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1.王之血---为白银盟主乌鸦1131加更【1/30】

21.王之血---为白银盟主乌鸦1131加更【1/30】

  

  哭泣是释放压力最好的方式之一。收藏本站

  当你觉得非常压抑,非常痛苦的时候,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大哭一场,往往能让你的情绪得到释放,获得更多的勇气去面对未来未知的一切,实际上,哭泣更像是活人精神层面上的一种特殊的“装置”,这种机制的存在,让人可以承受更多压力而不崩溃。

  当然,它对于死人而言毫无意义,因为死人不会哭泣,也不需要哭泣。

  痛痛快快的哭过一场的温蕾萨的心情好了很多,尽管最后她还是在奥蕾莉亚的要求下,将那些还能吃的熏肉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倒不是说黯刃骑士们开始流行节俭主义,实际上,那些看似普通的熏肉很珍贵...那是奥蕾莉亚亲手为不懂事的妹妹准备的。

  那是凡人想都不敢想的食物...龙肉,巨龙身体上最有营养的一部分,它能让生命快速恢复最完美的状态,奥蕾莉亚也需要一个健康的温蕾萨。

  因为只有足够健康的人,才能熬过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

  “你要带我去哪?姐姐”

  温蕾萨.风行者抓着姐姐的手,跟着奥蕾莉亚行走在死灵之中,鲜血主母所到之处,护卫在两侧的高阶骑士纷纷俯身行礼,这让温蕾萨有了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高阶亡灵,有她见过的兽人,没见过的德莱尼人,还有些人类,矮人,最后是一些形态诡异,如同鸟类一样的鸦人。

  她从未在这个世界见过这样的生物,而最重要的是,能出现在这条通往地下的道路上的高阶死灵们,每一个身上都散发出很危险的气息,温蕾萨在心中对比了一下,以她现在的实力,只要遇到2个以上的高阶骑士,她就死定了。

  像这样危险的高阶骑士,这座城市里最少有上千个...天呐!怪不得凯尔萨斯王子挖空心思也想要和泰瑞昂重新搭上联络,坐拥这样一支军团,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太强大了。

  而这些强大的死灵此时却如同仆从一样,对自己的姐姐恭顺的行礼,这让温蕾萨那颗装满了浪漫的骑士小说的脑瓜里,又开始思考起姐姐在这军团中的崇高地位。

  “他们并非尊敬我,他们尊敬的是站在我身后的那个人。”

  奥蕾莉亚没有回头,但从妹妹的沉默中,她大概能猜到温蕾萨在想什么,她一边和死亡领主们打着招呼,一边低声说:

  “泰瑞昂在德拉诺世界白手起家,花了4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了这一切,他带着他们击溃了那个世界的所有力量,甚至正面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恶魔,他是黯刃骑士毫无争议的领袖,所有人,不管什么种族,来自什么地方,他们都以效忠他为荣,愿意为他的事业奉献一切。”

  “至于我...我的位置很尴尬,温蕾萨,我才刚刚真正进入这个团体,但我很难得到他们的尊重与服从...所以,一会别给我和泰瑞昂惹麻烦,好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奥蕾莉亚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温蕾萨低着头,在姐姐身边的时候,她像是个十足的小女孩,她有些不甘情愿的点了点头,然后发出了微弱的抗拒声:

  “我又不是只会惹麻烦...”

  “唉...”

  奥蕾莉亚叹了口气,帮妹妹将头发抚顺,然后说: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见泰瑞昂,见见你的姐夫。”

  温蕾萨跟着奥蕾莉亚走入格瑞姆巴托的最下方,这里她来过,这里关押红龙女王,她深吸了一口气,跟着姐姐走入眼前巨大的,散发着热量的洞穴中。

  这宽广的地穴尽头,身躯庞大的红龙女王依然趴在那里,她虚弱的身体似乎被某种强大的黑暗力量禁锢了起来,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昏迷中,在女王庞大的身躯周围,血法师们正在尽力维持这种魔力的禁锢,但如果不是巨龙之魂让阿莱克斯塔萨陷入了虚弱之中,他们根本不可能束缚她。

  “哟,瞧瞧这是谁!”

  在温蕾萨走入地穴的那一刻,一个轻佻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游侠回过头,就看到穿着黑荆棘盔甲,顶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死亡领主露米娜斯正好奇的打量着她。

  那双和姐姐一样的血红色双眼盯着她,审视着她,露米娜斯身上传来的压迫要比外面那些高阶骑士更强,甚至让温蕾萨产生了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所以说,你就是泰瑞昂的小妹妹?”

  露米娜斯走上前,丝毫不像是个沉默的私人,她大大咧咧的伸手挽起了温蕾萨的肩膀,她低声说:

  “我还听说你挑衅了娜萨那个贱人?干得好!小丫头...但以你的实力,这种行为可能有些愚蠢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温蕾萨的语气有些失落,因为在场的渺渺数人,每一个人的实力都要比她强太多,她感觉自己就像是闯入了大佬集会的脆弱萌新一样,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这些“凶残”的大佬。

  “但你还是那么做了,虽然确实有些蠢,但最少说明你有勇气反抗,这很好。”

  另一个沙哑的声音加入了这场谈话,温蕾萨回过头,就看到比她高出一头的德莱尼死亡领主,后者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是一名死灵,温蕾萨绝对会认为这是个真正的活人。

  天呐,她脸上的笑容,那灵活的眼神,和活人没什么区别。

  “伊瑞尔,来自德拉诺,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小美人。”

  伊瑞尔朝着温蕾萨伸出手,萌新游侠有些受宠若惊的握住了伊瑞尔的手,她低声说:

  “谢谢,你也很...美丽。”

  “但死人要美丽是没什么用的...力量,实力,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伊瑞尔若有所指的对温蕾萨笑了笑,然后转身摇着尾巴离开,温蕾萨的目光很快就停留在伊瑞尔左右摇摆的小尾巴上,甚至没注意到其他人的靠近。

  “小温蕾萨,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一个熟悉的声音让温蕾萨愣在了原地,她猛地回过头,就看到了曾经认识的精锐游侠,塞伦特.火翼和罗格里奥.日怒,她有些手足无措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但塞伦特只是上前一步,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是死人的集会,活人留在这里没什么好处。”

  “找时间离开吧,小温蕾萨,回去奎尔萨拉斯,永远别再回来。”

  罗格也拍了拍温蕾萨的肩膀,不过在离开之前,他慎之又慎将自己的储物指环交给了温蕾萨,低声说:

  “这里面是我制作的一些小玩具,帮我把它送给我的儿子...凯恩.日怒,然后告诉我的凯恩,他的父亲依然如同曾经一样爱他。”

  之后走入地穴的,还有两个兽人死亡领主,温蕾萨没有和他们搭话,也没必要,高等精灵和兽人的仇恨不是那么容易消弭的,但看着自己的姐姐和那两个兽人打着招呼,温蕾萨内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不管生前是什么,这些人...这些死人,在他们死后,他们有了个共同的名字和共同的种族,死灵,也许只属于生者的仇恨也伴随着死亡一起消弭了。

  “都到齐了吗?”

  一个低沉空洞的声音,将温蕾萨从沉思中惊醒,她抬起头,就看到了那个站在红龙女王庞大身影前方的人,泰瑞昂.黎明之刃,那个被她唤作哥哥长达300年的人,她曾经的亲人。

  在泰瑞昂的召唤下,大巫妖,死灵领主和血法师们齐齐上前一步,围成了一个圈,而泰瑞昂就站在那圈子前方。

  温蕾萨的手指抽紧了,看着眼前的局势,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在见证对于死灵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一幕。

  “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一起建立了黯刃骑士团,我们一路走到现在,经历了太多太多,我们有过牺牲,我们见过灾难,我们抵御并且战胜了强大的对手...我曾向你们承诺过,困在每个人身上的枷锁,都会被一一砸碎!我们做到了,但那只是开始!”

  泰瑞昂摊开双臂,在他身后,红龙女王昏迷的身躯之上散发着微弱的火红色光芒,就像是一团照亮了黑暗的明灯一般。

  “我曾向你们许诺过,我们会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不管我们要做什么,毁灭,亦或是保护,摧毁,亦或是重建,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我的强大之上,而你们,经历过无情战火的洗刷,你们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够,也有资格驾驭更强大的力量!”

  黯刃大领主的目光在眼前的所有人的双眼上闪过,在温蕾萨身上暂停了一下,他收回目光,他伸手接过娜萨递上来的扭曲匕首,魔力和死灵符文的光芒在那匕首上绽放着无情的寒光,而他的另一只手里,握着由奥蕾莉亚送上的水晶杯。

  他转过身,在所有领主们的注视下,他举起匕首,狠狠的刺入了昏迷的红龙女王坚硬的鳞片之中,在鳞片破碎之间,昏迷的女王发出了一声闷雷般的呻吟,而伴随着萨莱茵的汲血能力的发动,一团团灼热的龙王之血悬浮在空中,在血法师的操纵下,这王之血被一点点的压缩,提纯,直到最后,它如同鲜活的美酒一样,落入了泰瑞昂手中的杯子里。

  黯刃大领主摇晃着水晶杯,那被提纯过的龙血散发出灼热的气息,就像是被盛放在杯子中的岩浆一样。

  泰瑞昂走到卡德加眼前,看着大巫妖,大巫妖也看着他,两个人都知道,彼此虽然在合作,但双方的目的并不相同,但泰瑞昂依然在众人的注视中,将第一杯血液,递给了卡德加。

  “喝下它,我的兄弟。”

  “这生命之血会为我们腐朽的身躯带来新生,它会在痛苦中为我们带来新的力量,那力量会成为我们的剑,会成为我们的盾,会成为我们的战马,会成为我们的骑枪,它会给我们足以对抗真正敌人的力量!”

  泰瑞昂的声音越发高昂,在那沙哑与空洞的声音中,整个洞穴似乎都在死亡能量的侵染下摇曳,映衬着黯刃大领主的身影变得越发高大。

  “这神圣之血会成为纽带,将我们彼此连在一起,牺牲是团结的基础,而力量,力量将让我们彻底升华...”

  “喝吧,喝吧!我的兄弟。”

  泰瑞昂看着卡德加,他轻声说:

  “这就是由我们书写的命运...勇敢的喝下它,然后攥住命运的咽喉!”

  大巫妖眼中银色的光芒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举着酒杯,转过身,看着死亡领主们,他沉默了片刻,就像是在盛大的宴会中祝酒一样,将手里的酒杯高高举起:

  “见证我!朋友们...见证这一切!”

  “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干杯!”

  卡德加扬起头,将杯子里如同灼热岩浆一样的龙血一饮而尽,下一刻,他的躯体就开始颤抖,就如同生饮下岩浆一样,那种灼热的热量在这一刻,甚至让大巫妖的魔力都开始暴躁起来,但他毕竟是目前黯刃骑士团里仅次于泰瑞昂的强大者,他很快就压下了身体里的躁动。

  大巫妖走到一边,看着泰瑞昂又一次接下了一杯鲜血,递给了走上前的格洛库什,而那兽人毫不犹豫的将龙王之血一饮而尽,完全没有他当初喝下恶魔之血时候的犹豫,而死亡领主们也对此报以欢呼,气氛狂热到根本不像是死灵们在聚会一样。

  看来泰瑞昂确实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信任,而他也没有辜负这一切...

  “就这样吧。”

  卡德加微微闭上眼睛,用守护者之杖拄着身体,没人知道大巫妖在想什么,但最少现在,他是黯刃的一员,毫无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