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明末中兴路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亲信之叛

  让萧轩没有想到的是,就在那一夜不久,身边的亲卫营战士就送来一封秘密的奏报,不由的让萧轩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

  十四五岁的薇儿跟在萧轩的身边已经有不少的时日了,并不是在登基之后才过来的孩子们,可以说是信邸旧人了。做为萧轩亲信范围内的女孩,在渐渐长成之后也算是萧轩在繁忙之中为了缓解压力经常宠幸的女孩之一。

  “这些日子以来,诸事繁忙,很久没有来看你们了,你们不会怨恨我这个名不副实的帝王吧?”萧轩笑道。

  见到萧轩前来,薇儿等孩子们也都没有太过的拘谨,似乎是因为经常在近前做一些杂物,对萧轩的脾气秉性也早已十分了解了。

  “皇上这是哪里的话,姐妹们都知道皇上心系天下百姓,平日里就算是皇后还有以前的贵妃娘娘那里都很少光顾呢。。。”来到萧轩临时寝室内的薇儿笑着说道。

  萧轩在有所防备的情况下自习观察,还是看到了演技并不算是多么出神入化的薇儿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预期。

  在这种情况下,萧轩为了避免意外,也就不打算太过冒险了:“薇儿今天身上的香气似乎有些特别啊。。。”

  “哦,是皇后娘娘亲自赠送的香囊,皇上如果不喜欢,那薇儿就把它扔掉,从此再也不用这些东西了。。。”此时的薇儿虽然看起来还很镇定,不过却也显现出几分紧张了。

  “香气没有什么,我是说,在这香气之中似乎还有几分污浊之气。薇儿今天的裙带似乎有些潮湿,不知是不是洗衣服的时候没有晾干?还是。。。还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裙带?我想,那上面应该不是得了瘟疫的人用过的东西。如果是那样,太不安全,太容易死人和露馅了。应该是一种在正常的情况下不容易带来危险的裙带,里面应该也不会藏着暗器或毒药,因为亲卫营内的安全条例,是能够完全杜绝这种夹带的,很多东西都是经过严密检查的。又安全、又不像暗器或者毒药那样容易被查出来,还能很方便的使用并且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能够全身而退。。。然我猜猜。。。应该是,应该是杨梅疮病人的体液,对不对?这样可以很隐蔽的手段就让我这个号称要解放全天下百姓的圣人从此不仅身死,而且还身败名裂?”

  萧轩越来越直言不讳的话让薇儿绝望起来。不过薇儿毕竟不是自幼开始培训的什么职业杀手,直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些犹犹豫豫,不知到自己是应该拼死一搏还是认罪求饶。

  薇儿最终还是痛哭流涕的突然间跪下来求饶道:“薇儿有罪。。。一切。。。一切都是那曹化淳曹公公的安排,还有周遇吉等人。。。薇儿一定把自己知道的全说出来,将功折罪。。。”

  此时的萧轩却郑重的说道:“你也不算是小孩了,应该明白你的这些做法已经触及到了一个君上最基本的一些底线,我根本不可能饶恕你的性命,你明白么?”

  “薇儿明白,薇儿只求绕过家父一条性命,家父与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薇儿还求皇上让薇儿死个痛快吧!薇儿实在害怕那极刑之苦。。。”

  此时的萧轩却陷入了沉思之中,尤其是当田秀英还有周大勇等人此时都在屏风后闪现出来,让自己暂时可以不用时刻提防着这个女孩的狗急跳墙的情况下。

  萧轩没有想到,连与与自己关系如此亲近的人最终都因为自己的一些行为走上了背叛的道路。这种事情虽然以前的时候就隐隐有所感觉,但自己似乎还是太有些恋旧和照搬过去的一些经验了。

  过去的历史上那些曾经忠于崇祯的人,或许并非仅仅是忠于皇帝本人,而是忠诚于皇权所代表的正统和正道。当崇祯已经不是历史上那个皇帝,而是彻彻底底的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忠诚的基础不存在了,又怎能一切还去套原来的历史呢?

  此时的萧轩在经过了自己的思考之后也最终做出了决断。如果是在以前,那自己或许会想到留这个女孩暂时一条命,以求能够挖出更多的人。毕竟自己以前的权力基础就是自己的亲信还有一些旧人,不过这几年的时间以来,自己的权力基础实际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发生变化了。那些过去曾经的依靠,在完全不同的情况下,就再也不是自己能够信任的了。

  甚至,如果不是田秀英主动将很多事情揭发出来,表明了自己的忠心,连田秀英等人,自己也不会选择信任,而是让身边的所有人来一次彻底的大换血了。

  “你的要求太多了。不过也还算合理。现在的我已经不自称朕,皇权也不是原来那个建立在暴力威慑之下的脆弱权力。你的要求虽然在过去看来很有些过分,但现在看起来却不无道理。因为即便以后有人效仿这些鬼魅伎俩,我相信革新天下的火种也已经传播了开来,没有什么人能够仅仅凭借上层的一些鬼魅伎俩就能真正的夺取权力了。。。”萧轩最终说道。

  田秀英在之后还是有些不放心:“这样真的行么?仅仅是处决相关人就可以了?难道这样的大逆也不连累家人?”

  萧轩思考片刻后说道:“我不会饶过她的家人,不然的话以后的风险还是太大,会有其他的手段来震慑那些宵小的。但我仔细权衡之下,还是觉得如今我的身份并不是以前那种帝王了。如果太过于强调高高在上九五之尊脱离地气,对很对东西反而有害。因此不便再套用以前那些名义。。。”

  就这样,一场清洗首先从萧轩身边的不少人展开了。过去曾经是自己亲信的不少宫人和太监,在此时此刻也不得不让萧轩疏远起来。只是萧轩还想到一个人的时候,也不由的有些惆怅。因为不知道这桩身边的大案,是否连王承恩也要牵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