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热血空城 > 第十三章 谁的错

  “咄咄咄——”

  赵先觉弯曲着手指扣响着桌子,把会议室里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他的手指在空中虚了一个圆,然后看着他们,那群一直眼高过顶、高高在上的日本人,说:“这就是一个圈,一个套。我们手里拽紧的,是收圈收套的绳索。现在,这个圈套里有一只野猪,你们就急着要收网山呼万岁了,可是如果这个圈套里本来应该捆住一只老虎,而你们却想放下手里的绳索,把一只生了病的老虎放生,你们不会觉得可惜吗?”

  连西乡在这个时候,都用那种看不惯他又不能打死他的眼神盯着对面的赵先觉。

  面前这个中国人的表情都快扭曲了,他的日本语说得非常的标准,一字一句一个语气助词,坚决地让人以为他才是宪兵司令部的司令长官。他大概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香城乃至江城地界的头号人物,他仿佛已经把江城军统人员一网打尽了,此时此刻正坐在荣誉的殿堂里,向着那些本该崇拜他却因为他是中国人而看不起他的人示威。

  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加上莫名其妙的自卑感,让他现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他现在就是想着如何挖空心思怎么证明自己的价值,他想成为日本人,可日本人没那么容易认同他。

  西乡压了压手掌,“坐下!”

  赵先觉自知有些失态,捋了捋额前的乱发,老老实实地坐了下去。

  西乡一直以为赵先觉是个疯子,如此疯狂地出卖自己的同胞,他的确配得上疯子这个称呼。但西乡一耕助没有办法,香城只是江城的南大门,他一个大佐坐镇,宪兵大队也就是个虚名,手底下能调配的人手不足三百,那些个职能课,有名无实,都是一群饭桶,要么就是外行。

  如果没有赵先觉,他的宪兵司令部不知道被军统炸飞多少次了。所以,西乡只能依仗他,尽管表面来说,军统暂时没把香城日本人放在眼里,每次行动针对的都是赵先觉个人。

  他这个人吧,就是招蜂引蝶的典范人物,可以说他要是在一天,香城就不会太平,可是现在香城离不开他,属于丢丢不掉,吃又不想吃的鸡肋。

  摇头。

  深深的无奈。

  西乡甚至想,迟早有一天,要陪着这货一起去向天照大神报到。

  “司令官阁下,那赵正明还杀不杀了?”治安课问,他是听了半天,仍旧是一头雾水。

  西乡白了他一眼,还杀个屁杀,留着赵先觉,对手至少还有个发泄目标,有迹可循。要是真把赵先觉处决了,说不定重庆一怒之下在香城搞个大动作,那就防不胜防,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大军西进,后方空虚,偌大一个香城,到处都是漏洞。

  说心虚也好,说妥协也罢,安全第一总是没错。前方正在会战,后勤补给物资源源不断地从长江运来,江城都塞满了,有相当一部分物资要在香城中转,这个时候重心不能偏移,宪兵大队必须优先保障物资安全,否则被军统特务趁了漏,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剩下的那些,又只能交给侦缉队了。

  “那大家都没意见了?”赵先觉看懂了西乡的眼神,脸上有些得意,“人交给我,杀不杀我来决定。”

  几个课长没有说话,但仍然有人互相对视,莫名其妙。

  他们是在想,特么的,说了这么久,这个赵正明到底是杀还是不杀了?

  杨双一直盯着宪兵司令部的二层楼。东苑十五号的视角并看不到司令部的全貌,但是他能看到赵先觉进出会议室。他甚至能看见赵先觉出门的时候,神色阴鸷的模样。他本来长得还算仪表堂堂,三十多岁的年纪,衣冠楚楚也像个富家公子,只是常年眉头紧锁,没有笑容,使得他的脸上写满了这个人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畿语。

  杨双不能理解,赵先觉应该是立了大功的,为什么脸色还这么难看。

  他当然不懂得一个醉心于安身立命、改头换面的人心里在想什么。

  赵先觉是在想,军统居然还有人能在香城的范围内往外发送求援电报。看来,他并没有彻底消灭掉这些难缠的地鼠,他需要重新布置。

  赵家茶园还得去一趟,那里应该有军统的电报收发机,第一次去没找到,看来不把它找出来,寝食难安。

  一楼有些异响,杨双放下了望远镜,悄悄地到了门边,从门缝里,他看见赵弄在前,王安柔在后,两人拾级而上,从一楼上来了。

  “布谷、布谷!”赵弄嘬着嘴,学着鸟叫。那是他们以前在山里玩的时候,相互约定的暗号。

  “这呢!”杨双打开了门,赵弄吓了一跳,“你怎么跟个鬼似的无声无息?”

  杨双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隔壁就是宪兵司令部,小点声。”

  王安柔挤开了两人,进了屋子,杨双问道:“怎么样了?表姐。”

  王安柔依然一副冰冷的面孔,她打量着这房屋,淡淡地道:“按你说的,我已经通知日本人了。但是我不敢保证,会不会真的引来别的行动组。”

  杨双管不着,他现在只想救他的东家,至于把谁引来了,又闯下了多大的祸,这个黑锅他背不动。

  “要不,你去一趟江城吧,那儿应该还有你们的同僚吧?这里我来就行。”杨双补充了一句。王安柔冷笑了一声,“晚了,现在什么都说不清楚。”

  她不是没想过会不会引来不该来的人,然后被赵先觉又来一招瓮中捉鳖。而是她也不清楚江城组织的架构,更关键的是,现在无论是重庆还是她,都觉得江城应该是出了内奸,这个时候不做反而不错,但是绝对是做什么错什么。

  包括那封电报,站在军统内部来说,她是绝对不应该发的。香城这样的局势,就是一个无底洞,不从长计议,一切操之过急都是灭顶之灾。

  在最该沉默的时候,她决定站出来帮助杨双。

  那不出自她的职业素养,而是一时冲动,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