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总裁老婆赖上我 > 第88章 二进宫

  望着美女警察远去的背影,陆易嘿嘿傻笑,摸着自己的肚子,自言自语:“还真别说,真是够辣的,哎哟,肚子还有点痛。”

  这是另外一个男警察上来,对他示意说:“你的朋友在那里,赶紧把人带走,还有地上那一滩,处理干净再走。”

  这男的态度还挺凶,陆易翻了一个白眼,无奈的走到了王大正身边,双手叉腰,盯着睡得像一头死猪的混蛋,气得牙齿都打颤了。

  他举了举手,恨不得一掌拍下去,最后还是收了回来,毕竟旁边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呢,他认命的拿起来扫帚和拖把,在警察局里当了一次清洁工。

  就在他蹲下来处理呕吐物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这人甚是眼熟,陆易一下就认出来,这不是梁家的顾问律师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结果,对方直接跟前台的警察说:“我是来保释那些人的,请按程序办事。”

  陆易一愣,顺着他的手看向了对面焉了吧唧的一群五颜六色的杂毛,就是跟自己打了一架的混混。

  心里一惊,我操,他们不是陈家派来的吗?怎么不是陈家的律师来保释,却是梁家的律师来的。

  陆易低下头,刻意的掩盖了自己的存在感,然后在这一群人办完手续,走出警察局的时候尾随其后。

  他躲在院子的柱子后面偷看那边的情况,果然看见那律师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牛皮纸袋。

  那律师将里面厚厚的一沓,全部丢在了绿毛小子的手里,说道:“这件事情办完之后,你们就躲一阵子,少爷说了,以后陈家再问你们干什么事儿,你们就直接干,不用过问他。”

  一听到这个话,陆易心想,什么玩意儿,妈逼,居然真是梁家的律师。

  随即一种想法,就像闪电一样劈在他脑海里,难道这两家还勾结起来了?

  然后他再抬头,发现那些人已经离开,他自己慢慢的走,现出身形,眼神阴郁。

  梁家掌握着这一片地区的所有的夜总会和黑暗势力,整个家族的来源全是来自于灰色收入,他手底下有多少黑势力,能够无形之中弄伤弄死一个人,是很容易的,那今天这一出,难道是给他提个醒儿还是怎么滴?

  恐怕是宣战吧,现在除了陈家,梁家居然也来凑热闹了。

  冷冷一笑,陆易转回身让人送一辆车过来,然后将睡得开始打呼噜的王大正一手提了起来,扛到了肩膀上直接甩到了车子的后座。

  一眨眼,车子就像一道黑色的箭疾射出去。一路上,陆易都在考虑自己的事情。

  他真的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快就吸引了梁家的注意,但是没有可能啊,难道是陈明伟那个臭小子?

  明的暗的玩不过,现在居然对老子还下黑手。

  他一下气不过,干脆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你给我查一件事儿,你去给我查查陈家和梁家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动向,尤其是梁家。我要在半小时之后知道结果,听懂了吗?

  话音刚落,整个车子突然从侧面被人狠狠撞飞。

  巨大的冲击力,让陆易居然也没办法及时反应,就能直接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脸。

  好在这个车子,质量比较不错,底盘比较重,居然往上翘了一点,最后还是落了下去,整个车身剧烈的震荡。

  陆易松了一口气,往后一望,发现王大正已经被这冲击弄醒了,趴在座位之间,傻愣愣的盯着他,第一句话居然是:“老板,你没事吧。”

  我他妈还能有什么事儿,赶紧下车,陆易直接拉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走下车。

  却发现撞自己的那个车子,停在了自己车子的前面,从车里下来了一个满脸横肉,目测有两百多斤的大胖子。

  这胖子还戴着墨镜,头型居然还修成了一个鸡公头的形状,上边儿还染成了红色,一整个就是阿飞的形象。

  只是那大肚皮上白花花的肉,看着就让人想吐。

  这胖子一上来就推了陆易一下,结果陆易像长在地上一样,没推动。

  那胖子又喝了一声,狠狠的一下,一根手指点着陆易的肩胛骨说:“你他妈撞了我的车,说说吧,想怎么赔。”

  一听这话,陆易就怒从心头起,那火气噌噌的往上涨,压都压不住,咬着牙冷冷的问:“你他妈眼睛是不是瞎,明明是你撞了老子的车,你还说老子撞上你的车。”

  那胖子脸色一变,直接上来就拧起了陆易的衣领,想要把陆易直接从地上提起来,奈何这人就像有了千斤重,他怎么提居然还提不起来。

  立时就不服气了,抽上来就对着他开始吐唾沫星子:“你他妈再说一遍,,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信不信老子立刻叫一帮兄弟直接做了你。”

  那满脸横肉,一下一下的抖动,一说话露出满嘴黄牙,一股恶气冲着陆易闭紧眼睛,引着没有说话。

  要是从侧面看,可以看到他的手,慢慢抽动,手背上青筋暴起。

  “啊!他妈的,你是怂了吗?老子跟你说话听到了没有,你就说准备怎么赔吧,你要是不陪,老子就叫你有去无回!”

  说着居然抡起了拳头,正准备狠狠的走下去,结果一旁突然冲出来一个身影。

  原来是王大正,紧紧的抱住了胖子的手,笑嘻嘻的开始说好话:“这位大哥,这位大哥,咱好好说话,君子动口不动手行吧,咱好好说话,这起事故咱来细细的说说,明明我们走的是顺行,你这车却是逆行。”

  “而且,你看你这车也只是车的前头出了一点损伤,而我们的车侧面全是刮蹭,还凹进去这么一大块,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您撞了我们的车,你怎么这还能说是我们撞了你的车跟我们索要赔偿呢?”

  那胖子被王大正一大串儿的说辞说得不耐烦,干脆甩开王大正的手,一巴掌就扇了下去,啪一声响,王大正被摔打的摔了个跟头。

  “我他妈说是你们撞的,就是你们撞的,老子车现在已经伤了,你们是不赔也得赔,赔也得赔。”

  陆易看到王大正被打,心里的怒火是再也忍不住,直接伸出手,单手抓住了对方,搁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腕直接下了死力气,狠劲的往下捏。

  “你想要我赔,行,老子就给你赔,我给你赔,”一边说,一边一拳头揍在他那堵白花花的肚子上,直接把人揍得往后弯曲,从嘴巴里哇啦哇啦吐出一堆秽物。

  然后陆易还觉得不解气,直接揪紧了对方的领口,将人的脸露出来就开始左右开弓,一年打了几十个巴掌,才将人直接灌到地上。

  “你他妈还想打老子,你不是还想打老子吗?你再嚣张!你他妈再嚣张!”

  一边说话,一边是一顿拳打脚踢,他是一下也没留情,直接打的人厌厌的躺在地上,慢慢的没有了动静。

  王大正在旁边目瞪口呆的看到自己老板,蹲在那两百多斤的大胖子身上,一拳一拳的打了那张满是横肉的大饼脸献血直流,吓得是一句话都不敢吭。

  最后看那胖子实在是口吐血沫,浑身抽搐,看起来就要不行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再不出手,老板就要把这胖子给打死了。

  于是他赶紧上去从背后,拦住了陆易,往后直托说:“老板,老板,行了行了,你再打下去他就要死了,你不能杀人啊,你要是背着人命官司,我可怎么办啊?”

  陆易拼命的挣扎,但是耐不过这王大正一股奇怪的巨力,硬是被人从那胖子身上硬生生的拔了起来,他不甘心的一脚,踹到了这胖子的裆部,踹的那个死胖子从晕迷中醒过来,发出惨烈的尖叫。

  “老板,别再踢了,你再打下去,真的就要出人命了。”陆易这才止住自己的动作,站在原地呼哧呼哧喘气。

  结果他才刚站稳,那警鸣的声音由远及近,又停在他的身边。

  看到那个警车,还有从上面爬下来的熟悉的声音,陆易就气得脸都变了,转头就和王大正吼:“你他妈又打电话报警了。”

  王大正恨不得缩到地里,瑟瑟的说:“这不是,这不是出了意外吗?咱不得报警来调停一下,要不然…!这死胖子要是缠上咱们怎么办?”

  陆易狠狠的一巴掌拍到了自己的额头,对着地面怒吼:“你他妈是不是个傻逼呀!”

  看现在这个情形,有必要还报警吗?真是醉了!

  结果,那警车里出来熟悉的人影方站定,就看到他们狠狠的一顿。

  那警察呵呵一乐说:“哟呵,怎么又见面了,你们才从局里出来吧?这前后过了一个小时吗?你们就这么忍不住要重新进去?”

  陆易将手从自己眼睛上拔下来,露出强颜欢笑,说:“警察叔叔,您一定得明察秋毫,这真的不是我们犯的事儿,实在是胖子他先撞到我了,你看你看这车,是吧,然后这胖子居然还给还想打人,我是正当防卫,要不,您就把我放了,咱这事儿就算聊了?”

  他装作柔弱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盯着警察,那警察呢看了一看地上早已面目全非的胖子,在看他们两个,浑身都没有一起伤害。

  不禁拿出了自己的手铐,一下就靠到他的手上说:“有什么事儿回局子里再说吧,你要是真冤枉,咱绝对放你走,但录口供还是要有这个程序的,走吧。”

  难得看到自己老板被手铐铐住,王大正就不乐意了,上来抱着陆易的手臂就说。

  “警察叔叔,真的不是我们老板先动的手,你看我这脸叫他死胖子打的,他本来还想打我老板,我老板才反抗的,所以你抓我老板干什么?你们……你们应该铐住那个死胖子,你就不应该抓我老板。”

  看在王大正这么维护自己的份上,陆易心中的火气消散了一点。

  可那警察,把手一摊说。

  “那我也没办法呀,咱还是局子里走一趟呗,谁要你这老板这么能打,碰到一个人,他打一个,碰到一批人,他打一批,你看这短短一个多小时,,他都打了两回人了,这么危险人物,咱还是给你铐起来吧,走吧走吧,别废话,赶紧去局子里,录完口供,就可以走人了啊。”

  第二次走进这个审讯室,进来审讯的仍然是美女警察。

  陆易望着愣在门口的美女警察,整个人有一种迷之尴尬,所以嘿嘿一笑说:“嗨,又见面了,是不是很想我啊?”

  美女警察白了他一眼,直接走过来。

  这一次,连文件夹都不翻开了,就问:“这次又是什么事儿啊?你不是才出去吗?这才过了一个多小时,你又犯事儿了。”

  陆易把手一摊,大声喊冤:“我冤枉啊,我只是出去开个车,结果那死胖子就撞上来了,明明是他把我的车给撞了,他偏要说是我撞了他。”

  “您去查查,您去看看,我的车右面全部被撞得凹进去了,他的车就只有车头坏了,这谁的来看都知道谁撞了谁好吧,他不仅不承认,还上来要动手,看,把我员工给打的,我当然气不过了。”

  “嗯。”

  美女警察点了点头,翻开了桌子上的案例,刷刷几笔填上去,直接关上,起身,直接到:“行了,这事情一目了然,赶紧滚吧,本来想早点回去,就被你这奇葩一耽搁。到现在,我都没能下班。”