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皇朝第一妃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孩童心性

  北辰琅婳至今也不会忘记,在她得知薛海娘不见踪影那一刻心头是何等怒火中烧。

  与南叔珂连夜赶来佛光寺一事串联起来,她自是立马猜到,定是南叔珂将薛海娘悄无声息地带走。

  当时已近子时,她回到厢房后得知此事,不惜夜半前去叨扰北辰让,而刚出了房门便见北辰让已然一袭夜行衣,携着佩剑正欲出行。

  二人面面相觑,已是晓得彼此心中所想。

  北辰琅婳连夜行衣也顾不得换上,便与北辰让飞檐走壁正欲往南叔珂处截人。可中途,却被无方法师拦了下来——

  北辰琅婳回过神,娇丽妩媚的容颜顿时扭曲狰狞,“怎么,南叔珂另寻新欢,将你赶了出来?”

  这算是她唯一能想到的缘由。

  薛海娘笑着摇头,神色透着几许无奈,“先前是我骗了你与世子殿下,实则我与梁婕妤皆非清惠王殿下的心上人。至于昨儿,我无非是瞧着北辰皇子也在寺内,这才前去侍奉罢了。”道罢,顿了顿,“若你不信,可向北辰皇子求证。”

  北辰琅婳慧黠皎洁的狐狸眸微微闪烁,嘴角一扬,嘲蔑道:“我怎知你如今是不是在骗我。”

  薛海娘道:“若我与清惠王殿下有牵扯,何不待在他那由他护着,为何还要前来自投罗网?如此岂非自寻死路。”

  北辰琅婳嗤笑,“那是你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不畏生死。”

  薛海娘自知如今与她解释不清,将竹筷子强行塞入她手中,坐至她身侧便替她布菜,“你信我也好,不信也罢,从今儿起我们仍是住在一块儿。”

  北辰琅婳气急,怒嗔道:“凭什么!”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当她这是客栈么。

  又指着外间,“你,今儿给我睡去外边。”

  薛海娘拒绝,却言之凿凿,振振有词,“不行。若是我在外头伤了风寒届时只怕会给这寺中上下添上些许麻烦,怕也会令郡主与世子烦忧。”

  北辰琅婳翻了翻白眼,往嘴里塞入一块红焖烧肉,“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况且,区区在外头睡上一夜罢了,难不成便刚好会得了风寒!再者,即便是着了风寒又如何,即便是搁着不治,也是死不了人的。

  薛海娘头头是道地解释,“奴婢这孱弱身子可不能与郡主相比,郡主是习武之人,这得了风寒自是算不得什么,您也知道,奴婢是提一桶洗澡水都能摔倒的人。”

  北辰琅婳都给她这话气笑了,重重将筷子一搁震得桌上的瓷碗都颤了颤。

  “我怕是还不曾知会过你,本郡主便是医者,虽无法与神医齐名,却也是自小捣鼓着草药长大的,别担心,我待会儿给你喂些东西你含着,那样即便你在外间过上一夜,也必定不会得了劳什子风寒。”

  薛海娘愣住。

  医者?

  夜凉如水,皓月当空。

  北辰琅婳倒真未与薛海娘玩笑。二人洗浴后,她便领着薛海娘来至外间的塌上,将她往塌上一按,又往塌上扔了一卷薄毯子。

  “莫怕,方才我喂你的药散,是可增强你体质的。莫说仅仅是在这屋里头睡上一晚,便是睡在冰天雪地的大街上,你也是不会轻易得风寒的。”北辰琅婳颇为刁蛮,环着双臂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坐在榻上的薛海娘。

  薛海娘神色惬意,轻轻解下外袍,仅着中衣,褪去绣鞋蜷在塌上。

  好在她身形娇小而纤细,倒也不至于过于难熬。

  薛海娘笑靥如花,清雅娇丽的面容上竟是寻不出一丝遭受挫败的恼羞成怒。

  “郡主也请早些休息吧。”

  北辰琅婳一时说不清心头那一丝羞愤,可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是不愿在此与薛海娘多费唇舌的,是而甩袖离去。

  次日,刚过巳时。

  素来习惯了早起练功的北辰琅婳自是与寻常闺中女娇娥不同,辰时未至便已起身,待至巳时,已是一个时辰。

  饥肠辘辘的北辰琅婳走入屋内,见薛海娘仍蜷在塌上,便扯开嗓子嚷嚷道:“起来。”分明她才是俘虏,竟是比自己这正主起得还要晚些。

  薛海娘原就浅眠,被她一嚷自是叫她从睡梦中醒来。

  她昨儿因着后半夜风大,起了好几回夜,将近破晓时分才睡了去。

  “我饿了。”北辰琅婳见她揉着惺忪睡眼,不禁冷哼了声。

  薛海娘起身走去洗漱,一边道:“今儿无方法师还不曾将膳食送来……”所以你姑且先忍着吧。

  北辰琅婳将袖刀往梨花木桌案上狠狠一拍。

  震得那材质称不上极佳的梨花木桌都颤了颤。

  “他难不成不知道这个时辰我要用早膳么!”被北辰世子与无方小法师纵容惯的北辰郡主殿下表示很是不满。

  薛海娘洗漱完毕,走至她身侧坐下,“许是路上有事耽搁了。”

  北辰琅婳冷笑,“平日里即便是有事,无方他也会命僧人将膳食送来。我瞧着他怕是忘了这厢房还有本郡主在。”

  薛海娘微皱眉,对于北辰琅婳这般蛮横无礼又是非不分的性子略感不满。

  先前虽瞧着北辰琅婳桀骜娇蛮了些,却也不至如此……

  就因着无方未能及时送来饭食,也会大发雷霆!

  这个无方,究竟何等人物。

  薛海娘嘀咕着,也不与她交谈。走到内室取来些许话本解闷。

  北辰琅婳原就一腔怒火,现下见薛海娘亦是对她爱搭不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在这待着,给我去找找那无方,看看他到底在干嘛。”

  薛海娘合上话本,似笑非笑,“北辰郡主,我并非你婢女,无需为你办事,你若真想去寻无方法师便自个儿去吧。”

  却未料北辰琅婳像是被触及了逆鳞般,登时拍桌起身,“我为何要去找他!他自己没能及时给我送饭,难不成还是我的错了。”

  薛海娘懵懂不解,“我并未说你二人谁有错呀。”

  莫不是这郡主今儿一早去练武之时,路上遇着南叔珂,在他那头受了气,现如今才像是吃了炮仗一般。

  北辰琅婳语塞,轻哼一声便往屋里走去,跳到榻上,抓起被子便闷头盖住。

  那一番模样,竟是如同那受了气的孩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