夯土。这样一道防御工事面对奥斯曼人的大炮很难起到什么防御作用,不过隔绝轻骑兵侵扰是足够了。

  佩克什伯爵的军事顾问斯维因穿着一件黑色的半身铠甲带着城中仅剩的三百多名军士已经在城墙的南面上立好。

  其中有大约五十多名不穿盔甲的火绳枪手,以及两百多名身穿步兵板甲,头戴土耳其风格头盔的重装步兵。

  这些军士清一色都是来自德国的日耳曼人,现在的君主和领主们大多使用雇佣兵作战,因为原来的封建骑士不仅动员缓慢,而且缺乏纪律。

  最重要的是根据封建义务规则,一名骑士的义务是为他的君主每年征战四十天,这在查理曼大帝的时代没有任何问题,然而现在随便一场战役前后就动辄数个月,而战争更会连绵数年。

  像英国人和法国人的百年战争,真指望不上这些一年只上班四十天的骑士老爷。

  当然骑士老爷们也不是不能谈,超过四十天以后君主给发军饷就行,然而问题是既然都是要发军饷,我为什么要给你钱呢?

  所以英国国王在百年战争中直接取消了骑士老爷们参军,他们只要掏一笔名为“盾税”的钱就行,然后英格兰的国王们直接就去拿这些钱去雇佣长弓手了。

  就这样,军饷花费更少,战场纪律更好的雇佣兵渐渐替代了封建体系组织起来的骑士。

  而且相比较随时有可能聚起来闹事的本国同胞,贵族们更倾向于外国雇佣军,因为这些人更听话,而且绝对不会因为自己胡作非为而反对自己。

  在匈牙利,雇佣军事技术更先进的德国人几乎是所有领主的选择。

  11年前法国国王弗朗西斯一世挑起意大利战争的时候,他的军队中有一半都是外国雇佣兵,包括九千名德意志长枪兵,六千名来自西班牙巴斯克的弩兵,而他的全军只有两万九千人。

  欧洲不依赖雇佣军打仗的大概只有即将到来的奥斯曼苏丹苏莱曼一世陛下。

  “我不是让你去维也纳了吗?”

  走上城墙,霍尔蒂看到斯维因皱起了眉头。

  “我怎么能丢下我的弟兄和雇主呢?”

  斯维因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