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技能下载器 > 第一百章 结束也是开始

  “你……”钟南天心头的火疯狂燃烧,最后却化为了重重一叹,“你怎么能……怎么能干这种事……”

  “是我错了。”钟露难过道,“我不想跟不爱的人度过一生,所以才干了那么没头脑的事。”

  钟南天唯有叹息。

  “范良,所有的事都因我而起,该死的人是我才对。”钟露深吸口气,缓缓说道。

  “你说的没错。”范良表示认同,然后头向悬崖一偏,“跳吧。”

  钟露为之一窒,她还没想过去死。

  范良神色冷漠道:“对于娶你的事我没有一点兴趣,所以,你还是用死赎罪吧。”

  “我……”钟露向后退缩,眼神中充满恐惧。

  范良懒得理她,将钟南天提起,伸出悬崖外,灿烂笑道:“现在你觉得我要杀死你还是不是个笑话?嗯?”

  钟南天瞳孔骤缩,他想起了之前与范良的对话,心里满是苦涩。

  “你想侮辱我吗?”钟南天整理整理心情,正视目前的处境,他用仅剩的一点骄傲回道,“不过是一死,有什么好惧怕的?”

  想通这一点,钟南天的情绪更加平静,唯有对自己的女儿,他的感情才会出现波动。

  他满眼热泪,喊道:“露露,你走吧,越远越好,永远不要想着报仇,好好的活下去!”

  钟露还没来得及说“不,我不走”,便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近。

  很快,三人的视线里出现了几十来人,为首者便是王晋的叔叔王长老。

  “你也在,太好了。”眼尖的范良第一时间发现了人群中的林木。

  “你见证我计划的开始到结束有什么感想?”

  范良笑了几声,慢慢敛去笑容,冷然道:“我说过,要让你亲眼看着我怎么摧毁凌霄宗,现在你有机会大饱眼福了。”

  话毕,范良缓慢的一一松开手指,使众人的心无不悬了起来。

  “放开我爹!”

  眼看钟南天就要命丧魔爪,钟露再无法等待下去了,她昏了头般朝范良冲了过去,想要拉住钟南天的手,她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王长老那些人身上了,在她坠崖前,一定会有人救她的吧?

  可是,她从没跟人讲过她的计划,在她冲出去后,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范良侧身避开使她扑了个空。

  “啊!!”

  钟露尖叫着坠崖了,临死前的惨叫声在云雾间回响。

  【恭喜获得颤栗值】

  【当前颤栗值为99/100】

  “露露!露露!”钟南天悲怆的对崖下大吼大叫。

  “到了你。”范良面无表情的吐出三个字,钟南天步了自己女儿的后尘。

  【恭喜获得颤栗值】

  【当前颤栗值为1000/100】

  【任务已完成,180秒后自动传送,是否立即退出?】

  范良先把这事搁置一边,王长老等人终于回过神来,尤其是王长老,愤怒至极,掌门居然轻描淡写的就被杀了,而面对掌门的险境,他竟然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

  “受死吧!”

  惊怒交加的王长老直接冲了上去,但他还没碰到范良,便看到这个行事夸张的年轻人跃起,面对着他张开双臂跳下悬崖。

  林木悚然一惊,他立即奔过去向下望,范良那条骨头粉碎的手臂就像破布般在风中胡乱的拂动着,满脸的癫狂。

  “哈哈哈哈……”

  哪怕范良的身影消失在云雾间,那张狂至极的笑声仍旧回荡在众人耳边久久无法平息。

  疯子!

  所有人的脑中同时出现这两个字。

  ……

  【副本已完成,正在结算】

  【副本通关评级——S】

  【获得生存点4000】

  【请抽取副本通关奖励】

  意料之中,如果这样摧枯拉朽的方式还不能获得S评级,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再来看范良的抽奖。

  【名称:牛头的键盘】

  【类型:电器】

  【品质:普通】

  【攻击力:无】

  【属性:强化】

  【特效:它总是能给隐藏在屏幕后面的人带来无穷的力量】

  【备注:每天都豪情万丈的以为能码一万字,结果果然四千字就歇菜了。

  每天早晨都以为自己是世界之王,到了晚上却觉得自己不如一块肉松面包。

  PS:搜集到牛头的显示屏,牛头的主机,牛头的鼠标,将其组合后,会发生什么呢?】

  范良忍住了摔键盘的冲动,他不认为自己的运气会连续差两次。有道是物极必反,娘到极致就是猛,猛到极致就是娘,几秒的延迟后,范良听到“叮”的一声。

  【恭喜你获得一份S级通关奖励】

  【检测到您下载了一个种子链接】

  【正在分析……】

  【必中板砖正在下载】

  【10%……30%……55%……70%……99%……】

  【名称:必中板砖】

  【类型:武器】

  【品质:精良】

  【攻击力:弱】

  【属性:强化】

  【特效:必中的板砖,再牛逼的人都逃不过被拍的命运,永不碎裂的特性,让无数喜欢劈砖的武术家哭红了眼】

  【备注:随手可得,补给充沛,简单实用,且威力巨大,是居家旅行、趁火打劫的不二选择。

  有道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穿的再屌一砖撂倒!”】

  范良左手一沉,红色砖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表面粗糙剌手,但给人一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安全感。

  ……

  时间回到副本世界。

  坠入崖底的钟露慢慢清醒过来,眼前模糊的世界渐渐清晰,她发现不远处是他父亲的尸体,四肢都扭曲变形了,身下有一大摊干涸的血迹。

  时间过去很久了吗?

  钟露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是从钟南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为什么没有弟子来收尸呢?

  钟露满眼困惑,直到他看见了更多的尸体,有凌霄宗弟子,也有别的宗门弟子,发生什么了?

  凌霄宗正在被各个宗门围攻吗?

  钟露试着爬起来,身体无处不痛,尤其胸口部位,断掉的肋骨在内戳来戳去,疼痛难忍。

  她为什么会活着?

  未来该何去何从呢?

  “桀桀桀……”

  突然,身后有怪笑声。

  钟露猛然转头,一名身穿黑袍的高大男人正露出诡异笑容的看着她,在这个男人的脖子上有一圈骷髅头,使男人浑身上下充满邪气。

  “你是谁?”

  “白起,人屠白起。”

  男人手里的魂幡随之发出凄厉的哭声,似是有上万人在内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