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花都圣王 > 第82章 聊心事

  很快,柳轩和边妍丽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别墅。

  回到家后,柳轩直接把小视频传给了边妍丽,告诉她让张成找个黑客直接匿名发给媒体吧。

  边妍丽发了视频后,看到柳轩盯着自己,于是坐到了他的对面。

  “你有什么问题就直接说,不用这样盯着我,我是个药师,不是读心师。”

  柳轩问边妍丽给岳庆海治脸的药是否真的有用,他怎么感觉怪怪的,虽然自己非常讨厌岳庆海,不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讲信用是必须的,既然答应帮他治脸就不要骗人家。

  边妍丽反问,你怎么会以为我在骗他,有这个必要么。他那种人,我来到中州后见得多了,即使要整他,也不会是这次。是你向他引荐的我,我还没那么笨,如果药有问题,他恐怕也不会放过你。

  再者说了,身为药师,我们也不是光会研制蛊毒的,这次救他,也顺便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不过嘛,那两个药,有一个真的是治疗他那被炸伤的脸,虽然我也不知道能治愈到几成,毕竟我也没检查他的伤口,不知道他毁容有多严重,不过效果算是极好的。

  另外一种药吧,就是类似于让人产生幻觉的*,如果第一种药没有完全治好他的脸,第二种药产生的幻觉,会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恢复了,吃了药后,可以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想看的那张脸。

  当然,脸还是他的脸,就算是幻觉也不会变成金城武的,不过却会是他自己心目中希望的那张脸。

  比如,他以前觉得自己鼻子不高,那吃了那个药后,在照镜子时,他看到的鼻子就是外国人那种高鼻梁。

  柳轩表示,你这样也算是欺骗啊,如果第一种药没有治愈他的脸,即使第二种药让他产生幻觉了,可是,他身边的人,包括他的粉丝没有产生幻觉啊,在他们眼中还是会看到真实的他,都不用描述,只要拍张照片就能证明给他看了。

  边妍丽则劝柳轩不要多想,到时候岳庆海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他们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了,她给的第一种治脸的药用的都是珍贵药材,疗效不会太差的,只是自己没有用过而已,但她相信就岳庆海以前的样子来说,不会更糟糕了。

  柳轩无语的看着边妍丽,他没想到,一向御姐风的边妍丽怎么会突然变得那么调皮,该不会是面对着自己就释放了小女人的天性吧?难倒边妍丽真的喜欢上了自己,看来自己的魅力真的挺大的。

  边妍丽看着柳轩在那自顾自的傻笑,不禁翻了个白眼,当然他不知道柳轩心里在想着什么,如果她知道,肯定不会没有任何反驳。

  就那么安静了一会,柳轩突然一下跳了起来,他问边妍丽自己现在算是算帮她洗清了嫌疑,应该可以把“随心所欲”的解药方子给他了吧。

  虽然柳轩在听到边妍丽和边骨的对话后,觉得边妍丽不仅身世复杂,思想也很复杂,既然说了一次假话,就有可能说第二次,这个人心机颇深,还会使用蛊毒,自己不可不防。

  有一些事柳轩没有完全想明白,可是一时半会他也不想问边妍丽了,一是他现在最着急的是解药方子,其他的可以往后搁置一下。

  二是他也不知道边妍丽是否还会在编个故事骗自己,如果是那样的话,挺没意思的,知道的再多也是假话,何必呢。

  边妍丽想了想,朝柳轩点点头,不过过了几秒她又表示,必须等到媒体和警方那边有动静了才行,张成已经联系到黑客了,如果按照他们的猜想,最迟明天中午前就能在各大媒体、视频、新闻头条看到岳琳那条视频了。

  而他们现在必须等待一下,方法虽然好还不知道是否管用,必须等大众做出反映,看看媒体和警方怎么说,如果风向转变了,她就会把“随心所欲”的解药方子给柳轩。

  柳轩算了算时间,距离十天期限已经剩余不多了,他内心十分焦急,可是毕竟全程通报,确实也没那么快,眼见就要成功了,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在等考试出成绩一样,非常焦灼,不想去睡觉。

  边妍丽看到柳轩这样,有点不忍心,可自己的事也要坚持原则,于是,她干脆陪着柳轩,主动和他聊起了柳轩的小师妹铃儿。

  边妍丽问柳轩对这个小师妹这么好,该不会是喜欢她吧。

  柳轩点点头又摇摇头,其实,他也不太清楚自己对小师妹的感情。自从师父把自己带回去以后,几乎和小师妹都是朝夕相伴的,小师妹从小就很粘人,但所有师兄弟里偏偏和自己关系最好。

  听柳轩回忆着以前的事,边妍丽突然插嘴:“那你们不就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

  边妍丽的用词让柳轩一下想到了上官金月,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在担心自己吧,可惜,当自己刚想起小时候的事就遇到了小师妹病危,根本没来及和上官金月好好聊一聊当年的事。

  柳轩告诉边妍丽,他和小师妹用这个词不合适。他们认识的时候也不算是小孩子了,而且小师妹对每个人都很好,可能因为自己是大师兄,所以更加依赖自己罢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小师妹送的铃铛,一边看着一边说,小师妹她从小就很善良。师父对我们一众师兄弟管教的很严,有时候做错事就会严罚,而小师妹呢,就会暗暗的帮助我们。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师兄弟犯了错误,师父罚我们跪在外面,跪满三天三夜才行。

  就练武人的体质来说,大家开始都可以撑着,小师妹第一晚上送来了饭,我们都还骄傲的拒绝了,都觉得好男儿要有志气。

  结果呢,第二天从傍晚开始突然天降暴雨,我们就在外面露天跪着,师父也不允许我们打伞或者穿个雨披,暴雨狠狠地砸到脸上,大家都跪了两天了,一直还都没吃饭,一口水都没喝过,这时再好的体力被暴雨虐过也都表现出不太好的迹象了。

  柳轩看着边妍丽嘴巴动了一下,他知道边妍丽是想问小师妹第二个晚上没出现么,于是直接回答了。

  小师妹中了“随心所欲”,暴雨前都准备好饭菜了,可是突来的暴雨让她走几步脚都是软软的,后来小师妹还是坚持来了,她拿个长枪当作拐杖举着,一手提着筐,披着雨衣,小心翼翼地朝外面走去,短短几步,她却走得异常困难。

  刚把饭筐放到我的面前,她就坚持不住晕倒了。

  我们把她送进屋里后,师父更加严厉的责骂了我们。我们也很自责,毕竟犯错就应该受到惩罚,可是小师妹晕倒却间接也与我们有关。

  不过当时,只有师父知道小师妹的病是怎么回事,大家都一知半解的。直到后来很久以后,师父才告诉我们小师妹的症状,让我们小心照顾着,毕竟天气好坏不是人为可以避免的。

  那次暴雨很接连下了好几天,小师妹也时好时坏的,只能躺在屋里,我们跪满了三天三夜才得以去看她。

  其实,小师妹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生病师父肯定心疼她,就趁着生病为我们求情,希望师父不要再罚我们了,可是当时的我们本来就固执,看到小师妹因为给我们送饭病得更严重了,就都想着自我惩罚,即使师父松了口,大家还是坚持满了时间。

  边妍丽看到柳轩看着铃铛的眼神,听他叙述的口吻,她知道,柳轩不是对那个铃儿没有感情,而是相依相伴的感情太过复杂,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是亲情还是掺杂了爱情的成分。

  但是,不论是哪一种感情都不重要,因为他们都是彼此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就像是现在,柳轩为了他小师妹几乎拼命。虽然之前也为了帮助雪白萱来找过自己,可是,在边妍丽看来,打架好像是柳轩最拿手的,他习惯了对人好的方法。

  即使不是一个美女,或许遇到有恩的人,只要是跟打架相关的,他都会挺身而出,因为他知道这件事自己可以搞定。

  但“随心所欲”这个蛊毒不同,除了天海集团,还涉及到了苗疆、蛊毒等所有他不熟悉不懂的东西,这些都不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和一双有力的拳头可以搞定的。

  而研究这些,从中去抽丝剥茧的寻找线索,甚至和自己的仇人合作,当然,边妍丽觉得柳轩对自己应该没有什么好印象,就算不是仇人,这些为了小师妹他都做了,这么深厚的感情,即使不是爱情,好像也会满足了。

  两人彻夜详谈,聊了一个晚上的铃儿之后,第二天一早就都去睡觉了,刚睡了没两个小时,张成就打电话告诉边妍丽,媒体那边已经公布了岳琳拍的视频,现在网速铺天盖地也都是那个视频。

  大众虽然没把怀疑降到最低,不过目前以警方的行动来看,已经减少了很多盯梢的警察,而且也在转换方向去调查背后的真相。

  挂了电话后,边妍丽觉得时机差不多了,直接把睡得朦朦胧胧的柳轩叫起来,告诉他等待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他们现在就可以去拿解药方子。

  柳轩一听到解药二字,一下从睡梦中惊醒,穿上衣服就要跑,边妍丽递给他一边水让他先去洗漱,那么长时间都等了,不差这两分钟,他们等一下开车去公司,解药方子她藏在18楼了。

  柳轩此时也没去想为什么自己搜索过18楼却毫无所获,现在他的脑海里只有几个字,小师妹得救了,小师妹很快就会苏醒了。

  两人从秘密的机械电梯直接达到18楼后,边妍丽让柳轩在大厅等着,当她把房子递给柳轩时,柳轩还有点不敢相信。

  边妍丽让他放心,自己本来也没想伤害他的小师妹,两人也没什么利害关系,解药给了就给了,况且,现在大家关注争夺的都是第一种“随心所欲”。

  柳轩点点头和边妍丽告别,他说自己要先去救小师妹,不方便带一个苗疆人回去,等小师妹苏醒了,自己肯定会回中州的。

  边妍丽目送柳轩离开,总感觉经过一夜的聊天后,两人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他们聊天的内容都是围绕着柳轩的小师妹,可边妍丽清楚,自己本来那颗悸动的心又恢复如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